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19|回复: 16

苗实的经济学奋斗(有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8 23: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ingjingfeitai 于 2019-8-10 05:05 编辑

苗实研究室顾问团成员:

荣誉顾问
李志文,国际商学教育启蒙者践行者
杜猛,中国企业资本联盟(CECU)主席

顾问
范永安,中国社科院金融学博士
文伟,在某省政府从事政策咨询研究
赵春艳,武汉理工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
杨鹤群,中农联农商学院执行院长
林粤湖,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
孙成刚,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
石强,高级经济师
卞爱,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
董涛,渭南市互联网协会会长
李骥,海归专业投资人士
卢志义,数理经济分析人士
穆占劳,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苗禾,高级管理专家
柏文喜,资深投资专家
赵宏社,果果农图创始人
施建伟,政府部门工作
芮耀军,西安创业大学筹建发起人
张学峰,央行经济师
郭百红,政治经济学考研讲师
陈秋池,高级风险经理
张明松,投资总监
唐明川,投资基金执行总裁
卢哲,做产业设计规划
梁源,产业链职业交易员
泽林,资深产业咨询人士
张戈,金中同学会负责人
刘强,经济危机研究者
[排名不分先后]

注:苗实研究室,主持人是苗实,这是类似于家庭小作坊式的公益型研究室,和她的主持人一样与众不同。近十年来,苗实研究室为千千万万网友提供免费高等教育(包括经济学和人生哲学),所做服务估值达上亿元。另外,现聘顾问团,三年一期,所有成员,采取进出自由原则,大家都有一颗做公益的初心,一起为中国的知识扶贫事业,添砖加瓦,不断努力吧!

【2019年4月20日星期六上午发布生效】

……

……

……

苗实研究室顾问大事记:

2019年5月8日,
第十届全球秦商大会在陕西宾馆开幕。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卞爱代表协会出席了大会。会议期间,陕西省人民政府刘国中省长会见了卞爱会长。

2019年5月9日,
第十届全球秦商大会会议期间,陕西省人民政府魏增军副省长会见了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卞爱。

2019年5月27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聘导师柏文喜受邀出席中国乡村振兴大讲堂并进行主题演讲,作为中国乡村振兴专家委员会(乡村振兴专家库)专家。

2019年5月28日,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李志文受邀,前往出席亚太经济商学领袖会议。

2019年6月30日,
西安交大逸夫科学馆,泽林受邀参加EPD中心EMBA毕业典礼,并做《国际国内形势变化与企业对策》主题演讲。

2019年6月30日,
台湾省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之子连胜文莅临西安进行文化企业交流,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卞爱与之合影留念。

2019年7月3日,
柏文喜和仆广胜,安政军特意拜望了才让多吉活佛(曾获“2017中华文化人物”的殊荣)。

2019年7月11日,
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卞爱会见了北京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燕。

2019年7月15日,
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卞爱会见中央电视台《成功之路》栏目总制片人李长征,并聘其为该会名誉顾问。

……

……

……

说到苗实精神,我可以把他概括为四个方面:首先,自由精神。其次,独立精神。第三,说真话的精神。第四,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顺便说一句,我对苗实的研究前景抱有很大的信心,因为他有坚实的基层生活经历,有对中国农村实际的深刻了解,有运用网络技术研究的现代方法,有向全世界经济学家学习的精神与胸怀。
中国工业经济学会常务副理事长,陕西省区域经济研究会会长白永秀

苗实,你够得上毛主席说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

颇为赞同与欣赏学者苗实的学术态度。
国际商学教育启蒙者,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特聘)教授李志文

拜读学者苗实先生大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深感作者思考中国经济问题顶天立地,有高度,有见解。顶天,就是紧扣国家发展大势,从报国角度思考问题;立地,就是紧密结合中国实际,不是照搬照抄别国理论。这样的研究,对读者而言,是有参考价值的。值得大家一阅。
原国家统计局局长,现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

研究当代中国经济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中国提供了检验经济学假说和提炼新假说的机会。不过,作为初学者,研究中国经济是要从观察现象出发,尽量从基本的经济学概念与逻辑来理解或者解释你看到的现象,不要追求所谓的宏论或空谈。这些年,空谈和宏论十分流行,但一看就知道不是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应该有的思维与看问题的视角。(注:2012年苗实在人大经济论坛时曾经以初学者匿名身份提问并获答复)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十几年来,苗实一直在践行这一千古不朽的诗句。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CCTV特约经济评论员徐洪才

几十年如一日专注做一件事,就是现在提倡的“工匠精神”,学者苗实就是一个不讨巧、不苟且的工匠。
山东财经大学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董彦岭

苗实先生对经济学的热爱、执着、勤奋与勇气令人敬佩。这本书(即《学术人生沉思录》)生动而真诚地再现了他非同寻常的经济学探索之路,凝聚了作者长年的思考、感情与心血。为奇人苗实先生的奋不顾身的学术精神点赞!
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博士,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学术副院长王勇

……

……

……

苗实的奋斗(一)http://t.cn/AilyUHAQ

苗实的奋斗(二)http://t.cn/Aily4yDk

苗实的奋斗(三)http://t.cn/Aily4TAf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10: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苗实研究室顾问大事记:
2019年9月10日,
经苗实研究室研究决定,柏文喜,王正斌,苗禾,傅滨,董涛,李骥,林粤湖,张明松,泽林,赵宏社,吴加星,罗润佳,陈泰,王明亮,段金河,段新刚,张般用,张闻北,雷浩宇,苗实等老师为顾问团执事,特此公告。 ​​​​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20: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苗实研究室顾问大事记:
2019年9月8日,
经苗实研究室研究决定,执事会为顾问团服务常设机构,董涛,李骥,泽林,张明松,段金河等老师为副执事长,执事长暂由苗实老师担任,特此公告。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6: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9月6日,
经苗实研究室研究决定,穆占劳,苗禾,柏文喜,王益锋,卞爱等老师为新增荣誉顾问,泽林,张戈,刘强,傅滨,王正斌,王新华等老师为新增顾问,特此公告。
 楼主| 发表于 2019-9-3 10: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

(标题是苗实所加,苗实强烈推荐此文)

我们需要有一个可以把这些不同发展程度国家的结构差异和一个国家随着发展水平的提高所发生的各种结构转型都能内生化,并统一在一个理论框架里给予自洽的解释的理论体系。要有这样的一个一以贯之的理论则需要找到一个在一个经济体中属于最根本的、可以作为第一推动力的自变量。

经过30多年的探索,我认为在成千上万的社会经济变量中唯一能够把上述各种环环相扣的内生现象像抽丝剥笋一样一层深入一层的解析,或像庖丁解牛一样一刀下去都迎刃而解的自变量就是一个经济体在任一个时点上给定、随着时间可以变化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

一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要素禀赋,包括资本、劳动和土地等自然资源,是给定的,是这个经济体在该个时点上的总预算。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各种要素禀赋的相对量不同,越发达的国家资本禀赋相对越多,越不发达的国家资本禀赋相对越少,所以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要素禀赋的结构不同。要素禀赋可以随着时间的迁移而变化,资本的增加取决于每一期生产所创造的剩余以及剩余中用于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劳动的增加则取决于人口增长率,土地等自然资源在现代社会可以假设为不变,要素禀赋增长的速度不一样将会导致要素禀赋结构的变化。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研究而言,可以假定存在有一个可供各个经济体中的生产者选择的、给定的、外生的、资本密集度各有不同的产业和技术集。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由于要素禀赋结构不一样,在不同的产业上会有不同的要素生产成本,采用不同技术的成本也不一样。在一个开放、竞争的市场中各个要素禀赋结构不一样的经济体会有不同的比较优势。发达国家由于资本相对丰富,其产业会集中在资本相对密集的区段,并且采用资本相对密集的技术来生产;反之,资本相对短缺的发展中国家则会集中在资本使用相对少的劳动密集型和自然资源密集型产业,并采用资本使用相对少的技术来生产。因此,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和技术结构不一样是内生于要素禀赋结构的差异。同时,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从任何给定的要素禀赋结构出发,随着资本的不断积累,比较优势的变化,这个经济体就会像Akamatsu所描述的那样,不断进入到资本更为密集的产业,并且,采用资本更为密集的技术来生产。并且,随着资本的积累,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资本密集度提高,所用的技术也会资本越来越密集,规模经济变得越来越大,市场范围不断扩大,投资需求和风险不断增加,对硬的基础设施,包括对电力、道路,和软的制度安排,像金融、法律等会越来越高,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劳动者抵抗风险的能力也会发生变化,社会组织、价值观等也会有相应的改变。只有这些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制度安排能够随着产业和技术升级的需要不断完善,才能降低交易费用,使得产业和技术所蕴含的生产力得以得到最大的释放。所以,各种硬的基础设施和各种软的制度安排是内生于产业和技术结构,而产业和技术结构则内生于要素禀赋结构。

上述的分析框架不仅和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 的基本原理一脉相承,而且,扩展了历史唯物主义在现代经济中的运用。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经济基础是由生产力以及和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组成,但是,生产力是由何决定?在马克思主义中没有讨论。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来看,实际上是跟一个经济体的主要产业有关,如果这个经济体的主要产业是土地和劳动力都密集的传统农业,或者是劳动力很密集的轻加工业,这样的产业结构生产力水平低,劳动生产率和劳动者的工资水平也就低,靠劳动获取生活资料的劳动者在生存线边沿挣扎,有工作就能生存,没有工作就活不了,资本拥有者比较富有,远离生存线,在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中就处于有利的地位,劳动者除了在偶尔团结起来发生革命时之外,与资本家讨价还价来维护权利的能力低,就容易处于被剥削的地位。反之,如果一个经济体的主要产业是资本密集型,生产力水平高,这样的产业劳动生产率和工人的工资水平也会高,劳动者会有积蓄,一年半载不工作也能活命,资本家不雇佣工人则无法获利,因此,劳动者在与资本家的谈判中,天平往劳动者倾斜,劳动者的权益和地位上升。

但是,什么因素决定一个国家以劳动力密集的产业或以资本密集的产业为其主要产业,是新结构经济学所主张的要素禀赋结构。同时,资本密集度不同的产业其规模经济、分工程度和风险特性不一样,和其相适应的作为上层建筑的各种制度安排也如前面所述会有差异,因此,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只有上层建筑的制度安排满足经济基础的需要,交易费用才会低,产业和技术所蕴含的生产力才能得到最大的释放,所以,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

在2018年9月25日晚上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内部讨论会上对于禀赋内涵的讨论中,我们论述了一个经济体除了要素禀赋之外,还有很多种不同的禀赋。因为禀赋的定义是一个在当前是给定的、对决策者的决策有影响的变量都是禀赋。按这样的定义一个经济体的劳动者在目前的生产、生活、社会互动中会形成一定的技术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社会网络,一个经济体所拥有的基础设施和作为上层建筑的社会、经济、政治组织、文化、风俗等,以及所在的地理位置、气候等也都是禀赋。既然这么多变量都是禀赋,为什么我认为要素禀赋是最重要、最根本的禀赋呢?这不仅是因为其他类型的禀赋已经被很多人研究过了,再从这些因素入手做研究,只是印证现有理论的观点,更重要的是,现有的研究忽略了要素禀赋结构对产业、技术结构和软硬基础设施的决定性作用。以广为研究的社会资本为例,社会资本对发展有没有贡献?什么时候社会资本才有贡献?我认为社会资本有贡献是因为某种制度安排缺失,这时社会资本可以替代那些制度安排来使生产活动得以实现。举例来说,由于信息不充分、不对称,拥有社会资本的社会群体,可以通过比较好的互信,而克服信息不充分不对称的问题,在金融不发达或者金融扭曲的地方,某一地区的金融可得性不足,这时社会资本所增加的人的互相信任就可以通过相互赊欠来弥补金融供给的不足。但是,社会资本支持发展起来的产业并不会违反当地的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比如,温州以拥有高社会资本闻名,早期发展的产业同样是劳动力密集的产业。而且,一个地方即使缺乏社会资本,例如广东,在政府的招商引资、筑巢引凤下同样把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起来,因此,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是第一位的。其他禀赋的作用也一样,具有某种特殊禀赋的地方有可能比其他地方更快地或更容易地把当地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起来。

由于要素禀赋结构在结构分析中的关键地位,将来如果有中国学派或是北大学派,我认为这个学派的特点就是在思考问题都有一个共同的切入点,那就是从一个经济体的要素禀赋结构作为分析的切入点来内生化产业、技术和软硬基础设施等其他结构并研究这些结构的影响,在此基础上再讨论其他禀赋或因素的作用和影响。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在经济学的分析中具有这么重要的地位,想清楚了也不奇怪,这是因为一个经济学的理论不管多复杂,对分析一个现象来说不是用income (budget)effect就是用relative price (substitution)effect 来解释,要素禀赋是一个经济在某一时点上的总预算,而其结构则决定了在哪个时点的要素的相对价格,也就是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同时包括了解释社会经济现象时的两个最重要的参数。

以要素禀赋和其结构作为一个经济体内生化结构分析的第一要素,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在每个时点上是给定的,随着时间变化是可变化的,从要素禀赋和其结构作为结构分析的起始自变量不会陷入到像Acemoglu把500年前白种殖民者在拉丁美洲不适应当地天候地理条件导致死亡率高作为拉丁美洲经济发展不好的历史命定主义之中。在新结构经济学中,我们强调一个经济体只要政府发挥因势利导的有为作用,在市场经济中为企业家消除软硬基础设施的瓶颈限制,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就会变成国内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这个经济体就能快速发展起来,缩小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在一两代人间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

注:
摘选自《如何做新结构经济学的研究》一文,林毅夫2019年2月17日在新结构学术团队内部研讨会上的发言。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20: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8月27日,
CECU中企资本联盟华旗(中原)企业家俱乐部秘书长王新华与中华博士会河南分会执行会长黄金双博士及河南省省政府参事,中华博士会名誉会长张树才先生共进晚餐! ​​​​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1: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8月23日,
中企资本联盟(CECU)主席杜猛博士与清华民革支部主委刘以农教授合影留念。刘教授担任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电子学实验室主任,从事核电子学与核探测技术以及辐射成像研究。 ​​​​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2: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是苗实研究室成立18周年,也是苗实研究室网络平台化10周年,主持人苗实偕李志文(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特聘)教授,杜猛(中企资本联盟)主席,卞爱(陕西省帮帮乐扶贫协会)会长等顾问代表,向大家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08: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ngjingfeitai 于 2019-9-3 10:09 编辑




与时俱进吧 ​​​​
695cda01ly1g6m3nlbnxvj20qc0xcwo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04: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7月30日,
首届中国企业维权沙龙暨“民商•帮瀛民营企业维权专项资金”启动仪式在京举行,原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胡德平到会讲话,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担任点评嘉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9-24 00:49 , Processed in 0.05409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