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2|回复: 10

工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7 20: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04-08 余斌 建国门学派

工资



非自愿失业理论假定工资是刚性的,由此引出进一步的问题:为什么工资不能上下浮动以便实现市场的出清?为什么劳动市场不同于谷物、玉米、普通股票那样的拍卖市场?这些问题属于现代经济学中最深奥难解的谜团。


这些问题马克思早就解决了。实际上,劳动市场与其他商品的市场是一样的,因为在劳动市场中劳动力本身就是商品,必然要符合商品市场的一般规律。事实上,普通商品市场的出清也是偶然的,在一般情况下,商品市场是不会出清的。集贸市场的所有小贩不可能在集贸市场每天关张的时候都恰好卖掉了自己手中所有货物,而在集贸市场关张前匆匆赶去的顾客也不会恰好每个人都满足了自己的有效需求。与普通商品不同的是,当对普通商品的需求下降时,一定数目的普通商品可以成为存货,以后再卖;而如果有一定数目的工人找不到买主因而成了存货,那末他们就只好闲着不做事,而不做事是不能生活下去的,所以他们只好饿死。用政治经济学上的话来说,用来维持他们的生活的费用不会再生产出来了,只会白白花掉,所以谁也不会在这上面投下自己的资本。[1]


在这里区分拍卖型市场和管理型市场可能会有所帮助。拍卖市场是一个有组织的竞争市场,这里的价格上下浮动以平衡供给和需求。例如,在芝加哥交易市场上,“堪萨斯城发货的第2号硬红麦”或“纽约发货的‘A’型烤焙鸡”的价格每分钟都在发生变化,以反映当时的市场情况。这些市场情况可以从农场主、磨坊主、货运商、商人和投机者狂热的买卖指令中看出。


这种交易所的价格并不能反映市场情况也平衡不了供给和需求。因为从价格成交到完成实物的交割,其中的时间会过去N多分钟,而价格每分钟都在发生变化。更何况市场中的投机者既不供给也不需求所买卖的商品,而只是想在买进卖出之间碰运气来赚差价,而当他们以卖空的方式抛售一批“堪萨斯城发货的第2号硬红麦”给急需这批货的买主时,看上去供给和需求平衡了,然而,这批货的供给却是完全不存在的,投机者其实只是想赌价格下跌以便稍后将其买回对冲掉前面的卖单。如此的买卖,又如何能够反映当时的市场情况,进而这种市场上的价格浮动又如何能够平衡供给和需求呢?


大部分商品和所有的劳动都是通过管理型市场而不是竞争拍卖型市场来买卖的。无人能对劳工进行评级:这是“二等网页设计员”,那是AAA级经济学助教。也没有专家会夜以继日地工作,以核实程序设计员或教授的工资是否被确定在市场出清的价格水平上。在该水平,所有合格的工人都被安置了工作。


首先,证书就是一种评级方式,不然为何那么多人要去考一个证书?其次,同样地,多年来也无人能对市场上的牛奶评级:这是含三聚氰胺的,那是含OMP的。也同样没有专家会夜以继日地工作,以核实三聚氰胺牛奶或OMP牛奶是否被确定在市场出清的价格水平上。


在工会化的劳动市场,工资模式更为僵化。劳资合同通常以3年为期,工资水平在合同中事先确定。在合同有效期内,工资不会因特定领域的超额供给或超额需求而进行调整。而且,工会工人很少会接受工资削减,即使在许多工会工人已经失业的条件下。


美国的沃尔玛公司曾经在加拿大开过一家非常盈利的商店,但是仅仅由于那里的工人要组建工会,沃尔玛就关掉了那家商店。美国的现实表明,即便工会工人同意接受工资削减,工会工人仍然会失业。正如,萨缪尔森等在前面提到的失业的建筑工人和公司经理,他们都愿意降工资,但没有人雇他们。


再进一步的问题是:工资和薪金迟滞的经济原因是什么?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刚性是由工资管理费用引起的。以工会工资为例,谈判一个合同是个漫长的过程,它不会带来产出,却需要投入许多的人员和管理时间。正因为集体谈判成本惊人,所以通常每隔3年才进行一次。


这种集体谈判只不过表明,工人不再是逐日零售自己的劳动力,而是一次批发自己三年的劳动力。这种现象在其他商品上也存在。比如企业租用写字楼办公,其租金通常也没有逐日根据市场行情调整,也是一段较长的时间调整一次。为何房租的刚性和调整的迟滞在经济学的研究中没有占有到与工资同样的篇幅呢?无非前者涉及的只是资产阶级内部的利益调整,而后者关乎资产阶级整体的利益。


粘性工资和非自愿失业理论认为,工资的缓慢调整会给个别劳动市场带来过剩或短缺,因此劳动市场在短期内是非出清的。但劳动市场最终会与市场条件相适应:相对于需求小的职业,需求大的职业的工资会上升。在长期内,工资和就业会随市场条件调整,大范围失业或职位空缺会倾向于消失。但长期意味着许多年,因此失业的时间可能也会持续许多年。


当失业的持续时间与“长期”同样长时,又怎么能说长期内,大范围失业会倾向于消失呢?而需求的小或大与工资的高或低并没有直接的相关性。经理职业的需求小,普通员工职业的需求大,为何在美国未见普通员工的工资上升,反而经理的收入远远高过普通员工,而且差距越来越大?

实际上,对于资本家来说,劳动市场是否出清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劳动市场要与市场条件相适应。而失业大军的存在,恰恰是保证劳动市场要与市场条件相适应的前提。工资的一般规律正是这样的:“大体说来,工资的一般变动仅仅由同工业周期各个时期的更替相适应的产业后备军的膨胀和收缩来调节。”[2]


根据效率工资理论,如果工资高于均衡水平,企业的经营会更具有效率。因此,即使存在超额劳动供给时,企业保持高工资也是有利的。企业会发现,支付高工资,有更加健康、生产率更高的工人比支付低工资,有不健康、生产率低的工人更有利。企业会发现,为了减少工人的流动率而支付给工人高于均衡水平的工资是有利的。高工资使工人更渴望保住自己的工作,从而就激励工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通过支付高工资,企业就吸引了素质更好的工人来申请这些工作。


上述四种关于效率工资的解释并没有抓到问题的实质。因为它们没有解释,既然支付高工资有这么多好处,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支付高工资?另外,工资的高低是与劳动力市场出清的均衡水平比较,还是与其他企业做比较?当年美国福特公司在使用装配线工艺时提供了比那时其他企业一般工资高的工资,才被视为支付了效率工资。而那时的一般工资已经超过了劳动力市场出清时的工资,因为当时社会上仍然有大量失业存在。

关于不同企业有不同的工资的问题,恩格斯曾经通过考察不同的企业而不是像西方经济学家在那里空想,找到了一个答案。

“最倒霉的是那些不得不和新采用的机器竞争的工人。他们生产的商品的价格是由机器生产的同样商品的价格来决定的,而因为机器生产比手工生产便宜,所以和机器竞争的工人得到的工资是最低的。在旧式机器上工作的工人,如果他不得不和最新式的改良了的机器竞争的话,他的遭遇也是一样。当然,另外还有谁会来担负这种损失呢?厂主既舍不得扔掉旧机器,又不愿意受到损失;对死的机器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于是他就在活的工人身上,在整个社会的替罪羊身上打主意。在这些不得不和机器竞争的工人中间,生活得最坏的是棉纺织业中的手工织工。……这些不幸的手工织工,每次危机都是他们最先受到打击,最后摆脱危机的恶果,而且还要被资产阶级当做一种工具,用来反击那些攻击工厂制度的人!看吧,资产阶级洋洋得意地叫道,看看这些穷织工生活得多么糟,看看工厂工人生活得多么好,然后再来评判工厂制度吧!似乎手工织工的状况这样坏并不是工厂制度本身和机器的罪过,似乎资产阶级自己对这一点了解得不像我们这样清楚!但是这里接触到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说几句谎,装一装好人,在他们是算不了什么的。”[3]

关于名义工资与实际工资的问题,萨缪尔森等与曼昆都小心翼翼地一笔带过。而凯恩斯则反对庇古关于实际工资要比货币工资来得稳定的观点,认为“如果人们试图把工资固定于工资品之上,并以此稳定实际工资,那末,其后果是只能使以货币计算的价格作出剧烈波动。其原因在于,消费倾向和投资诱导的每次微小的改变会使价格在零和无穷大之间剧烈波动。货币工资比较实际工资来得稳定是经济制度保持固有的稳定性的条件之一。由此可见,认为实际工资相对稳定的见解不仅不符合于事实和经验,它也犯了逻辑上的错误。”[4]

当年英国废除谷物法后,面包的价格下降,工人的工资也跟着下降。事实和经验都表明实际工资要比货币工资相对稳定。犯了逻辑错误的是凯恩斯。不管什么样的消费倾向和投资诱导的改变都不可能让自行车的价格达到汽车的价格水平,更遑论趋向于无穷大了,又怎么可能在零和无穷大之间剧烈波动呢?从凯恩斯开始,西方经济学家有一种致命的自负,那就是,他们的逻辑所依据的模型一定是对的,即便其结论显得十分荒唐。

要知道,实际工资在一般情况下处于维持工人必要生活的水平。资本家为了追逐更大的利润,不愿意发放超出这个水平的工资;而低于这个水平,劳动力就会萎缩甚至消失。

“英国的资本家中间流行着一种说法,认为比利时是工人的乐园,因为据说‘劳动的自由’,其实也就是‘资本的自由’,在那里既不受工联专制的侵犯,也不受工厂法的侵犯。因此,我在这里应谈一谈比利时工人的‘幸福’。关于这种幸福的秘密,肯定再也没有人比已故的杜克佩西奥先生更为熟悉的了。……‘我们看到,只有少数工人家庭才能达到同囚犯差不多的营养,更不用说达到水兵或士兵的营养了。……工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生活资料的价格稍稍上涨一点,或者无工可做,或者生病,都会加深工人的贫困,使他完全毁灭。债台高筑,借贷无门,衣服和绝对必需的家具送进当铺,最后是全家申请列入贫民名册。’其实,在这个‘资本家的乐园’里,只要最必要的生活资料的价格发生最微小的变动,就会引起死亡和犯罪数字的变动!”[5]

除了名义工资和实际工资的概念之外,马克思还提到过西方经济学家根本不敢碰一碰的相对工资的概念。

实际工资可能仍然未变,甚至可能增加了,可是尽管如此,相对工资却可能降低了。假定说,一切生活资料跌价2/3,而日工资只降低了1/3,比方由3马克降低到2马克。这时,虽然工人拿这2马克可以买到比从前拿3马克买到的更多的商品,但是他的工资和资本家的利润相比却降低了。资本家(比如,一个工厂主)的利润增加了1马克,换句话说,资本家拿比以前少的交换价值付给工人,而工人却必须生产出比以前多的交换价值。资本的份额与劳动的份额相比提高了。社会财富在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分配更不平均了。资本家用同样多的资本支配着更大的劳动量。资本家阶级支配工人阶级的权力增加了,工人的社会地位更低了,比起资本家的地位来又降低了一级”[6]


小结

在本章中,萨缪尔森等试图用总供给和总需求的不平衡来解释失业问题。但这种解释至多不过是同义反复而已。失业问题的真正原因是,“产业后备军在停滞和中等繁荣时期加压力于现役劳动军,在生产过剩和亢进时期又抑制现役劳动军的要求。所以,相对过剩人口是劳动供求规律借以运动的背景。它把这个规律的作用范围限制在绝对符合资本的剥削欲和统治欲的界限之内。……资本主义生产的机制安排好,不让资本的绝对增长伴有劳动总需求的相应增加。……资本在两方面同时起作用。它的积累一方面扩大对劳动的需求,另一方面又通过‘游离’工人来扩大工人的供给,与此同时,失业工人的压力又迫使就业工人付出更多的劳动,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使劳动的供给不依赖于工人的供给。劳动供求规律在这个基础上的运动成全了资本的专制。因此,一旦工人识破秘密,知道了他们为什么劳动越多,为他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们的劳动生产力越是提高,他们连充当资本增殖手段的职能对他们来说也就越是没有保障;一旦工人发现,他们本身之间竞争的激烈程度完全取决于相对过剩人口的压力;一旦工人因此试图通过工联等等在就业工人和失业工人之间组织有计划的合作,来消除或削弱资本主义生产的那种自然规律对他们这个阶级所造成的毁灭性的后果,这时,资本和它的献媚者政治经济学家就大吵大叫起来,说这是违反了‘永恒的’和所谓“神圣的”供求规律。也就是说,就业工人和失业工人之间的任何联合都会破坏这个规律的‘纯粹的’作用。”[7]即像早期的资产阶级政府强行压低工资一样妨碍了劳动力市场的出清。


本文为《经济学的真相——宏观经济学批判》一书第15章“失业与总供给的基础”的第三节。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363页至第364页。
[2]《资本论》第一卷,第734页。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426页至第427页。
[4] 凯恩斯著,高鸿业译,《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重译本),第246页。
[5] 《资本论》第一卷,第772页至第774页。
[6]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352页。
[7] 《资本论》第一卷,第736页至第737页。

发表于 2018-4-17 2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发表于 2018-4-17 20: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手一抖,沙发到手!
发表于 2018-4-18 11: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依据哪儿来的
发表于 2018-4-18 13: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8-4-18 21: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8-4-19 16: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不上有道理
发表于 2018-4-20 18: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8-4-21 13: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8-4-21 20: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18 04:41 , Processed in 0.05284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