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从全球资本主义到世界社会主义———萨米尔·阿明思想评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之,作为活跃在亚非地区的左翼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阿明尤为关切世界经济体系的外围国家和地区的命运,自觉从外围国家和地区的视角,结合丰富的历史资料和现实的反抗运动,重新审视资本全球化的进程及其影响,批判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和欧洲中心论。阿明力图通过坚持和拓展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批判和替代资本主义的观点,深入思考全球化资本主义的历史、现状和未来,形成了独具地区特色和时代特征的“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努力将自己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认识运用于当代资本主义批判和新的阐释,推动了当代国际范围内反抗资本主义的社会运动。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阿明思想的偏颇之处

20 世纪中叶以来,阿明以其鲜明而坚定地拥护马克思主义的立场、独具一格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和坚持不懈的社会参与精神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与此同时 ,对阿明著作和观点的批评声音也不绝于耳。早在20 世纪70 年代,苏联科学院的鲁宾施坦等人就合写文章《评萨米尔·阿明的若干论点》,批评阿明关于现代资本主义体系内部的不平衡发展实质以及由此而引出的社会主义变革策略等观点,还与阿明展开了论战。此后,有很多学者对阿明的“依附论” “贡赋社会”和资本积累理论等提出了批评。我们也认为,阿明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一些看法和结论的确存在偏颇之处,需要认真辨析。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1. 以实证主义裁剪马克思主义

从整体上看,阿明虽然批判了实证主义的科学观,但却没有跳出实证主义科学观的藩篱,更没有准确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在阿明看来,一旦将社会学科理解为自然科学那样的科学,就意味着人类能像控制自然那样对社会进行管理,从而摧毁人类的自由。所以,他反对将历史唯物主义等同于社会科学,甚至拒斥“社会科学”的提法。阿明的确认识到实证主义的科学观与启蒙时期以来的现代性观念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之间的内在一致性,但是他仍然站在实证主义的立场上来理解科学,并由此完全否定“社会科学”概念,主张以“社会理论”或“社会思潮”的概念取而代之。这正是以实证主义来剪裁社会科学,必然会导致对马克思主义科学性的误解。

众所周知,实证主义是19 世纪受近代自然科学巨大成就的影响而出现的社会理论和哲学思想,法国哲学家孔德最早阐明了实证主义的基本原则。孔德认为,观察和实验事实是一切科学知识的唯一来源、基础和界限,科学以观察到的事实为出发点,通过发现规律,或提出能够接受经验检验的假说,对事实作出有效的解释。他还认为社会同自然没有本质的区别,主张运用实证原则研究动态的社会变迁和静态的社会结构,以重构社会秩序、推动社会进步 。孔德之后的实证主义哲学家明确提出“拒斥形而上学”的口号,不讨论经验之外客观事物的存在,以是否能被经验证实或证伪作为区分科学与非科学、有意义与无意义的标准。这实际上是把自然科学视为一切科学的范例,把自然科学所具有的客观性、经验证实性和严密的逻辑形式等特点视为判别一切理论或知识体系是否科学的尺度了。在西方科学哲学的发展过程中,实证主义由于脱离科学实践的历史,片面强调科学的逻辑形式的意义,后来受到以库恩的范式理论为代表的科学历史主义的诘难。而早在19 世纪,马克思就对孔德的实证科学观提出过批评。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既以观察和实验为基础 ,又离不开对经验材料的思辨考察。一方面,马克思指出: “科学是经验的科学,科学就在于把理性方法运用于感性材料。归纳、分析、比较、观察和实验是理性方法的主要条件。”① 另一方面,马克思在分析经济形式时主张用“抽象力”来代替“显微镜”和“化学试剂”②,强调辩证法对于整理材料、建构理论的作用。因此,马克思主义对科学的理解既是唯物的、经验的,又是辩证的、批判的。不仅如此,马克思主义还主张从现实的人的对象性的感性实践活动出发理解科学的对象,将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类精神当作感性对象性活动的内在环节,深入探究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辩证发展的内在法则,并以实践作为检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而阿明固守实证主义的“科学观”,并以此来理解和评价马克思主义,显然难以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无法运用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观点来理解和说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贡献、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得失和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的功过等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2. 否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方法论上的发展

阿明在肯定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分析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异化,从而转向了更为广阔的社会领域的同时,认为“分析资本主义经济的马克思传统并没有什么发展,它的方法和经济决定论的方法近似,尤其是对问题的界定方面”③。这无疑抹杀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思想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传统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早在1859 年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所写的序言中,恩格斯就揭示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恩格斯指出,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是无产阶级政党的“全部理论”的来源,是对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理论分析,它以发达的资产阶级关系为前提,“本质上是建立在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基础上的”④,即它从人类物质生产活动及其所形成的生产关系出发考察整个社会经济、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 在方法论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采用辩证方法,遵循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原则,从商品概念所反映的简单交换关系出发,逐步深入到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关系的内在矛盾,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形成与发展的内在规律,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脱胎于封建社会而必然会被取代的一种经济形式,而资产阶级经济学采取僵化的、平庸的思维方法,把资产阶级生产方式看作社会生产的永恒形式。此后,在为马克思《资本论》第1 卷所写的书评中,恩格斯进一步指出,马克思的《资本论》科学地说明了现代社会体系运转的轴心即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由此揭示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规律和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从而解决了以往经济学家和社会主义批评家无力解释的等价交换与资本利润之间的矛盾问题。根据马克思所揭示的这些规律,资本主义制度不仅创造了财富与生产力,还创造了反抗压迫并利用财富和生产力为全社会服务的无产阶级。这也就意味着,当资产阶级经济学宣称
社会各部分之间利益能够和谐一致时,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创造了资本家和工人阶级这两大社会阶级,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是不可调和的。在《反杜林论》中,恩格斯还提出了“研究人类社会中支配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交换的规律的科学”的广义政治经济学,认为政治经济学本质上是一门历史科学,不仅要研究生产和交换的每个个别发展阶段的特殊规律,而且要在此基础上研究生产一般和交换一般的普遍规律①。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传统的开创者从一开始就明确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资产阶级经济学在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历史观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区别和对立,并且力图构建迥异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经济学理论,其目的在于为无产阶级革命提供科学的理论武器。

马克思经济学的这一特点,特别是马克思经济学理论和分析方法的独创性,是连琼·罗宾逊和熊彼特这样的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都承认的。琼·罗宾逊在《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一书中,专门比较了马克思《资本论》的经济分析与现代的学院派经济学。她认为,经济学家应该向作为资本主义主要批判者的马克思学习,特别是应该学习马克思理论中的扩大再生产图式,即经济增长理论。她说: 马克思“主要关心长期动态分析,而这一领域现在大部分均未有人耕耘过”,西方经济学“正统派的学院式分析,对此未有贡献”②。在《经济分析史》第2 卷中,熊彼特毫不迟疑地将马克思的经济学视为1790 年—1870 年间一般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认为,一方面,“就纯粹理论而言,必须把马克思看作是一个‘古典’的经济学家,更明确地说,是李嘉图学派的一个成员”③,因为马克思在价值理论、剥削理论和技术失业理论等纯粹理论工作方面延续了李嘉图的概念工具和分析方法; 另一方面,马克思的理论又具有不同于李嘉图的特点,它为资本主义过程建立了清晰的模型和进化论的机制④。

不仅如此,在马克思、恩格斯逝世以后,经过各国马克思主义者的共同努力,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理论和方法的创新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并在许多重要问题上与西方主流经济学进行了理论交锋。英国学者M. C. 霍尔德和J. E. 金合著的两卷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史》较为全面地梳理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1883 年—1990 年的发展情况,呈现了马克思逝世后百余年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的演变、争论和贡献⑤。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由于阿明对马克思经济学的误解,特别是由于他未能进一步揭示马克思经济学与资产阶级经济学说之间的本质区别,所以他在运用马克思经济学考察当代资本主义时难免出现偏差。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3. 对第二国际及第三国际的看法有失公允

在谈到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时,阿明的看法也有失公允。他认为,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的马克思主义“吸收了资产阶级理论的经济学偏见,在决定论观点的诱导下,把‘历史规律’转变成一套同自然科学的必然规律一样不可替代的规律”,它们以社会主义之名“建立一个理性化管理的乌托邦体系,从而抛弃了人类自由的辩证法”①。阿明的这一批评,固然揭示了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马克思主义中存在的教条主义、决定论和机械论等弊病,但其仅仅依据所谓“人类自由”的抽象标准对它们一概加以否定,明显带有独断论的偏见。它忽视和否定了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马克思主义的民族特色和时代特征 ,以及它们在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唯物史观、辩证法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等方面的重要贡献。

例如,第二国际理论家结合19 世纪末20 世纪初欧洲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和欧洲社会的新变化,从理论上探讨了有关社会主义的一些重大问题,包括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与手段的关系,工会、日常斗争与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社会主义民主与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原则的关系,社会主义民主与无产阶级专政的关系,帝国主义战争与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等等。时至今日,这些问题对于建设工人阶级政党、探索社会主义民主来说仍然十分重要,第二国际理论家围绕这些问题而展开的争论也仍然具有启发意义。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方面,希法亭、考茨基和布哈林等人以马克思的资本批判理论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及其发展趋势为出发点,从理论上说明了19世纪末20 世纪初资本主义发展的一系列新变化。与此同时,他们分别运用马克思的资本批判理论中关于金融资本、工业资本和世界经济体系的基本观点,形成了对帝国主义的不同理解,从而构建了各具特色的帝国主义理论。在唯物史观方面,第二国际理论家十分重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的研究。他们充分吸收了当时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成果和观念,一方面深入阐发了唯物史观的起源、原理和方法,另一方面运用唯物史观的历史主义方法论开展观念史、家庭婚姻史和土地问题等领域的研究,极大地丰富了唯物史观的内容。在辩证法方面,罗莎·卢森堡通过阐发马克思与黑格尔辩证法的关系,反驳了当时第二国际中流行的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和“绝对真理论”的观点,提出了总体性的辩证法。

第二国际理论家在上述方面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也得到了思想史家,如弗兰尼茨基( Predrag Vranicki) 和科拉科夫斯基( Leszek Kolakow ski) 等人的重视和肯定。弗兰尼茨基在其《马克思主义史》中将第二国际时期看作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个阶段,分别论述了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在法国 、意大利、奥地利和俄国的发展。科拉科夫斯基则在其《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流派》中称第二国际为马克思主义的“黄金时代”,并且用大量篇幅讨论了考茨基、卢森堡、伯恩施坦、让·饶勒斯、拉法格等人的思想。至于以列宁为代表的第三国际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帝国主义理论、辩证法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等方面的理论创新,向来为人们所公认,更是无须赘言。虽然某些第二国际理论家的修正主义观点受到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在理解与对待马克思主义方面犯了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并不能因此就断定第二国际理论家完全接受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偏见。实际上,第二国际是马克思主义思想史上的繁荣时期,这一时期的理论争论拓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视野,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还成为列宁主义产生的重要背景。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4. 对苏联的批评不够全面、准确

同样,阿明对苏联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和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的批评也不够准确。虽然他充分肯定了苏联国家建设所取得的成就,认为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经济增长的“黄金时代”的三大原因之一,但是在他看来,“相比于同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关系,苏联意识形态更为接近资产阶级的思潮”①。他还称苏联实行的是“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计划”②,“苏联通过一个相当类似于历史上的资本主义积累战略来追赶西方国家,不过,它避免了来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约束,在民族国家或多民族国家中,该计划通过国家所有以及把政治经济权力高度集中在新资产阶级( 这是共产党的术语) 手中来进行管理” ③ 。实际上 ,苏联共产党在20 世纪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苏联的具体国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对在相对落后的东方国家建设社会主义进行了艰难的探索。虽然苏联社会主义所实行的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和计划经济体制有很大的弊病并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但不能因此而否定它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更不能否定这一模式的社会主义根本性质。苏联在政治上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苏维埃政权; 在经济上是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相结合的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 在思想上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确立了无产阶级思想的主导地位。经过短短的70 年时间,苏联就建设成为仅次于美国的超级强国,还领导了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历史的发展进程和整个世界的格局。苏联这些成就的取得,无疑都离不开其社会主义制度的有力保障。因此,我们应该对苏联社会主义模式进行全面的、历史的分析,应该把它看作人类历史上实现社会主义理想的第一个试验,从正反两方面总结和吸取其中的经验教训,而不应像阿明这样简单地评判和否定。

总之,阿明阐述了世界经济体系的两极分化形态,批判了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话语,探讨了解决资本主义危机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由此继承和拓展了马克思主义资本批判的思路,厘清了马克思主义与资产阶级社会科学的区别,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批判与超越思想。不过,他的一些观点也存在一些偏颇之处。对于社会主义中国来说,阿明提出的一些问题和挑战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我们有必要吸收阿明的合理思想,明辨其中的缺陷和不足,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9: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3期。

从全球资本主义到世界社会主义_萨米尔_阿明思想评析_汪信砚.pdf

413.18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6

发表于 2017-8-30 08: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不错,我细化,一会下载下来看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20 00:17 , Processed in 0.04633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