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1|回复: 8

政府该干预卫生服务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8 12: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般的看法,政府需要介入医疗服务领域。我认为,除了极个别情况外,政府对卫生服务没有干预的必要。</P>
<P>该干预吗?不该干预吗?我们先来看看政府干预的一些主要理由。</P>
 楼主| 发表于 2004-11-8 12: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说法是,医疗服务带有一定“公共物品性质”,按照教科书标准说法,是“非派他和非竞争”都不完全的混合产品,因而私人提供会“不充分”。或者换一种说法,认为医疗服务是一种优值品,具有一定的正外部效应,私人提供是不足的.</P>
<P>我不泛泛地反对“公共物品说”,医疗服务中确实有一些是公共物品。但主要局限在传染病的“防”和“治”中。传染病由于其传染性,确实具有明显的外部性。很难阻止任何一个个体享受传染病防治的成果,如果一种传染病已被控制,那么增加一个消费者(消费这一成果)的边际成本也近乎为零。</P>
<P>传染病防治,其产权界定的成本和交易成本都非常之大,没有那个私人会在经济上有动机去参与预防接种,和灯塔,国防一样,是可以搭便车的,这显然是公共产品.但政府作的很不够.特别是在农村.</P>
<P>举一个例子,注射疫苗,只有全民注射才可以保证公共安全,从经济角度来说,这是应该免费提供的公共品.而且,疫苗的边际成本非常之低.但现在是作为一项产业在抓,收费非常之黑.</P>
<P>值得指出的是,不仅传染病的"防",而且"治"也应该是免费的纯公共品.道理很简单,病人是最主要的传染源,如果一个病人因病得不到治疗,受损的绝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全社会.记得去年非典时有一家医院把好几个病人撂在急诊区不管,原因是因为病人和医院都没钱-------其后果是不言而喻的.</P>
<P>但普通的医疗服务就应该是私人物品了.比如说,一个糖尿病人,治疗获益的只是他个人,我想不出这有什么"外部性".既可以明确界定排他性产权(而且不会有任何成本,病得在他身上,无论如何不会跑到别人那里去的),又是竞争性消费医疗资源,怎么不是私人物品呢?</P>
<P>我的结论是,医疗服务中有一部分“纯”的公共物品,另一部分是纯的私人物品。政府应该分别管理----前一块是“公共卫生”,可以划归防疫站管理,并应当全额拨款。而后一块(普通医疗服务)则政府并无干预的必要和有效管理的可能。</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8 13:06:46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1-8 12: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种说法是,政府为了保证穷人能得到最基本的医疗服务,需要设置公立医疗机构,来提供免费或者低廉的卫生服务。</P>
<P>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某一个具体的行业来承担“公平”的责任?在同等的公平下,与政府出钱办医院相比,直接的转移支付显然更有效率。货币补贴优于实物补贴,这是经济学常识。穷人的最后一块钱该用于买面包,还是该用于看病,政府显然不能比他本人知道的更清楚,这种父爱主义可以休矣!</P>
<P>况且,这里还没有谈及公立医院的无效率和价格扭曲带来的福利损失以及种种弊病。</P>
<P>基本医疗保障应该作为最低生活保障的一部分纳入社会保障体系,而不是通过国家办医院来实现。</P>
 楼主| 发表于 2004-11-8 13: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称天然存在,由此而产生“道德风险”“逆向选择”等市场失灵问题。同时由于疾病的特殊性,对病人来说,医生的行为与疗效之间的关系很难观察,因而也不会有“完全契约“的存在,政府有必要对此干预。</P>
<P>我的看法是,由于信息的稀缺,把医生由于信息不对称而额外产生的收入简单的看成是信息之租好了。这种租值的产生缘于分工的日益细化。我是做医生的,在医疗服务中我获得了信息之租。但除此以外我一窍不通,在医疗活动之外的任何交易我都需要付出信息之租,为什么我没听说过其他行业的这种因分工带来的人力资本租值需要政府的干预?</P>
<P>由于人力资本的天然私有属性,政府的干预必然无效。“红包”和“药扣”现象就是正常反映。</P>
<P>从效率角度来看,只要我们承认分工是有效率的,那么这种因分工而带来的“信息不对称”就不应该被视为无效率的,也根本不可能因为有政府的干预“信息“就对称了。最优状态不存在,而市场行为的结果是次优的。</P>
 楼主| 发表于 2004-11-8 1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经济学者认为:每个人都存在疾病的风险,而疾病是致贫的首要原因,公立医院可以降低风险,减少绝对贫困。</P>
<P>可以轻而易举地证明,这种说法的解决,依靠保险比依靠公立医院更有效率。当然,政府可以对这部分保险进行必要的干预。</P>
发表于 2004-11-8 19: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完第一个原因。据我所知,去年非典时期,防止非典的也并非政府一支力量,社区许多人都能加了义务队,帮助好送药品、食物、运输等等的事情,因此,即使是传染病也并非一定要政府的干涉是最好的方式。要是没有这样一支义务队,我看去年的非典防止并不会如此有效,这支队伍的开销,政府拨了一部分款,这些款无法付他们的工资,无法完全满足药品、食物、运输等等的费用,费用最后也是由义工队去募捐得来的。</P><P>按照张五常的解释,非典是无法用市场的力量或者说交易的形式来解决的,因为这个病毒不是经济物品,对感染者和可能被感染者而言均没有效用,不是经济物品当然不会有人出价了。这个解释与张三兄的差不多。但靠集体或政府什么形式解决可能用得上科斯定律。(要看那类交易费用更低) </P>
发表于 2004-11-8 19: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信息不对称,一类是私人间的信息不对称,如病人的病到底重不重,重到什么程度,要用什么药等等靠政府来干涉这千千万万个不同的信息不对称,如同市场买卖行为一样,政府是不可能比个人更清楚的,更优的。但有的问题,比如,什么药品有没有副作用,有什么样的危害,药品合格不合格,个人一方面由于资金、技术、专家知识等较少,很难验证到底是怎么个状况,另外,由于人人想搭便车(人家去辨别,我受辨别结果的好处),所以这类信息不对称政府也可以有所作为,不过,这一类好象也可以归入公共物品里去。
发表于 2004-11-9 17: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医院涉及人的生命,生命很难估价,就导致了医疗市场极端不完全,从而为政府干预提供了理由
 楼主| 发表于 2004-11-9 17: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闲人兄的点评.</P><P>我觉得"生命无价"只是一个伦理命题.在伦理上,不同的生命价值并无高下之分,但在经济上,生命有价,健康有价,不同的生命之价又确确实实不同.</P><P>毕竟,卫生资源是稀缺的.我们不能把有限的卫生资源无休止的浪费到一个毫无希望的癌症病人,这或许会使得很多本来有希望治愈的疾病失去有效治疗.</P><P>有选择问题就有价格问题,"健康有价"是卫生经济学可以存在的理由.让一个具体的的行业来承担公平的任务会使得公平的代价过高.生命的公平和价值应该在再分配中统一体现.</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3 01:09 , Processed in 0.04929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