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新经济”的危机与以人为本的生产模式———罗伯特·博耶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解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23: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 博耶的上述两条论证线索其实是很脆弱的。在消费结构转型方面, 尽管他以美国为例提供了一定的事实根据, 但他在理论逻辑上并没有回答为什么当人们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 政府的公共支出必然会倾向于公共教育及医疗卫生事业? 在技术革新方面, 他既没有回答为什么工业生产中的技术革新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同时, 必然会降低人们的工作时间及增加人们的休闲时间, 而不是被资本家用来获取更多的剩余价值? 他也没有回答为什么医疗方面的技术革新必然会使一般的民众受益, 而不会出现穷人因没钱而看不病的情况? 这都是由于博耶的阐述思想中缺乏一条生产关系的理论线索所导致的。作为一名法国调节学派的重要成员, 博耶的思路中应该是不缺少“调节” 的线索的。事实上,在我看来, 他之所以坚信在“新经济”发生危机之后, 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必然会发展到以人为本的生产模式, 当人们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 资本主义政府的公共支出必然会转向公共教育及公共卫生等领域, 技术革新必然会带来人们工作时间的减少以及人们对生产的期望值的增强,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资本主义社会进行自我调节的结果。只不过跟法国调节学派的创始人米歇尔·阿格里塔(Michel Aglietta)相比, 博耶对这种调节机制本身的说明真的是太薄弱了。在《经济增长的未来》一书中, 他只是简单地提到了国家在这种调节机制中所起的作用, 认为“国家有责任承担在健康、教育(以及养老金)方面的大部分投资” ⑩ 。而且, 即使在讲到这一观点的时候, 博耶实际上也已经意识到了要求政府做到这一点是很困难的, 因为对于政治家来说, 他们最关心的是对公共财政的控制而不是花费。这样一来, 我们就更能够清晰地看出, 博耶对社会自我调节的力量过于信任了。而一旦把这种自我调节的力量上升到不需要加以论证的先验前提的层次, 那么, 由此而构建出来的理论恐怕离乌托邦也不会太远了。

也许有人会说, 对博耶上述论证思路的评价是不公正的, 因为马克思也曾从技术革新所推动的机器体系的发展的角度, 来论证随着必要劳动时间的减少, 人的个性将得到自由的发展。为什么马克思的这种思路被界定为历史唯物主义的思路, 而博耶与此相类似的思路却被认为具有乌托邦性质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 不过, 我们需要对此做具体的分析。马克思在《1857 -1858 年经济学手稿》的第二篇“资本的流通过程”中, 的确说过:“现今财富的基础是盗窃他人的劳动时间, 这同新发展起来的由大工业本身创造的基础相比, 显得太可怜了。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 劳动时间就不再是, 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 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价值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一般财富发展的条件, 同样, 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发展的条件。于是, 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溃, 直接的物质生产过程本身也就摆脱了贫困和对立的形式。个性得到自由发展, 因此, 并不是为了获得剩余劳动而缩减必要劳动时间, 而是直接把社会必要劳动缩减到最低限度, 那时, 与此相适应, 由于给所有的人腾出了时间和创造了手段,个人会在艺术、科学等等方面得到发展。” 1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23: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问题是, 马克思的这种表述是否就是他论证资本主义所有制必然被自由人的联合体所取代的逻辑线索呢? 我以为不是。马克思在此处与博耶的一个最大区别就在于, 他并没有说只要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 那么, 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自然而然地得以崩溃, 马克思的思路中并没有社会发展是建立在社会自我调节之基础上的观点。实际上, 马克思的上述表述只是对某种历史结果的描述, 而不是对导致这种结果的逻辑线索的阐释。因为, 紧接着上述引文, 马克思就说:“资本本身是处于过程中的矛盾,因为它竭力把劳动时间缩减到最低限度, 另一方面又使劳动时间成为财富的唯一尺度和源泉 。因此, 资本缩减必要劳动时间形式的劳动时间, 以便增加剩余劳动时间形式的劳动时间;因此, 越来越使剩余劳动时间成为必要劳动时间的条件———生死攸关的问题。” 12可见, 马克思并没有单纯到相信由大工业所推动的机器体系的发展自然而然会导致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方式的崩溃, 他在这里面是加进了一条生产关系的理论线索的。在现实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 机器体系的发展的确能带来必要劳动时间的减少, 但并不自然而然地带来自由时间的增多, 它所带来的只是剩余劳动时间的增多。正因为如此, 资本主义制度的崩溃并不简单地源自于技术革新方面的原因, 而是源自于由这种技术革新所推动的生产力与现有的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 “生产力和社会关系……是炸毁这个基地的和物质条件” 13 。

当然, 如果把上述那段引文单独地拿出来看,那么, 我也承认, 马克思在此处的表述的确有不严谨之处。我以为, 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在于:马克思的整个《1857 -1858 年经济学手稿》是严格按照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论来写作的, 不管是最初的“货币章” , 还是“资本章”中的“资本的生产过程”篇或“资本的流通过程”篇, 马克思都是按照其阐述逻辑推进到的那个理论层面所展开的内容, 来进行自己的话语言说的。严格地说, 只是到了“资本章”的第三篇即“ 资本作为结果实的东西……”篇中,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必然灭亡的论证才是最到位的, 因为, 这一篇的内容在马克思的阐述逻辑中才是对应于最“具体” 的资本主义经济过程的。事实也是如此, 在这一篇中,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必然灭亡的论证显然要严谨得多, 他不仅科学地阐述了一般利润率下降的规律, “这从每一方面来说都是现代政治经济学的最重要的规律, 是理解最困难的关系的最本质的规律。从历史的观点来看, 这是最重要的规律。这一规律虽然十分简单, 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理解, 更没有被自觉地表述出来。” 14而且还明确地指出“用暴力消灭资本… …这是忠告资本退位并让位于更高级的社会生产状态的最令人信服的形式” 15 。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23: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前面所引的“资本的流通过程”篇中的那段引文相比, 马克思此处的论述显然更明确地围绕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的线索来加以展开, 而不是简单地指认只要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 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方式便会崩溃。我以为, 在前面所引的那段引文中马克思之所以会那样说, 那是因为他当时的理论阐述只是推进到“资本的流通过程” 的层面, 还没有推进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的理论层面, 而且他只是在谈到“固定资本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问题时说上述那段话的。因此, 马克思只能根据当时的理论阐述已经展开的内容来言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崩溃问题, 他还不可能把只是在第三篇中才出现的、通过一般利润率下降规律来构建起来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的阐述逻辑拉到前面来加以运用, 这便是他在此处只能对历史过程的结果作简单的描述, 而不能对这一过程的内在逻辑作详细的阐释的原因。正因为如此, 我们在面对这一文本时, 切不可把它在表面上所呈现出来的、从机器体系的发展来推导出资本主义制度的灭亡的思路, 界定为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思路, 更不可把它与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逻辑混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23: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南京社会科学》,2009年第4期。

_新经济_的危机与以人为本的生产_省略_罗伯特_博耶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解读_唐正东.pdf

241.69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20 15:31 , Processed in 0.03599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