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回复: 0

弗里德曼:经济学中的价值判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 22: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密尔顿·弗里德曼

  我深深地有感于这部文集中所反映出来的这样一种倾向,即哲学家们与经济学家们的
发言互有误解。我敢肯定,哲学家们多少会有这种印象:经济学家们在回避那些他们认为
是根本性的问题,即影响并进入私人政策与公共政策的价值判断问题。而且,哲学家们使
用价值判断一词的意思,并不是指相对交换价值。他们指的是"道德"或"伦理"价值。在我
看来这些哲学家们是正确的。为了有助于说明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回避"他们的"问题,从而
为消除这一隔阂做点贡献,我将讨论三个要点:(1)这一回避的基本原因是:经济学中不
存在价值判断;(2)这种矛盾的现象,部分地来自于这样一种趋势:将这些所谓的价值判
断方面的分歧,用以回避对政策结论方面的分歧的说明;(3)市场本身(在广泛的意义上
)是发展价值判断的一种机制,而不仅仅是价值判断的反映。

  1.经济学中价值判断之缺乏。内格尔教授在其评论中已经提出了这一点,而且我完全
赞同他的看法。原则上,经济学作为一种特殊的学科,所涉及的是环境变动对事件进程的
影响,涉及的是预测与分析,而并不涉及评价问题。它所研究的是这样一些问题:某些特
定的目标是否可以实现,同时如果可以实现的话,应如何实现;但是严格说来,它并不研
究这些目标的好坏问题.

  然而,经济学的确涉及到价值判断问题。首先,没有任何目标是真正充分限定的。它
们常常部分地反映在其结果之中。第二,我们永远也不会真正了解我们的全部价值观念。
正如我尊敬的老师,弗兰克·H·耐特通常所说的那样,尽管我们都一再重复着"de gusti
bus non est disputandum",但实际上,我们却将时间花在对其他小事的争论上去了。而
且,这种讨论是相关的但富有成效的。其目的在于弄清我们的价值判断的含义是什么,他
们是否是内在一致的。这正是艾罗的重要的、且具有根本性的著作的贡献所在,同时这也
是一些被称作福利经济学的著作的贡献所在。

  而且,经济学家不仅仅是经济学家,他们同时也是人,所以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念毫无
疑问他会影响到他们的经济学。"无价值"经济学只是一种理想,而且,同大多数理想一样
,常常最容易受到人们的椎崇。经济学家的价值判断无疑地会影响到他所从事的研究课题
,有时也许还会影响到他所得出的结论。而且。正如人们已经提出的,他的结论又会反作
用于他的价值判断。然而这并不改变下面这种根本观点,即原则上,经济学中并不存在价
值判断--尽管这次会议用了这样的名称。

  2.把所谓的价值判断作为借口。我深深地感到:在许多关于经济政策问题的争议中,
大部分关于美国经济政策的分歧,并不反映着价值判断方面的分歧,而是反映着实证经济
分析方面的分歧。我已经多次发现:在混杂的人群中--即在如今天这样既有经济学家又有
非经济学家的人群中--在座的经济学家们(尽管起初人们趋于认为他们代表着广泛的政治
观点),倾向于与非经济学家相对而结成联盟。但是,常常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将发现
他们自己与非经济学家们站在一起。他们可能会就一些尖锐的问题而在他们之中展开争论
,但当他们所面对的是外行人的世界时,这些分歧就烟消云散了。

  然而,即使在经济学界当中,这一点也同样适用。近些年来。保罗·萨缪尔逊与我经
常在这一问题上产生分歧:即对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所应给予的相对侧重问题。这一分歧
并不反映--我相信保罗·萨缪尔逊也会同意这种看法--我们在基本目标或是在相当接近的
目标方面的任何差异。它所反映的是我们在所接受的、关于货币及财政变动(作为一个方
面)与经济变动(作为另一个方面)的相互关系的各种尝试性假说方面的差异。

  我经常使用的一个例子就是最低工资比率问题。这个例子也会导出同样的结论。如果
我们撇开那些对这一问题有着特殊兴趣的人不谈,那么,最低工资比率的赞成者与反对者
之间的分歧,决不是关于目标的分歧,而是关于结果的分歧。双方面都希望看到贫困的减
少。那些象我一样,反对最低工资比率的人预测:这些法律的结果是使得人们失业,从而
增加贫困;但那些赞成最低工资比率的人却预言这些法律将减少贫困。如果他们在结果问
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那么他们将在政策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这种分歧不是一种道德方
面的分歧,而是一种科学上的分歧,是一种原则上可以为实证证据所解决的分歧。

  为什么处于同种文化之中的人们在政策判断问题上的明显分歧大致都属此类呢?在我
看来,原因就是艾罗及博尔丁在他们的文章中所指出的:为避免"不可能"原则而对在基本
价值观念方面的一致意见的需要。来自于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的观点分歧,可能更多地反
映了价值判断方面的"真正的"分歧。

  政策方面的分歧反映了预测方面的大部分分歧这一事实--或者是我称之为事实的这种
现象,为下面这种广泛的趋势所掩盖:即将政策分歧归因于价值判断方面的分歧。造成这
种趋势的原因是:责问一个人的动机,常常要比回答他的辩论,或迎战他的论据要容易得
多。通过把与我们持有不同观点的人视为要想取得"坏"目标的"坏"人,我们可以缩短进行
分析及收集证据的艰苦过程,而与此同时,又可以赢得公众义愤与道徳热情对我们的观点
的支持。我特别有感于1964年总统选举期间这种方法所产生的诱惑力。当时大部分知识分
子,大部分人民群众,几乎断绝了合理讨论的可能性,他们拒绝认识这种可能性;即塞纳
特·戈得华特可能与他们拥有同样的目标,只不过是在他关于如何实现这些目标的判断方
面是不相同的。

  为了避免误解,我要强调的是,我并不是在断言:所有的政策分歧都归因于实证分析
方面的分歧。有些政策分歧的确明显地反映了价值判断方面的分歧。但是,我认为,如果
我们把这一解释留作最后一着,而不是作为最先一着使用的话,那将有助于实现达成合理
的一致意见这一大业。

  我还要说明的是:在人们的价值判断与他们关于客观情况的预测之间,毫无疑问地存
在着一定的相互关系。存在着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微妙的、复杂的相互关系。然而在这一
问题上,我无可奉献,有的只是一些老生常谈。

  3,市场在发展价值判断中的作用。我的第三个要点与博尔丁的文章联系得更为紧密一
些。博尔丁将"精心计算的盈亏"作为经济交换的本质,他对于经济交换的局限性的看法,
与J·M·克拉克在其著名的论述中所如此恰当地予以概括的下述观点非常相似:"对不带偏
见的理性的无理性的热爱,夺去了生活的乐趣。"博尔丁最后还讨论了为完成市场交换(按
照狭义的定义)所必需的一体化制度。

  虽然博尔丁的论述是如此之合理且如此之重要,但它们仅限于经济分析与价值判断之
间的关系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而且是截然不同的方面),是市场作为很多人在
共同价值的建立中自愿合作的一种手段所具有的作用,而不论这些共同价值是市场上的交
换比率,还是博尔丁所提出的一体化制度的组成部分。在这一方面,与狭义经济下的情况
相比,"交换"与"市场"有着远为广泛的含义。我的论述的目的,就是要把人们的注意力,
引导到那些初看起来与狭义经济构成物一样的东西的更为广泛的关联上去。

  博尔丁强调的是市场交换的报酬特征。这一特征恰恰是一项交易成为自愿的必要条件
。除非交易的每一个参加者都能够得到某种他认为比他放弃的东西更为值钱的东西,否则
的话,他是不会进入交易的--如果那种不能使交易双方获利的交易得以发生的话,那么交
易的参加者则必须受到强制。在一"自由"市场中,参加者必须'心悦诚服",这与"受贿"是
完全相同的一回事。

  交易要想发生,参加者的价值观念必须是有差别的。如果A先生有X物品,而B先生有Y
物品,同时双方都认为X物品优于Y物品,那么用X物品来换Y物品的交易永远也不会发生。
唯有当A先生认为Y物品的价值高于X物品的价值,而B先生认为X物品的价值高于Y物品的价
值时,用X物品换Y物品的交易才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A与B两人都从用X换Y的交易中得
到了好处,那么,除非受到了第三方的阻碍,否则的话,这一交易将得以发生。正如这个
小小的例子所说明的,交易的本质是不同的价值观念的协调一致;是在不存在一致点的情
况下,一致意见的取得。与用所有的X来交换所有Y的一次性交易活动不同,如果我们将X与
Y看作是可分割的总量,而且交易是逐渐进行的,那么,A先生与B先生之间的交易将继续下
去,直到在边际点上,两人对仅存的X或Y都赋予同等的相对价值。从这一意义上说,他们
通过交换而取得了关于价值的一致意见。然而,这种一致仅在他们之间交易的现存点上才
是成立的。尽管交易的结果是使得A先生拥有(比如说)大部分的Y,而B先生拥有大部分的
X,但他们俩人对于早先的这些交易都是非常满意的。如果引入其它的参与者,那么在不存
在一致点的情况下取得一致意见的过程也就拓宽了:通过整个市场,所有参与者亦将在边
际点上获得共同的价值观念。正如谚语所说的那样,需要有意见的分歧才会存在赛马,而
且对结果下赌注的机会,使得意见的分歧成为共同满足的源泉,而不是争端的契机。

  同样的分析直接适用于自由言论及自由讨论。同样,言论的自由并不意味着拥有听众
,正如售卖的自由并不意味着有买主一样,这仅意味着寻求听众与买主的机会。在思想市
场上,只有当讲者与听者双方都能获利时,交易才会发生。同样,交易要想圆满完成,通
常要求意见的分歧。很少有什么经历比与一个在一切方面都有着完全相同的看法的人进行
交流更为乏味的了--尽管在一切方面意见完全一致这种概念明显地只是一种不存在的、理
想的模式。我们中甚至没有谁能与自己完全一致。

  自由言论的本质与自由交换的本质一样,在于参与者的双方获利。希望在于:在这一
过程中,在我们每个人都有所得的同时,它使得我们得以协调我们的分歧。实际上,我不
应该说"与自由交换一样的自由言论',因为自由言论是自由交换的一个特例。

  类似地,我们来考虑一下学术自由,或者追求人们在研究与写作方面的智力兴趣的自
由,如果将知识分子引入产品与劳务市场的那种分析,也应用于这一领域,那么,很多人
,或许是大多数人,将不得不反对这样的自由.他们将悲叹于这样的"混乱"局面:这种混
乱局面使每个人为他自己而决定什么是重要的;他们将悲叹于这样的"重复"与"竞争浪费"
,这种重复与竞争浪费使得不同的学者在研究同样的问题;他们还将悲叹于在确定哪一些
问题应该予以研究的重要问题时,"社会优先权"的缺乏。他们将转而呼吁中央计划,用一
管理体系来决定哪些问题最需要进行调查研究,将各学者分派到他们将能(按照那种管理
体系的判断)作出最大贡献的领域,确保不存在重复劳动的浪费,等等。

  这一点显而易见,所以知识分子更会了解这个问题,他们知道;如果在这一领域中,
在价值观念及知识方面人们的意见完全一致,那么,这样的中央计划则毫无害处--同时也
是不必要的。但在目前的分歧程度与无知程度下,他们更喜欢要自由竞争市场的"浪费",
而不喜欢中央计划的集中控制,而且,下述论证(这一论证也与我的预见相一致)又加强
了他们的这种偏好:与对有选择的几个机构的依赖相比。这是丰富我们的知识的更为稳妥
的方法。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认识到在将完全不同的标准应用到产品市场的做法中,所
存在的不一致性。

  博尔丁强调指出;"经济学家通常带着一种近乎于迷信的敬畏来看待价格体系",而且
常常惊奇于"在决策的制定及决策的相互影响中所反映出来的那种难以捉摸的次序"。自由
交换的更为一般性的应用,也引起了同样的看法。整个现代科学知识的宏伟体系,正是在
思想的市场上,为自由交换所建立的。或者再来考虑一下另一个例子,即语言的发展。语
言是一个能够不断演化的、相互关联的、复杂的结构。然而,并没有人那样地计划它。它
只不过是经过为自由的语言交换所协调起来的、成千上万的个人的自愿合作,而逐渐发展
起来的。公共法律结构是另一个出色的例证。

  我的讨论是从博尔丁提出的那个观点开始的,而如下因素又使我回到了这一点上:即
对一体化制度的需要,我将这一需要解释为对一系列共同的价值观念的需要,而为了任一
稳定的社会的存在,在大多数时候,这一系列共同的价值观念必须无须考虑地为大多数人
所接受。这些价值观念是如何发展、变化,并最终为人们所接受的呢?什么是保持这样一
系列价值观念(它们仍存在着变动的可能性)的理想机制呢?  这正是我所提出的经济
分析能够对政治科学家及哲学家作出最大贡献之处。原因在于:它揭示了这样一种结构如
何能够从个体人类的自发的、且自愿的合作中,产生并得到发展,而并不需要由达观帝王
、贵族政治论者、总统或立法人的实施、建造或立法来实现--尽管对于这一结构的发展来
说它们都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构成了自由市场在产品及思想领域中
的基本作用--使人类得以在研究与发展价值观念的进程中携手合作.

  勿庸置疑,价值观念的社会演化过程,并不能确保所发展的一体化体系,与你我在我
们的价值观念下所喜欢的那种社会相一致--的确,实践证明:这是最不可能的。人类的大
部分一直生活在苦难之中,喘息于暴政之下。毫无疑问,需要进行调查研究的一个迫切的
问题就是:什么样的一体化体系将与我们所尊重的那种社会相一致,什么样的环境将有助
于这样一种体系的发展,而且,在什么样的程度上,关键因素是这一过程本身--例如自由
讨论--或者,这种一体化体系的广泛内容是什么。  我们中的每个人,当他力图影响他
同伴的价值观念时,就构成了一体化体系的这一发展过程的一部分。同时,我们中的每一
个人,正如他必须做的那样,都在刚才所提出的那些问题的尝试性答案的基础上前进。所
以,在如此这样的会议中,我们同时既是演员又是观众,既是观察家又是被观察者,既是
老师又是学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6 22:13 , Processed in 0.0332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