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0|回复: 22

市场经济中的竞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演化经济学比较研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2 09: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当代演化经济学的发展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提供了许多值得借鉴的新理论和新观点。本文从三个方面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演化经济学的竞争理论进行了比较研究,探讨了将演化经济学的相关理论和观点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相综合的可行性。本文首先回顾了演化经济学的知识分立理论,并由此出发 ,对如何进一步发展马克思的部门内竞争理论进行了探讨; 其次,本文梳理了熊彼特的企业家概念,提出马克思经济学的范畴体系为接纳这个概念已经做了许多铺垫,但要完全接纳这个概念,还要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关于人的行为和动机模式的理论; 最后,本文还讨论了演化经济学家着眼于竞争和创新,对市场经济的效率所做的重新界定,以及竞争范畴对理解资本主义动态演化的重要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演化经济学    竞争    熊彼特
作者:孟捷; 向悦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古典经济学、演化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当代最主要的几种经济学范式,竞争理论在这些范式中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些不同的竞争理论大致形成了一条从“保守”到“激进”的“光谱”: 新古典经济学位于“保守”的一端,它通过完全竞争理论证明了一般均衡的存在,并试图借此来证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内在地具有稳定性;传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位于“激进”的一端,对于竞争以及与之相伴而生的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多持批判的态度,并据此认为资本主义经济缺乏自我协调的能力; 相较而言,当代各种演化经济学则处在这条“光谱”的中间,它既强调了竞争在资本主义动态演化中的根本意义,又分析了制度约束之于竞争的重要性。新古典经济学的完全竞争理论具有辩护论性质,其逻辑上的弊端不仅为马克思主义者所批判,而且为哈耶克这样的学者所诟病,此处毋庸多言。传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竞争理论则一方面是未完成的,另一方面对竞争的理解也有片面之处,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竞争在推动资本主义经济的动态演化上所起的正面作用。笔者在先前的著作里曾提出,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一些最基本的方法论立场上与当代演化经济学是完全一致的; 另一方面,也迫切地需要从演化经济学的分析议程和分析方法中有所借鉴,以扩大自身的解释范围。①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拟将这个观点具体地运用于马克思主义竞争理论的研究。

本文在结构上由以下几节组成,第一节回顾了演化经济学的知识分立理论,并由此出发探讨了进一步发展马克思的部门内竞争理论的可能性; 第二节梳理了熊彼特的企业家概念,提出马克思经济学的范畴体系为接纳这个概念已经做了许多铺垫,但要完全接纳这一概念,还需要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人的行为和动机模式的理论; 第三节介绍了演化经济学家着眼于竞争和创新对市场经济的效率所做的重新界定,并讨论了竞争范畴对于理解资本主义动态演化的重要意义 。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知识的分立与部门内竞争

在《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以很大篇幅研究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从工场手工业到机器大工业的过渡。马克思将立足于机器大工业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称作“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里“特殊的”一词还可译为“特有的”或“专有的”。“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同于以往生产方式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使用了机器,甚至机器本身也是以大工业的方式来生产的。② “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相对剩余价值生产( 即以生产率进步为前提的剩余价值生产) 提供了技术基础; 而相对剩余价值生产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最主要方法。马克思的这些观点意味着,在他眼中,生产率进步和剩余价值的增长是一个合二为一的过程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这方面做得越成功,其历史正当性就越巩固。

植根于机器大工业的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崛起,同时也改变了知识的性质,以及知识的生产和利用方式。马克思曾以如下生动的笔触描绘了这一变化:
很能说明问题的是,各种特殊的手艺直到18 世纪还称为mysteries 〔秘诀〕,只有经验丰富的内行才能洞悉其中的奥妙。这层帷幕在人们面前掩盖起他们自己的社会生产过程,使各种自然形成的分门别类的生产部门彼此成为哑谜,甚至对每个部门的内行都成为哑谜。大工业撕碎了这层帷幕。大工业的原则是,首先不管人的手怎样,把每一个生产过程本身分解成各个构成要素,从而创立了工艺学这门完全现代的科学。社会生产过程的五光十色的、似无联系的和已经固定化的形态,分解成为自然科学的自觉按计划的和为取得预期有用效果而系统分类的应用。①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的这段论述先前并没有引起人们很大的注意。在这段话里明言或潜含的思想和假设,可以概括地称为“帷幕撕碎论”。下面我们就试着对这个理论略做些分析。

正如美国演化经济学家罗森博格指出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深刻地提出了以下问题: 将科学全面而系统地运用于生产过程是以技术在性质上的变化为前提的,这些改变了的技术究竟具有哪些新的特征呢?② 马克思根据当时的工业和科学发展水平,对这个问题做出了相当深入的研究。在工场手工业时期,分工作为提高生产力的主要手段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但这种分工本质上仍然是以手工劳动为基础的,不能摆脱对人的技能( 如力量、速度、准确性等) 的严重依赖。工场手工业分工的这个特点也意味着,在生产过程里采用的技术具有今日所谓“暗默知识”的特点。马克思虽未使用“暗默知识”这样的现代术语,但上述引文里“帷幕”一词指向了同一含义。由于这类“暗默知识”的普遍存在,生产过程就像起了一道“帷幕”一般难以理解,生产过程也就无法得到科学地分解。导致这一切发生改变的,是机器大工业的出现。机器大工业的发展改变了生产过程对人的技能即各种被“帷幕”遮蔽的“暗默知识”的严重依赖,甚至干脆消灭了这些技能,使生产过程得以被科学地分解为一系列独立的可以由机器完成的步骤,为科学在生产过程中系统而普遍的应用创造了条件。

在马克思那里,机器大工业的产生,使技术摆脱了先前作为“暗默知识”的性质,一改为受科学主宰的、作为科学在生产中的运用的新型技术。按照技术史家的研究,这种新的技术概念滥觞于培根,他曾在科学、技术和工业生产的关系上提出了一个“线性的”解释模式,即主张理论科学推动了应用科学的发展,应用科学则推动了技术的开发,继而带来工业和财富的增长。培根的这种观点有别于斯密日后在《国富论》里形成的看法。作为与瓦特同时代的人,斯密有机会实际观察到资本主义手工工场内的技术进步,他发现,技术除了受到科学的推动外,还有自己独立的发展源泉和路径。这就形成了不同于上述线性模式的对技术进步源泉的另一种解释。③不过,自工业革命以来,斯密的观点并未占据上风,更有影响力的似乎是上述培根模式。按照后一种观点,技术作为科学的婢女似乎只有从属的地位,日益沦为科学的运用而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从《资本论》的论述来看,马克思在这些问题上的见解似乎也是培根模式的延续和发展。在马克思以后,类似见解也一直被马克思主义者继承了下来。例如,我们可以举出20 世纪英国马克思主义者、科学史家贝尔纳的例子。贝尔纳像培根那样,认为科学最终会完全掌握工业活动。在他眼中,一般的趋势是: “随着科学和工业一起进步,工业中的科学成分的比重会逐渐增加,而工业中的传统成分的比重会逐渐减少。”最终是形成“一个彻底科学化的工业”。①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需要指出的是,马克思的“帷幕撕碎论”可以在几种不同的维度上理解。在上引段落中,“帷幕被撕碎”是着眼于资本在不同部门间的竞争而言的。机器大工业的发展导致各个部门之间的知识帷幕被撕碎,从而消除了横亘在不同部门之间的进入门槛,使资本得以跨越不同部门展开自由竞争。除了这一维度以外,“ 帷幕撕碎论”在马克思的理论中还涉及另外两个维度。资本除了在部门间相互竞争以外,还会在同一部门内开展竞争。可以设想,在工业革命之前 ,同一部门内的不同企业之间也会形成知识的帷幕。而在马克思分析部门内竞争的时候,这一帷幕事实上也已假定被撕碎了。此外,“帷幕撕碎论”还涉及资本一般即资本与劳动的关系这一维度。在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中,由于生产还以手工劳动为基础,关于生产过程的各种知识就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熟练工人手里。易言之,在资本和熟练工人之间,也隔着一层知识的帷幕,这层帷幕可以用来保护工人自身的利益。机器大工业的发展导致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这层知识帷幕也被撕碎了,工人的技能日益为机器取代而沦为简单劳动,即造成了去技能化。顺着这条思想的脉络,马克思在《资本论》里还进一步分析了劳动对资本的实际隶属的深化以及资本积累的一般规律等一系列问题。

由此看来,“帷幕撕碎论”在马克思经济学里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它事实上为《资本论》中的主要理论( 包括竞争理论在内) 奠定了一个技术史的基础。不过,这个观点的提出也使马克思付出了代价———从此以后,知识的生产及其协调问题就淡出了马克思的视野。对他来说,这些问题似乎无须再做讨论了。工业技术作为科学在生产过程中的应用,对于个别资本家而言几乎是唾手可得的,或者至少不存在取得这些知识的根本障碍。

由于演化经济学家的努力,我们今天得以认识到上述“帷幕撕碎论”所包含的片面性。既然“暗默知识”在工业生产中仍然大量存在,对这些知识的协调和利用就仍然是资本主义生产所面临的核心约束。作为现代演化经济学家的先驱之一,哈耶克率先对知识的性质及其协调问题进行了批判的反思。在1936 年的一篇题为“经济学和知识”的演讲中,哈耶克引入了“知识分立”这一概念,他说: “显而易见,这里存在着一个知识分立( Division of Knowledge) 的问题 ,这个问题不仅与分工( Division ofLabor) 问题颇为相似,而且还至少与分工问题一样重要。的确,自我们所研究的这门学问创始以来,分工问题就一直是论者们研究的主要论题之一,但是知识分立的问题却被完全忽略了,尽管在我看来,知识分立这个问题乃是经济学( 亦即作为一门社会科学的经济学) 中真正的核心问题。”①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识分立的根源在于所谓“个人知识”的存在。这是哈耶克最先提出的概念。他指出,在现实生活中事实上还存在着“一种极其重要但却未经系统组织的知识 ”,它是一种存在于特定时空内的、关于特定情形的知识。恰恰是在这方面,每个人都拥有他自身的知识优势,因为这种特定时空内的、关于特定情形的知识一定是由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了解和掌握的; 当某件事情的决策需要用到这种特定知识的时候,只有与之紧密相关,并熟悉特定情形的人才能提供。哈耶克这样写道: “一个靠不定期货船的空程或半空程运货谋生的人,或者一个几乎只知道瞬间即逝之机会的地产掮客,或者一个从商品价格在不同地方的差价中获利的套利人,都是以他们所具有的有关其他人并不知道的那些一瞬即逝之情势的特殊知识为基础而在社会中发挥极大作用的。”②

按照奥地利学派的当代传人柯兹纳的诠释,哈耶克的洞见在于: 经济中可用的知识总量绝不会以集中或整合的形式存在,而体现为分散的知识,即由彼此分离的个体所掌握的不完全的,甚至往往相互矛盾的知识片段。知识不会全部赋予任何单个人。③哈耶克在此前提上进而提出,能够协调和利用个人知识的唯一机制,便是市场价格机制。这个核心观点成为他为市场经济辩护,并向计划经济诘难的基础。后文会谈及,后世的演化经济学虽然继承了知识分立的观点,但在最后这一点上与哈耶克拉开了距离。

在哈耶克的思想提出后不久,著名社会学家卡尔·波兰尼的胞弟、科学哲学家迈克尔·波兰尼于20 世纪50 年代系统地提出了暗默知识( 或默会知识) 论。迈克尔·波兰尼认为: “人类的知识有两种。通常被描述为知识的,即以书面文字、图表和数学公式加以表述的,只是一种类型的知识。而未被表述的知识,像我们在做某事的行动中所拥有的知识,是另一种知识。”① 他把前者称为明确知识或明言知识( Articulate Knowledge) ,将后者称为默会知识( Tacit Knowl edge) 。需强调的是,迈克尔·波兰尼的暗默知识论不只限于指出暗默知识的存在,在他看来,暗默知识本质上是一种理解力,是一种领会、把握和重组经验,以期达到对它的理智的控制的能力; 心灵的默会能力在人类认识的各个层次上都起着主导性的、决定性的作用,暗默维度相对于明言知识具有理论上的优先性。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迈克尔·波兰尼的暗默知识论颠覆了笛卡儿以来的西方理性主义认识论传统。在笛卡儿那里,事物被清楚而明白地理解,被当作认识论上的真理的标准。培根和法国百科全书学派对科学和技术的性质的理解,与这种认识论上的理性主义是彼此呼应的。这种理性主义深刻地影响了传统经济学对知识的理解。

20 世纪80 年代,演化经济学家纳尔逊等人开始将暗默知识论引入经济学。纳尔逊等人提出了组织知识的概念,认为分散的个人知识可以通过一个组织( 譬如企业) ,而不仅仅是市场价格机制来得以协调和利用。而且,由于组织知识的生产是与企业专有的制度相联系的,这就给企业的异质性提供了新的解释。②

同样是在20 世纪80 年代,个别马克思主义者也将暗默知识论运用于有关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争论。这场争论是围绕布雷弗曼发布于20 世纪70 年代的著作《劳动与垄断资本》而展开的。布雷弗曼在马克思的基础上主张,去技能化、概念和执行的分离构成了资本主义劳动过程发展的唯一趋势。个别批评者借助于暗默知识的概念质疑了布雷弗曼的这一观点,他们指出,由于暗默知识在资本主义车间里根深蒂固的存在,管理者无法单独运用强制的手段,而要依靠一定程度的合作以利用工人掌握的这些知识。③不过,暗默知识论尽管已被马克思主义者引入分析资本与劳动的关系,却一直未被用于反思和拓展马克思的竞争理论,而在笔者看来,这样做同样是可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本节余下的部分,我们想结合上述讨论专门谈谈马克思关于部门内竞争的理论。这个理论是在《资本论》第一卷讨论超额剩余价值生产的时候提出来的 ,并且构成了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理论的基础。需要预先指出的关键一点是,在马克思的这个理论里,竞争几乎没有受到知识的约束。

在讨论超额剩余价值的产生时,马克思区分了一个部门内的两类企业,即创新型企业和模仿型企业。创新型企业在部门内率先采用新技术,实现了生产率进步,并在一个低于社会价值的个别价值的基础上,与其他企业争夺市场份额。迫于这种压力,其他企业被迫跟随或模仿这个先进企业,采纳新技术以提高生产率,否则就将面临在竞争中被击垮的危险。在这个过程中,创新型企业通过率先引入新技术,可以在其较低的个别价值的基础上,实现超额剩余价值。但是,随着其他企业也相继采用新技术,社会价值降低到一个新的与创新型企业的个别价值相当的水平,这种超额剩余价值就会消失。

重新审视马克思的这个理论模型,可以发现他忽略了模型背后暗藏的一些假设。譬如,这个率先创新的企业为什么会出现? 它所采纳的新技术来自何处? 当其他企业迫于压力开始在技术上模仿创新型企业时,这种模仿为何一定会成功? 在现实的市场竞争中,不断会有落后企业遭到淘汰,说明新的技术或新的生产方式并不会自动地扩散到所有企业。技术扩散的这种不确定性反过来也意味着,创新型企业有可能凭借其先发优势击败所有其他企业以取得部门内的垄断,并攫取超额垄断利润。果真如此,竞争就导向了自身的反面。如果不是这样,即如马克思曾经说过的那样,除了这种趋向垄断的向心力,还存在着起抵消作用的离心力,那我们就需要分析构成这种离心力的因素究竟是什么。下面我们就依次来讨论这些为马克思所忽略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0: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马克思那里,对超额利润或超额剩余价值的追求,被看作个别企业率先进行技术变革的根本原因。但问题是,企业追逐这种超额利润的动机是普遍的 ,在这种情况下,使得创新型企业脱颖而出,并与其他企业区分开来的原因,肯定不在于这种人人都有的一般性动机,而毋宁在于企业内部制度层面的差异,这些制度上的因素给该企业的行为和动机模式赋予某种特殊性。令人遗憾的是,马克思在其模型中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一层面的问题。尽管与新古典经济学相比,马克思并未使用代表性企业这样的错误假设,并且实际上设定了创新型企业和模仿型企业的差别,但他忽视了企业在内部组织和制度方面的差异,以及由此带来的组织学习能力的差异。这样一来,在马克思的理论中,企业也几乎成了半个“黑箱”。

马克思理论上的这种缺失最早是由美国学者拉佐尼克明确提出来的。拉佐尼克指出,技术的创新和扩散是与企业组织的性质相联系的。在他看来,马克思在其理论中假定,新技术的产生和扩散与企业的内部组织无关( 或者换一种表达———伴随新技术的产生和扩散,似乎企业组织也在自动地被模仿或扩散) 。这样一来,马克思就没有提出和回答以下问题: 为什么特定的企业组织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表现出格外突出的创新能力和学习能力?①拉佐尼克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着重分析了不同类型的企业组织在协调劳动和资本的关系上所体现出来的差异,以及这些协调方式对企业技术创新的不同影响。①他的这些分析为我们反思马克思的竞争理论构成了必要的铺垫。

在上述认识的基础上,我们或可描绘出进一步发展马克思的部门内竞争模型的大致方向。在马克思的模型里,部门内竞争被还原为同质产品间的价格竞争。② 企业间生产完全同质化的使用价值这一假设事实上和他抽象了组织知识的生产是相呼应的。一旦我们从组织知识的专有性这个角度看问题,上述假设就需要修改。即便在一个部门内,不同企业的产品也可以是差异化而非同质的,因为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是以各自掌握的不同知识为前提进行生产的。这样一来,部门内竞争实际上天然就具有张伯伦所说的垄断竞争的色彩。演化经济学家乔治斯库- 罗根在评价新古典竞争理论时曾提出了类似的看法,他指出: “在每一个领域,尤其是在经济学领域,竞争首先意味着以与所有其他人稍微不同的方式行事。”“个体所关心的竞争的最一般形式是产品差异化,包含一点创新,但不包括恶性杀价的行为。”梅特卡夫在评论这一点时也指出,在竞争概念里包含一个悖论,即“只有在企业是异质的事实上添加一个垄断要素,才可能存在积极的竞争”。③ 需要澄清的一点是,在部门内自由竞争的模型里纳入垄断因素,并不是要否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阶段和垄断阶段的划分,而是承认即便在自由竞争阶段,部门内竞争也不是通常想象的那种纯粹的价格竞争,而是在产品的使用价值性质具有一定差异的前提下开展的竞争。为了进一步分析这个问题,让我们在马克思和新古典理论之间略做一番比较。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0: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将部门内竞争假设为同质化产品的竞争,在这一点上马克思的理论与新古典完全竞争理论有着相似之处。与马克思不同的是,新古典完全竞争理论采用了代表性企业的假设,企业的异质性被彻底抛诸脑后。在此前提下,市场上也只存在一种价格,任何企业都无力单独改变这种价格。为了便于与马克思的理论模型相比较,我们将新古典经济学所设想的这种竞争格局称为“部门内竞争的静态平面结构”。相比较而言,马克思虽然也在部门内竞争模型中假设了同质化的产品,但马克思并未依赖代表性企业这样的概念,而是区分了创新型企业和模仿型企业。这两类企业的产品分别对应着两种不同的价格。用演化经济学的术语来说,马克思在其部门内竞争模型中运用的是个体群或种群的概念,而不是代表性企业这样的理想类型式的概念。在马克思的模型中,创新型企业率先提高了生产率,引入一个更低的价格,并据此获得超额利润。这迫使其他企业开始模仿、学习和引进新的技术,并最终导致部门内出现的两种价格重新收敛为一种价格。在收敛实现后,新的创新又会在个别企业内再次出现,并又一次引入新价格。但随着其他企业对新技术的模仿,两种价格又会再度收敛,回到一种产品对应一个价格的局面。我们将马克思描绘的这种竞争格局称为“部门内竞争的动态平面结构”。这里的“动态”一词,意指马克思所分析的是一个基于技术变迁的动态过程。这个特点在新古典完全竞争理论中并不存在,因为后者抽象了技术创新。“平面”一词则想强调,尽管存在技术变迁,每一轮竞争的后果却是价格的收敛和超额利润的消失。换言之,在取得超额利润的能力上,企业之间不存在持久的差异。

现在让我们把组织知识创造的专有性和产品差异性引入分析。我们假设,在部门内存在两种企业,分别生产在使用价值性质上有所区别,但又隶属于同一部门的产品。这两种产品具有不同的“性价比”,后者可定义为产品的使用价值与其个别价值的比率。此处的使用价值可定义为产品功能数与其使用寿命的乘积。性价比的概念意味着两种产品事实上是在两种不同的技术或不同的生产方式下生产出来的,这两种生产方式分别对应着不同的组织知识生产过程。根据前文的讨论,组织知识由于其专有性,并不能在竞争中被对手轻易地模仿和学习。在这种情况下,不同产品的性价比作为两种组织知识生产过程的结果,就会持久地形成差异。与性价比之间的差别相对应的,是在两种产品之间不会形成统一的社会价值和价格,而是在各自的个别价值基础上形成两个长期并存的价格。

在这样一个市场上,由技术进步带来的竞争也同样存在。如果那个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通过提高生产率和改进产品品质,提高其产品的性价比,就会吸引更多的需求转向自己,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也就随之开始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企业的价格-价值比率也能得到改善,甚至也能取得超额利润。总之,在这样一个市场上,竞争一般来自两种产品性价比的增长率的差异。我们建议把这种竞争格局命名为“竞争的动态层级结构”。“动态”一词的含义一如其旧,即表明技术创新所推动的竞争过程仍然存在; “层级”这个新的术语则想表达一种等级制结构,处于不同层级的企业在取得利润的能力上存在持久的差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21 06:40 , Processed in 0.05493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