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9|回复: 9

德国历史学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2 15: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典主义的思想,包括前古典主义的重商主义,重农学派,古典主义后的“边际革命”,马歇尔以及瓦尔拉斯,大家都很熟悉。但是经济学的另一个传统(以目前来看说潜流更合适),也往往为经济思想史学者一笔代过的另一股思潮往往为大家所忽略,那就是历史学派。我来简单介绍一下,本人对思想史所知无多,错讹之处,万望识者指出。</P>
<P>历史学派前承李斯特的国家主义和亚当·牟勒的浪漫主义,在其后又对美国的凡勃伦等(旧)制度经济学家有着深远影响。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可以在新制度经济学家身上若隐若现地看到某些历史学派的影子。这个学派反对英国古典经济学建立永恒的普遍的经济理论的企图及其抽象演绎方法,主张根据各国历史发展的特性研究具体的经济政策。象国民经济有机体、经济发展阶段论、历史法学方法、历史语言学方法、各国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和经济理论的相对性等观点和方法,都是这个学派提出的,也成为史学中历史主义的部分内容。</P>
<P>我们了解德国历史学派,一般是在“边际革命”前后奥地利学派门格尔等人与罗雪尔,施穆勒等的争论开始的。在方法论上,历史学派受到黑格尔的深远影响(这大概是欧洲大陆特别是德意志学术的一般特点),而源自盎格鲁萨克逊的理论在哲学上多受洛克,休谟的实证主义,经验主义的影响,往往彼此水火不容。奥地利学派与德国历史学派的争论是一例,薛兆丰大骂黑格尔又是一例,呵呵。</P>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 15: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近世欧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十分不平衡的。近世欧洲国家经济的发展开始于西欧,然后渐及于中欧、东欧。如果说,英国的产业革命开始子18世纪后半期,法国的产业革命开始于19世纪前半期,则德国资本主义大工业的建立当为19世纪后半期的事。因此在西欧已大工业化的19世纪初期,德国还是欧洲一个经济最落后的国家,不但落后于英国而且落后于大陆国家如法国、荷兰等国。</P><P>
  18世纪和19世纪前半期,德国主要是农业国。仍然保存的封建的农奴制的统治关系妨碍了国内农业的发展。改革的过程,从世纪前半期就开始,一直缓慢地,自上而下地,遵循所谓“普鲁士道路”进行着。至于工业,在19世纪最初几十年内,工场手工业和零散的小手工作坊,在德国全国工业中居主要地位。到了19世纪中叶,德大部分地区还存在着手工业者的行会。这些行会直至19世纪6O年代才正式被废除。为一般人认为资产阶级革命的德国的1848年革命,事实上,是一次未完成的,半途而废的革命。它没有摧毁旧的政体和制度。但它却也实在为19世纪60年代实现的产业革命的进程创造了有利条件。6O年代之后,德国工业开始高涨。这个高涨为德国原来的高度工业化奠定了基础,也为在19世纪末同英法争夺经济霸权准备了条件。上述的不同于英法经济发展的史实,是构成德国在这一时期对待英法经济自由主义思潮的历史背景。</P><P>
  在德国,经济学是一门外来的科学,它是作为成品从英法等国贩运来的。但是西方的经济学所反映的是新兴的生产方式的经济,对于尚处于手工业时期的德国确实不存在着经济自由主义赖以生长的土壤。于是,这个外来的科学,在德国经过改造,一方和原有的官房学,另一方面,又和当时出现的“国家有机学说”相结合,形成历史主义学派,在本期内和西欧的经济自由主义分庭抗礼。</P><P>
  历史主义是19世纪中期,在经济落后的德国对于先进国所信仰的经济自由主义的反动。但在18世纪末年,某种对于国家作用的思想已见其萌芽。于是宣扬这种萌芽思想的人物就成历史主义的先驱者。</P><P>
  首先是产生于18世纪和19世纪初的德国的浪漫主义。其主要人物是亚当·牟勒(Adam Muller 1779一1829)。在哲学思想,浪漫主义者上接黑格尔(G.w. F. Hege1, 1770一1831)和菲希特(J.G. Fichte,1762一1814)等人的国家有机说,强调国家作为一个整体,个人作为成员,但不是附属物的本质关系。从而集体的利益应高于个人利益;个人离开国家而存在,是不可思议的。因此,国家应该控制个人活动,包括经济活动。浪漫主义是对开始深入欧洲思想界的英国古典经济主义的反动。它以国家有机学说反对经济古典主义的个人主义。作为它的哲学基础,它憬于中世纪的社会关系,以之反对古典经济学所遵循的自然规律哲学和由之而发展的功利主义。作为它的经济思想,它又取材于从中世纪到近世过渡时期的西欧的重商主义和德国官方学派的传统立说。</P><P>
  其次,是19世纪中期的,以李斯特(Friedrich List,1789一1846)为代表的经济国家主义。李斯特是德国初期产业资本的代表。但由于时代不同,德国经济发展大大落后子英法等国。李斯特,为了新兴的,对英法等国同处于劣势的德国产业资本的利益,采取了和经济自由主义相对立的国家经济主义。他一方面接受了浪漫主义的思想——国家有机学说——但他不纠缠于浪漫主义者思维中的种种政治形而上学的说教。他所著意的更多在于,为当时还处于落后而急于赶上先进的德国,提出一套新的经济政策。他提出了保护主义来反对贸易自由主义。他认为落后的德国在生产力上是有潜力的。但在经济先进国的压制下,若不加保护,生产是不能得到发挥的。因此,要用国家的力量来保护国内生产力量,使之发展。他提出一个简单的口号:“保护幼稚工业”。这口号很快的,并在很长时间内,成为经济保护旗帜上大书特书的标语。他的保护主义,是有条件的。它不是绝对地而是有条件地反经济自由主义。先走了一步的英、法等国,可以采取经济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对于它们的经济发展是有利的。但落后的德国不能盲目地采用英法的模式,而必须反其道而行之。国家就是应承担这扶助工业发展的责任者。</P><P>
  从19世纪中叶起,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作为英、法古典经济学强烈反对者的德国历史学派,统治着德国经济学界。理论的根本分歧就是后者国家干预主义和古典学派的经济自由主义的对立。</P><P>
  承继着经济浪漫主义和李斯特的经济国家主义的传统,历史主义者认为国家是协调个人和集体经济行为,引导它们达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权力机构,和有效的手段。为了达到这目的,就有必要把权力集中掌握在政府手里,由政府来决定哪些经济活动应该属政府职责之内,哪些可留给私人去做。这样,政府就直接地控制了社会某些经济活动而间接地指导了私人所进行的经济活动。历史主义所主张的不是社会主义。但是确实主张部分生产资料的公有,确实主张组建部分的公营经济,确实主张国家对社会经济进行管辖、指导,以干预经济的计划来代替个人的主动和竞争市场。</P><P>
  其次,历史主义者强调社会生活的统一性,反对机械主义的有机社会观。历史主义者认为,社会的经济生活的综合,大过于构成这个社会的个人活动的相加数。社会有一个超于其成员的存在。</P><P>
  再其次,历史主义者用“国民经济”主义的观点来反对古典派的“世界主义”。他们认为古典的经济自由主义所假定的一个没国家疆界的世界,是不真实的。国家的存在,疆界的限制,和各国家间经济发展进程的差异,都使得“世界主义”所摹拟的共占利益,不可能成为现实,而经济弱国经济将长期,甚至永远地成为前进国经济的附庸。</P><P>
  历史主义的国家干预主义倾向,从李斯特的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扩大到国内经济的各方面。 扩大化首先具体化为改良主义的“市场经济政策”。在19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德国工业化有较大的发展,面临着,随工业化而来的阶级斗争——历史学派称之为“劳工问题”——的社会大动荡。经济自由主义已经证明不能提供任何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因此,历史主义者提出了他们改良主义的“社会经济政策”的主张,高举国家干预主义旗帜一方面批判经济自由主义,另一方面又反对当时在这年轻帝国中已日益高涨的社会主义。他们强调利用国家通过各种立法和公营企业等措施来进行自上而下的改良。他们这个“社会经济政策”包括工厂立法,劳动保险,劳资纠纷仲裁,孤寡救济,干涉劳动契约等法令的厘订;若干有关生产的资源和企业,如河流、森林、矿产、铁道、交通、银行和一些工业的国有化;城市土地私有权的限制;财政赋税的改革等等。 历史主义的国家干预主义对经济自由主义的挑战,在当时,似乎只限在德语系国家中进行。在西欧英、法各经济先进国中,虽然问有一些同声响应的人物,但追随者确实不多。然而,作为半世纪中形成国家干预主义和经济自由主义分庭抗礼的局面,和提供社会利益集团间矛盾和抗争根源的解释,它在经济思想发展史中的重要地位是不可否认的。</P><P>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从19世纪末年起,出现了可称为德国历史主义变种的,制度经济学。这也许不是偶然的。美国和德国都是在英、法等西欧国家已经进入工业化之后若干年,才从经济十分落后的情况下,努力前进。经济学,在美国开国后一个长时期,也是一门外来的科学。但是美国,虽然在开国后初期,引进的是英法古典派的经济自由主义,但在19世纪末起,德国的历史主义却侵入了这个理论空虚而自由主义又不能完全适应这个新兴经济需求的国家。和法国一一样,在它摆脱殖民地之后一长期,贸易保护主义一直是美国的对外贸易的信条和国策,制度经济学,作为历史主义在美的变种,能在美国成长,未始不和其存在着一个适宜的土壤有关罢。 </P>
发表于 2004-11-2 15: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学派的后半生呢?时至今日,可否说历史学派已经完全成为历史?还是说历史学派的理念部分完整地被传承、内化到别种理论之中?因为一方面似乎不能将任何国家干预、贸易保护这些和历史主义疑似的观点一概归于历史主义的余脉,另一方面制度经济学如何作为历史主义的变种,似乎欠少分析,即使如此,如今秉持老制度主义方法的研究中还有多少历史主义的成分也有待考证。</P><P>其实我个人感觉,学界对另一个学派的忽视要甚过历史学派,那就是弗莱堡学派。可否说,历史主义在德国的消亡是弗派的崛起造成的?欧肯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因为我们知道欧肯是历史派的叛徒,弗派的祖师爷。两派在理论内涵上有无连接点?弗派的奥尔多自由主义主张的保护竞争保护市场的社会政策在多大程度上受历史主义启发,又区别于后者?在德国理论界,历史主义和英美自由主义是如何正面交锋的?这对弗派的诞生有何作用?</P><P>呵呵,胡说几句,只是希望张兄的文章是未完待续。</P>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 16: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学派学术本身,当然已经成为历史的陈迹,至多还只有思想史上的意义。其对旧制度经济学的影响,比方说凡勃伦认为,享乐主义的心理学把人看做是“快乐和痛苦的计算者,俯仰浮沉于刺激力推动之下,好像一团性质相等的快乐欲望的血球”,这种见解把人看做是被动的,其行动主要受追求快乐和避免痛苦的冲动支配,这是同“新心理学”不符的。</P><P>他认为,经济学说研究的对象应该是人类经济生活借以实现的各种制度。在他看来,制度是由思想和习惯形成的,而思想和习惯又是从人类本能产生的,所以制度归根结底是受本能支配的。他认为,本能树立了人类行为的最终目的,推动了人类为达到这种目的而作的努力,理智则不过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方法。个人和社会的行动都是受本能支配和指导的。这些行动逐渐形成思想和习惯,进而形成制度。制度产生之后,就对人类的活动发生约束力,本能所产生的目的就在已经形成的制度中得到实现。凡勃伦认为,对社会经济生活和制度起决定作用的本能分为三类:一、父母的天性;二、工作的本能;三、随便的好奇心。因而,他把对制度的分析,最终都归结为对心理的分析。</P><P>这种看法,除了当时心理学发展和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外,有很明显的历史主义印记。</P><P>再比方说,例如康芒斯在“制度经济学”里提出的制度分析三要素,其第二要素就是“时间性”,虽然,他提出的,是面向未来的时间视角,但那也恰是历史主义对历史的理解---任何历史都是理解的历史,从而都是当代人的历史。</P><P>在新制度经济学中,我认为格雷夫的比较历史经济学分析,演化博弈这一类名堂开启了向历史学派靠拢的一步。我们可以从其中若隐若现看到历史主义大厦倒塌之后的若干遗迹。</P>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 17: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弗莱堡学派的兴起和历史主义在德国的衰落,与其说是学术的演进,倒不如说是德国人民在两次世界大战失败后对国家主义的反思。
发表于 2004-11-2 18: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暂时先说两点:</P>
<P>1、历史主义和克罗齐的史学方法论是两回事。</P>
<P>2、至少有一种观点认为历史主义的衰落一定程度上可以归于经济学内部,那就是以实证的经济学代替价值判断的经济学。</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2 18:11:10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1-3 11: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一刹春兄的指教.</P><P>克罗齐的史学方法论,一般认为,是"绝对历史主义"的.具体到"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这一命题,来自黑格尔.德国历史学派也有过类似描述.</P><P>至于历史学派衰落的原因,当然只是我的个人之见.一刹春兄所说的,当然有道理,呵呵.</P>
发表于 2004-11-3 20: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混乱了。照我看来,克罗齐应该是最反对黑格尔的绝对理念这样的单线条进步的、预设因果的、非历史的哲学逻辑。而历史学派的历史主义应该不是波普尔所谓的“贫困的”历史主义和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着力批判的受黑格尔影响的绝对历史主义;我不太清楚历史学派的历史主义如何受黑格尔影响,就其重视偶然性和特殊性来看,它应该更具有相对主义成分,也应该在这一特质上与克罗齐相近,如果存在任何相近的话。
发表于 2007-10-13 15: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长了点见识了嘿
发表于 2011-6-1 08: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常现象了 争论时常有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4 00:42 , Processed in 0.03948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