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60|回复: 0

陈兴杰:繁荣的智利为何发生暴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7 20: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下文章来源于菁城子 ,作者陈兴杰

菁城子
菁城子
如果个人自由还值得热爱,社会的繁荣与和平仍值得追求,正确的经济学观念就应该得到广泛传播。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拉美最繁荣的城市。

前段时间,智利也发生示威事件。事情起因是,首都地铁票涨价,引发不满。抗议者点燃地铁,洗劫商店,警方毫不客气地予以痛击。这场冲突造成了数十人死亡。

一位香港示威的同情者沾沾自喜。他认为这场世界性抗议风潮的策源地是香港,他们可以给各国抗议者当教师爷。

一位智利人则唾骂:我们和香港暴徒可不一样。美国人给你们撑腰,而我们反对美国人。我们反对美国的新自由主义!他们当年杀了我们的阿连德总统!




无论他们喊什么口号,怎样互相嫌弃,都是左翼暴徒的范畴。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名字:阿连德。他是谁?1970年代智利的总统。

1970年,阿连德以微弱优势当选智利总统。执政不到三年,就在军方发动的政变中被推翻。

阿连德临死前发表演讲:「我将用一切方式进行抗争,哪怕以生命为代价…我相信自己不会白白牺牲…」最后他用自动步枪自杀身亡。

今天的智利政府,无论偏左还是偏右,都继承了政变者皮诺切特的主要政策。为阿连德招魂,是对当今政府的抗议。

真实的阿连德是什么样呢?真相很残酷。阿连德领导的「人民团结阵线」是拉美最激进的左翼政党——其上台形式温和,政策非常暴烈。

阿连德上台后,迫不及待地实行经济和社会改造。仅1971年就有上百万公顷土地被没收,在政府鼓励下,农民打着土改名义肆意侵占土地,智利农村陷入混乱。

智利三大铜矿公司原属美国公司所有,阿连德上台之前,智利政府通过收购,已拥有51%的控股权。阿连德强行收购了全部外资——阿连德还提出,美国人赚得够多,智利无需再付钱。此举无异于抢劫。

他还试图在这个山地穷国建立免费全民医保和教育体系。工资水平大幅提升,工人享有高福利,还可以随意罢工。仅仅第一年,工人薪水就上涨50%。为维持高福利,政府大印钞票。

稍有常识的人知道,这套经济政策的结果是经济崩溃。

今天的智利年轻人没有出生在阿连德时代,不知道这个温文尔雅的总统其实是恶魔的化身。他们只看见「民主」「民选」这些肤浅词汇,就为恶魔召魂。

智利国土狭长封闭,远离世界的焦点关注。在这样的国家搞搞极左实验,最坏的结局就是红色高棉:城市清空,货币废除,互相残杀;好一点则是:修正派上台,极左派出走,跑进农村打游击,类似尼泊尔和秘鲁。

幸运的是,智利走上一条前无古人,至今无人效仿的道路。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将左派踩在脚下,随后施行一系列经济改革。

智利经济改革比中国改革开放略早,方向却大体一致:推行私有化政策,保护私人财产权,实行市场经济体制。

当然,智利经济改革要粗暴得多,手段也雷霆万钧。传统智利没有自由市场的思想土壤。皮诺切特是军事独裁者,他对经济政策一窍不通,身边也没高参。皮诺切特邀请弗里德曼来访,并依靠一班留学归来的经济学家搞经济改革。

很快,军政府卖掉国企,大量管制取消,简化办事程序。工会被取缔,工人直接和资本家谈判,实行自由工资制度。在货币政策领域,货币高度紧缩,汇率自由浮动。关税尽量降低,本国市场加入世界分工。

这正是很多人讨伐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智利是1980年代全球市场化的先声。上图抗议者所举牌子为:新自由主义生于智利,也将在智利死去。


今天很多智利人谴责「新自由主义」,说它生于不义,靠独裁者的强推才得以施行。在智利,这话说的倒也没错。

皮诺切特以雷霆万钧之手段,对智利左派一顿暴锤,数千人被杀。政变开始头两年,智利在军政府的刺刀之下,默默工作,不敢吱声。皮诺切特说:在这个国家,没有我的命令,一片树叶子也不能动。

但要说到「新自由主义」失败,则完完全全在胡扯。1976年智利经济增长启动,当年GDP增长率3.5%。此后五年智利经济增长率分别为9.9、8.2、8.3、7.9、6.2。

智利的通胀率更从1973年的863%降到10%以下。1982年拉美爆发经济危机,智利最快恢复,很快又实现7%以上增长。

2018年,智利人均GDP达到1.6万美元,一只脚迈进发达国家的门槛。近二十年的智利政府,无论偏左还是偏右,大体执行了皮诺切特以来的经济国策。智利是经济自由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排名前二十),2010年加入发达国家俱乐部(经济合作组织)。

如果「新自由主义」本身是失败、有害、错误的政策,它的后果一定是像阿连德那样,迅速带来经济崩溃和政治灾难。智利用三十多年远超拉美邻国的发展成绩,证明了改革之成功。

嘲笑「智利模式失败」的委内瑞拉,也不看看本国现在什么德行。今天的智利,仍是拉美地区经济最健康,投资环境最好的国家。

很多人说,智利贫富分化严重——在美洲,智利的贫富分化要比墨西哥、巴拉圭、哥伦比亚、巴西这些国家好得多。

和拉美动辄百分之二三十的通胀率和失业率相比,智利的通胀率和失业率是个位数。智利比索是拉丁美洲最坚挺的货币,居民无需为换汇而忧心忡忡。

智利的医疗和教育水平在拉美属于前列。智利的人均预期寿命达到80岁,在拉美仅次于哥斯达黎加。拉美排名前十的著名大学。

智利作为后发国家,当然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这很正常;有些领域的私有化,确实有问题,但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简单——比如养老金体系。

智利的养老体系不是真正的私有化,只是披着私有化之名的国有化。它不比其他国家更严重,只是相对透明,人们一眼就能看清弊病。

智利政治动荡的主要原因是:左派思想在智利从来没断绝过。这个国家将要迈进发达国家的行列,可在思想市场上,依然左派当道。

智利的市场经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个国家没有做好改革的准备,一下就被推上历史的快车道。这是幸运,也是缺陷。当时军政府发布命令,清除「狂热信仰的智利人」。

智利没有「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也没有「姓资姓社」的争辩。左派只是在权力的较量中输掉,在思想市场上,他们从来没有认输。依附于独裁者的右派,从一开始就带上了原罪色彩。

在智利,无数人怀念阿连德,却很少人公开支持皮诺切特。

智利为何繁荣?真正有价值的经验没被总结。很多人把原因归结到铜矿、工业,发达的水果业,却很少人意识到,这些只是结果,而非原因。没有市场经济,一个国家有再多资源,也难免贫穷。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最典型的是委内瑞拉。

左派主张智利要「锦上添花」,引进福利制度——看似美好,其实糟糕透顶。拉美国家基本是被福利制度毁掉的。

某种程度讲,智利动荡和香港骚乱有相似处。她们都受惠于市场经济,很多人却不自知,不自觉。尤其年轻人生长在莺歌燕舞、花团锦簇的太平盛世,习惯经济增长与繁荣,以为一切理所当然。他们对经济运行机制一无所知,而他们所提出的主张,往往是对市场的破坏。

没经历过苦难的年轻人,常把世事不如意指向资本家和政府做得不够。他们总想着改天换地,创造新世界,殊不知,他们努力奔跑的前方是深渊。

最好的改革来自民众思想的深刻转向。中国市场化改革之前,人民有过漫长而痛苦的计划经济记忆。计划之害,人人皆知。改革开放的曲折艰难,也给人们上了最好的一课。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是自下而上探索,自上而下推行共同的结果。中国今日的繁荣,孕育于持续不懈的改革开放进程中。希望这个艰辛的过程留下的宝贵思想财富,能一代代传承。自由市场不能保护自己,它需要思想去捍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6 17:00 , Processed in 0.04080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