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资本、权力与空间:“空间的生产”解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4 关于空间的生产(Ⅰ)的小结

上述资本的三重循环对空间的生产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促进了城市空间的扩张和城市化进程。长期以来(尤其是全球化时期),城市在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中的特殊性(同时作为生产空间和消费空间)使其成为资本主义生存的必需。因此,加快城市化进程、吸纳农村的劳动力和生产资料(以土地为最重要的代表),由此创造有效需求和扩大再生产,这在本质上也是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去“进化”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是马克思指出的资本主义不断扩张本质的一种现实表现[7]。二是加快了城市内部空间的更新过程。城市建成环境的交换价值固化在其使用价值之中,一旦使用价值过时,其交换价值也会贬值。随着时间推移,资本对更高的生产率、更短的循环周期、更高的利润率的追求加速了原有固定资本的贬值。此时,资本就会通过绅士化运动、大规模城市更新等方式将衰败的城市建成环境(即原有固定资本)销毁,从而激活新的资本循环过程。三是资本追求剩余价值的本质造成地区、城市间、城市内部空间的不平衡发展。在全球层面造成了新国际劳动地域分工中的不平等问题;在区域和城市层面则形成了城乡发展差异、地区发展差异、城市内部的空间资源分配不平等(如高档住宅产生的市区与郊区以及贫富社区的空间隔离)等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4 权力与空间:空间的生产(Ⅱ)———政治—制度空间的生产

在全球化时期,世界既处于“地点空间”中,也处于“流的空间”中。资本、信息、技术在全球流动,为了争取这些生产要素在本地停留,国家和地方尽可能地为资本循环创造优越的运行条件。但在另一方面,地方的或区域的生产网络也不是漂浮在毫无地点性的“虚空”中,而是深深地扎根于地方/ 区域的制度环境、政治环境和文化环境之中,受到其影响和制约。因此,为了克服空间距离摩擦、制度摩擦和其他社会文化摩擦,资本常常希望取得地方权力的帮助。在空间的生产(Ⅰ)中,我们已经看到权力在帮助资本维持稳定的生产关系方面的调节作用及其对具体的城市建成环境的生产;在此要讨论的是,权力为了使地方更好地融入全球生产网络而进行的另一种形态的空间———抽象的政治制度空间———的生产过程,本文称之为“空间的生产(Ⅱ)”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4.1 城市层面的形象塑造与制度空间生产

全球化时期,站在顶层的全球城市和国际化城市希望维持和加强自身的优势;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城市希望提升国际竞争力;而那些在“去工业化”浪潮中衰退的老工业城市则急于改变形象、以新的角色和身份融入全球经济。因此,越来越多的城市致力于塑造这样的城市形象:一个“正面的”、“积极的” 、 “活力四射的”,对于全球经济体系“不可或缺的”地点空间,以增强城市在“流的空间”中的竞争力,获得潜在买家(游客、移民、工厂、公司总部或者投资者)的青睐。城市政府所采取的战略性手段包括城市品牌建设(city branding)、城市营销(city marketing)、城市推广(city promotion) 等,具体实践中常用的有7 种营销模式:贸易展会(使用频率为71%)、商务论坛(45%)、媒体宣传(45%)、文化和体育活动(40%)、网络宣传(35%)、定向直接推广(15%),以及路演和游学(15%)等③。其中举办重大政治经济活动、体育赛事和节庆会展等“大事件”的营销方式由于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城市的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成为城市政府的重要战略工具。在塑造城市形象的同时,城市政府勾勒出了一个概念化的空间想象,即Lefebvre所说的“空间的表征”,因此可以认为塑造城市形象是空间的生产(Ⅱ)的一种形式。

城市层面上空间的生产(Ⅱ)的另一种形式是政策特区的设立,典型的如自由港区。自由港区是指各国和地区在对外经济交流活动中,划出一块特定的 、采取更加开放的特殊政策和措施的自由经济区域。按自由港区设置的目的与功能可分为4 种类型:①贸易型,包括自由港、自由贸易区、自由边境区 、自由关税区、保税仓库和对外贸易区等;②工贸结合型,基本形式为出口加工区,还有自由工业区、投资促进区、自由出口区等;③综合型,如香港和新加坡;④科技型,如科学工业园。我国在改革开放后设立的实行国家特定优惠政策的各类开发区,如经济技术开发区、保税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家旅游度假区等,以及近年来流行的文化创意产业园、科技孵化园、大学城等,也都属于政策特区的范畴。政策特区由于为资本循环提供特殊的、更为优越的运行条件而成为吸引投资的重要载体,同时其本身也成为一个与外界不同的特殊制度空间。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4.2 区域层面的尺度重组与治理重构

资本主义为了追求剩余价值的最大化,必须在尽可能广阔的空间中铲除阻碍其流动的限制,进而加速生产与消费、缩短运行周期,为此资本必须跨越城市和区域的边界。在区域尺度上,随着全球性生产网络在区域内形成本地化活动集群,区域内的社会—经济联系越来越密切,逐渐形成了一体化的社会—经济空间,这个新的社会—经济空间跨越了现有行政边界,以跨界的区域(cross-border region) [14]、拓展的都市区(extended metropolitan region) [15]等空间形式表现出来。在中国,最常见的则是以大都市带、都市圈、城镇群等名义命名的各种城镇群体空间,以及一些跨界的城市增长案例[16]。为重新获得对这些新的、跨行政区域的社会—经济空间的控制,各方治理力量构建起新的管治层级,同时也意味着生产出了新的制度空间。以长江三角洲为例,在参与全球化经济过程中,长三角城市之间形成了密切的职能分工与合作,造就了该地区密集的经济社会联系,使其成为一个特定的社会—经济空间单元,即一个新的地理尺度(scale) [17]。而为了控制和协调在这个尺度上发生的生产、生活活动,一些新的治理结构也正在形成和发展,如长三角经济协调联合会、长三角市长联席会议等。这是一个不同于原有政府科层式管理体系的新的管治层级,它构成了一个非正式的、没有固定疆界的政治—制度空间[1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4.3 大都市区的行政区划调整

在现行的广域型市制和“市管县”体制下,我国还存在着一种特殊的空间的生产现象,就是介于城市和区域层面之间的大都市区的行政区划调整。在我国大都市区④,中心城市和下属县(或县级市)之间同样存在着面向全球资本的激烈竞争,同时由于空间毗邻,两者在争夺城市发展空间、基础设施重复建设等方面的矛盾和冲突更加剧烈,以致大都市区内部的协调发展和一体化要求甚至比区域尺度更迫切。但由于表面上市与县(市)之间已经存在行政隶属关系,无法像在区域尺度上一样构建体制外的区域协调性组织,因此大都市区的协调发展只能通过行政区划调整在现有行政管理体制范围内寻求冲突的解决办法。典型的做法如撤县(市)设区,据统计从1983 年至2011 年29 年间,共有61 个地级及地级以上城市撤并掉了106 个县或县级市,新设立113 个市辖区⑤。通过将原县(市)的地域范围转化为市辖区,中心城市政府塑造了一个正式的、边界清晰的新制度空间。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4.4 关于空间的生产(Ⅱ)的小结

理解空间的生产(Ⅱ)的关键在于从社会—空间辩证统一的角度理解空间概念。空间的生产(Ⅰ)所生产的空间是具象的、物质环境的(但它也是社会地生产出来的,是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产物,因而具有社会性和政治性)。而空间的生产(Ⅱ)所创造的空间是抽象的、非物质形态的,它区别于其他空间的特征是它具有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或意识形态方面的独特属性。空间的生产(Ⅱ)塑造的政治—制度空间虽然是非物质形态的,但却可以约束或促进资本和市场的活动,从而间接作用于具象的空间的生产(Ⅰ)。如开发区提供的优惠政策吸引了大量资本和劳动力前来从事生产活动而形成了生产空间;又如城中村、待拆迁地区形成了独特的政治—制度小环境后,对违法建房等物质空间生产行为的影响。除了由权力生产的政治—制度空间,还有其他非物质形态的空间的生产,如基于文化传统、生活习惯、社会风俗等而形成的地缘空间、基于宗教信仰而形成的宗教空间等,由于本文以资本和权力为主要分析对象,在此不再展开。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5 结语:资本、权力与空间—“空间的生产”解析

Lefebvre 的学生苏贾(E Soja) 认为,空间关系和社会关系(包括政治制度) 来源于生产方式这同一个源头,是“辩证地不可分离的”,“各种社会关系与各种空间关系具有辩证的交互作用,并且相互依存;社会的各种生产关系既能形成空间,又受制于空间”[19]。从对空间的生产(Ⅰ) 与(Ⅱ)的分析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全球化时期的生产方式从根本上决定了城市空间产生和演化的动力机制。作为空间的生产主要动力的资本和权力分别展现了不同的作用对象 、形式及效果:当资本生产出新的社会—经济空间后,引起了权力对新空间上政治制度的重新组织;随后,新生成的政治制度又反作用于资本生产活动 ,从而引发新一轮的空间的生产。这两个过程相互影响,在相互作用和不断冲突中交织演进。可见,空间具有双重性质,它同时是社会实践和社会关系的结果、具体化和产物,也是其中介、前提和生产者[19]。空间的生产理论提供了一个分析城市与区域空间重构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视角。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地理工作者,我们必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分析视角和政治观点仍然是敏锐的、而且当前依然适用的关于当今全球资本主义地理动力的有力洞见[3]。对空间的生产理论及其相关实践案例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认识资本、权力与空间之间的互动关系,从而在本质上理解全球化时代城市空间的演化机制与过程,并用于指导我国城市与区域空间生产的实践。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21: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人文地理》,2012年第2期。

资本_权力与空间_空间的生产_解析_殷洁.pdf

337.42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8 23:00 , Processed in 0.03533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