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8|回复: 0

从维塞尔看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之间的异质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0 22: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言

奥地利学派内部存在着很多分歧和纷争。然而,这恰恰证明了这个学派的充沛活力。

文:彼得 G.克莱因

译:禅心云起



在思想市场博客(ThinkMarkets)上,斯蒂芬·科列夫精彩概括了维塞尔的职业生涯,出色总结了他对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贡献。维塞尔和他的姐夫庞巴维克,构成了奥地利学派第二代。他们发展了卡尔·门格尔的思想。这个学术传统以丰富多彩、生命旺盛而闻名当世,两位功不可没。正如科列夫所指出的那样,维塞尔不仅是一名重要的奥派理论家(假如有其特质的话),还是该学派在维也纳以及更广泛同行圈子里的有效组织者和捍卫者。



不幸的是,科列夫把过去20年的“去同质化”(dehomogenization)辩论,严重曲解为对维塞尔的攻击或对其贡献的边缘化。相反,“去同质化”的学术文献,由萨勒诺对社会主义计算辩论中米塞斯、哈耶克各自所作贡献的重新评价起头,以罗斯巴德、柯兹纳、耶格尔和我本人在内的其他许多人的贡献为重要内容,完全是科列夫所推崇的实践——对经济思想史的缜密分析。



当奥地利学派于20世纪60-70年代复兴之后,无论在在奥地利学派的内部还是外部,常常无意中提到某甲、某乙或某丙的“奥地利学派观点”。然而,如阅读门格尔以来的奥地利学派文献,就会明显感受到:虽然分享着方法论个人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承诺,奥地利学派之间存在着显著差异。第二代、第三代,尤其是第四代奥地利学派学者,往不同方向发展了自己的思想,在核心问题也即评值、生产和交换方面,并没有独一无二的“奥派”观点。



事实上,萨勒诺关于社会主义经济计算的论文,是对“米塞斯-哈耶克论证”这个概念的具体回应。萨勒诺的详尽注解显示,在批驳公有制经济计划和组织方面,米塞斯、哈耶克提出的观点存在差异,然而它们是互补的。可用科列夫的话来说,这妨碍到了两位学者贡献的统合,甚至暗示,考察其异同,就意味着是在建立“‘谁是奥地利学派’的知识王朝或石蕊试纸纯度检验模型”。维塞尔当然属于奥地利学派,我从没听过谁发出相反声明!——但他的奥派经济学版本,是独一无二的。事实上,没有两个“奥地利学派学者”在理论、方法或应用的任何基本问题上,有着完全一样的观点。为此要欢呼三声,这代表着一个知识传统的欣欣向荣!



在我自己论企业家才能(entrepreneurship)的作品中,我发展出了我所认为的对企业家功能的彻底“奥地利式”理解。这个理解和柯兹纳知名作品中的理解迥异。我批评柯兹纳关于企业家才能是警觉或发现的解释(顺便一提,我把柯兹纳的这个观点追溯到维塞尔)。我和尼古拉·福斯一道,根植于米塞斯、弗兰克·奈特和其他思想家的传统,阐述了另一种企业家才能观,也即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利用异质资源的判断力。(有关柯兹纳某些不同解释的介绍,请参阅Boettke、Rizzo、Sautet和我本人之间的对话。)



我常耳闻,有人把柯兹纳发现和警觉的概念描述为“企业家才能的奥地利学派方法”。恰恰相反,我在本人作品中讨论过,没有任何单一的“企业家”奥派观点。事实上,我不过是认为,柯兹纳的观点和他大多数奥派先辈的观点截然不同。为此,我被指责为在“抨击柯兹纳”!



总体而言,在各思想家及观念之间探寻其相似,又追踪其不同,这样做有着极大价值。对于一个博大精深的传统而言,尤其应当如此。当然,解释者可能对某些思想家和观念的偏爱,要胜过其他思想家和观念。然而,认识、讨论和评估这些差异,是思想发展的一个重要任务。我们应该接受而不是刻意回避这样的任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18 19:32 , Processed in 0.04033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