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回复: 0

周杰伦新歌后的音乐版权江湖:授权繁杂,价格混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9 20: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杰伦一曲新歌带来了连锁反应,让数字音乐市场掀起一股波澜。



9月16日晚,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在腾讯音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同时上线。新歌刚上线不久就搞崩了QQ音乐服务器,使得平台一度处于“瘫痪”状态,再次印证“夕阳红粉丝团”才是真流量!



“周杰伦新歌引起的反响,其实反映的是音乐领域超级IP的影响力。短期内能有利于平台吸引更多新的流量,歌曲的售卖也能帮助平台盈利。”9月18日,易观分析师李松霖分析称。



据悉,目前三大平台销售额已突破2000万,这一成就让数字音乐市场重新看到了会员付费的曙光。9月18日,有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称,“这个歌到底能赚多少得看分成比例,相对于营收来看,腾讯音乐此次的股价收益或许会更大一些。”截至18日收盘,腾讯音乐股价上涨1.29%,收盘价为14.09美元。



事实上,此次周杰伦新歌为腾讯独家版权,而数字音乐市场版权问题向来是纠纷不断,火爆的新歌再次将版权的争议丢上桌面。





1568858439407824.png



1



腾讯音乐独家版权



“流量明星检验人气以微博服务器瘫痪为标准,周杰伦另辟蹊径,直接搞崩QQ音乐。有网友戏称,QQ音乐因为独家版权成为第一家服务器崩溃的音乐平台。”9月16日当晚,网友如此调侃周杰伦的新歌。



周杰伦新歌火爆从预售开始就已见端倪,上线前全网预售销量便突破100万张,上线7分钟销售额突破500万。不仅荣登三大平台2019年数字单曲冠军。甚至在上线当晚,在微博热搜榜前五名中,周杰伦新歌相关话题就占据了其中三席,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借着周杰伦新歌的热度,腾讯音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热搜上不停,接连几日成为各大媒体热议的对象,这让没有版权的网易云音乐以及虾米音乐显得更为落寞。



2018年4月,腾讯音乐以转授权合作期间,网易云音乐存在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等行为,停止授权杰威尔音乐版权给网易云音乐。此后,网易云音乐全面下架周杰伦所有歌曲。



虽然2018年国家版权局“亲自出手”推动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要求双方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但显然,周杰伦发布的新歌就是QQ音乐仅剩的那1%的独家版权内容。



此前,有媒体披露,正是因为这1%的独家版权,腾讯音乐或正在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展开大约8个月的“反垄断调查”。对此,时代周报记者求证腾讯音乐集团,对方表示对此不作回应。



在网易Q1财报会议上,CEO丁磊也曾提及音乐版权被一些企业高价垄断,对整个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甚至爆料称,国家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反垄断的立案调查。似乎也侧面印证了腾讯音乐被反垄断调查一事。



而音乐版权是否存在垄断在法律上以什么标准来定义的,9月18日,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旻对此作出了解释:“在线音乐平台在收购版权的过程中,可能被认定为垄断的主要情形为,因并购其他版权方而构成经营者集中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从而造成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我国法律并未对音乐版权垄断的概念及认定作出具体规定,是否构成垄断,需结合《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的规定进行认定。”



李旻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例如,某一在线音乐平台花重金囤积版权,并通过兼并收购、交叉许可等方式占领市场统治地位,虽然其他平台可以通过转授权的方式获得版权,但此举可能抬高了其他平台获得歌曲授权的价格,用户获得歌曲的成本也在不断提高;此外,转授权的合同期限一般较短,合同到期后其他平台将面临歌曲被下架的风险,从而影响其竞争能力。在此种情况下,则涉嫌构成垄断。



所以即便拥有独家版权,腾讯音乐在依靠版权获取营收方面仍面临诸多挑战。同时,据腾讯音乐Q2财报显示,腾讯音乐月活跃用户6.52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人数为3100万,占比4.75%。即便当季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33%,但每月ARPU值从2018年Q2的8.7元下降至2019年Q2的8.6元,下降幅度为1.1%。



腾讯音乐上半年总营收116.34亿元,其中在线音乐收入为31.67亿元,占总收入27.22%;社交娱乐收入84.67亿元,占比72.78%。虽然腾讯音乐坐拥庞大曲库,但在线音乐收入仍占比较小,社交娱乐板块是其营收的主要来源。



“从财报可以发现,腾讯音乐最赚钱的不是QQ音乐,而是全民K歌。”9月18日,某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1568858344602235.png



2



版权生意纷争不止



音乐市场的版权生意不仅仅只是在线音乐平台的音乐付费,还有面向B端的商用市场。但不可避免的是,无论是To C还是To B,版权的纷争一直未平息。



“目前音乐市场的版权生意,按照B端C端来划分的话,腾讯音乐集团、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就是C端做信息网络传播的。”9月18日,面向B端做商务授权的VFine Music负责人刘伟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



“在ToB层面有很大的商用音乐市场,但是很多人一提到音乐版权,只知道QQ音乐和网易云。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要想发展好,只靠C端付费是做不起来的,不然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音乐人苦哈哈去做兼职,不就是因为音乐不赚钱吗?”在刘伟看来,音乐人赚不到钱是目前音乐市场最大的问题,赚不到钱就没有持续优质的作品输出,音乐人的音乐作品需要被正视,需要更加成熟标准的模式进行价值变现。而面向B端的音乐版权发行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现有矛盾。



根据VFine负责人提供的资料可以了解到,目前国内现有的音乐版权分发模式,是创作者将音乐版权授权给唱片公司,唱片公司授权给版权分发平台以及版权监管机构,最后由版权分发平台和监管机构授权到下游客户,从而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从图片对比中可以发现,国内模式与海外模式略有不同,多了一个唱片公司授权的环节。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询问VFine负责人,对方称,“繁杂的授权流程就直接导致了定价混乱以及版权混乱等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国内版权纠纷频频发生的原因。



目前,以VFineMusic公司为例,面向B端市场的VFineMusic授权范围涵盖线上及线下各类渠道,可以用于广告、影视综艺、游戏、APP、线下活动、门店、智能硬件的等多种形式的项目。



据其介绍称,通常的版权模式有分销、买断、批量以及单次。分成比例则是根据不同模式来定,5/5、4/6、3/7都有可能。“分成比例大多以音乐人自身名气、作品质量、号召力、配合程度作为考量的依据。但最重要的是权力所属,有些音乐人的作品版权是直接代理给版权公司的,那就主要看版权公司的话语权了。”



不同于音乐平台的版权纠纷,音乐版权分发平台的纠纷多是以维护创作者权益为由进行维权。7月23日,VFine Music起诉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



据VFine Music透露,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2018年得知原创音乐《Walking on the Sidewalk》被博主Bigger研究所用作商业视频的BGM,由于跨国维权困难,便在去年12月通过与VFine Music确立合作意向后,由后者协助维权。8月13日,该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二次开庭,但目前仍未宣判。



无论是在线音乐平台还是面向B端市场的音乐版权分发平台,在音乐版权方面都面临诸多问题,数字音乐行业版权规范问题亟待解决。人大经济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1-21 20:10 , Processed in 0.04146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