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7|回复: 1

2017年第56期 中心主任逄锦聚教授发表重要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9 18: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xg960305 于 2017-9-29 18:32 编辑

2017年第56  总第276
中心办公室                                                                                2017年6月29日

中心主任逄锦聚教授发表重要文章

       “中心”主任逄锦聚教授在2017年第3期《政治经济学评论》发表重要文章,文题为《<资本论>的体系结构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结构的关系》。

       逄锦聚指出,《资本论》构建体系结构的方法论是我们今天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指导。《资本论》的体系结构可以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构建提出重要的借鉴。这又是一个定位,是借鉴并不是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构建重在创新,不能照抄照搬。

      有两个概念可以区分一下。一个概念是马克思的《资本论》,这是马克思花了毕生精力所完成的鸿篇巨著。我们说《资本论》是马克思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经典中的经典,它实现了政治经济学的革命,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立。还有一个概念就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这就是马克思花了毕生经历研究的政治经济学,《资本论》是集大成。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著作不限于《资本论》。在《哲学的贫困》里面的政治经济学思想,《共产党宣言》里的政治经济学思想等等,都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所以,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跟《资本论》重合,但是比《资本论》更宽一些。还有一个概念,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更宽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包括马克思创立的政治经济学,也包括后人继承的,比如列宁的经济思想、毛泽东的经济思想,这些都属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还有《资本论》,这是几个概念是需要分开的。

      《资本论》的体系结构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体系结构不是一回事。关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体系结构,马克思说他研究政治经济学是有顺序的:资本、雇佣劳动、土地私有制、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马克思设立了从1843年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一直到1883年他逝世为止的宏伟计划,但是这个计划并没有实现,壮志未酬。实际上,马克思在世的时候,除了刚才说的很多经济学著作之外,他完成了《资本论》。《资本论》完成以后,马克思在世的时候只出版了第一卷,第二、三卷是马克思逝世以后由恩格斯帮助整理出版的。所以,后面理论史部分,现在我们通常理解的第四卷,那是考茨基整理出版的。第四卷后来在苏联正式出版,苏联第一个把它纳入《资本论》的序卷。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结构是六册结构,马克思《资本论》的结构,是马克思1866年亲自认定的。所以,《资本论》的结构主要是这四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结构是那六册。这两个结构对我们构建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是有借鉴作用的。

      我们不能从《资本论》的结构中演绎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结构,而要创新。这个创新不是凭空的,我们要在继承马克思的基础上,在借鉴人类文明成果的基础上,特别是在总结中国的实践经验和理论进展的基础上构建我们的结构,所以简单去照抄《资本论》的结构我估计不是我们今天要提倡的。我们要提倡创新,但是不排除模拟、借鉴、吸取《资本论》体系结构中有益的东西,也不排除集成马克思《资本论》的体系结构。

      我们曾经学习也模拟《资本论》的结构,但是我个人觉得,今天的政治经济学要招抄《资本论》的结构可能有一定的局限性,有一定的困难,怎么办?那就在方法论上以马克思构建理论体系的方法论作为指导。这个就不是借鉴,而是指导,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对构建理论体系和表述体系的方法论讲得淋漓尽致。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结构和马克思《资本论》的结构可以发现,研究目的是主要的,研究目的是决定理论体系结构最深的东西,研究目的决定了研究对象,研究目的和研究对象决定了研究内容,研究目的、研究对象、研究内容决定了体系结构。有了马克思《资本论》和政治经济学体系结构的指导,有了逻辑、研究目的、研究对象、研究内容、理论体系、话语体系,所以既有了方法论的指导又有了逻辑体系,我觉得就可以为我们今天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奠定一个十分坚实的基础。

      逄锦聚教授认为,今天我们中国经济的实践、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的实践提供了足够的实践基础。我们已有的理论为我们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提供了足够的理论基础。所以,内容有了、材料有了,现在就靠我们在座的诸位怎么加工,怎么建立起一个严谨、科学的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所有的内容、所有的理论都还在发展中。

      逄锦聚教授认为,我们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不能从商品讲起、剩余价值讲起。我们研究目的最主要的是要研究生产方式及其与之相应的生产关系、交换关系,这也是社会主义发展规律。我们的研究目的是要完善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最后满足人民需要,实现人民幸福,实现每个人的发展。由这个目的决定我们的研究对象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及其与之相对应的生产关系、交换关系,最后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运动规律。这个运动规律既是中国特色的,又具有一般性,既对中国的实践有指导意义,也对全世界有指导借鉴意义。研究对象决定了我们的研究内容,不仅要研究我们为什么选择了社会主义,还要研究我们如何完善发展社会主义。我们一定要研究生产发展、生产力发展。从企业角度、个人角度、家庭角度研究也好,从地区结构、经济结构、宏观结构研究也好,一定要研究经济发展,一定要研究对外关系,一定要把我们的经济放在世界经济中研究。从这些理论考虑我们的体系结构就可以水到渠成。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问题,一以贯之的主线就是发展完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促进解放生产力的发展,满足人民的需要,实现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实现人民幸福。这大概就是主线。有了主线,又有了对象,有了目的,在《资本论》方法论的指导下借鉴它的方法,吸取人类其他经济学的文明成果,我们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一定会实现一个新的飞跃。


报:中心理事会、学术委员会,教育部“2011计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教育部社科司、南开大学党委、中心各协同单位

  送:南开大学党委宣传部、战略发展部、社科处,各专业学院、研究单位,

      中心各团队首席专家、研究人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办公室

2017年6月29日印发






发表于 2017-11-28 08: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20 02:56 , Processed in 0.04154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