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回复: 0

经济学=计划经济学+市场经济学(草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0 0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经济学=计划经济学+市场经济学</p><p>&nbsp; </p><p></p><p></p><p>曹国奇</p><p>&nbsp; </p><p></p><p></p><p>提要:本来是这样,在批判当今著名经济学家时理直气壮地说“经济学=计划经济学+市场经济学”,您老连这个ABC都忘了,在用极端市场经济学解决实际问题。前几天一时兴起在网上发了相应的帖子,原以为学生们会像我这个年代的人一样,会有很多人赞同“经济学=计划经济学+市场经济学”的观点,但是结果很意外,有的甚至说不知道计划是何物。看来西方经济学同样有很强的宗教特质,洗脑功能很强大,所以作为一个业余学者,我觉得我现在的使命是该说说这个经济学最基础的ABC了,不能只总沉醉于宣传自己的四个价格规律。如果我们经济学理论界总是极端的,不是推行极端计划就是推行极端市场(自由经济),那么实际的经济活动就总是不断被我们理论界所害,所以目前叫喊几句“经济学=计划经济学+市场经济学”仍是十分必要的。</p><p>关键词:经济学<br/>&nbsp;&nbsp;计划经济学<br/>&nbsp;&nbsp;市场经济学</p><p>&nbsp; </p><p></p><p></p><p>&nbsp; </p><p></p><p></p><p>其实计划是反应群体理性最直接的东西,是群体希望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必然产物,但是计划经济学在我们经济学中缺位了。比如央行对利率、准备金率等等金融行为的控制就是计划经济,国家的战略储备、对科学研究的投资、教育的投资、医保的投资、军事的投资等等就是计划经济。</p><p>&nbsp; </p><p></p><p></p><p>当我的价值理论和分配理论建立起来以后,我原来痛恨的马克思计划理论(科学社会主义)突然又变得十分可爱。我不再相信一元论,至少是我们目前的经济世界不是一元的。二元论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是仍然是我们重要的哲学思想。我们的经济学基础在实际上也是按照二元结构进行的,比如:群体与个体、合作与分工、利他与利己、计划与自由……。但是我发现“群体、合作、利他、计划”这条线在经典理论中高度缺位,经典经济学理论只是研究了“个体、分工、利己、自由”这半边。我们已有的经济学理论是个独腿人,也难怪我们的经济活动总是一颠一颠地向前走。也许有人会反问:难道马克思经济学理论不属于计划经济学理论?答曰:不是的。马克思仍然是研究“个体、分工、利己、自由”这半边的,只是最后提出计划经济的诉求。显然马克思的这种诉求是极端的,他希望用绝对的计划取代绝对的市场,这是用一个错误取代另一个错误。连同后来者,在马克思这一方没有揭示出任何一个计划的经济学规律,所以我们在理论上不知道应该怎么计划,不知道在怎样的范畴内计划,自然更谈不上计划与市场的有机融合。</p><p>&nbsp; </p><p></p><p></p><p>应该说我是“群体、合作、利他、计划”这边的开山鼻祖,但是我得说明我只是完成了“群体、合作”这三个步骤,对“计划”这一步一无所知。在我看来经济学的染色体(E-DNA)也是双螺旋结构,一条是“群体、合作、利他、计划”,一条是“个体、分工、利己、自由”,它们承载了所有的经济学基因,决定了我们经济活动的基本模式是什么。极端计划和极端市场都是变异,是畸形儿。这里不是说畸形儿不是一种模式,但是那基本上不能在历史长河中幸存下来。</p><p>&nbsp; </p><p></p><p></p><p>一、“群体、合作、利他、计划”与“个体、分工、利己、自由”在逻辑上的耦合</p><p>&nbsp; </p><p></p><p></p><p>经济学是很不讲逻辑,乱得很。记得北京大学一个哲学教师研究哲学与科学的关系时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谈经济学的逻辑基础也罢。我喜爱的经济学在哲学家眼里就这么几个字待遇,我是很痛心的,所以每每看见一些不讲逻辑经济学学者长篇大论时就很烦。不知道经济学的选拔体制乍就这么糟,总是选拔出一些胡吹乱侃的人才。</p><p>&nbsp; </p><p></p><p></p><p>(一)这里先看群体和个体的关系。我们人类首先群居动物,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要群居,我只能说群居是人的本性。很多人谈到这个问题时往往也模仿达尔文式的逻辑,说群居在于获取最大利益,其实达尔文这种由因推果的逻辑恰恰是最令人不满的地方。的确群居动物的生存几率要大很多,但是现代生物学研究表明很多独居动物面临灭种也不选择群居。一种动物的群居特性不能用“获取最大利益”来说明,也许“获取最大利益”是群居的一个原因,但是很定不是群居的所有原因。一个明显的示例是狮子,任何一个狮子独居都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每个狮子都希望群居,但是狮子的近亲老虎就是不群居。</p><p>&nbsp; </p><p></p><p></p><p>已有的经济学理论都是从个体角度切入,考察的都是个体行为如何如何。西方经济学总是拿效率(或利益最大化)说事,其实它讲效率不是群体的效率,而是群体中一部分人的效率,确切说是资本家的效率。在这个问题上西方经济学就没有马克思经济学光明,马克思经济学敢指明它就是为工人阶级说话的,它就是要工人的利益最大化。多数人没有看出西方经济学的欺骗性,以为其效率就是指大家都能得到好处。直到实际搞出了大乱子,在张维迎的实话实说下我们才知道改革总是要牺牲一部分人,才知道富人消费论是多么的可恶。但是很多人仍然看到西方经济学的这种欺骗性,张五常就是一例。他知道西方经济学有很多错误,但是他就是认为最低工资这个计划会降低企业效率,而工人增加消费后又能反过来增加企业效率他又看不见。我这里不是说这个切入点不对,而是说必然会有怎样的结果。现在的实际就是这样,马克思经济学说工人利益应该最大化,西方经济学说资本家利益应该最大化。彼此争斗500年,还想再斗500年。</p><p>&nbsp; </p><p></p><p></p><p>我们经济活动首先是群体的活动,群体是大前提,所以重视群体经济行为研究是经济学的必经课题。在群体角度看,任何产品总是大家合作的产物,是大家的共有财富。这里的鲁滨逊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以上。所以这里团结、稳定、和谐异常重要,没有这个基础群体就会解散,合作就会消失。但是这有另一个问题,即分配问题。我们生产是为了消费,可是消费一定得得个体化——且是绝对的个体化——是终极私有,现在财富又是大家共同生产的,是共有之物,怎么办?只有分配财富了。</p><p>&nbsp; </p><p></p><p></p><p>分配理论只有从合作角度才能建立起来,经典理论是从个体角度建立的,那里没有分配理论。不能说“谁创造就归谁”不是分配原则,但是那等于没有分配。在合作角度看,我们可以确定每个人贡献了什么,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确定每个人贡献了多少。比如说A挖坑,B施肥,C卖苹果,我们可以知道三人各自贡献了什么,但是没法确定他们的贡献各有多少。不管从劳动的过程中看,还是从劳动结果中看,这都是不可描述的。这里的逻辑困境在于合作的基础是群体,而贡献的基础是个体,二者不是一个逻辑层面的东西。这就好比人和男人一样,我们如何在人与男人间作比较呢?很多人依照“谁创造就归谁”这个分配原则,希望找到计量贡献的办法,这是不理解逻辑的结果,是没有出息的。</p><p>&nbsp; </p><p></p><p></p><p>摆脱经济学目前困境的办法就是加入分配理论。分配在实际中是很重要的。这要求我们修补经济学假设。经典经济学理论在面对群体时,比如面对班组、企业、地区、国家,都将它们假设成个体——所谓经济人,这不是真假设,而是假假设(过渡性假设)。科学中的假假设是一定要消除的。我们商品主要是企业为基本单元的,但是劳动(贡献)的基本单元却是个人,如前所述,化解这个群体至个体间的矛盾是分配。通过分配我们便将经济人这个家假设消除了。</p><p>&nbsp; </p><p></p><p></p><p>(二)在合作与分工的关系中,合作是前提,没有合作就没有分工。这种逻辑关系与群体与个体间的关系是一致的。合作一定是群体中的合作,分工一定是群体里面的分工。支持这个逻辑的最简单的反问逻辑是:如果是独居个体,它何来分工,又何来合作?</p><p>&nbsp; </p><p></p><p></p><p>竞争理论是以个体为基础的,在合作层面不存在竞争问题。个人认为在合作层面的经济学问题就是群体存在问题或者群体稳定问题,而这个问题则由分配来解决。分配合理则群体存在可以保证,分配不合理则群体会趋于解散。显然,如果群体不存在,资本家和工人利益如何保证?</p><p>&nbsp; </p><p></p><p></p><p>前些时被我国一家很有名的企业培训公司请去听了一堂课,那个老师将得非常好,但是她讲错了一个原则性问题。既然是强调团队精神,怎么能用雇佣来描述呢?雇佣是以个体为基础的,团队则是合作为基础的。资本家和工人间的关系,从个体角度看是主雇关系,从群体角度看是合作关系。在主雇关系中,资本家要利益最大化,工人也同样要利益最大化,可是企业挣回的大饼是有限的。可见利益最大化由两方面决定,一是精诚合作多挣几个大饼回来,二是资本家和工人间如何分配这些大饼。如果一定只是强调资本家的利润最大化,鼓励少给工人发工资,那么就不能保证合作精诚的程度,从而挣回的大饼就会减少,结果资本家的利润反而最小化。有人论证说奴隶社会的效率最高,其论证的逻辑问题就是忽视群体与个体利益的关系。</p><p>&nbsp; </p><p></p><p></p><p>任何一个群体都面临“合作——分工——分配”这种问题,但是目前没有理论能指明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只有基尼系数供我们参考。总体上讲,一个群体的贫富差距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我国目前的贫富差距,不管是企业内部还是国家内部,都是大得惊人的。</p><p>&nbsp; </p><p></p><p></p><p>(三)利他与利己的关系一直争论不休的,这个问题的不清楚对经济学的发展影响很大。本来在汉语中自私和利己是一回事,但是为了说明问题,本文将定义它们有本质区别。自私是指“我”对万物(或者是自然)的关系,而利己则是指群众中的“我”对其它“我”的关系。所以自私是任何生物都有的本性,它是保证生物个体能够延续的根本(任何生物都有延续自己生命的本性)。在这个本性的支配下,个体不管是面对泥土和木头,还是面对其它生物,还是自己的同类,它选择都是索取而不是贡献。利己由于是个体与同类的间一种关系,所以它必须以群体为基础,离开群体就无所谓利己和利他。</p><p>&nbsp; </p><p></p><p></p><p>经济学中很在乎自私人假设,但是很显然没有区分群体和非群体,这是很严重的逻辑混乱。我们知道不是每种生物能群居的,但是每种生物都有自私的本性,这里发生了很重大的我们暂时还不清楚的事情。注意这点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经济学是群居生物的经济学,不是独居生物的经济学。这样,如果用个体对万物的关系(自私)作为经济学基本假设,其本身就是混乱,因为二者不在同一个逻辑层面。这种混乱同将细胞当作经济学基础假设一样混乱。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一定是人类群体这个层面的东西,否则不能作为经济学假设。所以西方经济学的自私人假设必须是利己,是指某人对其他人的一种关系。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就有理由问:我们为什么有群居的本性,而老虎没有群居的本性?作为假设性回答,我们可以认为人有较强的利他本性,能将我们聚集在一起,而老虎的利他性很弱,不能将他们聚集在一起。因此,个人认为“利他+利己”才是正确的经济学假设。</p><p>&nbsp; </p><p></p><p></p><p>正式因为我们有较强的利他本性,所以我们才能群居,我们才能合作。很多人说合作的目的仍然在于获取的利益最大化,本质还是自私,从而坚持一元论——一元人性假设,这是很典型的逻辑混乱。也许是语言的限制,我们没有更好的词汇来区分“‘我’对万物的索取行为”与“‘我’对同类的索取行为”,从而导致我们不能区分两种自私行为。在“‘我’对万物的索取行为”中,自私是与延续生命的本性相对应的,除了个案,没有那个生物想死而不想活。可以说任何生物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延续生命(包括通过基因延续生命),所以不管利己与利他在词性上是多么相反,它们的生物学目的肯定是一致的。再,自私人假设违反哲学二分法的基本教条,得不到哲学的支持。很显然,“群体、合作、利他、计划”与“个体、分工、利己、自由”都是按二分法耦合的,总不至于在“利他与利己”这个环节变成独脚腿吧?</p><p>&nbsp; </p><p></p><p></p><p>(四)计划与市场</p><p>&nbsp; </p><p></p><p></p><p></p>
[此贴子已经被angelboy于2008-4-24 16:06:16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1 02:34 , Processed in 0.04286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