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2|回复: 0

中国政治经济学40人论坛·2018演讲|洪银兴:四十年经济改革和政治经济学理论突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 15: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12月29日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召开的“中国政治经济学40人论坛”上,南京大学资深教授洪银兴发表了题为《四十年经济改革和政治经济学理论突破》的演讲,以下为速记稿整理的演讲内容。

中国政治经济学40人论坛·2018演讲


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很高兴能够参加中国政治经济学四十人论坛。论坛第一次会议在复旦大学召开,我觉得非常好,一个原因是过去以蒋学模老师为代表,复旦大学政治经济学领先全国;另一个原因是在最近一次学科评估中复旦大学理论经济学学科也是全国第一。   

我曾在蒋学模先生的追思会上讲,希望复旦大学能够重振政治经济学的雄风,论坛在此召开,确确实实把政治经济的雄风重振起来了,首先我要在这里要表示祝贺!   

原来我报的题目是讲四十年中国政治经济学的突破,但是我发现太长了,我只有20分钟时间,所以我就把题目缩短了,就讲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

一、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必要性

首先我觉得要提一下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必要性,我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实际上是要建立具有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一段时间一些学者认为,中国没有经济学,但是我认为,中国不是没有自己的经济学,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践,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的产物。   

现在大家都非常清楚,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并非受西方经济学的指导,尤其是自由主义思想的指导,我们有自己的理论,自己的改革开放理论,其中就包含了中国自己的经济学指导的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   

但现在需要做的是,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怎么建?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要讲中国故事,要指导经济发展,这就要进行学理化、系统化,这个是我们需要做的,而且我们不仅仅要在中国把它建起来,能够得到国内的认同,还要走向世界,得到世界的认识,这是我们需要努力的。我觉得在今年的四十人论坛上,应该有一个要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性任务。   

现在我们国内的经济学界也有走向世界的问题,但是我认为,目前我们一些经济学研究是采用西方经济学范式,采用通用的数学模型,用中国数据,在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我认为这不是中国的经济学,这种研究实际上还是西方经济学的框架,不能把它看作中国经济学走向世界。   

另外这归根到底还不是被西方承认的中国经济学,它只是西方经济学的中国案例应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前不久有好多国外回来的学者都讲,中国不存在中国经济学,这个情况可能大家都看到了,所以我认为如果你搞的中国经济学,就是搞一些模型,就是用西方经济学的框架、西方经济学范式来讲中国,这仍然不是中国经济学。   

有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发展都是有科学的经济学理论指导的,但它肯定不是西方经济学理论,当然不排斥西方经济学在我们国内的传播,也不排斥我们的同学要学好西方经济学。   

我这里需要说的是,我们改革开放每一次的重大进展,都是中国政治经济学理论的重大突破,等会我会讲这个问题。改革开放的实践又进一步推动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新突破,由此推动了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和突破,产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二、如何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如何构建?中国有自己的经济学,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科体系、话语体系还是有一个构建的问题。就像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专门讲到,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一样。   

按照习近平的说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把握好三个方面的资源:   

第一是马克思主义的资源,包括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以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形成的成果和它的文化形态。我认为这个是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本源。   

第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资源,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里面是很重要的资源。   

第三是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资源,包括世界上所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所取得的积极成果也包括西方经济学,它可以成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有益滋养。我认为在我们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时候,还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讲的三大资源,作为我们构建的理论来源,或者说是话语体系。   

再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最重要的是中国实践所创新的理论,这个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我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构建,必须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范式,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产生以后到现在,不管他有多少反对势力,但它毕竟是世界承认的经济学体系,是当今世界两大经济体系(西方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的一个。   

所以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范式本身就是能够得到世界承认,中国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为理论的国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指导,从邓小平理论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是我们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因此,我认为现在我们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关键就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范式。我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范式概括为5个方面:   

第一是基本立场,马克思当年的基本立场是代表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基本立场以人民为中心。   

第二是研究对象,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一定生产力水平基础的生产关系,也就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研究。由此出发,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应该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结合,马克思当时写《资本论》的时候为什么重点放在生产关系?他主要要推翻这个社会,更多的就是生产关系,而我们今天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要突破生产力,为什么?因为我们是要建设这个社会。我在一篇论文当中也讲过,我们中国经济学是要研究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和保护生产力的系统化的经济学。   

第三是基本任务,基本任务是要阐释经济规律,马克思当时主要是阐释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然性,我们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更多应该是阐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规律。   

第四是研究方法,马克思的研究方法概括起来是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今天我们仍然要注意。这次习近平在庆祝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讲话当中就谈到,我们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当然也不排除对新方法的应用。   

第五,经济学的话语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话语为基础。这是我认为我们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时候,应该要坚持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范式。   

我们不排斥利用西方经济学的科学成果,因为当时的西方经济学是产生在马克思以后,对当代经济运行和发展中的新现象有新的解释,排除其阶级属性,其中不乏有一些科学成分,因此我们选择地吸收它的某些原理和范畴还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西方经济学中间也有我们人类的共同财富,我们可以找到共同的语言,而且我们中国经济学能够采用一部分西方经济学的概念范畴,也可以为中国学者认识国外经济学打开一个通道。而且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里面,适当地使用西方经济学系话语,也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自信。那么西方经济学理论哪些可以为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吸收?   

我认为,经济学是涉及到经济制度、经济运行和经济发展的理论,我们在吸收西方经济学的科学成果,主要涉及的是经济运行理论和经济发展理论领域。在微观经济运行领域中的市场经济理论,和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经常使用的全要素生产率理论。在宏观经济学领域当中三驾马车拉动经济增长理论和现在我们开始使用的逆调节理论。在经济发展领域中的中等收入陷阱理论、创新理论和可持续发展理论等等。我们在引用这些范畴和原理的时候,需要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

我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更重要之处在于用中国经济实践来创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我们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范式讲中国故事、解释中国现象中的理论创新。特别需要指出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必须是问题导向,而不是模型导向。现在一些年轻学生努力地想把自己的论文在国际上发表,千方百计地要把模型先找出来,然后找到数据,最后我感觉他们做论文实际上是数据导向和模型导向,我认为这是方法论上的问题。   

我觉得研究中国经济学,研究中国经济问题应该是以中国经济问题为导向,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问题导向是创新的出发点、是创新的源泉。同样,我认为我们搞经济学研究应该坚持问题导向,这是我们中国特色经济学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   

我认为基于我们中国四十年改革的逻辑,中国改革的每一个方面都有我们政治经济学的重大理论创新,而且都是在问题导向下发生的。

三、政治经济学对于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巨大贡献

本来我要有一篇论文,报告四十年来中国经济改革的逻辑和政治经济学理论的突破。我认为政治经济学对于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巨大贡献,我把它概括为这么几个理论:   

第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理论的提出明确了中国四十年经济改革所处的发展阶段,从而明确了我们改革所要解决的社会主要矛盾。   

第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突破推动了资源配置方式改革,并且明确了市场化改革的方向。   

第三,所有制结构理论的突破,推动了基本经济制度的改革。   

第四,基本分配制度理论的突破,推动了收入分配结构的调整,激发了创造财富的各种源泉。   

第五,经济运行理论的突破推动了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   

第六,全球化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的突破推动了经济的全面开放。   

第七,新发展理念的提出推动了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这是我对四十年以来,在问题导向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的重大突破,以及政治经济学理论的突破对于中国改革开放所做出的重大贡献。

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走出去

最后我要讲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走出去,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发展道路理论自信的一个表现。我们中国经济成就已经得到了世界的承认,指导中国经济发展的理论也应该得到世界的认识和承认。   

这一点我们搞政治经济学的学者们都会感觉到,这是我们的一个历史责任。因为中国在四十年当中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么大的一个成就靠什么?当然是靠理论指导的,但是这个理论能不能得到世界的承认和肯定呢?这首先需要我们把它推出去。也就是我们既要构建系统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我前面讲了,我们有各种指导中国经济发展的经济学理论,但是怎么把这样一些理论体系化、系统化、学理化,这是需要做的一个事情。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既要构建,同时也要寻求有效的通道,能够促进中国经济学走向世界。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我们南京大学刚刚创办了一个国际性刊物,在国际上发表我们政治经济学成果,目前已经出了第一期。   

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9-19 22:05 , Processed in 0.0396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