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7|回复: 17

特朗普欲为中东引资 约旦前政要:美已丧失斡旋和平公信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4 22: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0.4]曾参与中东和谈的约旦前副总理、外交部长马沙尔认为,现阶段重启巴以和谈希望不大,因为目前在巴勒斯坦人看来,所谓的“谈判”已成了美国和以色列方面用于“拖延时间”的手段
[size=0.4]据马沙尔分析,近期特朗普政府一面推迟公布美方草拟的巴以和谈方案,一面又加紧采取种种偏向以色列立场的行动,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巩固以色列占领大部分巴勒斯坦领土的事实和现状。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王自励)美国特朗普政府酝酿已久的一份旨在解决巴以问题的“中东和平计划”,终于将在今年夏天部分面世。
  据白宫5月19日发布声明,美国将在2019年6月25日至26日,于海湾阿拉伯国家巴林的首都麦纳麦举办一场聚焦于经济议题的“研讨会”。届时,美方将邀请各国政府官员和全球工商界领袖与会,共同探讨特朗普政府起草的“中东和平计划”的第一部分,即涉及“投资与经济合作”的举措。


  据一名匿名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透露,6月底在巴林召开的这场主题为“从和平到繁荣”(Peace to Prosperity)的会议,将主要探讨4个议题: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对地区人民进行赋权和投资,以及政府管理改革。其目标,则是通过外来资本和低息贷款等,使巴勒斯坦人生活的地区和受巴以冲突影响的国家,变得“更适于投资”。
  然而,对于巴以冲突中更为复杂敏感的核心议题——例如巴以边界划分、耶路撒冷地位、巴勒斯坦难民回归、犹太人定居点等,6月底的这次会议并不会涉及。
  白宫声明则称,这份美国版“中东和平计划”中涉及“政治”议题的第二部分内容,将留待后续发布,具体日期目前尚未敲定。
  斡旋巴以和平进程,是多届美国政府的重要外交目标。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同样承诺将帮助巴以解决数十年的冲突,并授意由他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及美国总统中东问题特使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领衔,共同制定一份解决方案。
  但自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以来,巴勒斯坦方面便以“美方偏向以色列立场”为由,一直拒绝接受美国作为巴以和平进程的调停方,并宣布不与任何美国政府官员展开谈判和对话。对于上述美方酝酿出台的和平计划,巴方也一直表示抵制。
  面对巴方的不配合,特朗普政府频频出招施压:先于2018年8月底宣布中止美国对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机构的资助,后又在2018年9月宣布关闭了国际社会承认的巴勒斯坦人民惟一合法代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华盛顿的办事处。
  今年3月,特朗普还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美期间,宣布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位于叙利亚西南部与以色列接壤地带的戈兰高地,是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被以色列占领,随后一直由以方实施控制和管辖。但国际社会一直不承认这片战略要地为以色列领土。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的所有这些举动都表明,他推出的所谓巴以‘世纪协议’(Deal of the Century),不会对巴勒斯坦人民产生任何积极意义。” 针对特朗普打造的“中东和平计划”,曾深度参与巴以和谈的约旦前外交部长、前副总理马尔旺• 马沙尔(Marwan Muasher)如此评价。
  据马沙尔分析,近期特朗普政府一面推迟公布美方草拟的巴以和谈方案,一面又加紧采取种种偏向以色列立场的行动,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巩固以色列占领大部分巴勒斯坦领土的事实和现状,“把巴以和谈中的关键问题,一个个从谈判桌上拿掉。”
  现年63岁的马沙尔,目前是美国智库卡内基和平研究院的副总裁。他的职业生涯横跨媒体、外交、公民社会和国际发展等多个领域。他曾在1995年成为约旦和以色列建交后的首位约旦驻以色列大使,随后还曾被派往华盛顿担任约旦驻美大使。
  2002年至2004年担任约旦外长期间,马沙尔广泛参与中东和平进程,在“阿拉伯和平倡议”及中东和平“路线图”的制定过程中均发挥过核心作用。
  他于2004年至2005年担任约旦副总理,主管约旦的行政与经济改革;后又离开政界,在2007年加入世界银行,担任主管对外事务的高级副行长。
  在近期于北京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马沙尔对巴以和谈的前景显得颇为悲观。
  他直言,一方面,当前以色列国内政治环境正日趋右翼化,该国各主流政党对巴以问题均持强硬立场;另一方面,随着以色列当局向主要由巴勒斯坦人居住的约旦河西岸地区,持续推进犹太人定居点建设,巴以两方人民已在现实生活中交错聚居,两个族裔的人口界限愈发模糊。
  在这种一方缺乏和谈的政治意愿,地区人口分布又不断变化的情势下,马沙尔认为,原本被世界上多数国家认可的,建立一个与以色列毗邻的巴勒斯坦国为目标的“两国方案”,“从实务上而论,已经死了(practically dead)。”
  1948年以色列宣布建国后,围绕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曾爆发5次大规模战争。
  直到1991年10月,中东和会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约旦、叙利亚、黎巴嫩组成的阿拉伯代表团两方,才第一次坐到谈判桌前,尝试解决40余年的冲突。
  1991年的这次会谈构筑了此后历轮阿以和谈的基本框架和原则,标志着中东和平进程正式启动。也是在此次会议后,互为邻国的约旦和以色列,才于1994年正式建交。
  据熟知相关谈判的马沙尔介绍,早在第一次和谈时,阿拉伯国家一方的谈判目标就已非常明确——即支持“两国”方案,主张建立一个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巴勒斯坦国家。
  1993年,巴以双方在挪威奥斯陆进行了历史性对话,此后“两国方案”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被视为解决巴以冲突的基础。
  当时双方还约定,将在两年之内,针对巴勒斯坦的被占领土的最终地位重启谈判,谈判还将包括耶路撒冷地位、巴勒斯坦难民、犹太定居点问题等棘手的核心议题;当时双方约定,到永久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之前,这一过渡期的持续时间不应超过五年。
  “和以色列人谈判当然并不容易。”马沙尔向财新记者回顾道,“但在当时,我们仍抱有一份真正的希望:即认为谈判可以在五年之内,以结束以色列占领、建立巴勒斯坦国而画上句号。”
  但如今,距离《奥斯陆协议》签署已过去26年,巴勒斯坦人的建国梦仍未实现。期间,尽管巴以双方也曾达成多份协议,但均因种种原因未能得到彻底执行,围绕巴以最终地位的谈判也一再搁置至今。
  与此同时,近年国际社会和巴以两方的民间和学术圈内,也早已开始讨论“两国方案”的可能替代版本——其中就包括关注度渐高的“一国方案”,即主张未来应由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共同建立一个国家。
  “如果抛开政治因素不谈,目前的现状告诉我们,‘一国方案’不能再被摆在一边。”马沙尔如此断言。
  在他看来,尽管各方对“一国方案”的具体内容,包括阿拉伯和犹太民族如何在一个国家的框架下共存、享受相应政治待遇等,尚存在诸多分歧。“但人们必须仔细研究它意味着什么,因为它正在成为一种现实。”
  针对特朗普上台后的巴以局势,马沙尔坦言,如今巴以之间的谈判氛围与过去相比已“截然不同”,双方实现和平的前景“比26年前要黯淡得多”。
  他回顾,虽然往届美国政府从未声称自己在巴以问题上态度“中立”;且在他看来,作为以色列安全盟友的美国,也从来就不是一个“诚实的调解人”(honest broker)。但马沙尔认为,至少过去的美国,仍表现出足够的能力和意愿,将巴以双方拉到同一张谈判桌上。
  “现阶段,重启和平谈判并不十分可行。即便谈判真的启动了,这一和平进程也已丧失可信性(credibility)。”马沙尔指出,目前在巴勒斯坦人看来,所谓的“谈判”已成了美国和以色列方面用于“拖延时间”的手段——即在不关上巴以对话大门的同时,通过扩大建设犹太人定居点,寻求进一步改变巴以人口比例和实际控制地区分布的现状。
  而在建国前景愈发渺茫的情况下,对于巴勒斯坦方面来说,“你也无法让人们长时间处于占领之下,还能保持稳定的期望。”
  因此,据这位约旦学者和前政要判断,“未来我们可能会在巴以之间看到更多的混乱,更多的流血事件。短期内,我对巴以局势并不乐观。”
  近年来,由于巴以和谈止步不前,巴勒斯坦社会生活亦长期得不到改善,居住在加沙、约旦河西岸等地的巴勒斯坦人,曾多次通过暴力示威表达不满,使巴以之间的紧张对峙态势随之推高。(详见财新网“近年最激烈巴以冲突已致17死 以色列峻拒国际调查”)
  在暴力手段之外,也有更多散落在全球各地的巴勒斯坦人,通过积极发起和参与一项名为“抵制、撤资和制裁”(BDS)的倡导运动,呼吁国际社会对以色列进行经济施压,以此抗议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占领、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
  根据马沙尔所做的调查,如今的巴勒斯坦年轻一代已不再关心巴以政治解决方案的具体形态,即“一国方案”或“两国方案”。
  他们转而采取的,是一种“基于权利”的抗议手段——比如通过BDS等公民社会活动,寻求提高以色列维系占领行为的成本。
  “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开始说,摆在谈判桌上的东西对我们没有吸引力。”马沙尔如此描述,“他们会说,所以,我们不要再担心未来,让我们专注于现状——如果不能结束占领,我们至少应该在所居住的地方,要求获得平等的权利。”
  自1991年中东和平进程在马德里启动以来,约旦作为除了埃及之外另一个与以色列正式建交的阿拉伯邻国,一直在巴以之间积极发挥调解和斡旋作用,希望推动巴以扩大接触和重回谈判桌。
  但谈及约旦在数轮巴以和谈中的角色,曾代表约旦参与谈判的马沙尔却毫不避讳地说,“如今我们的努力都失败了,因为以色列对终结对巴勒斯坦的占领并不感兴趣,这一点随着时间推移已变得十分明确。”
  他坦言,对于境内已接纳了超过200万名巴勒斯坦难民的约旦来说,还有另一层隐忧正变得愈发紧迫。
  那就是,“如果以色列最终决定,它既不接受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也不想要一个巴勒斯坦人口占多数的阿犹共治国家,那么它就可能采取第三种方案——将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全都驱逐到约旦境内。”
  据马沙尔介绍,目前约旦仍在与巴以问题的各个相关方保持交流,尤其希望说服美国特朗普政府,不要再采取可能为中东带来“危险后果”的行动。
  “对约旦来说,我们会尽我们所能的去做。”这位约旦前外交官表示,“但今天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寻求解决方案的和平进程,而是实现一个已知方案(指‘两国方案’)的政治意愿。因此,在目前这个阶段和时间点上,可供我们‘斡旋’的,其实已经不多。”

发表于 2019-5-24 22: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发表于 2019-5-24 23: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不错,讲的太有道理了
发表于 2019-5-25 09: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学习下
发表于 2019-5-25 12: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不错,讲的太有道理了
发表于 2019-5-25 17: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顶一下。
发表于 2019-5-25 17: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觉明厉。
发表于 2019-5-25 18: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发表于 2019-5-26 09: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不错,讲的太有道理了
发表于 2019-5-26 11: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觉明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9 03:51 , Processed in 0.04957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