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4|回复: 11

历久弥新:日本的另类创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4 21: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0.4]如果我们认同创新只是手段,而可持续社会才是目的,那么通过传承来实现可持续是否本身也是一种创新?也许我们要在不同的语境中寻找不同的答案
[size=0.4]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4日,位于日本爱知县冈崎市的百年老店——具有600多年历史的“八丁味噌”工厂。消费者进入厂区内部观看悠久的企业历史展览、实地参观酱制品制作过程。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作者 李凡)你知道全世界拥有200年历史以上的企业有多少家吗?答案是5586家。这其中一半以上是日本企业。2016年,京都市社会创新研究所推出了一个认证项目,叫做“京都未来千年可持续企业认证”。认证的标准是能为实现消费者、企业、社会、未来“四方皆好”的社会做出贡献的企业。
  “做为木桶工房的第三代,我的祖父、父亲一直都信守言传身教。所有木工制作的技巧必须通过自己的身体去学习和掌握。但是在人工智能正在逐渐取代人类的今天,这样一种知识和智慧的传承方式已经行不通了。我祖父在世时,仅京都就有250家木桶工房,今天只剩下了4家。”中川木工艺术工坊的社长中川周士在去年10月初东京的一场题为“日本创新与价值观”的论坛上如是说。


  传统的日本木桶指的是非密封型的木质容器,从寿司米桶、大酱桶到洗手桶用途广泛,许多用超过百年树龄的木材制作,因此价格不菲,但可以永久使用。而成为一名合格木桶工匠的修业大概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
  面对不断萎缩的木桶市场,中川与国外设计师锐意合作,开发了包括专门为唐培里侬香槟制作的冰桶等新产品,来为这一传统工艺寻找新出路。“椭圆形的木桶在设计和制作上的难度非常大,为此我绞尽脑汁。我把最终的成稿图纸给父亲看,他完全看不出所以然来。”
  中川还是一名现代艺术家。他的作品被伦敦V&A美术馆、巴黎装饰美术馆收藏。 “艺术创作与日本传统工艺秉承的匠人精神从本质上来说矛盾的。前者的前提是张扬个性,而匠人精神的传承意味着抹杀个性。我做的木桶和我祖父做的木桶必须没有任何差别,才能做为一个合格的第三代被老客户认可。”
  中川坦承他的父亲一直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不专心做好家族企业,而他希望能在今天这样一个越来越尊重个性化的时代,通过在艺术创作上的尝试来找到新的平衡点。中川现在八成的精力还是用在如何传承传统技艺,两成的精力用于设计和开发。
  可持续(sustainability)这个词日文里本来没有,但作为外来语被引入之后就深受日本人的喜爱。虽然日本的历史不如中国悠久,但对社会既有权威的传承和维护也许是根植在日本人的DNA中的。一个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每20年搬迁一次的千年神社,伊势神宫。位于三重县的伊势神宫是“每个日本人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圣地。神宫每隔20年就要搬一次家,新址仍然选在旧址附近。这一习俗已经延续了1300年,中间仅由于战乱中止了一百三十年。
  搬家后,神殿供奉的1576件祭品都要全部换成新的,但神殿的建筑式样必须保持原样。过去没有图纸,所以搬家时全凭工匠的记忆,然后再手把手传授给新一代匠人。最近一次的搬家费用高达50亿日元。三重县现任知事铃木英敬在创新与价值论坛上说:“二十年是先人的经验所留下的,能够让神宫建筑技术不被流失的,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期限。伊势神宫体现的正是日本人最重要的价值观之一:常若。既古老又年轻,历久而弥新。”
  有关“常若”的思想,在伊势神宫宣传部长河合真如的著作中有更深入的阐述。河合在书中将伊势神宫和雅典巴特农神庙做对比。西洋精神的“永垂不朽”体现在用岩石来建造坚固的建筑。然而这些在当时看来坚不可摧的建筑最终还是凋零了。而伊势神宫则反其道而行之,使用的都是易腐坏的草木,每20年需要翻新一次。河合在书中说:“常若”不是去追求永不磨灭的东西,而是将脆弱易损的东西定期去重建,获得新生,来保持其永恒不变的价值。
  2019年4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毁了巴黎圣母院的屋顶,整个世界都为之惋惜痛心。起火原因虽然尚未查明,但早在这起悲剧发生的两年前,世界各大媒体就集中报道过巴黎圣母院年久失修的问题。2017年9月,纽约时报在一篇题为《光鲜外表下的破旧与斑驳,巴黎圣母院亟待大修》的报道中如此描述:
  “残破的滴水嘴兽和掉落的栏杆柱被塑料管和木板替代。飞扶壁因污染变暗,受雨水腐蚀。小尖塔要靠梁支撑,并用绑带做了固定…..在教堂屋顶的走道上,指尖轻轻一点,一块石灰岩就破了…专家称,圣母院虽然尚不面临坍塌的危险,但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
  当时预估巴黎圣母院的整修费用为1.5亿欧元,但勒紧裤带的法国政府和富人们都没有给出积极响应。而在日本,伊势神宫20年搬迁一次的费用和人力也不可小觑。事实上,关于为什么是每20年的另一种答案就是“古人预估搬迁一次的筹款和准备大概需要20年的时间。”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当时日本政府内务大臣考虑到未来木材等物品的供需可能无法保证,提议在5年后的伊势神宫第57次迁移时,将基础改为更实惠合理的现代化混凝土结构,提高神宫的耐久性。这一提议被当时的明治天皇否决了,并同时提出在伊势神宫附近植树造林的“200年计划”。据报道,神宫最近的一次搬迁就使用了当时种下的树木。
  这样一种对传承不计代价的追求也体现在了今天日本独特的创业文化上。经常听许多投资领域的专业人士抱怨,日本没有创业(start up)的市场。和硅谷、中国或者印度相比,有志于创业的人口比率少得可怜。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想到有知名度、口碑好的大企业工作。一位知名风投人士评价说:在硅谷,来融资的创业者必谈退出机制,有的甚至还没想清楚做什么就开始大谈退出了。而在日本,你和来找你投资的创业者谈退出,他们都会一脸茫然,这个词就不在他们的思维框架内,创业都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百年基业。
  在追求历久弥新的日本,类似Sony随身听这样颠覆性的创新越来越少了。事实上,在日本创新与价值论坛上,无论是大企业的创新部门负责人到还是百年企业的传人,大部分发言者用的是另一个词:改善。从大公司到家庭作坊,都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如何改善在既有市场的表现,而很少有开拓新市场的远见和雄心。日本人注重细节、精益求精的特质使得细微的改善也需要付出高昂的人力和物力。
  创新的另一个现实障碍是日本的老龄化。日本的老龄化程度已经在OECD国家排名第二,推迟退休年龄一直是近几年的一个热议话题。企业里的中老年管理层带着旧观念继续把持着企业的话语权,迟迟不肯让位给年轻人。而年轻人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很难鼓起勇气承担创新的风险。本田公司的元老之一小林三郎曾尖锐地指出,把持今天日本企业的是”平庸的领导,名牌大学毕业生和40岁以上的中老年”。大部分企业领导只注重眼前的成果,而不去想象未来。只关注技术创新,而不关注创造的新的价值。
  创新(innovate)和持续(sustain)本来是属性不同的两种状态,然而在今天危机四伏的世界,实现可持续社会需要创新已经成为一种全球共识。如果我们认同创新只是手段,而可持续社会才是目的,那么通过传承来实现可持续是否本身也是一种创新?也许我们要在不同的语境中寻找不同的答案。
  中川在论坛问答环节的如是说:“虽然现在塑料和树脂制品成了主流,但我坚信,木制品是和日本人共呼吸的一种文化。这就好像蝉鸣,据说世界上只有日本人会莫名其妙地被蝉鸣声所治愈,对于欧美人来说就是一种噪音。我希望能想办法将能感受到木制品温度的文化传递到下一代。”■

发表于 2019-5-24 21: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发表于 2019-5-24 23: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
发表于 2019-5-25 11: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发表于 2019-5-25 11: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抢、我抢、我抢沙发~
发表于 2019-5-26 13: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前留名。
发表于 2019-5-26 14: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回帖是美德!
发表于 2019-5-26 15: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9-5-26 16: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前留名。
发表于 2019-5-26 16: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1 01:27 , Processed in 0.04961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