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6|回复: 0

柯兹纳:企业家在经济体系中的作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 22: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Israel M. Kirzne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

译者:秋风

来源:上海人大学院

本文共计6239字数,阅读约需要9-13分钟。



导言



能在Inaugural John Bonython讲座上演讲我深感荣幸,今晚我所发表的意见将坚定地捍卫企业家及其努力作出的贡献的社会意义。不过我想指出,这些贡献的意义和价值决不取决于企业家们的仁爱之心、公共精神、学识、智慧、绅士的魅力或高尚的道德品质。即使所有的企业家都是粗鲁的、自私的和笨拙的,我们也必须承认他们在社会上发挥了有价值的作用。因此从这个视角看,我在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举办、旨在来表彰John Bonython这样的杰出人士——绅士、学者和具有公共精神的公民——的讲座上做这番演讲,具有特殊的意义。



今天早上我在John Bonython先生的家中同他度过了愉快的时光,他的一句评语让我铭记难忘,我觉得这句话跟我的本次演讲很有关系。我们正在翻阅关John Bonython从他的祖父那儿继承下来的记载康沃尔人历史的很有意思的文献和家谱,我们注意到在Sir Langdon 写的一本书中,有一份16世纪康沃尔的Bonythons家族的谱系表,表上留有一些校勘字样,John就评论说,“Bonython家族的人一向都有改正错误的习惯。”过一会儿我将回到这个评语,现在我们首先回到主题上:企业家在经济体系中的作用。



我们如何看待企业家



在我国,我相信在澳大利亚也一样,广为流传的看法是企业家是非常聪明和贪婪的一些人,他们的行为则声名狼藉。而正因为他们是如此地声名狼藉,他们的行为当然也就只能导致很多不幸的社会后果。有时人们也勉强承认,企业家的活力和精神也能多多少少地推动资本主义社会福利水平越来越高,尽管如此,人们一般都坚持,这些过程总是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剥削和不公正,他们生产假冒伪劣和危险产品,垄断欺骗消费者,用广告来妨碍消费者的偏好。而企业家成功的最切实的证据即获得纯利,正好成了企业家行为不公正性的有利证据,因为,毕竟并不是任何生产性服务活动都能获得利润作为回报。由于利润是由高于其为生产产品而付出的成本之上的收入构成的,因而利润就不能被解释为一种必要的报酬。于是,人们就不可避免地猜疑,利润只能是通过坑蒙拐骗、剥削掠夺之类的手段获得。



有时可以用一个类比来最好地表达出流行的观点:企业家之渴望利润就相当于风力之驱动帆船。的确是风力驱动了帆船,但却不能指望它必然把船吹向正确的方向。风有可能把船带到安全的港湾,但也完全有可能把船吹向礁石。换句话说,利润是驱动个人行动的强大的动力,利润驱动着企业家,使事情得以进行,但它却不能保证追逐利润不会导致大量的浪费、不公正和不幸。



而我对企业家及企业家追逐利润的动机有截然不同的认识。重复一遍,我并不想声称企业家是道德英雄,相反,我认为,构成企业家的市场体系的一整套制度能够赋予它以人性特征,重要的人性品质,使之对社会有益。为了论证这种立场,似乎有必要分别仔细地考察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企业家,企业家活动的本质是什么,第二个问题则是当经济学家说“公共利益”的时候,其含义到底是什么。



什么是企业家?



谁是企业家,他们究竟在干什么?我们知道企业家开办公司,引进新产品线,他们发现新的生产技术,他们拓展新市场,他们寻找新的金融资源,他们开拓新的内部组织形式,等等等等。然而所有这些形形色色的活动的根本的本质是什么呢?我们如何把握体现在形形色色的具体活动中的企业家精神之理论核心呢?这将把我们引向一个毕节晦涩的问题。



在经济思想史上,在经济学家努力理解企业家的历史上,关于企业家的本质提出了很多见解。有些经济学家认为企业家从本质上上说是承受着纯粹的、绝对的不确定性,另一些人则认为它指其创新特征,还有一些人把企业家看作是联结市场的中介者。有些人认为企业家提供领导能力,另有人认为企业家是信息的源泉。所有这些看法都在文献中有体现。



机敏(Alertness)



我自己这些年来的研究则发现,集中于关注企业家机敏地觉察到有用但却一直未被人注意的机会这一特征,是有用和有助益的。企业家所做的就是捕捉可以获取收益但却为其他人忽视了的机会。这些机会可以概括我们上边提到的所有具体的活动形式,这些活动的共同的本质就是企业家认识到了别人没有认识到的某些东西;有某种机会等着去捕捉。正是企业家的机敏引导他认识到他人、甚至该企业家本人先前也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我们看到,企业家并不拥有其他人不拥有的具体(科学)知识,企业家所拥有的毋宁说是发现为人忽视的东西的感觉,如果你愿意,可以说它是一种知道在何处发现知识的感觉。这的确是企业家的一种微妙的、难以捉摸的作用,但我认为,这也确是一种极端重要的作用。



有效利用与企业家的发现



这种看法的含义就是企业家活动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所说的“有效利用”(Economising)活动。经济学家使用有效利用活动这一词一般意思是指人们为了获得最优结果——某些希望得到的目标的最大化而仔细地配置其短缺资源,有效利用就是为了避免浪费和保证效率而进行调整以适应某种特定的被认知到的情势,而这种效率却严格地与给定的被认知到的情势有关。有效利用并不包括发现某种迄今一直未被觉察的机会。



经济学家常常似乎把一切人类活动都看作仅仅由有效利用活动构成,毫无疑问有效利用活动确有很重要的作用。然而,人类活动的形态是非常丰富和动态的,远非静态的有效利用模式所能完全涵盖,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活动形态也包括企业家之机敏和发现的维度,这种认识将彻底改变事物的面貌。比如那些一头扎到有效利用活动研究中的经济学家也常常宣称,作为一个简单而普遍的经济真理,不存在诸如“免费午餐”之类的东西。一顿午餐被消费掉就意味着某些资源被转移而不能被用于其它潜在的用途了,从这一角度看,就不存在不用花费成本的午餐。然而,从企业家创新的角度看,存在着比一般相信的更多的可用的资源,因而也可以存在免费的午餐。这就是企业家所要发现的:全新的机会,从前没有被注意到的机会。经此过程所发现的午餐并不会转移资源使之不能再被用于其它预期的项目。企业家的发现过程就是揭示无穷尽的等待着人们,也即有待于人们注意和利用的免费的午餐。



现在我想你们也许能理解为什么我说John Bonython上午的评论很有关系。跟Bonython家族一样,企业家一直在寻求发现何处出了错并一直在警觉地发现改正错误的办法。



公共利益



现在我们来探讨经济学家如何理解“公共利益”(the public interest),使用这一词的意思是什么。毕竟我们很想弄清企业家的作用怎样才能促进公共利益,那么什么是公共利益?



主流经济学



此处我们还是得警惕主流经济学在确定公共利益时所遵循的常规的方法。从常规经济学的角度看,公共利益只有社会通过对社会资源的有效配置才能实现,此处的社会似乎是一个拥有稀缺资源、拥有某种特定的预算和互相竞争的目标的巨大的经济实体。于是社会就需要某种能使其最大程度地实现令人满意的目标、避免任何形式的社会浪费的资源配置模式,也就是说,社会必须避免任何可能为了满足某套目标而牺牲某些更为重要的目标之事态或资源配置模式。



我提到的这种常规经济学中的公共利益概念,实际上似乎是完全用常规经济学中看待个人行为的方式来看待社会:有效利用活动如果实现了其效率目标就算是成功的。根据这种观点,说市场经济实现了公共利益,意思就是说市场成功地实现了资源的有效配置。对此一问题,我相信Hugh Morgan早先提到的奥地利学派能向我们提供启发性的、最有助益的理路。



奥地利学派和分散的知识



我们有必要回到哈耶克(F.A. Hayek)的思想。整整40年前,哈耶克就指出,把社会看成是某种经济实体的看法,忽视了这样一个根本问题:在我们讨论社会层面的有效利用问题之前,首先要弄清社会的本质。问题就在于:讨论社会层面有效利用问题的前提条件之一是拥有关于社会目标的完整的、集中储存的知识,然而在社会中,这样的知识显而易见是不存在的。相反,哈耶克指出,我们所拥有的知识都是零碎的和分散的。



作为社会的成员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某些事情,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需求和我们家庭的需求,我们对我们的邻居的需求也知道一点点,对就在我们紧邻的资源的可用性也知道一点点。我们知道的不多,我们每个人都只知道一点点;我们作为个体所知道的这一点点拼凑成一幅分立的、零碎的信息七巧板,在我们哪怕只是出现了要解决社会的经济问题的念头之时,我们就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保证这些分散的信息正好满足经济决策的需要从而使知识不会被浪费。在社会中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自己的事情,那么,我们如何能确保无数这样的社会成员之间实现协调从而能把他们的知识用于实现社会利益?



米塞斯和哈耶克的伟大贡献就是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回答。市场被认为就是一种社会工具,能够拼成一幅完整的图画,利用所有这些零碎的信息,启动互相学习的过程从而实现社会成员之间的协调。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在理解到底什么是奥地利学派时必须实现一个思维跨越。我们所处理的不再是如何应付稀缺性的问题,而是下面这一更微妙的问题:弥合存在于整个社会中的知识之间的隔阂,这超越了的更琐碎的我们每个人所面对的稀缺性的问题。



你们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这种经济学的任务与上面提到的企业家的使命有相似之处。从这种经济学观点看,公共利益的概念就比我上面提到的传统的常规经济学的认识要精准得多。从这种全新的观点看,公共利益确实有赖于社会制度超越这些狭隘的稀缺性问题而动员零碎的、最初并不协调的信息的能力。让我们来看看企业家在这里的作用。



企业家的作用



我们已经阐明企业家乃是致力于捕捉机会,那么企业家所发现的是什么样的机会?一旦市场是我们上面所说的那样,则企业家的使命就可以非常简单地表述为:企业家察觉以更低价格买进和以更高价格卖出的机会,其中的差价就是他的利润。就是这么简单。这种简单的框架可以被具体化为成百上千种具体的形式和个案。在简单的套汇活动中,就是在同一时间在不同的市场上买进卖出。在明智的投机活动中,买进资源是因为预期它可以随着时间推移而增殖,这种资源今天在某一市场买入,明天在另一市场卖出,或者10年期、50年期,道理也都一样。最后,市场的这种桥梁作用(bridging)还体现在企业家的创造性活动上,即利用大量平平常常的资源而将其转化成他人从来没有梦想到而消费者却对其评价甚高的新产品。这也涉及到bridging市场,也就是说在一个市场买进资源而在另一个市场上卖出新产品。



市场与机会



这些市场的桥梁作用包括发现错误所创造出的机会。这些市场并不是分隔的,如果他人没有犯下需要纠正的错误——即如果他人没有忽视企业家现在才看到的机会,那么就不存在获利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些错误,此一市场的价格就不可能比另一个市场上的价格低,因为以高价买进的人如果意识到能以低价买进就决不会高价买进。因此,利润现象就是以前的错误的证据——这种错误反映了哈耶克所论述的分立的知识之本质。



而这些错误必然引来纠正,促使人们纠正这些错误的动力就在这些错误本身那儿,因为我们上面已经论述,错误是以利润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这种利润像一块磁铁吸引了警觉的企业家的注意——我再说一遍,这些企业家并不必须得是道德英雄。他所需要的只是“嗅到”利润在哪儿,因为他能察觉现存的错误的感觉及追逐利润的行为就是纠正这些错误的途径。当企业家采取行动去追逐利润,他就会把本来比较低的价格抬高,而把本来比较高的价格压低,从而消除了价格差。这种现象以无数形式表现出来,体现在企业家一切活动中。



发挥了这种作用之后,企业家到底履行了什么职责?他所履行的恰恰就是我们前面讨论公共利益问题时所提到的协调和动员零碎的信息的作用。如果不同市场之间存在着价格差,那就说明此一市场中的个体的知识尚未与另一市场中的个体的知识沟通,因而买卖双方还没有彼此相遇,因为他们彼此还未意识到对方存在。而企业家则在这个鸿沟上架起桥梁,他注意到了这些零碎的信息,而通过把这些错误转化成利润的行动,他就纠正了最初的错误。他的活动趋向于解决分立的知识的问题。就此而言,企业家的作用完全能够增加我们上面曾经论述过的在适当的经济学意义上的公共利益。



企业家的必要条件



企业家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必要条件才能履行我们上面提到的跟公共利益一致的作用?需要什么样的制度框架,企业家需要什么样的激励?答案是他所需要的并不是特别的激励,他所需要的只是保证他能够去追逐他所察觉到的机会。这就是很简单的企业进入自由(freedom of entrepreneurial entry)——就是取消一切妨碍发现的因素。当然,在那些担心因新进入企业的竞争而失败的人们的压力下,也存在着建立这种障碍的趋势。换句话说,企业家创新活动要想得以顺利展开所需要的只是取消特权、拥有企业进入的自由。



社会能否受益?



让我们回到开始提到的社会上普遍地对企业活动的负面评论上来。我们注意到这种轻蔑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纯利润是不正当的这样的假设的基础上的。从勤奋工作的角度或者按照所必须的资源的成本,似乎无法理解纯利润,也无法证明其正当性,它就是纯粹的“不法利润”,是高于生产产品所需要支付的总量之上的部分。因而很自然,那些企业制度的批评家们就决不会把利润看成是这样那样诚实经营的证据。



从某种狭隘的观点看,利润确实并不是产品生产的必要条件。假设企业家花大笔钱买进资源,他利用这些资源创造出了新型和高质量的产品,这种产品创造出新型的市场,刺激消费者以能给企业家留下不少利润的价格购买这种产品。显然,即使是产品销售价格不高于消耗的资源的价格,产品也已经生产出来。然而它果真能生产出来吗?这种事后诸葛亮式的判断乃是假设,我们已经知道社会上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了。让我们牢记,企业家精神的本质是,在企业家发现消费者需要什么或者他能生产什么之前,产品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激励企业家的机敏的正是他预期能够获取包含在产品之生产过程中的利润,说这些利润是没必要的,这完全不正确,只有利润才能刺激企业家活动的发现程序。事实上,企业家通过把资源转化成某种价值更高的东西可以说是从无中创造出有。而经济学判断的常规标准涉及的是给定的经济物品,因而这些标准并不适用于分析企业家的利润,它所体现的是一种被创造、找到或发现的全新的经济实体。利润并不是证明剥削、欺骗的“不劳而获”,纯利润具有无上的价值,能够刺激完美的发现,寻找到蕴涵在分立的知识中的社会经济问题的解决方案。



结语



那么企业家在经济体系中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我想我们可以通过强调企业家的两大功能来概括我们的论点。企业家是某种代理人,能刺激社会利用现有的零碎的、分立的知识的,这将使社会不断接近于在现有技术知识条件下最充分地利用现有资源,也能使社会避免浪费并借助沟通和克服知识的分立性质而成功地就经济问题进行协商。与此同时,企业家的作用还有另外的好处。企业家和企业活动不仅能刺激社会不断地意识到更好地利用现有资源的办法,企业家的机敏还能产生出新的技术知识,发现迄今为止一直没人注意到的全新的资源形态。



企业家保证社会根据现有知识最充分地利用现有资源的作用具有非常重要的社会意义,同样重要的是它能推动经济增长和发展通往无限的未来,因为企业家之所以能存在,就因为他们一直在超越以前的局限。我想,一个社会如果要表彰这些成就、奖励他们,那就应该学会重视企业家在公共利益中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文是作者1984年7月30日在澳大利亚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主办之John Bonython Lecture中的一次演讲。

原题:The Role of the Entrepreneur in the Economic Syst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9 08:31 , Processed in 0.04339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