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市场经济中的竞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演化经济学比较研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0: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需要强调的是,马克思对这一协调过程的描述,是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的。他通过个别价值和社会价值概念阐释了超额剩余价值范畴,并通过围绕市场份额的竞争描述了部门内的协调机制。在部门内竞争的基础上,马克思还解释了相对剩余价值率在宏观层面的增长,并借此说明了技术进步和资本积累之间的内生性联系。在马克思那里,劳动价值论对描述整个经济的技术变迁过程起到了格外重要的作用。①事实上,如果说存在着“马克思主义的”竞争和市场协调理论的话,其依据便在于劳动价值论在竞争理论中所起的作用。相形之下,演化经济学在价值理论的态度上则是含混不清的。就笔者所知,演化经济学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独立的价值理论。而是否需要一个演化的价值理论,在演化经济学家那里似乎也还未被讨论过。这一缺失无可避免地标志着演化经济学自身发展的欠成熟。
与经济演化的上述三阶段模型相适应,演化经济学家还提出,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效率概念和新古典意义上的资源配置的静态效率全然无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效率在于其接纳创新的动态能力。用梅特卡夫的话来说,“市场制度的重要特征就在于它们促成了对新机遇的调适,同时创造激励以诱发对现状的新挑战。它们在静态意义上是否有效率并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市场机制具有使经济体系向更有效率的状态演化的能力”。②类似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鲍莫尔,也在其近著里写道: “典型的资本主义经济与所有其他经济体系最鲜明的差别就是自由市场经济中存在的压力迫使企业不断地进行创新,因为创新对许多企业而言是生死攸关的。标准福利经济学所强调的静态效率特征并不是资本主义经济最重要的特性。”③

毋庸赘言,处于不同历史- 地理条件下的市场经济国家,在这方面的能力是各不相同的。马克思经济学传统上没有从制度分析的角度探讨这个问题。但在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这一局面正在改变。以美国学者克罗蒂为例,他对“二战”后发达资本主义竞争体制的分析,就与演化经济学的分析传统多有契合之处。在克罗蒂看来,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核心产业大多具有自然寡头垄断的特征,只有通过建立适当的竞争体制,才能将这些产业的竞争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在避免破坏性竞争的同时,尽可能地发挥竞争的正面效应。“二战”结束后,在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形成的福特主义竞争体制造就了大资本之间“相互尊重的竞争”,这一竞争体制与所谓“资本- 劳动协议”( Capital - labor Accord) 一起,在宏观层面协调了供给和需求的矛盾,最终带来了资本主义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黄金年代”。而20 世纪80 年代以来崛起的新自由主义的积累和竞争体制则因无力协调供需失衡和持续恶化的破坏性竞争,始终难以将发达资本主义经济拖出长期衰退的泥淖。① 如果我们以比较的眼光看待青年恩格斯和克罗蒂的观点,就能发现“激进”政治经济学看待竞争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竞争的道德批判让位于更加辩证的关于竞争的制度分析。政治经济学家并没有忘记竞争那张“美杜莎的怪脸”。但与《大纲》里的纯粹道德评价不同,以克罗蒂为代表的现代政治经济学家着力探寻的,是通过制度架构来约束破坏性竞争的可能性,以便在同时发挥竞争的积极作用 。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0: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方面,演化经济学的上述效率观还适用于比较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制度的绩效。传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低估了市场经济制度在促进技术创新方面的能力,同时也高估了现实存在的计划经济制度在这方面的能力。甚至熊彼特在这个问题上也曾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而犯了错误。在其晚年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一书中,熊彼特曾专辟一章,提出社会主义终将代替资本主义。在论证这个观点时,熊彼特提出了如下理由。在垄断资本主义条件下,资本主义大公司成了创新的主体,而这些大公司管理创新的方式,是通过内部计划来安排创新,这样一来,创新就变成了公司内部的某种例行事物。在这个基础上,熊彼特大胆地推论: 既然创新可以由资本主义大公司来规划,这些大公司就完全可以为一个中央计划机关所取代,即由中央计划机关来规划和组织创新。

然而,市场经济体制在冷战结束后的全面胜出否证了熊彼特的观点。演化经济学家对苏联和日本的国家创新体制的比较,也发现一个纯粹的中央计划经济和有调节的市场经济在创新绩效上存在重大差异。② 为此,一些演化经济学家在冷战结束后重新反思了熊彼特的上述观点,他们提出: 资本主义大公司内的创新并没有像熊彼特所说的那样,完全降低为由计划安排的例行事物; 创新因其固有的不确定性,很难由某个计划机关通过命令来规划; 以分散决策为特征的市场经济,其作用正在于为各种思想的经济实验提供制度的条件,这一点从根本上解释了有调节的市场经济相对于纯粹的中央计划经济的优势。③

20 世纪的历史为我们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竞争理论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素材。同时,演化经济学的发展又为我们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理论。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 ,演化经济学对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影响是不平衡的。并不是所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都认识到了这种影响,或者认识到了向演化经济学借鉴的重要性。演化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融汇,大概肇始于法国调节学派。①近年来,笔者一直持有这样的观点,即包括当代演化经济学在内的许多 “异端经济学”流派,事实上相当于马克思当年面对的“古典经济学”。只有积极地借鉴和融汇这些当代的“古典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有可能再度复兴,真正有说服力地回应21 世纪的市场经济所面临的重大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0: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清华政治经济学报》,2014年第2期。

市场经济中的竞争_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演化经济学比较研究_孟捷.pdf

667.13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8 05:41 , Processed in 0.04331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