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回复: 0

临安,一座城市的忧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30 07: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这座城市我已经习惯平静
现在,对这座城市我已经习惯平静。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和幽怨,也趋于平静。除了平静,其实我找不到更好的宣泄的方法。我的书吧,传说中的老残书吧,在苕溪北岸静静地守望繁华很多年,2002年,我把我毕生心血和希望投在这片有点荒凉的土地上,试图随着政府开发苕溪两岸进程,实现一个临安浦东的腾飞之梦。可是梦都晒成干了,城北却还在沉睡。那些已经被政府征用的老房子,又重新开店,睡眼惺忪地在这个春天故态复萌,为最后的剩余价值垂死挣扎,貌似判处死刑,却一直缓期执行。断层,一届政府和另一届政府交接的断层,是我们这个城市透明的伤疤。城市的历史,是一曲华美的乐章,突然地休止,又莫名地酣畅,我们听到了城市破碎的声音……这些声音让我有点忧伤。

破音一:关于建筑

建筑是伴随生命的生长开始的。从最初的巢居、穴居、窝棚、民宅,再到公共建筑,从原始的部落、村镇,再到城市,有了建筑,就有了人类的文明。人类在不断进取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改变着建筑的形态。如果一开始,建筑的雏形仅仅是功能的需要,那么,当这种需要上升到审美的高度时,我们已经能够从建筑的表象和碎片里,充分饕餮城市文明的盛宴。巴黎圣母院、卢浮宫、泰姬陵、金字塔、长城……一个时代的恢宏和华美,理性和抒情,在那些斑驳的墙体和肌理中,释放着失语一般的惊艳。如画。如诗。
每到一个城市,我们总是习惯地寻找这个城市的文化符号。这些符号,简单为城市的建筑。可是,临安的建筑是苍白的。古老的,已经丢失了;现代的,缺少个性。作为临安新崛起的商业中心----万马新天地,它的尴尬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尴尬。你不要指望上海新天地的欧尚风情异国情调,会在临安再现,除非你有足够的钱把它整体买下来,然后统一招商。否则,国际名店皮尔卡丹边上在兜售20元一双的青山皮鞋的怪现象,肯定见怪不怪屡见不鲜。在临安,你说不出有那一幢古建筑仍闪烁祖先的荣耀,也指不定那一幢现代的建筑代言后人的骄傲。古城不古,新城不新,倒是新民里这样的城中村,顽强地证明着这个城市发展的疤痕。


破音二:关于街道

当代城市的街道留给人的印象和记忆,就是车流、人流和粉墨登场的广告,街道在哪里,繁华和商业就在哪里。临安真正第一条有城市意义的街道是钱王大街。它像一枚定海神针,锁定了城市发展的基本轮廓。亲历了钱王大街变迁的人们,不能不对这条大街建设的决策者和建设者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它至少使城市的进程缩短了五年。一条大街40米宽,这是一个决策者眼界的宽度,在当时,当属高瞻远瞩了。但那时的决策者还是受到了时代的制约。如果我们的目光只盯着40米的道路,你是在建设城市;如果你眼界放宽到100米,由道路深入到建筑,那你就是在经营城市。前者会留下巨额债务,后者创造了城市的整体大气还能赚得盆满钵满。
城市的街道有如居住的多功能客厅,小餐馆、小店铺紧挨着联成一片,停车、用餐、购物、聊天等多种活动同时发生。这里体现了城市的活力。临安至今没有一条像样的步行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虽然男人们不愿意离车移步,而宁愿逗在空调小车上,等待妻子或情人从步行购物归来。但没有步行街的城市毕竟缺少了一份休闲、浪漫和慵懒。眼下正是春天,没了那些日益粉嫩的美腿捧场,城市将缺少想象和激情。
锦江路号称休闲一条街,这是临安贸易局打造的。我总觉得在整体平庸的城市里,我们需要精英的力量,也许一个概念,就救活了一条街。那里的粥馆为夜色中的临安挣足了面子,城市睡了,锦江路还醒着,一堆又一堆男人女人在喝啤酒喝粥侃大山,以我的经验判断,深夜和凌晨接吻时分,那些男女多半和夫妻无关,而居然有如此多的男人今夜和我一样躲在妻子的约束之外。狠狠地喝下一碗粥时,我看到了这个城市骚动着的活力。
然而,我还是固执地认为,临安最有脸面的休闲地带,应该在苕溪两岸,在我的老残书吧所在的区域。一个没有水的城市是干涸的,一个不看书的灵魂是苍白的。塞纳河、莱茵河、多瑙河,泰晤士河,这些河流没了,那些城市也死了。而我的城市还活着,那是因为虽然寂寞,苕溪毕竟还流动着。我把政府在肆意挥霍的两岸资源,蹩帚自珍般地呵护着,并和那些深夜出入书吧背影,拼图成苕溪北岸最美丽的风景。一个城市可以没有职业思想家,但午夜仍在苕溪畔徜徉的男人,肯定开始接近思想。

破音三:关于广场

临安最早的广场叫做东方红广场。现在堕落成菜场,所谓的天工商厦。东方红广场最威风的时候是在文化大革命,群众集会、批斗会,或者公判大会。现在的菜场部分地继承了原来广场的革命传统,每天,都有鸡们鸭们鱼们在那里判处死刑。
临安第二个广场叫人民广场。一个非常没有创意的名字,一个非常没有创意的设计。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市民饭后闲暇的去处。比如正月十五,比如国庆等等。去的人多了,偌大的广场成了闷罐车,人成了沙丁鱼,而那些车子则成了沉重的累赘。人们终于发现了这个广场的致命硬伤和缺陷:没有地下停车场。一个开发商造楼盘时,首先要考虑设多少配套的车位,地上不行,就发展地下。政府造广场,却不考虑配套。关键是,政府行为,财政买单,开发商需要自己买单。
第三个广场很有文化韵味:钱王文化广场。有多少文化,现在还不得知,知道的是,有20几幢高楼将横亘太庙山和功臣山之间,切断钱王出生地和归葬地之间的龙脉。为之,民间哗然。有临安资深文化人给我电话,希望我执笔上书政府,联名为广场呼。我婉拒了。这个广场因为资金,也因为拆迁问题,被搁置了好几年,期间的隐形浪费触目惊心。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最后一个钉子户的苦苦坚守,绝对也不是基于对文化的保护和热爱,当它被强制拆除时,轰然倒下不是坚挺的良心,无非也是一个过于贪婪的梦的破灭。即便那个义愤填膺的文化人,在抒发满腔不满时,也正好站在另一个城市风景的切割线上----星港9月。这是他的家,在绿城进驻这个项目前,同为高层建筑的星港9月,其实已经构成了对功臣山天际线的破坏。据说,有2000多人预订了钱王文化广场的房子,我也想订一套,但我没有钱,也罢也罢。既然临安人容忍了西湖是世界的,青山湖是你的这种掠夺性、歧视性和侮辱性的广告,难道就不能再忍耐一次吗?

破音四:关于森林和交通

临安有一句很雷人的广告语:森林中的城市。这句话很有想象力,也很有召唤力。但用到临安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临安这个城市没有森林。记忆中的天目路曾经大树环拱,后来被毁了。水杉路算是个林荫道吧,但只是个辅助道路,且名声不佳。树的后起之秀青年路的银杏大道有点波澜壮阔的味道,但树龄不长。除此以外,难觅绿荫。有友从远方来,看见我们城市绿化,说不出的失望,后来我带她去了春天花园,终于找到了我们这个城市的绿洲。问题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春天。问题是,一个开发商都能做到的事情,政府却无能为力?问题是,一个森林城市大树王国的人还需要用想象来意淫和浸润森林!
和临安的道路相比,临安的绿化还不是最糟糕的。其实,一个健康的路网系统应该和一棵树的结构是一样的。从躯干到叶子,由大及小,保证营养和健康管道的畅顺。从根系到叶子,每一片叶子的生存,都有生存的保障和理由,否则,就会落叶飘零。但就临安南北路网来说,却是头重脚轻本末倒置。我们很多路,大多以死亡的方式勉强地活着。万马路开通了,临天路则涛声依旧,城市的肿瘤和血栓依旧。看看苕溪上的一座座大桥,也能看出这个城市的平庸,数桥一面,呆板划一。其实临天桥这个位置完全可以建一个现代造型的斜拉桥,成为者整个城市立体的交通枢纽和景观的中心,纲举目张,把两边的风景和繁华带动起来。如果不从路网、桥梁、公共停车场配套上加大建设力度,临安交警只能疲于奔命,试想,每年都有近万辆的私家车的递增,路还是那样的路,桥还是那样的桥,停车场还始终是海市蜃楼,都齐刷刷向道路要停车位,纵有三头六臂,你又奈车辆何?广场边的大型电子屏上反复播放:停车要收费,道路资源归国家所有。可是哥有钱,却花不了这个钱,没法停啊。在蚂蚁一样蠕动的车流中,道路的空间捉襟见肘,假如道路都成了停车场,汽车的存在岂不成了滑稽和笑话。生态城市的道路停车生态循环问题已迫在眉睫!
    是的,在临安,少有人注意历史,更谈不上城市史。钱王他老人家更多是我们需要装点门面时的虎皮。我的忧伤也不过是城市上空的一抹烟云,可有,可无,时间飞过聊无痕。但我相信,我生于这个城市,长于这个城市,并将在这个城市死亡和老去。我在见证这个城市成长的同时,我会把对他的热爱写成文字,用真实的思考和良心,为这座城市的未来行庄严的注目礼。而最终我将被城市遗忘。没有眼泪,没有悲伤。但若能以一粒尘埃的力量,填补城市的硬伤,也许,我远离了人间,却更接近了上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8 21:26 , Processed in 0.04584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