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mingjingfeitai

学者苗实和他的经济学家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0: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八九年,我給千千万万网友展现的苗实,是有不少缺点的,自己也不怕暴露一些缺点。当然,我不希望大家把苗实想象得那么完美,完美在世界上并不存在。毕竟,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或者说,人为把苗实像塑造光辉人物形象那样完美化,是有悖于客观的,有悖于人性的,有悖于真实的,有悖于科学的。与此同时,我发现不少人,在网络上也是公众人物,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一来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二来不暴露自己的毕业院校,三来不暴露自己的生活环境,说起来无可厚非,这属于个人权利范畴。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往往遮掩了许多真实,不免有美化的重大嫌疑。更进一步讲,在我的网络创作中,既有改革转型两部曲《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和《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又有社会人生三部曲《奇人苗实如是说:从独立经济学家到农民经济学家》上中下三册,上册《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中册《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下册《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而且,我的真实姓名,还包括父母的真实姓名,我的毕业院校,还包括就读的中小学,我的生活环境,还包括工作单位,一一都公开了。一方面,我希望大家全面了解苗实,另一方面我希望大家能够有效监督。其实,我是一个纯粹的读书人,在读书研究创作方面,光明正大,坦坦荡荡。但是,作为一个真实的人,难以避免,也有缺点,也有失败,也有劣势,也有污点。坦白讲,我没有欺骗人的任何动机,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所以,我希望千千万万网友,全方位观察苗实,不仅仅了解到苗实眼中的苗实,不仅仅了解到老师同学眼中的苗实,不仅仅了解到同事乡邻眼中的苗实!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0: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经济学之路,并不是一直很坚定,也有实在受不了,犹豫,彷徨,想当逃兵的时候。记得,第一次发生在早期,2005年前后,本来我给自己留有退路,结果阴差阳错,局外人一干预,退路被彻底堵死了,没办法,只能在经济学研究方面,继续奋力前行。第二次,发生在中途,2008年前后,当时就想着去打工,放弃经济学研究算了,太折磨人。但是,没有过几天,就返回来搞起了网络创作。第三次,发生在2013年前后,出去干了一段,又返回来了,无奈之下,只能在经济学研究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然,自己从灵魂深处,这二十多年,自始至终真心喜欢经济学研究,这个天地可鉴,毫无疑问。另外,有不少人称我为大师,明显是搞错了,自己不是什么大师,还太年轻,只不过相当幸运,有机会成名成家罢了。而且,未来即便我更上一层楼了,也成为不了大师。那么,中国经济学界究竟有没有大师呢?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我想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包括刘国光,董辅礽,厉以宁,吴敬琏,魏杰,樊纲,刘伟,钟朋荣,等等,凡是为改革开放摇旗呐喊,真正冒风险且出过大力的顶尖经济学家,就是大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21: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05: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苗实:60岁以上的农民应该有退休金吗?
http://bbs.tianya.cn/post-develop-426992-1.shtml


苗实:再强烈呼吁农民养老金提至每月300元
http://bbs.tianya.cn/post-develop-1654855-1.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08: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这些年,由于自己是中国经济学界网络红人的缘故,导致各方面争议相当大。客观上讲,对于本人经济学水准的评价,我们没必要拔得太高,言必称大师,也不能不屑一顾,高喊经济学爱好者,还是应该保持一个相对公允的态度,介于学者与独立经济学家之间,比较妥当些。也就是说,定位为学者或独立经济学家,符合中庸之道,亦更为科学合理。毕竟,没有见过哪一位经济学爱好者撰写有两部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方面的专著并提出新痛苦指数(M=I+UA+GB)这一重大理论创见,当然也未见过哪一位大师只撰写有两部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方面的专著并提出新痛苦指数(M=I+UA+GB)这一重大理论创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07: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经济学界,谁谁谁,可以说有思想,也可以说无思想。譬如,大家常说,吴市场,厉股份,林比较,等等。但是,关于市场经济,股份制,比较优势,这些经济学思想,属于整个中国经济学界,不是吴或厉或林各自独有,这里面有一大批人。更进一步讲,放在全球看,这些经济学思想,是从发达国家引进传播过来的,开宗立派的是西方经济学家。但是,新结构经济学,可以是一个突破口,算是林毅夫研究团队代表中国经济学界,在人类的视角下的理论性努力,加油。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许多人批评林毅夫研究团队,局限在表面,忽视了新结构经济学本身内在的理论的合理成分。当然,在中国经济学界,吴敬琏厉以宁林毅夫三位老师,分别在引进传播市场经济,股份制,比较优势,这些经济学思想方面,确确实实有各自的突出贡献。那么,顺理成章,把他们分别叫做吴市场厉股份林比较,加以鼓励褒奖,完全讲得过去。在中国,经济学思想的引进传播不见得就比经济学思想的突破创新来得容易,极有可能两者各自付出的努力和代价旗鼓相当。三四十年前的中国,计划经济模式和观念很顽固,而市场经济模式和观念只有一少部分经济学家可以理解。而且,引进和传播经济学思想,经济学家个人要承担相当大的政治风险。那么,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绝大多数人,包括经济学家,还有官员,都不敢冒这个险,躲闪者不乏其人。恰逢其时,吴敬琏老师,厉以宁老师,林毅夫老师等等,率先站出来,运用自己的经济学与中国经济专业知识,为改革开放事业摇旗呐喊,铺路架桥。所以,吴市场,厉股份,林比较,险中得之,来之不易,可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08: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a.批判者,都有完美主义气质,这个毫无疑问,为什么批判有残酷无情的一面,就是这个道理在其中!b.正因为,体制内人承载着体制外人的向往,体制外人承载着体制内人的向往,所以才互通声气,配合作战。譬如,先前的北京TZ经济研究所,包括后来作为独立经济学者的我,为什么那么多专家教授伸出援手,给予大力支持,不外乎就是这个道理 。毕竟,改革开放不断推进,需要体制外人放炮,需要体制内人挖洞,然后拧成一股绳,众人拾柴火焰高。而且,这种合作模式,过去现在未来,只会强化,永远不会消失。显然,我没有北京TZ经济研究所那么勇猛精进,而是表现得更为温和中庸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5: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一本书,里面都有水分,杂质以及毒素,如果你自己没有独立思考,没有深切的体验,没有辨别的能力,尽信书不如无书。在中国,为什么经常会听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无他,就是人到三十岁,才真正意识到独立思考,坚持不懈,十年摸索,等有了一定的社会阅历,就可以不惑了。然后,再有十年的努力,就懂得了有所为有所不为。更进一步讲,一个学者,甘坐冷板凳,长期读书研究创作,摆脱书的束缚,还不够。那么,还需要怎么办呢?当然,还需要摆脱政治上的束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做真正的学者,务必要“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才可以。譬如,物理学是一门很好的学问,有透彻的理论,有严密的实证。可以说,现代经济学,也是在学习借鉴物理学。但是,物理学是自然科学,研究物质运动,经济学是社会科学,研究人类行为,它们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也就是说,经济学,再怎么学习借鉴物理学,也不可能成为社会物理学。展开讲,物理学,运用了大量数学。但是,这样得出的结论不可靠,有水分,怎么办?进行物理实验,挤掉水分。大家都知道,现代经济学,也在运用大量数学。那么,得出的结论同样不可靠,有水分。但是,很遗憾,经济学上做不了实验,这样一来,水分就挤不掉。所以,有一种说法,经济学很水,不无道理。还有,在科学思想文化界,学物理的,看不上学经济的,而学经济的看不上学文史的,除了我上面提到的,就是因为经济学运用了大量数学,而文史方面没有。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都有存在的合理性,二者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一定定量研究就可以搞清楚,而定性研究就一定搞不清楚。客观讲,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各有短长,各有局限,要看具体用在什么地方,不能一概而论!
 楼主| 发表于 2018-7-27 17: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志文:苗实是一个苗苦根实的学者

在把学堂当官场的中国,所有的学术活动与成果都难免令人怀疑。但是在草根中,又在处处贫瘠的土壤中,长出瘦弱、干枯、而硬挺的枝叶,也在春天冒出些美丽的果实。
我认得苗实非常偶然,是他在博客上非常谦虚的写了些短评。慢慢的我发现他是在非常贫瘠的土地上长出来的经济学扎实苗子。
国共战争多少是农民与资本家的战争,结果是毛泽东领导的西北农民,打垮了东南膏腴之乡的地主与资本家。我曾经诅咒这场战争是人类基因反淘汰。不知不觉在中国大陆从事教学与研究三十年,而继续在世界的经济发达地区从事学术工作,感受到学术与文化深深受到土壤的影响。共产党与毛泽东在1950年的胜利,很可能是中国脱离农业社会的唯一途径。五千年锁在黄土上的中国农民只有靠自己才能脱离农业社会的贫穷、敝塞与无知。
慢慢的,在苗实的文章中,苦涩的黄土味里,尝到了的些扎实的甘甜。
最近几年,我开始在晋甘陕黄土地上进行考察与扶贫,逐渐的了解,黄土地上五千年源远流长。这篇文章,记录了“父亲跳出去农门三次,被队里叫回来三次。”这是个江南居民无法想象的挣扎,而儿子居然还是“苗根实在”的插在黄土之中。
苗实,好好的思考这块黄土大地。它五千年积累的风土、人文、民风,会是学术肥沃的土壤。

学者苗实:谢谢李老师关注评论,了解到您作为国际商学教育启蒙者,游走世界各地多年,所到之处辛勤播撒学术种子。可想而知,时至今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于此,晚生钦佩之至,于太白山下,渭河之滨,手不释卷,奋发图强,勠力追赶,春华秋实,必会增益其所不能,恕不能当面,于千里之外拜谢大师。另外,祝李老师在清大经管注意防暑,保重身体,教学相长,生活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06: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苗实,你好好努力,一定会有收获。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义平

谢谢,大致看了一下。抱歉,我对你写的东西没有研究,请理解。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

您好,虽是几句话,但也得看了书才能说。我现在实在太忙,只能抱歉了。祝您大作出版!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

对不起,我从来不做这种事情(即写推荐语)。

著名经济学家韩志国

我很少作序或写推荐语,除了自己的学生和熟人外,怕评价不当。另外,有白永秀老师写序就可以了。

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

我们有一些类似,我也学物理学的,我也做学问入迷,但还没有你那样的精神。你隐居山野,没有必要研究经济学,应该研究哲学。经济学太功利了,也低层次。在天国,被爱因斯坦排在最低智力层次。哲学,不要太急功近利,几十年如一日,要独立思考,要个性,批判。

重庆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蒲勇健

学者苗实是经济学界的一面旗帜,一个榜样!

四川省经济发展研究院专家马列光

苗先生,您好,初步拜读了您的文章,说真的不能说完全读懂了。您的一些分析开阔了我的视野,但是跟我所熟悉的经济分析方法有很多出入。当然了,您的文章很多是政策评论,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仔细看看,再次感谢您的来信。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IMF经济师王一

苗实兄,今天终于把大作大致看完了,书里有很多您自己的观点,并且紧贴时事。好的不多说,我认为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1)内在逻辑性不够,需要一条主线把这些短文串起来;(2)与论坛上的争论相关的东西似乎有些多,占据了表达对时事问题观点的版面;(3)可以增加数据来佐证观点。可能我看的不够仔细,老兄就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来看吧。

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天津财经大学教师杨珍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1-19 04:36 , Processed in 0.0419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