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9|回复: 14

全球生产网络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08: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 全球商品链、全球价值链和全球生产网络是分析当下全球分工格局的三种流行的理论,但存在着劳工与阶级分析缺失,忽略政府的作用等缺陷。国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从世界体系、资本循环和劳动过程三个角度对全球生产网络各自进行了分析。我们在综合世界体系理论与劳动过程理论的基础上,从资本循环角度进行了扩展,构建了一个关于全球生产网络的政治经济学分析性框架。
[关键词] 全球生产网络;世界体系;资本循环;劳动过程
[作   者] 谢富胜,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黄 盛,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8: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生产的日益分散化,国际分工格局发生了重要的转变。同时,信息和通讯技术特别是计算机网络在再生产中日益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世界各地的生产活动通过生产网络联结成一体,从而实现全球化的协作分工生产。伴随着这种生产方式的变化,国家以及地区之间经济交往日益密切。对于全球化生产的研究,主流学术界主要有全球商品链、全球价值链和全球生产网络三种理论。

全球价值链理论起源于波特用以界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价值链”的概念。[1](P33-46)格里菲提出了“全球商品链”概念,并按主导企业的驱动机制将全球商品链划分为“生产者驱动型商品链”和“买方驱动型商品链”。[2]随着分工生产日益深化,“全球商品链”的概念越来越难以解释全球化生产网络的新变化。格里菲等在2005年提出以“全球价值链”的概念以取代“全球商品链”的概念。他们根据企业间的协调机制,将全球价值链划分为五种治理模式,依次对应企业间不同的协调水平和权力的不对称程度。[3]吉本等借用惯例理论,以质量标准和惯例的传递机制为核心,构建一个“标准化”的治理理论。[4]在此基础上,庞特等将联结理论和惯例理论整合在一起,并融入宏观要素,构建了一个包括微观、中观和宏观三个层面的“模块化”理论框架。[ 5]卡普林斯基对价值链中企业主体的升级行为进行了分类,[6]他将企业升级的动因归于经济租,企业通过建立某种形式的进入壁垒来保持其租金。[ 7](P71-98)吉本等认为主导企业所构筑的进入壁垒能够以质量标准等形式传递到价值链中的其他供应商。[4]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8: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学者也对全球价值链进行了研究。例如,秦升和张辉分别回顾了全球价值链理论的发展历程。[8][9]邱斌等人运用制造业的出口复杂度衡量了各行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并检验了相关的影响因素。[10]唐海燕等研究了参与产业内国际分工对于价值链提升的推动作用。[11]另一些学者,如黄烨菁以产业国际化和金融开放为分析对象,分析了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化问题。[12]谢来辉运用全球价值链理论分析了新兴经济体的环境升级问题。[13]陶锋等研究了全球价值链代工过程中的技术外溢现象。[14]

国内外学者对全球价值链的研究,对于理解全球化条件下的跨国生产活动具有借鉴意义。但迄今为止的全球价值链理论的研究都存在着一些不足:一是忽略了劳工和阶级问题,将价值链节点中的劳动过程看作是“黑箱”;二是忽视了政府的作用,主权和国家的概念被逐渐淡化。此外,全球价值链理论仅仅描述了包括主导企业和供应商在内的价值链参与主体间的一种线性的关系网络,而对于当下复杂的生产网络解释力不足。因此,需要在全球商品链和全球价值链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展到全球生产网络的分析层次,以定义复杂的多水平、多维度、多层次网络结构下的经济活动。[15]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8: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基于此,国外一些学者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角度,分别从世界体系理论、资本循环理论和劳动过程理论出发,对全球生产网络下的分工和协作问题进行了分析。本文第一部分主要阐述世界体系理论是如何在分析全球商品链的基础上,揭示全球商品链中国家和地区之间不平等关系的;第二部分从资本循环的角度来考察全球价值链中的社会再生产各个环节之间的关系;第三部分从劳动过程的视角分析全球生产网络下的生产内部各个环节的变化;最后我们在对这三种分析视角进行比较的基础上,尝试构建一个全球生产网络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分析框架。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8: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世界体系视角下的全球商品链分析

沃勒斯坦指出历史资本主义存在着社会过程逐渐商品化的趋势,这包括生产、分配和交换等资本主义积累过程的商品化。进一步,他提出了“商品链”的概念,将社会再生产的各个商品化过程联结成一体,从而将商品化过程扩展到新的层次。[16](P3)沃勒斯坦和霍普金斯将“商品链”定义为“与最终商品相关的劳动与生产过程组成的网络。”[17]他们通过研究1590—1790年欧洲造船业和面粉行业商品链的发展演进,分析了1800年以前世界体系下的国际商品链,[18]说明剩余价值是如何生产的以及在其占有者之间是如何分配的,阐明了“不平等交换”体系是如何在实践中运行的。

沃勒斯坦根据地区之间的劳动分工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从空间上分为三种类型:中心、半边缘和边缘。其中,中心地区在现代世界体系中居于主导位置 ,组成中心地区的主要是经济发达、生产力先进和资本积累水平高的国家构成。边缘地区则与中心地区相反,主要由经济落后、生产效率低和资本积累水平低的国家构成。半边缘地区介于中心和边缘之间,兼具二者的特征,作为中心和边缘地区之间的缓冲地带,避免了二者之间的直接冲突。[19](P463)沃勒斯坦认为,一个地区进入现代世界体系的过程必须依次经历三个阶段:“处于外部地区、被融入和最后被边缘化。”融入是指把某个地区吸纳进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使之成为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一部分;边缘化指的是资本主义在这已融入的国家或地区的深化发展,具体表现为其在微观结构上的持续性演变。[20](P182-183)

世界体系理论将商品链看作是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积累的具体方式。商品链中的各个节点分别代表了整个社会劳动过程中的特定环节,原料采购 、产品制造、物流运输、市场营销都属于商品链中的不同阶段,从总体上反映了资本在空间上的分工行为。虽然商品链内部各个节点之间具有不同的地理位置劳动组织形式以及利润率水平,但中心地区的资本使不同的生产和再生产单元以多样化的形式实现了有效的整合,提高了整个商品链的积累水平 ,使得剩余价值的流动更加集中。[21]商品链实现了剩余价值在全球范围内的积累和分配。商品链的劳动分工和等级化特征通过“融入”和“边缘化”过程表现出来。一方面,通过参与全球商品链生产,越来越多的来自边缘地区的供应商有机会融入资本主义的全球生产体系。“融入”使更多的资本参与到全球的资本积累过程中来,这些各异的资本通过内部协调关系的重组,实现全球资本积累水平的提高。资本主义全球化生产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使得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卷入其中。另一方面,“边缘化”过程使得某些发展中国家逐渐远离资本主义体系的中心,限制和固化在整个商品链的低端。这种边缘化过程随着全球价值链中的中心、边缘和半边缘之间的不平等交换关系的形成而得以实现,不平等交换通过国际贸易使得剩余价值由边缘地区转移到中心地区。建立在这种以不平等交换为特征的劳动分工基础上的全球价值链,在空间上并不是均匀分布的,而是具有向心性的经济网络。剩余价值从网络的四周向网络的中心集中,在中心地区进行资本积累,中心地区在整个再生产过程中的支配权力进一步得到强化。[16](P13-14)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全球商品链中的等级化日益凸显,逐渐形成了极化的中心和边缘地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沃勒斯坦之后,商品链逐渐成为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主要理论方法,不断出现在研究全球分工格局文献中。格里菲正是在沃勒斯坦的“商品链”的基础上发展出“全球商品链”的概念,成为现今全球价值链理论的源头。但是,以格里菲为代表的一批研究全球价值链的学者放弃了沃勒斯坦对资本主义在不同空间维度上的分析,而仅仅将“商品链”定义为企业通过参与全球分工而具有的一种发展和向上流动的潜在路径,即经济主体能够通过潜在的动态学习曲线实现升级的过程。[22]将研究的中心问题由“商品链如何在系统层面上产生全球的不平等”转变为“商品链是如何在企业层次上促进经济发展的 ”。

然而,另外一批学者继续沿着沃勒斯坦的理论路径,对“商品链”理论进行了发展。就世界体系下国家与商品链关系问题,夸克指出中心国家可以通过构建一定的制度环境来使其排他性利益能够具象化为正式合理的贸易和生产网络的治理,以达到塑造商品链的目的。而中心国家之所以这样是为了应对世界体系中的其他地位相对较高主体的威胁和挑战。在以往文献的基础上,夸克提出了“行业支配权”(sectoral hegemony)的概念,强调国家如何通过与其他主体进行联合,以寻求维持其所设置的制度环境的合法性,从而保证其在关键行业的特权地位。基于此,夸克以全球棉花商品链为例,分析了这一过程。美国通过补贴本国棉农以及联合包括巴西在内的其他棉花出口国,控制着国际棉花市场的行业支配权,并通过棉花商品链的治理以及棉花质量标准和认定程序的制定,进一步巩固了其特权地位。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产国和进口国,中国正不断挑战美国对于棉花行业的支配权。[23]对于行业支配权的争夺涉及国家和企业两个层次。与主流的商品链理论将重点放在主导企业控制、协调和驱动商品链的研究视角同,夸克的分析聚焦于在宏观制度环境下的商品链治理,强调构筑世界体系的全球积累过程和地缘政治主体之间的相互竞争,为研究资本积累过程中的中心转移提供了有益的尝试。

一些学者还从经验上分析了全球商品链中增加值分配的不平等问题。例如,马胡咖利用贸易数据推算出各国在特定商品链中的相对地位,并评估了对于全球生产网络参与者的三个竞争性假设:协作、剥削和利润差异,然后将“生产者驱动”的汽车行业和“买方驱动”的服装行业的参与国的回报与小时工资率进行了面板数据回归。结果发现,以工资率衡量的劳动报酬在不同参与国之间有显著差异,但只在“买方驱动”的服装行业中出现了绝对的工资率下降现象。这些结果表明了商品链中增加值的分配呈现出因行业而异的多样性变化,并不存在一个同质性的收入分化机制。[24]克莱兰研究了商品链中剩余价值的来源问题。他以苹果公司的电子产品为案例进行分析,发现苹果公司通过在诸多生产领域构筑一定的垄断程度来获取剩余价值中最大的一部分 ,而苹果公司相对于其他供应商的垄断特权正是这一利润的来源。克莱兰进一步区分了“明价值”(bright value)和“暗价值”(dark value),估算了苹果公司iPad产品在各个生产环节中的“暗价值”,包括由于外包而导致的劳动工资的未付和少付以及生产过程中因环境负外部性所带来的额外成本,[25]这一部分“暗价值”就是核心国家企业所获得的转移剩余价值的来源。索尔斯等学者提出了“扩展的商品链”的概念,以运输业和石油业为例,分析了商品链中劳工运动的政治机会结构。以运输行业为例,不仅本身作为一个商品链,同时也是其他商品链的关键性连接环节。这种相互关联也增加了其脆弱性,因为该行业中极少数工人的流动就会影响数量巨大的货物的流动,从而会波及众多的商品链。[26]这样就为劳动者及其他社会主体影响商品链提供了一个杠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资本循环理论与全球价值链分析

马克思建立了资本循环的理论框架。他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看作是一个自我扩张的循环运动过程。在资本主义的总流通过程中,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分别是资本在循环的不同阶段的具体形态。这些形态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并存且相互转化的,体现了一种整体与局部、一般与特殊的对立统一 。在单个循环中,资本在循环过程中分别以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的形式出现。资本循环在生产过程中创造剩余价值,而通过流通过程实现剩余价值 。[27](P31-134)

索尔科以资本循环理论为基础,对全球生产网络中的价值链进行了一般的分析。[28](P80-92)以下图为例,将价值链看作是一个整体的循环过程,它由三个相互交错的次级循环过程构成。循环一的产出C′1作为生产资料参与到循环二过程的生产中。则循环二的购买阶段与循环一的销售阶段相互对接,使循环一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得以实现。即C′1以MP 的形式参与生产过程P2,同时M2的一部分转换成M′1。同理,循环二的产出C′2又作为循环三生产资料的一部分参与生产。最终产品C′3中包含着前两个循环过程中所创造出的价值。但循环与循环之间的过渡依赖于价值链中企业之间的交易行为来实现。随着价值链中企业之间协调水平的不断提高,更倾向于采用定期结算的方式进行支付。例如,对于循环一而言,其向循环二提供生产资料 ,价值并不是立刻转化为货币,而存在一定的时滞。这种时滞受到其他循环的周转时间的影响。即每个循环的剩余价值的实现依赖于价值链中其他循环的剩余价值实现。另外,专业化的分工协作要求企业之间的交易具有一定的资产专用性。专用性水平越高,企业间的相互依赖就越强。这种循环间的相互依赖关系也存在着内在的矛盾,这种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能发生危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资本循环的分析框架得到了许多学者的发展和运用。索尔科进一步将地理空间上的资本循环具象为借贷关系下社会空间的价值流动进行研究。[29 ]他认为在借贷关系中价值在借贷双方之间流动,而贷方又是以利息为目的。这种资本主义下的借贷关系可以看作是简单形式的价值流动,贷方的每一笔利息收入都是从借方身上榨取的额外价值,表现了其剥削性。更进一步,这种借贷关系循环可以扩展到广义的层次,不同的经济主体之间也存在某种意义的借贷关系。例如,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工人以货币的形式获得工资,而价值却从工人流向资本家。资本家作为贷方从作为借方的工人身上取得了作为利息的剩余价值。伴随着银行等中介机构的引入,使不同社会和地理空间上的经济主体能够联系在一起。包括家庭、企业和国家都融入到这种剥削性的借贷循环之中,从而加剧了社会空间维度上的不平等。索尔科将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化现象理解为一个社会空间上的借贷循环链条,并对欧洲金融化所造成的不平等问题进行了分析,探讨了金融资本循环如何以借贷关系的形式在时空上塑造了全球经济的不平等。

纽瑟姆以零售业为例,探讨了资本循环过程中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之间的复杂关系。[30]纽瑟姆指出货物的产出和配送是零售业价值链的核心职能,并运用布洛维的生产政治理论对其进行了分析,强调了物流企业与零售超市之间的相互联系。他通过对于两个第三方的货物配送企业的案例分析,来说明零售价值链中的企业之间关系本质上是由主导的零售商所塑造和控制的。具体而言,主导零售商通过关键绩效指标监控物流供应商的运营环节来管理它们之间的复杂的合同关系。这种企业之间的关系实现了生产网络的联结及价值在各个主体之间的流动。主导零售商能通过与第三方企业的合同关系俘获价值。物流供应商和零售商分别作为价值链的参与者,共同构成整个零售行业的价值链循环过程。其中,主导企业通过对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这些特定环节的关系的塑造,能够影响其他供应商,并通过它们完成价值的实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9: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普里查德等通过雀巢公司在东南亚生产网络的案例分析提出,企业在空间上的经济行为可以理解为资本在价值创造、价值实现和再生产过程中的多样性流动。[31]他们借鉴了古德曼关于四种具有代表性的积累过程的划分:(1)国际化(internationlisation),经济一体化主要依靠货币和商品的国际流动推动。常规贸易和金融关系是主导国际互动的主要形式。伴随着国家之间贸易的空前繁荣,国际金融市场实现了一体化 ,而金融市场与实体生产之间的分隔也逐渐增大;(2)多国化(multinationalisation),经济一体化主要依赖于跨国公司的对外直接投资来驱动。跨国公司采取本土化策略,其国外分支机构对于在当地的销售具有相对的自主权。在空间上,产生了企业为获得原材料而进行全球布局,国家为了获得创新租金而采取出口替代的策略,以及企业内部的采购行为等现象;(3)跨国化(transnationalisation),这涉及逐渐增加的国际间企业内部分工。其在组织和治理结构上,采用核心控制和垂直一体化的国际生产体系,对于大规模的生产,都采取了标准化的生产策略 ;(4)全球化(globalisation),经济一体化主要是由产业区之间的交易和协作主导的。古德曼将其定义为新的全球化现象作为要素所共同构成的整体进程。[32]这种划分虽然有别于资本循环,但在其区分了资本积累循环中的货币、商品和投资资本的流动之后,进一步分析企业经营的空间策略时,就可以运用资本循环理论来分析。普里查德等将古德曼的分类与资本循环下的生产、实现和再生产结合起来,分析了雀巢公司在东南亚的空间经营策略。在生产的地理布局上,适用于“多国化”的描述:雀巢公司通过一系列的企业间交易实现生产的安排,其产品在加工过程中考虑到区域内各国对于跨国贸易的限制。在价值实现的地理布局上,也适用于“多国化”的描述,雀巢公司的生产收益来源于地区内代理商的销售收入或与其他区域的子公司之间的企业内交易。在再生产的地理布局上,适用于“跨国化”的描述,雀巢公司通过企业内交易将利润和专利费用转移到持有商标和知识产权的母公司。通过以上分析,他们阐明了对于企业复杂的空间化经营策略,只有在资本循环下的价值生产、实现和再生产过程下才能得以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6 18:52 , Processed in 0.04507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