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全球生产网络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全球生产网络中的劳动过程

全球价值链理论在劳工问题上的不足,一直受到许多学者的批评。例如,亨德森等人指出在全球商品链的分析中,几乎没有提及劳动力再生产的问题。[33]同样,史密斯等人也指出在大部分的价值链研究文献中,工人仅仅被当做资本寻求廉价劳动力的“被动受害者”。[34]这一缺陷使全球价值链的分析对于跨国生产网络中劳动过程缺乏充分的解释力。针对全球价值链理论的这一缺陷,一部分学者尝试从价值链发展的角度对劳工问题进行了考察。例如,巴里恩托斯、格里菲等人对主导企业驱动的全球价值链中企业的经济升级与工人的社会升级之间的联系进行了分析。[35]他们对早期价值链研究所认为的价值链升级将自动使劳动者获益的观点提出了质疑。通过对摩洛哥服装行业的案例研究,他们发现企业的经济升级并不必然带来工人生活和工作条件的改善。坎伯斯等人尝试理论化全球生产网络下劳工组织及其在阶级斗争中所起的作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36]同样,雷尼等人主张采用全球生产网络的分析方法来替代全球商品链和全球价值链的分析,他们认为如果商品链主要是分析价值的创造、俘获和强化过程,那么劳动作为价值的最终来源,就必须成为解释全球生产网络的核心问题之一。[37]

弗莱克等人认为服务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也适用于全球价值链的分析框架。他们通过对三个具体服务行业的案例分析,强调了服务业劳动过程的三个特点:服务模块化和知识解码、组织灵活性与雇佣灵活性、合作与竞争。[38](1)标准化、模块化和知识解码是企业离岸外包的必要的前提条件。企业通过识别和分离那些生产分散、低技术水平的劳动环节,并将这些环节外包给其子公司或是外部供应商。因为劳动过程的模块化,使高效的生产外包及劳动力再配置具有可能性。例如,在客户服务行业中,企业将商业职能划分为不同的模块,并且分包给位于全球的电话中心。这些电话中心作为供应商又能够通过规范的和标准化的工作流程,对劳动力进行有效的组织。同时,通过数据库下的知识解码和软件系统的应用,不仅可以实现工作信息的存储和恢复,又能够对于工人劳动的细节进行监控。工作流程的模块化水平越高,企业越容易通过雇员的工作成果对劳动进行监控,从而进一步加强了对劳动的控制。(2)组织和雇佣的灵活性是全球生产网络下的劳动过程的重要特征。外包对企业而言,一方面,将特定劳动环节外部化能够减少企业在劳资问题上所面临的阻力,使企业能够将精力集中于精简化的内部高效管理。另一方面,价值链本身所具有的风险和危机的转移机制,能够将企业在经营上的不确定性转移给劳动成本低或是缺乏劳动保障的地区,从而保证自身灵活性。这种灵活性的代价就是价值链底端工人所面临的恶劣劳动环境和不稳定的雇佣关系。以全球包裹速递行业为例,大型主导企业几乎不雇佣劳动者从事包裹的配送工作,而是通过合约的形式与众多中小规模的企业进行合作。通过价值链,主导企业将风险、成本和灵活性要求转移给外包商,外包商最终将其转移给位于价值链底端的个体经营配送司机。这些司机不仅要在工作条件上面临劳动数量和质量上越来越严苛的要求,还要面对劳动过程中不断强化的技术性监控。(3)价值链中的企业之间除了相互的分工协作外,还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单个企业寻求其在价值链中地位的提升,必然会与处在价值链中的其他位置的企业产生竞争。而非核心企业间为了提升价值链地位的竞争会使这些企业逐渐开始从事越来越复杂的劳动环节,从而使核心的主导企业中工作岗位面临被替代的威胁。这种竞争不仅通过劳动者技能的提高来实现,也会通过成本的削减和灵活性的增加来实现。这会进一步使劳动者的处境恶化。所以,价值链中企业之间的竞争关系会转化为主导企业内部劳动者与外包企业中劳动者之间的竞争,以及正式工人与临时工人之间的竞争。这种竞争所带来的工作不稳定性,一方面会迫使劳动者隶属于所属企业,使其自愿服从于企业的管理控制,另一方面,使属于不同分工位置、不同供应商的劳动者之间相互分离,达到了阻碍工人相互联合的目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学者针对全球生产网络的劳动过程中的管理控制现象进行了研究。福耶斯坦提到,许多学者认为全球劳动分工条件下,必然会出现劳动过程标准化和模块化的特点,并导致企业对工人的管理控制和工人劳动自主性降低的问题。[39]他通过对德国IT产业离岸外包的案例分析发现,在该产业中各企业劳动组织和控制的演变并不具有一致性,在不同的组织形式下,工人在劳动中的自主性也存在差异。他认为这种差异一方面来源于企业不同的国际化模式,另一方面来源于外包目标国的特定制度背景。帕夫利茨基同样对于国际外包生产的劳动过程中的本土化因素进行了研究。他通过对电子产品行业工程设计的劳动过程的研究,强调劳动市场等本土因素对于分析全球和本土层次的国际化问题所应起到的重要作用。[40]

华莱士等从生产空间化的角度去理解全球生产网络下的劳动过程。他们提出了空间化的积累结构(SSA of spatialization)的概念,即以劳动过程的空间重建和技术控制体系为前提的积累的社会结构。[41]在这种积累的社会结构中,主导企业为了加强对劳动过程的控制,一方面,通过对劳动的“分割”(segmentation),将生产分工通过全球生产网络进行空间化的配置。这种生产的空间再部署,使得主导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在全球范围内选择和替换价值链的供应商,对劳动者形成就业威胁。通过这些途径,主导企业能够实现对于工人的“分而治之 ” (divide and conquer)战略,从而能够分散工人的抵抗,并将劳动者的整体利益分散在地理空间的各个维度。另一方面,网络信息技术的运用 ,使得企业能够通过网络来组织和指挥位于不同地理位置的工人进行生产活动。通过劳动过程的空间化,企业能够实现自身的灵活积累。与弗莱克等人所提出的组织和雇佣的灵活性相似,这种空间上的灵活性可以转变为企业的劳动灵活性,即在工资制定、劳动数量和劳动强度、工作任务上的灵活性。在灵活积累的体系下,企业能够适应大规模定制化的商品生产和服务供给,以维持较高的利润,同时又能将经营的风险转移到工人身上。空间化的引入使得工人与企业之间的权力关系愈加的不平等,从而使劳动在空间层次上隶属于资本主义的全球生产网络。同时,华莱士和布拉迪还强调了技术性控制(technocratic control)在劳动过程空间化中的地位。(1)网络通信技术和劳动分工的空间化在表面上使企业的生产活动分散化,但企业对于生产网络的潜在控制得到进一步的集中和增强。例如,电脑化的工作流程使企业能够监控整个生产系统的运行及产品的质量水平。(2)技术性控制造成工人阶层内部的分化,即一部分掌握专业知识的工人成为技术性控制系统的核心,另一部分工人则成为边缘性的临时工。这种信息化条件下的技术性控制进一步促进全球生产网络下灵活积累体系的形成。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迈向一个全球生产网络的政治经济学

随着全球化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正处在演变过程之中,这种演变主要表现为全球资本主义生产网络的形成和发展。国外学者正是从世界体系、资本循环和劳动过程这三种不同的视角对当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演变的不同侧面进行了分析。世界体系理论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换关系出发 ,建立一个以中心、半边缘和边缘地区为基础的商品链分析框架,阐明了全球商品链以不平等交换的形式实现了剩余价值在全球范围内的积累和分配。其优点在于揭示了主导企业与供应商背后的中心与边缘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关系,以及商品链对于这种不平等关系的塑造。同时也强调了国家在塑造商品链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将主导企业对于商品链的控制上升到国家战略的角度。但世界体系理论着眼于国家间的交换关系,忽视了对于国家内部的生产环节和生产关系的分析。资本循环理论从剩余价值的创造与实现出发,分析了全球生产网络中不同循环过程之间的相互联系;聚焦于资本循环和价值流动对于生产、交换和分配各节点之间相互关系的塑造,并以此来理解价值链中的企业行为;有助于我们分析现实经济中的危机是如何通过价值链在全球经济中得以传播和扩散的。其缺陷在于主要着眼于资本循环过程中企业之间的生产、交换和分配关系,而对于企业网络中的权力关系,却没有足够的分析。劳动过程理论以从价值链中的劳动和生产过程为出发点,考察了企业内部和企业之间的劳动分工关系,将对劳动过程的研究由单个企业内部扩展到企业之间的协作分工过程之中,对于理解主导企业如何在日益复杂的市场环境下有效整合及控制价值链中的劳动过程具有重要的意义。但劳动过程主要关注于生产环节,忽视了商业资本在整个生产循环中的作用。

分析信息技术条件下的全球生产网络,我们必须将这三种理论综合起来。首先将世界体系理论与劳动过程理论综合起来,对建立在中心、半边缘和边缘体系下的全球生产网络中的劳动分工关系进行分析。其次引入资本循环分析,考察企业之间的生产、交换和分配关系。(1)首先,在世界体系框架下分析全球生产网络中的劳动过程。在核心、半边缘和边缘的空间结构中,资本密集型的生产阶段集中在核心进行,而劳动力密集的生产阶段集中在半边缘或边缘进行。随着分工的日益深化,核心越来越集中于软件生产,而边缘则要承担越来越多的硬件生产转移,而边缘的硬件生产依赖于核心的软件。[42](P230-231)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全球生产网络具有弹性专业化的特点,即建立在对劳动市场分割基础上的功能弹性和数量弹性。[43]单个企业为了应对市场需求的迅速变化,从雇佣结构上将工人划分为核心和边缘,以实现产品品种变化的弹性。核心劳动力受到更加专业化的培训 ,具有高度的就业保障,能够适应多样的专业化分工,这部分劳动力作为功能弹性的来源,以实现产品的多样化。而边缘劳动力则相反,缺乏就业保障 ,劳动条件差,通常以临时工的形式出现,承担大量的简单劳动。企业能够根据市场需求,灵活调整这部分劳动力的数量,即实现数量弹性以削减成本 。作为一个整体的全球生产网络的劳动组织形式也具有空间化的特征,即核心和边缘的劳动力分散在各个空间维度上。从空间上将劳动力分割为不同的部分,使他们不仅在组织、报酬和流动性上具有差别,更在空间上存在距离。核心地区为了维持其对价值链生产过程的控制,需要在空间上维持和扩大这种劳动差异,不断减少核心劳动力的数量,不断增加边缘劳动力的数量,最终形成劳动力的“边缘化”,这样核心与边缘的概念就由地理位置和工业类型转向生产的社会关系中的地位。[42](P236)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我们从资本循环出发,将全球生产网络分为“生产者驱动的网络”和“买方驱动的网络”,就可以深入分析生产网络中企业之间的生产、交换和分配关系。(1)在“生产者驱动的网络”中,作为生产商的主导企业在整个循环过程中居于支配地位,他们控制了整个循环过程中的生产环节。这种支配权来源于其在最终产品的剩余价值的生产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具体而言,作为生产商的主导企业以其对关键技术专利的垄断及规模数量上的优势,控制着生产过程的关键环节,而将非关键的生产环节和销售等流通过程以外包和分包等形式交由其他循环过程中的企业来完成。对于网络中的其他从属企业而言,为了实现各自循环过程中的剩余价值,必须依附于主导企业。从而,在整个生产网络中,主导企业能够运用其支配权对其他供应商的生产组织产生影响,甚至能够根据其需要替换那些对最终产品价值实现不具有关键影响的外包供应商。这种形式的生产网络在诸如汽车、半导体等资本及技术密集的产业中尤为明显。例如,日本和美国的汽车公司将生产活动组织成多层次、包含数千家独立公司的生产系统。[44](2)在“买方驱动的网络”中,作为零售商的主导企业控制了资本循环的流通环节,从而对最终产品的剩余价值实现具有关键性作用。这种控制力来源于其在品牌营销和市场经营上的渠道垄断 。资本循环中其他供应商所生产出的剩余价值需要通过最终产品的销售来实现。这就使得零售商主导企业能够影响和控制供应商的生产活动,进而控制整个资本循环过程。现实中,这种“买方驱动的网络”集中于贸易主导的劳动力密集的消费品产业中,诸如服饰、生活用品、消费电子等行业。例如,耐克、锐步等运动鞋生产公司自身不从事具体的生产活动,而是采用“无工厂生产”,通过复杂的外包网络,将来自全球的专业生产供应商整合在一个关系网络中,并确保每一个环节都能够完善的组合起来。[44]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教学与研究》,2015年第8期。

全球生产网络的政治经济学分析_谢富胜.pdf

432.11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4 15:09 , Processed in 0.04493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