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3|回复: 10

谈谈哲学社会科学中的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2 21: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学者之友 于 2017-10-22 21:31 编辑

谈谈哲学社会科学中的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
文        殊


       以往的学术研究都不注重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的研究,有人甚至以为,哲学研究的主要任务就在于研究当下的现实问题,似乎离开了现实问题的研究,就不是思想家了。其实,摆在哲学社会科学面前的问题很多,其中有不少是属于基本概念方面的问题,也有不少是贯穿于社会发展全过程的基本问题(这里的基本问题绝非西方哲学所说的存在与意识、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此外,在社会发展的各个历史阶段都还有大量的现实问题。在理论上说,哲学社会科学方面的基本概念不清,就谈不上基本问题的研究;一些基本问题的来龙去脉及其解决方案不彻底弄清楚,那么由此衍生出来的诸多现实问题就无法讨论。只有基本概念彻底弄清了,基本问题研究透了,现实问题才能迎刃而解。可见,研究哲学社会科学的重点应放在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的研究上,而不该舍本逐末去研究一些具体的现实问题。就哲学研究目前的状况来看,许多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还远远没有弄清,正有待于那些有责任心和使命感的志士仁人去深入研究呢!

       这里,首先要把什么是概念说一说——概念就是对事物本质的各方面科学认识的概括,概念不清就意味着对事物本质认识不清。因此,实事求是地弄清事物概念的确切含义是第一位的。

       传统哲学从来不去系统地研究哲学中的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原因是,以往研究课题的确立基本都是随机的——碰到什么就研究什么,想到什么就研究甚么,或拣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或秉承统治者的旨意,让研究什么就研究什么,且无处不在步前人的后尘。所谓研究也不过是空对空的瞎说一顿。你不妨去人民大学哲学网和中国社会科学网看看,情况是不是如此。——那些研究“中国思想”的专家学者们,不仅个个都在思古人之所思,想古人之所想,就连文章的书写方式也都要模仿古人的表述方式,要把自己妆扮成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样子,结果弄成一句语意确切的人话都不会说,语言能力远不如三岁孩童,令人啼笑皆非,还自以为是正宗的高水平学术论文呢!人类发展到了今天,科学技术高度发达,认识的方方面面,包括对自然界和人类世界的认识水平、认识事物的思想路线、思考和分析问题的思维方式,以及思想理论的表达方式等,都取得了革命性的进步。在此情况下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无视人类的进步,置当代科学于脑后,视古训为国宝的守旧思想以及墨守成规的研究方式,到底要把中国思想引向何方?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哪些是基本概念,哪些是基本问题。由于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较多,这里只能举几个实例来加以说明。愿诸位志士同仁都能举一反三地推及其他。(12145字)

实例㈠   规律和实践的科学定义


       我们知道,自然科学在研究自然界的物质运动时发现,任何物质运动都遵循某种规律,而且通过实验研究揭示了各种物质运动的规律;同时也证实了,任何物质运动的规律都是确定不移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人类社会的运动演变和发展有没有规律可循呢?这个问题就是哲学社会科学面临的基本问题之一。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从讨论人类社会是如何运动演变和发展的;以及人类该如何去做才能使人类社会朝着人类所向往的理想社会的愿景发展;抑或人类什么都不要特意去做,人类社会必定会在人类的日常活动中遵循自己的发展规律朝着自由民主,公平、合理的理想社会一步步发展前进的?

       那么这个基本问题牵涉到哪些基本概念呢?只要不是学术界的老油条(这里是指那些只会按照老套套,墨守成规地研究问题的学者),但凡懂一点科学常识的学者都能看出:涉及的第一个基本概念就是什么叫规律?也就是必须把规律的确切含义彻底弄清。否则就会把事物运动的过程当规律,就会在主观上放弃对事物运动过程的改造,堕入宿命论的泥潭而不可自拔;涉及的第二个基本概念就是什么是实践?人类要完成某项任务、达到某个预定的目标,决不能坐等,即便是坐收渔翁之利,也需要你去收拾残局!或者说,一定要靠脚踏实地地去干,只有实干才能完成任务,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推动某项事业的发展。实干就是实践,就必须彻底弄清“实践”这一概念的确切含义。

       那么,应该到哪里去寻找这些基本概念的含义呢?是靠拍脑袋空想还是到“规律”和“实践”自身的真情实况中去获取呢?这就牵涉到认识事物的思想(认识)路线问题。从当下学术研究的总体情况来看,存在着两条不同的认识路线。一条是以传统的哲学研究,也就是以中国社科院为代表的主观主义的认识路线:——哲学家们普遍认为,人脑具有天赋的认识事物的能力,因此,认识事物不需要通过实践,只要善于观察,善于抓住事物的本质特征,善于发现相关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然后进行深入的思考和分析研究,就可以总结出事物的本质及其运动规律来。凭什么说这是哲学家们认识事物的思想路线呢?其实很简单——只要看看他们仅凭一支笔一张纸,坐在办公桌前,足不出户就可以研究万事万物并撰写出一篇篇学术论文来,就可断定他们确实是这样做的。另一条就是毛泽东所倡导的实事求是的认识路线。毛泽东认为,认识和研究问题,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要在变革现实的实践中,以事物本身的真情实况为根据,来分析研究事物内部各方面的联系,从而总结出事物的本质和运动规律来。由于这条认识路线是毛泽东从生产实践和科学实验中总结出来的,故这条认识路线也反映了广大劳动者和科学工作者在生产实践和科学实验研究中认识事物的普遍方式。(详见《浅析毛泽东的科学认识论》一文)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哲学家和科学家是怎样来定义“规律”和“实践”的。

关于规律


       哲学家对规律的解释是一致的:在事物运动演变过程中,存在于事物之间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联系就是规律。如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律,否定之否定律;人的生老病死,日复一日的昼夜交替,年复一年的四季轮回和花开花落;日月星辰的东起西落,层出不穷的新老交替和新陈代谢;人类社会由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等等都是规律。对于规律的如此定义和描述,这里暂且不予置评。但先要提醒一点: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未必就是规律;规律是必然的,但必然的联系未必就是规律。

       当代科学揭示了各种物质运动的规律,如匀速直线运动的运动学规律S=vt;加速运动的动力学规律F=ma;直流电运动的动力学规律I=V/R;圆周运动的运动学规律x2+y2=r2等等。这些规律既揭示了影响运动的诸因素,也揭示了这些因素对运动的制约作用。比如,加速运动的动力学规律F=ma就揭示了动体m在外力F的作用下,所产生的加速度a与所受外力F成正比,与动体本身的质量m成反比的关系。这些规律也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然而当代科学却只是把这些规律以数学表达式,即以“公式”(之所以称之为公式,即不变之意)的形式展示给了人们,并未从这些规律的表达式中抽象出一个一般定义来。那么,能否依据这些规律本身的实际情况总结出“规律”的科学定义来呢?回答是肯定的。懂一点科学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在S=vt中,S——动体在时间t内所走过的行程,v——动体的运行速度,t——运动持续的时间;这三者都是制约动体匀速直线运动的运动参量(即参变量,亦即影响运动的因素,下同)。在F=ma中,F——动体所受外力,m——动体的质量,a——动体在外力F作用下所产生的加速度(其方向与F的方向一致);这三者都是制约动体加速运动的运动参量。在I=V/R中,I——导体中的电流,V——电源电压,R——导体的电阻;这三者都是制约直流电运动的运动参量。在x2+y2=r2中,r——圆周运动的半径,xy——以圆周运动的圆心为原点的直角坐标系上,圆周运动的轨迹上各迹点的坐标;这三者都是决定圆周运动的运动轨迹的运动参量。其实,科学上的各种运动规律都与此类似,绝无例外。据此我们就可以从这些规律本身的实际情况中总结出规律的一般定义来:规律就是物质运动本身各运动参量之间的必然关系

       那么,规律的这两种解释到底哪一种是正确的呢?当然是科学赋予的定义是正确的。其实,传统哲学所认为的规律不过是运动自身呈现给人们的动态表象而已,或者说不过是运动的过程而已。这些所谓的规律并未揭示影响运动的诸因素及其对运动的制约作用。此外,我们还可以从规律的科学定义中看出规律的另一特征,即所有规律都是不可见的,只能用数学式来表达。而事物运动的过程则都是可见的,即使是肉眼看不见的微观过程和高速运动的过程,也都可以借助于时空放大术来进行观测(空间放大术是指利用放大镜或显微镜来观测,时间放大术是指高速摄影,低速放映;或低速摄影,高速放映。前者适用于超高速运动过程的观测,后者适用于超低速运动过程的观测)。这就是说,在事物运动过程中,一切可见的相互联系都不是规律。只要掌握了事物运动的规律,人类就能驾驭事物的运动,就能改造事物运动的过程,就能使任何一个物体,运动到任何一个目的地。规律必须以运动本身各运动参量之间的必然关系来表述,决不能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的”等与运动和运动本身的运动参量毫不相干的,感发主观感受的评语来表述!

       那么,为什么传统哲学误认为是规律的那些运动过程人类却改变不了,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呢?其实这些过程在理论上说都是可以人为地改变的,只是因为人类尚未完全掌握某些运动的规律,如生命运动的规律,以及人类尚未掌握足够强大的、可以控制的物质力量,以致人类在某些运动面前就显得力不从心、束手无策而已。这里有必要说说,为什么掌握了事物运动的规律就能驾驭事物运动。下面以驾车为例来说说加速运动的动力学规律F=ma的实际应用:

       一辆载人的小车总质量为m;发动机提供推动力F;制动器(刹车)提供制动力-F,制动力的方向始终与推动力相反;方向机(盘)提供车辆拐弯时需要的侧推力。于是,司机就可以利用这条规律来驾驭小车的运行了——需要加速时只要踩一踩油门以增加推动力;需要减速时只要踩一踩刹车以增加阻力;需要拐弯时只要扭一扭方向盘给予一个侧推力。这样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驾着小车到处跑了——就这么简单。那么,为什么扭一扭方向盘,改变前轮轴线的方向就能提供拐弯所需的侧推力呢?道理是这样的:车辆直线前行时,前轮轴线是和后桥平行的,此时车辆受到地面的阻力最小(纯滚动摩擦),发动机提供的推动力就是克服这样的阻力推动小车前行的;当司机转动方向机改变前轮轴线的方向时,前轮所受到的地面阻力就会增大(有了滑动摩擦),增大的阻力沿前轮轴线方向的分力就是车辆拐弯所需的侧推力。当然,推动小车前行和拐弯的力都源自发动机的动力,但并非这个动力本身,而是这个动力克服地面阻力时所产生的反作用力。这就像人在撑船时,人并非在撑船,而是在撑河床,河床通过人的脚对船的反作用力才是真正推动船前行的动力一样——这一点可以从人在撑船时其用力方向总是和船前进的方向相反得到证实。

       上面以加速运动的动力学规律F=ma为例介绍了当代科学所揭示的物质运动的规律是怎样指导人们的社会实践的。而传统哲学所确认的那些规律,却没有一个能指导人类去解决实际问题。其原因就在于它们根本就不是规律。我想,哲学家们明白了这一点后,一定会有醍醐灌顶的感觉而恍然大悟的。除非是一点科学常识都不懂的科盲白痴。

关于实践


       哲学家对“实践”的认识总是从以下三方面来诠释:一是以实践的外观形态来诠释,如实践是人类(能动地改造客观世界)的(物质)活动;二是以实践的功能来诠释,如实践是主客观相互转化的一个环节,是主观过渡到客观的桥梁;三是以他们对实践的切身感受来诠释,如实践是不断把主观意念付诸行动的过程;实践就是修身养性,等等。这些定义早已成为学界的共识。显然,这些都是他们站在各自的主观立场上去观察和体验得到的结论,并以这种主观结论去“诠释”实践,并非是对实践本身的真情实况的概括和总结。因而都是主观主义的,不科学的,不确切的。

       那么,从实践本身的具体情况出发,对各种实践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总结又能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呢?下面我们就通过实例来分析。

       对各种实践进行深入的调查我们就会发现:农民锄地的实践是在农民的制约下锄头与土地之间的相互作用;铁匠打铁的实践是在铁匠的制约下铁锤与烧红的铁块之间的相互作用;人们的打架斗殴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拉车和推磨等生活实践是人与车和磨之间的相互作用等等。由此可得出结论:但凡能称得上实践的都是有人参与的或在人的制约下事物之间的相互作用,绝无例外。这就是从实践本身的真情实况中总结出来的科学定义,绝不会有错。可见,所谓实践,不过是发生在人类世界的,有人类参与的事物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哲学用语罢了。

       由实践的科学定义可知,人类实践有三种基本类型其一是以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为主的实践,包括人们的打架斗殴、教学实践以及战争和社会革命等;其二是以人与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为主的实践,包括拉车、推磨在内的一切生活实践;其三是以物与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为主的实践,包括各种生产实践和科学实验研究等。可见,人类实践涉及人类世界的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几乎无处不在。那么有没有不属于实践的人类活动呢?有的,那就是哲学社会科学家们所从事的所谓研究活动!因为他们从来不和客观事物打交道,从来不和生产实践和科学实验打交道,也从来不和科学理论打交道。他们的研究基本上都是自问自答,自拉自唱,凭各自的智慧和灵感去思考和回答各自感兴趣的问题。这大概就是以往的哲学家所说的“爱智慧”吧,在他们看来,如果能和古代的圣贤对话,那就是鹤立鸡群了。

        既然人的活动有不属于实践的,那么就不能以人的活动来定义实践,这显然就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了。实践只是人类活动的一种。如果说“实践出真知”这句话是对的,那么,这些人就都是哲学社会科学方面的白痴!这话听起来很刺耳,令人难以接受,但却是无可奈何的实话实说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1993109 + 5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21: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者之友 于 2017-10-22 21:48 编辑

人类社会的发展到底有没有规律?


          众所周知,当代科学揭示了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有多种形式,如机械作用,物理作用,化学作用,电磁作用,核子作用等等;同时证实,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这种物质间的相互作用的产物和表现。那么,我们就不难推得这样一个科学结论:上述相互作用同样存在于人类实践之中,人类世界的一切事物都是人类实践的产物和表现。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人类世界的一切确实都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这里又涉及一个基本概念——人类世界。要弄清什么是人类世界,只需要弄清什么是自然物和自然界就行了。因为人类所接触到的,只有自然物和非自然物两类事物。由于辨别自然物和自然界太简单了,故这里无须赘述。由于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在人的自主意识支配下的行为,即使是身不由己的受迫行为,你主观上不屈从(或屈从于环境所迫,或屈从于强权所迫)也决不会发生。即便是下意识行为,也不过是习惯成自然而已。可见,人类社会的发展只决定于人类自身的自主意识。这就是说,人类世界的造物主是人类自己,人的自主意识是决定社会走向的决定性因素。这就是说,人类社会的发展是完全可以人为地控制的,是没有客观规律可循的。那么又是哪些人的自主意识在决定社会的发展呢?显然不是一般的无权之辈。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已无可辩驳的证明了下面这一点:是掌握了统治权的统治集团的意志决定了社会发展的走向——毛泽东时代有毛泽东决定的社会走向,邓小平时代有邓小平决定的社会走向,帝王将相当政的时代有封建主义的社会走向,资本家当政的社会有资本主义的社会走向等等,古今中外绝无例外。这就是毛泽东所指出的,社会革命的核心问题是政权问题。不夺取政权,一切革命者和改革者的理想都无法实现。由此还可以得出一个历史学上的科学结论:任何一个社会的发展史即社会政治体制的沿革所反映的都是该社会历届统治集团的思想史同时也是劳动人民受压迫受剥削的苦难史。任何一种政治体制都是可以通过社会革命或社会改革来改变的!

          至此可以完整地说,社会的发展是由掌握了统治权的统治集团决定的也是可以通过社会革命和社会改革来改变的
人类世界发展演变的惟一动因动力是人类自主意识支配下的社会实践。这一基本事实就称之为人类世界发展演变的实践原理。根据这个实践原理,人类只要掌握了政权和足够强大的物质力量在物质运动的基本原理和规律的指导下就可以通过各种社会实践创造一切改造一切就可以不断征服宇宙逐步成为整个宇宙的主人人类实践的结果还将不断证实这一点。        

实例㈡   到底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人们常问,社会财富到底是谁创造的,到底是谁养活了谁?这个问题是人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必须首先要弄清的问题。因此它也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里的基本问题之一。那么要弄清这个基本问题,涉及的基本概念又有哪些呢?有一点生活常识的人都会知道,首先要弄清楚什么叫劳动。因为谁都知道,社会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只有弄清了什么是劳动,才能知道,哪些人是劳动者,哪些人是不劳而食者,哪些人是剥削者和掠夺者。但关于劳动这个基本概念,却和规律和实践一样,传统哲学从来就不去研究。迄今为止,学界普遍认为,“劳动”这个概念就像秃子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不就是需要费心费力地去从事某项工作的统称嘛,难道这还需要研究吗?于是这个观点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学界的共识。古今中外所有的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们也就都从这个观点出发来研究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于是就有了五花八门的经济理论。我国古代的圣贤孟子,还提出了“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论断来。如此看来,似乎人人都是劳动者了——世上哪有不须费心费力的工作呢?

关于劳动


          那么,劳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同样要从劳动的实际情况中去寻找答案。我们不妨到工厂走走,仔细考察一下劳动生产的全过程,去看看工人们是怎样把一片铁皮冲压成口杯的,是怎样把一团棉絮织成布的,是怎样把一段圆钢车制成一个机械零件的,是怎样把铁矿砂炼制成钢铁的等等。这里,不需要我们去学习复杂的生产工艺和高深的自然科学理论,只需要我们从哲学的角度把我们所看到的实际情况给予抽象和总结。我想,但凡有一点悟性的学者都会从中抽象出这样一些概念来:劳动就是要改变劳动对象自身的形状(如把铁皮冲压成口杯),就是要改变劳动对象自身的织构(如把棉絮纺成纱再织成布),就是要改变劳动对象自身的形状和尺寸(如把圆钢车制成机械零件),就是要改变劳动对象自身的物质组成(如把铁矿砂炼制成钢铁)等等。如果把事物本身的形状、尺寸、物质组成和织构等统称为事物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那么概括起来说就是:所谓劳动就是要改造客观事物(这里主要指自然物和一切半成品)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即使是原始人制作石刀石斧的劳动也不例外。同时也可看出,如果只是把客观事物(如本例中的铁皮、棉絮、圆钢和铁矿砂)搬来搬去,不去改造它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是绝不可能把客观事物改造成有用之物的,也就不可能创造物质财富。故劳动只是实践的一种,并非实践的全部。只有改造客观事物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的实践才是劳动。除此之外的一切实践都不是劳动。按照劳动的这一确切定义,又可引出以下结论:所谓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都只是指劳动过程中的智力和体力付出。一般的实践虽然也要付出智力和体力,但这样的智力和体力付出都不能称之为脑力劳动或体力劳动,如物资储运过程中的智力和体力付出等等。类似实践活动一般就称之为工作。故在我的哲学理论——文殊哲学中,劳动和工作是截然不同的,必须严格区分开。但在传统理论中,却总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以致许多社会问题总也说不清。胡子眉毛一把抓的说法,迎合了不劳而获者的心理需求——他们可以说自己也是自食其力者,并以此来安慰自己,从而获得自欺欺人的心理平衡。

          有了劳动的科学定义,谁是劳动者和物质财富的创造者,谁是不劳而食者就一目了然了。在人类世界,只有直接从事劳动生产的工农业生产者,以及直接为工农业生产服务的辅助生产人员、直接或间接为生产服务的脑力劳动者(如劳动生产活动的组织管理者科技工作者以及科技和劳动技艺的教育工作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劳动者。这些劳动者的统称就是劳动人民。在人类社会,永远是劳动者养活着其他所有的人。由此可得出这样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颠扑不破的真理:劳动人民永远是全社会乃至全人类的衣食父母。如果把劳动者之外的干苦力的穷苦百姓也概括在内,就可统称为劳苦大众。包括统治者在内的其余人等则都是不劳而食者。劳动者理应成为人类社会的主人,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敬。不劳而食者理应报答作为衣食父母的劳动者的养育之恩。然而,古往今来的各种人类社会,却没有一种社会能够公正地善待劳动者,致使绝大多数劳动者反而遭受不劳而食者的歧视、剥削和欺压,甚至迫害。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想,读到这里的网友都会异口同声地说,那是因为统治者和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太无知了。但仔细想想又觉不尽然。就拿笔者本人来说,不过是懂得一点科学皮毛的一介草民,在毛泽东正确的认识路线指导下,都能从客观事实中概括出一些基本概念的科学涵义来,那么对于那些学术大师来说,岂不更是小菜一碟了!可见,只有那些盲目崇拜专家大师的一般的跟屁虫们才可以说是不学无术。但对于那些学术大师来却不能这么说。那么该怎样来评价这些学术大师呢?这还得从他们的实际情况出发来分析: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那些学术大师们都是绝顶聪明悟性极高之人,他们不仅精通历代大师和宗师的经典著作,能够与历代大师和宗师对话,还能凭借自己高度发达的智慧从经典著作的字里行间揣摩出历代大师和宗师的思想脉络,真正做到张志伟教授(人民大学人文学院原副院长)所说的“思古人之所思,想古人之所想”(见2003年11月13日央视10频道《百家讲坛》播出的学术报告《智慧的痛苦》)。正是凭借历代大师们的智慧和努力,我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儒学、道学和易学——才得以一代代传承下来。这不仅使我们能领略先贤们的苦衷,同时也使先贤们孜孜不倦地探索未知的精神得以传承和发扬光大。

          其次,我们也已看到,他们知识渊博,博古通今。这一点从他们每一篇著述的夹注或附识就可以看出,他们说话行文总是旁征博引,能罗列出那么多的参考书目来。他们唯一的缺憾就是,只懂得两眼死死地盯住古代的圣贤,而无视人类的进步和当代科学。这一点也可以从他们开列的参考书目看出来——他们从来不引用已知的科学知识来说明他们论点的正确。故在他们心目中,圣经、佛经、柯兰经等宗教文化以及科学和民主思想等都是外来文化。只有儒、道、易等国学才是中华民族正宗的传统文化;只有儒、道、易等国学才是治国之本,即所谓的“西学为用,国学为体”。而把源自三大革命实践的哲学社会科学理论一概贬之为“民哲”不屑一顾。在这方面中国思想论坛也表现得尤为突出。在该论坛看来,所谓中国思想只是指儒、道、易学。在该论坛的核心版区——“思想”版区,凡儒、道、易学者则授予超级版主的头衔和最充分的发言权。而非儒、道、易学者,则被剥夺了独立发言权。他们这样做很不好,也有违论坛的主旨。

          第三,既然国学是治国之本,那么这些大师所学就必然是为治国服务的,也就是为统治者效劳的。他们一方面为国学中的忠君爱国思想所驱动,同时也是他们自身的利益所在——他们的大师头衔、在学界乃至政界的话语权和丰厚的薪金待遇等都是拜统治者所赐。故历代的国学大师都是统治者的御用文人。这就是对国学大师的理论定位。指望那些人来为劳苦大众说话、搞社会主义那不是缘木求鱼痴心妄想嘛!历史上的统治者都是依靠权术和骗术来维持他们的统治的。那么那些御用文人所能起的作用,也就可想而知了。

          “劳动”概念科学含义的揭示也使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当代科学能够指导人类的生产劳动,而传统哲学却毫无用处。那么其原因何在呢?原来,当代科学的一切实验研究都是为了:彻底弄清事物本身的物质组成和结构(在科学理论中就是事物本身的化学分子式和结构式,比如水的分子式就是H2O,食盐的分子式就是NaCl,等等),即事物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也就是事物的本质;⑵彻底弄清各种物质运动本身的各运动参量之间的必然关系,即事物运动的规律;⑶彻底弄清如何才能改变事物本身的物质组成和结构,如何才能改变事物运动的方式,即彻底弄清事物运动演变的基本原理和规律。总起来说就是彻底弄清事物本身的各种质和量的关系以及改变事物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的原理和方法。而劳动生产正是要改造事物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故科学技术所研究的正是劳动生产所需要的。而传统哲学却从来不去研究事物本身的质和量的关系,总是在分立事物之间的外部联系,即逻辑关系上反反复复地循环论证。

          劳动的科学定义其实也是“改造世界”这一概念的科学定义。因此,在毛泽东的科学认识论指导下,大力发展科技和教育,不仅是发展生产力的最有效措施,而且也是人类改造世界(包括自然界和人类世界)的必经之路。舍此别无他途。

          对于谋求全人类的彻底解放的革命者来说,对劳动的科学认识,就成为确保他们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和坚定的政治立场的理论基石。革命者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绝非一般的宗教信仰,而是建立在对劳动的科学认识基础之上的,是对客观事实的确认。而一般的宗教信仰则完全是主观的,即所谓“信则有,不信则无”,完全是一种虚构的说教。这就是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政治观点与宗教信仰之间的根本区别。可见,把坚定的政治立场和正确的政治观点说成是政治信仰是完全错误的。

          那么,在不劳而食者中哪些人是掠夺者和剥削者呢?这就又牵扯出“掠夺”和“剥削”这两个基本概念来。

关于掠夺和剥削


          “掠夺”这个概念很容易理解,即利用强制手段把别人的财物攫为己有的行为就谓之掠夺,如明火执仗的打劫和明知理亏的偷窃等。一般说来,这不会有歧义。但“剥削”这一概念,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尤其是在我国,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干扰,也就谁都说不清了。其实,剥削的实例人们随时随地都能看到、碰到,只是熟视无睹罢了。而那些绝顶聪明的国学大师们则只相信古人所说的是正确的;凭自己的聪明才智想到的才是正确的,根本想不到要从剥削活动的实际情况中概括总结出掠夺和剥削的确切含义来。

          其实,古今中外的剥削都只发生在商品交易过程中,别无他途。商家为了赚钱,总要费尽心机地想出各种借口,如物以稀为贵啦,进货渠道不同,流通环节多啦,货色比同类商品好且成本也高啦等等,使卖出价远高于买入价。这就使每一笔交易都成为不等价交易。此外,以次充好、投机倒把、假冒伪劣、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也成为不法商人的专利。商家就是通过这种不等价交易剥削了所有的消费者,而他们自己则在这种交易过程中敛了财。财敛得多了就会成为资本家,——把一切商务包括商品生产等事宜都交由雇员承办,自己则成为专属领地的统治者。故所有资本家都是商业资本家。所谓工业资本家,不过是有自己的商品生产基地的商业资本家而已。我们知道,商人是从来不从事生产劳动的,尤其是那些坐商。他们在经商过程中虽然也要付出智力和体力,但这种付出并非在创造物质财富,而是为了敛更多的财。故我国自古就有“无商不奸,无奸不商”之说,自古就有重农轻商的思想。然而那些国学大师们却仍在鼓吹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谬论,把经商致富也视之为取之有道,就连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不能例外,在改革开放初期,甚至提出了“无商不富”的口号来。于是就出现了“十亿人民九亿商”,纷纷弃农、弃工甚至弃政从商的不务正业的怪现象。

          至此,我们又明白了什么是剥削,明白了剥削离不开商品经济,明白了商人和资本家才是通货膨胀的始作俑者。其实,利润源自剥削,源自商品交换中的不等价交易,这是每个商人和资本家都心知肚明的。这正是当今资本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要联合起来推行世界经济一体化(实质是世界市场一体化),使这个统一的世界市场成为所有剥削者联合起来剥削全人类的利益均沾的“狩猎场”的根本原因。同时也使人们明白了,只有彻底取缔了商品交易才能从根本上消灭剥削。这就意味着必须彻底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实行生产资料的社会共有制,严禁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买卖行为,彻底实行按劳分配的原则,要像毛泽东时代那样,把一切商店都变成按劳分配的实物兑换所

          “劳动”这一概念的科学含义的揭示,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它意味着哲学社会科学从此将步入一个全新的科学时代。

          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里的基本问题和基本概念还有不少,这里不一一介绍。详情请参阅文殊哲学的相关篇章。总之,把那些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彻底弄清,是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必要前提。任何一个革命领袖、社会革命家、社会改革家、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不管他做出了多么巨大的历史功绩,在人们心目中有多么伟大,在他把人类社会的那些基本问题和基本概念彻底弄清之前,都不可能把人类社会的发展引向正确的方向!

录:北大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教授的无奈


          “我曾经很乐观,认为用十年时间,北大一定能成为儒学研究的重镇,但现在我不这么看了,因为大环境太差……北大文史哲学科全部的投入不到光华经济管理学院的1/4。另外,自愿进入这个领域的学生很少,现在很多年轻人的愿望是做一个公务员,这个我完全不可想象。”

        


          杜维明教授不明白,我国的国学以及古今中外的传统哲学跟当代科学是格格不入的。他所说的情况正是国学和传统哲学走向没落的表现。国学和传统哲学讨论的是事物的外在形态和外部联系,当代科学讨论的则是事物本身的,也就是事物内在的质和量的关系,而且揭示了事物之间的真正的内在联系,即由不同事物之间的化学反应式所表述的关系。比如,水与氢和氧之间的内在联系就被精确地表述为2H2+O2=2H2O,食盐与氯和钠之间的内在联系就被精确地表述为Na+Cl=NaCl,等等。因此,依据毛泽东的科学认识论结合当代科学所揭示的物质运动的基本原理和规律来研究人类世界所创立起来的全新的哲学社会科学就完全可以取代不科学的国学和传统哲学。越来越多的学者已经或正在觉悟到这一点。

          一个以毛泽东科学认识论为指导的,由文殊哲学所开启的,运用当代科学所揭示的物质运动的基本原理和规律来全面研究哲学社会科学的崭新时代已经到来!
发表于 2017-10-22 21: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21: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徐,在此又与你幸会了。太好了!
发表于 2017-10-22 22: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者之友 发表于 2017-10-22 21:51
小徐,在此又与你幸会了。太好了!

文老好~~
发表于 2017-10-22 22: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者之友 发表于 2017-10-22 21:51
小徐,在此又与你幸会了。太好了!

这里是正宗的人大经济论坛,这里发言方便,顺畅,页面也简洁大方,


文老有空了,休闲之余,休息之余,请多来看看,多来发言。
发表于 2017-10-22 22: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者之友 发表于 2017-10-22 21:51
小徐,在此又与你幸会了。太好了!


时间不早了,我过会就下了,


文老请早点休息安歇~~
发表于 2017-10-22 22: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者之友 发表于 2017-10-22 21:51
小徐,在此又与你幸会了。太好了!

文老晚安~~回见~~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09: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1993109 发表于 2017-10-22 22:27
文老晚安~~回见~~

谢谢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20 15:34 , Processed in 0.05762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