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YJeeny

互联网资本主义下西方国家去工业化的强化趋势及就业问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4: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强化寡头垄断的资本流动虚拟化

在互联网资本主义条件下,利润率仍是资本在各个产业部门之间进行配置的关键价格信号,但互联网资本家对网络中心节点生产资料的垄断性占有使得利润率难以真实反映不同产业部门的资本稀缺状况,资本流动呈现出虚拟化特征。所谓虚拟资本,可以被界定为一种既无实物形式又非货币形式、价值不确定但可产生利润、建立在信用关系之上的资源。① 虚拟经济则是以单纯“买卖”等相对脱离物质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活动,但是这种价值增殖活动又在市场资源配置中处于第一序。② 资本流动虚拟化则是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虚拟资本越来越占据支配地位,产业结构调整方向由虚拟资本流动方向决定。互联网与金融资本主义的结合将强化金融寡头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控制力度,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4: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是对制造业投资的排斥化。互联网资本主义下生产资料网络的“中心—外围”结构决定了每个资本家都希望其他资本家去投资制造业,而由自己来垄断性控制网络中心节点的生产资料并攫取更多超额剩余价值,这就必然使得资本家对制造业的投资意愿下降,制造业萎靡不振。在互联网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西方国家,资本对制造业投资经营活动的排斥已经使得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例明显下降。在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1997年的17%下降到2013年的12%;在老牌工业强国英国,这一比重更是从1990年的19%下降到2014年的9%;即便是在制造业保留相对完整的日本,这一比重也已由1990年的26%下降到2013年的19%。

二是资本流动形式的证券化。互联网资本家对网络中心节点生产资料的垄断性占有阻碍了资本的产业间流动,使超额利润在网络中心节点生产资料的生产与消费领域长期存在,为虚拟金融资本的流动提供了信号指引。在互联网资本主义盛行的西方发达国家,虚拟金融资本通过对证券化资产的买卖交易 ,使金融寡头与互联网资本家形成利益联盟,共同瓜分超额利润。在1990年,除日本外,美、英、德、法四国股票市场交易量占GDP的比重都不足50%,其中法国仅为9.16%;但2007年,仅有德国股票市场交易量占GDP的比重不足100%,为97.88% (见图3)。在美国,虚拟金融资本向互联网中心生产资料生产与消费领域的流动屡次推高了美国资产证券化水平:2000年美国股票市场交易量占GDP比重达到了309.8%,后因21世纪初的美国科技股泡沫破灭一度出现下降;但美国实体经济的萎靡不振导致了房地产业泡沫的累积,使得股票市场交易量占GDP比重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再次上升到434.92%。

三是资本控制企业的再度人格化。在资本主义发展早期,资本家作为资本的人格化代表直接行使着资本对企业的控制权;随着垄断资本主义发展,资本家作为资本人格化代表而对企业行使的控制权,也因经理阶层的兴起而存在旁落的危险,甚至企业的技术创新决策与管理也成为经理阶层的日常经营事务。① 但是,一方面由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使得在大型企业内部减少管理层级具有了技术上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由于虚拟金融资本的逐利性要求其与最能垄断性控制互联网中心节点生产资料的互联网资本家形成利益同盟,一批最具创新思维和风险偏好的互联网资本家再度作为资本人格化代表对企业直接行使控制权。以美国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为例。尽管乔布斯领导下的苹果公司先后推出一系列热销的电子产品,但其却曾因经营理念与公司其他高层不合而一度被迫离开;直到1996年苹果公司陷入经营危机之时乔布斯才再次回归,并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使苹果公司重获新生。由互联网资本家引领的资本对企业控制再度人格化,是资本流动虚拟化趋势下保证资本家作为一个整体能够对社会生产的每一个领域都保持控制权的必然选择。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4: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4: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西方国家去工业化强化趋势引起的就业问题

(一)制造业智能化导致劳动者就业机会减少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必然导致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从而使劳动力需求趋于减少。互联网与资本主义结合的过程并没有改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家将生产和占有剩余价值作为其行动目标的基本约束条件,以制造业智能化为特征的产业变迁进一步推动了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从西方国家发展互联网经济的教训来看,虽然在去工业化强化趋势中制造业智能化使西方国家的大财团可以通过掌控高科技制造业来控制全球范围内的各条产业链,但去工业化却导致这些国家劳动者就业机会减少、就业难度增加。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5: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制造业智能化推动资本有机构成提高,使越来越多的劳动力从制造业生产活动中被排斥出去,制造业部门吸纳就业的能力持续衰减,制造业劳动力需求规模大幅下降。从图4可以看出,不仅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比重从1991年的25.2%下降到2010年的16.7%;美国制造业就业的绝对人数也出现了显著的下降趋势,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从1991年的3 100万人下降到2010年的2 400万人———在20年里美国制造业排斥了500万劳动力。无独有偶,从1991年到2012年,英国工业部门就业人数减少了264万人,德国减少了404万人,法国也减少了92万人;在日本,工业部门就业人数则从1991年的2 188万人减少到2010年的1 604万人,有584万人被从工业部门中排斥出来(见表4)。需要指出的是,高收入人群消费享乐需求的扩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带动服务业部门劳动力需求规模的扩张,部分抵消制造业劳动力需求减少的消极影响,形成服务业部门就业人数比重上升的局面;但服务业扩张带来的就业市场虚假繁荣并不可持续。以美国为例,服务业就业人数由1991年的8 591万人增加到2008年的11 671万人,18年里一共增加了3 080万个工作岗位;但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爆发重创了美国虚假繁荣的服务经济,2009年美国服务业就业人数为11 587万人,比上年减少84万人,同年美国即出现了失业率大幅上升的局面 。

其次,互联网资本主义下的制造业智能化,虽也带动了高科技制造业的发展,但却因为阻碍了创新性劳动的普及化,使得创新性劳动仍是“少数人的特权 ”,无法通过发展高科技制造业解决广大劳动者的就业机会创造问题。创新性劳动与重复性劳动结合后再作为总体创新性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的结合,是创新成果产业化的必要条件。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占有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关心的只是如何实现提供重复性劳动力的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结合并生产剩余价值的问题,资本家倾向于将作为创新性劳动成果的科学技术作为一项独立的生产要素来使用,从而使创新性劳动与重复性劳动的结合过程也控制在资本家的手中。为了生产和占有剩余价值,在互联网资本主义下制造业智能化过程中,资本家只能允许少数人把他们的全部劳动时间用于创新性劳动,而其他众多的被资本家直接雇佣的劳动者则把大多数的劳动时间用于重复性劳动,创新性劳动也只是少部分劳动者的“特权”。在资本支配与控制之下的技术创新持续提高物质资料生产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在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劳动者被从物质资料生产部门排斥出去,导致劳动者就业机会趋于减少。从图5可以看出,尽管互联网经济在西方国家取得了巨大的发展,高科技制造业也已成为这些国家制造业的主要亮点,但是这些国家R&D部门研究人员与技术人员占总人口的比重却没有出现大幅的增加,这意味着西方国家高科技制造业的发展对于增加普通劳动者的就业机会作用有限。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5: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Jeeny 于 2017-8-11 15:04 编辑

7.JPG
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5: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9.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5: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1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5: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服务业独立化导致劳动者对资本家的经济依附性加深

互联网资本主义下的服务业独立化并没有改变劳动者在经济上依附于资本家的局面,反倒使劳动者对资本家的经济依附性加深。随着互联网资本主义下服务业独立化趋势的加强,在西方国家,越来越多的劳动者从工业和农业部门转移出来,服务业吸纳的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比重持续平稳上升。从图6可见,自1990年以来在美、英、德、法、日西方五国有服务业就业人数比重上升的趋势。以德国和日本为例,两国服务业就业人数比重分别从1991年的55.5%和58.4%上升到2010年的70%和69.7%,在二十年中分别上升了14.5个百分点和11.3个百分点。从表象上看,转移到服务业部门的劳动者体力劳动强度下降,脑力劳动时间所占比重上升,劳动者的工作也更加“体面”了。但在互联网资本主义下生产资料网络“中心—外围”结构导致的进一步去工业化过程中,互联网资本更关注如何吸取、转移剩余价值而非生产剩余价值,劳动者被资本家剥削与压榨的事实不仅不会因为工作更“体面”了而有任何改变,而且,劳动者必须服务于互联网资本吸取、转移剩余价值的需求才能获得工作机会、赚得工资报酬。

互联网资本主义下服务业独立化过程使得劳动者对资本家的经济依附性加深,劳动者的收入与劳动力价值的偏离也趋于常态化。互联网资本主义下制造业智能化和服务业独立化,使得服务业中受雇佣的劳动者只有为资本家吸取和转移剩余价值的“需求”服务才能从资本家手中取得生活资料。服务业中受雇佣的劳动者能不能取得工资,能够取得多少工资,则并不是由劳动力自身的价值或价格来决定的,而是取决于劳动者所提供的服务能对吸取、转移剩余价值起到多大作用。服务业通过雇佣劳动者“生产”出来的服务商品,不过是以劳动力商品作为价值及剩余价值转移的载体,帮助职能资本实现剩余价值从物质资料生产部门向服务业部门的转移和让渡。从资本家的视角来看,具有特殊使用价值的劳动力商品能够承载和转移的剩余价值越多,则劳动力商品本身的“价值 ” 越大;而这个“价值”只是职能资本家观念中的价值,与劳动力商品本身的价值并无直接联系。从表5中美国部分服务业职位薪酬状况可见,管理职位、电脑及运算职位、法律职位等服务业职位能够在剩余价值的吸取与转移中发挥更大作用,这也就决定了这些职位的工资薪酬水平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从2014年5月美国劳工统计局的调查来看,以平均时薪计算,“管理”职位、“电脑及运算”职位、“法律”职位的薪酬分别相当于社会平均水平的238%、177.7%和214%,并且分别相当于“食品准备和服务相关”职位平均薪酬的511.6%、381.9%和459.88%。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5: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1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9 13:38 , Processed in 0.04502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