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楼主: 午时已到
查看: 2406| 回复: 59
发表于 2017-8-11 00:59:29
先说前者,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的转形不仅在逻辑上,而且在历史上都是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马克思的分析,从历史与逻辑的一致上,解决了所费资本到生产成本、剩余价值到利润、剩余价值率到利润率、利润率到平均利润率、利润到平均利润,进而价值到生产价格转化的诸多基本理论问题。在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的约束条件下,马克思的这一分析是无可挑剔的。笔者曾经用线性方程组重新表述了马克思的这一理论,并且证明:平均利润总额等于剩余价值总额,生产价格总额等于价值总额。[44]
发表于 2017-8-11 00:59:33
再说第二个方面,从萨缪尔森以及以往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批判中,以及我们对马克思解决转形问题的理解中,可以看到马克思的分析不是无条件的,也没有终结真理。在马克思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转形分析已有科学成就的基础上,我们需要进一步考察要素投入生产价格化对转形结论的影响。笔者在《转形问题研究》一文中,分别将不变要素投入生产价格化、可变要素生产价格化、不变要素和可变要素同时生产价格化,创立了扩大的马克思价值转化模型,对马克思的静态转化模型进行了动态化的补充。分析的结论是:马克思转形分析的基本结论仍然正确,即平均利润总额等于剩余价值总额,生产价格总额等于价值总额。[45]
发表于 2017-8-11 00:59:37
总结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并不是像萨缪尔森所认为的那样,承认成本价格有修正含义,即包括生产中所消耗的不变资本C项和可变资本V项中存在生产价格和价值之间差额,就一定要得出否定马克思转化程序的结论。西方学者,包括一部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也包括像萨缪尔森这样诸多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在转形问题上之所以误入歧途,根本原因还在于他们没有真正掌握马克思的按照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没有把要素投入按生产价格即所得价值转化模型看作是马克思所开创的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的简单马克思价值转化模型具体化。
发表于 2017-8-11 00:59:41
本文第一部分通过对萨缪尔森1957年、1970年和1971年发表的三篇论文总体逻辑过程的梳理,证明萨缪尔森作为一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仍然无法克服资产阶级的局限性。他重复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已经指出的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家的一贯做法:一方面系统化和公式化地接受生产价格这个商品价值的表面化的、似乎是没有概念的形式,另一方面却又强烈地否认价值由劳动时间决定的价值规律。本文第二部分着重分析转形问题研究的一个重要理论误区:用再生产平衡条件作为转形分析的约束条件来干扰转形分析。这一理论误区,不仅在萨缪尔森论文中起支撑作用,而且今天仍然在世界范围内误导人们对转形问题的思考。本文第三部分具体分析,为什么萨缪尔森的价值公式和生产价格公式不能表示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相应范畴,进而指出,马克思转形分析的本质是剩余价值的分配,这是萨缪尔森所根本不可能理解的。本文第四部分说明,萨缪尔森在劳动价值论分析中所犯各种错误的总根源在于他不懂得劳动二重性学说,因而不能够在各种方程式中找到统一的计算当量。这个缺陷也是萨缪尔森和英国剑桥学派著名经济学家斯拉法的共同错误。当然,萨缪尔森作为一代杰出的经济学家代表,他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批判也不是没有积极借鉴意义。本文第五部分分析他对马克思的所谓“相等内部构成”的转化程序的批判——在客观上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提出了如下的问题:如何依照要素投入按生产价格计算的思路来完善马克思的转形理论。
发表于 2017-8-11 14:44:15
言无新意的泛泛而谈。劳动价值论,虽然有许多人进行了批驳,但是也广泛受到理论界的认同。劳动价值论没有错,但是由劳动价值论发展来的剩余价值理论却存在重大理论疏漏。剩余价值是劳动生产的盈余价值,但不是简单的资本家剥削价值。盈余价值如何分配更合理是分配制度的根本性问题也是分配制度社会属性的倾向性问题。马克思理论学者在这最重大的错误就是认为剩余价值全部是资本家无偿占有的无产阶级的劳动果实,然后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建设中又难以自圆其说把剩余价值全部分配给劳动者。剩余价值的分配是国家分配制度定性的问题,自无产阶级革命初期,剩余价值理论与分配制度具体设计就存在自我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必须明确指出,剩余价值是劳动盈余价值,是一切分配制度开始的起点。剩余价值是劳动价值理论的体现,是劳动盈余果实的具体体现,但是必须说明分配制度的设计不是简单的依据劳动价值论,也不是简单继承既往社会秩序。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最重要的不是所有制的改变,而是分配制度的彻底颠覆。颠覆不是打倒一切,任何社会制度的颠覆都是在旧制度上的继承与创新。在分配制度我们打碎不了旧的、私有制的社会秩序,何来公平,何来经济中的人人平等。公有制的建立就是为了人们采取合作的工作制度用来取代私有制下的雇佣制度,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不是简单的生产资料所有人具体内容的体现,而是用公有制实现各种生产资料不同的所有人之下所有人共同使用生产资料的使用权、收益权。在投资人与劳动者达成新的分配制度是建立不同于私有制分配制度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关键。马克思批判了剩余价值由劳动者全部分光吃光的观点,但是并没有建立一套动态的、具体的分配制度。仅仅是提出了一些原则,我称为扣六部分一法。也有人说民主决策就可以解决。经济运行原则从来不是模糊的,就像产权制度一样,产权制度就是为了解决经济运行中权益模糊问题的,只有明确的规则才能权责统一。民主决择,也是需要权责统一的,资本家能占有剩余价值依据是具体的法律依据,社会主义想要将剩余价值分配给劳动者,依据的不能是剩余价值理论而是必须有具体的操作制度,在具体制度要考虑投资人的权责统一,也要考虑劳动者的权责统一。由此可见,民主决策其实往往成为劳动者用人数优势侵占投资人权利的理由与借口,而缺乏科学的依据。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就是建立具体、可操作、动态的、平衡的分配制度,这是人民用民主权利消除私有制经济所有人经济特权的法律确立,也是建立有序稳定发展社会主义新分配制度、新所有制形式的必然路径。剩余价值分光论与民主决策论都是典型的政治决定论,而不是政治经济学理论。简单的例子,国有企业剩余价值如何分配这就是一个大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剩余价值上交国家,这就是国家雇佣国企职工,这就是国家剥削国企职工;剩余价值全部分配给国企职工就是合理吗?剩余价值分配给国企职工符合剩余价值论,但是富民损国,难道就是合理的么?可见目前国企并不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也不是私有制的生产关系,用国家资本主义其实是很形象也很准确的。国企在什么条件下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呢?就在于建立投资与劳动者之间合理的分配制度,这方面进行研究探索的还很少。我只能说我的草根社会主义还算是有点新意。
发表于 2017-8-11 15:39:17
本帖最后由 1993109 于 2017-8-11 15:46 编辑
萨缪尔森批判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三篇文章总体脉路大致如下。他首先用实物量关系的生产方程式,以劳动单独生产要素的剩余价值增值率,写出价值方程。同时,他又用实物量关系的生产方程式,以市场利息率为增值率写出价格方程。他不肯也不愿对价格方程和价值方程的内在逻辑做深入分析,形而上学地肯定后者而否定前者。最后,他得出结论: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关于价值的研究,是“不必要的迂回”,而且是错误和糊涂的观念。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观点,应该将价值理论用“奥卡姆剃刀”予以剔除。


事实上,马克思关于价值转形理论的核心是一般利润率(也就是平均利润率)的形成。


无论是简单再生产还是扩大再生产,只要满足马克思揭示的社会再生产的平衡条件,就意味着同时在实物补偿和价值补偿两个方面,不但社会总产品的供求关系按比例地保持均衡,而且所有个别资本循环的供求关系都按比例地保持均衡,这就是“完全的比例平衡”的涵义。但是,保持这样“完全的比例平衡”,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只能是“偶然现象”。


马克思因而明确指出,“一般利润率只是不断地作为一种趋势,作为一种是各种特殊利润率平均化的运动而存在。在这里,资本家之间的竞争……本身就是这种平均化的运动”。


“它不过表现为商品市场价格围绕生产价格的波动和商品市场价格到生产价格的平均化,而不是表现为平均利润的直接规定”,因而“一般利润率本身又不过表现为利润的最低界限,而不是表现为实际利润率的经验的直接可见的形态。”



马克思转形理论的全部基础,是在劳动价值论价值决定所确定的价值量的限度之内,说明平均利润和生产价格的形成。



在1971年的论文中,萨缪尔森举了一个实物量关系数字例证,用以代替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的价值转形分析。假设社会劳动单位是100,其中生产谷物的第Ⅰ部门投入80个单位,生产煤炭的第Ⅱ部门投入20个单位。



转形问题是经济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在马克思之前,转形之谜主要表现在如何解决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与价值规律的表面矛盾。马克思在批判地继承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科学成就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并论证了劳动二重性学说、资本有机构成学说和资本周转学说,从抽象上升到具体,进而阐明剩余价值率到利润率、利润率到平均利润率的转化,揭示了价值到生产价格转化的基本原理,科学地揭示了转形之谜底。当然,马克思的分析也是有条件的:以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为其分析价值转形问题的条件。萨缪尔森认为,对于他所谓的‘同等内部构成’的例子,“马克思已被保护起来,不致跌进任何陷阱之中”。事实是,一方面,马克思的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的转形理论并不需要保护;另一方面,马克思本人也并没有回避要素投入价值的生产价格化。


本文第一部分通过对萨缪尔森1957年、1970年和1971年发表的三篇论文总体逻辑过程的梳理,证明萨缪尔森作为一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仍然无法克服资产阶级的局限性。他重复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已经指出的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家的一贯做法:一方面系统化和公式化地接受生产价格这个商品价值的表面化的、似乎是没有概念的形式,另一方面却又强烈地否认价值由劳动时间决定的价值规律。本文第二部分着重分析转形问题研究的一个重要理论误区:用再生产平衡条件作为转形分析的约束条件来干扰转形分析。这一理论误区,不仅在萨缪尔森论文中起支撑作用,而且今天仍然在世界范围内误导人们对转形问题的思考。本文第三部分具体分析,为什么萨缪尔森的价值公式和生产价格公式不能表示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相应范畴,进而指出,马克思转形分析的本质是剩余价值的分配,这是萨缪尔森所根本不可能理解的。本文第四部分说明,萨缪尔森在劳动价值论分析中所犯各种错误的总根源在于他不懂得劳动二重性学说,因而不能够在各种方程式中找到统一的计算当量。这个缺陷也是萨缪尔森和英国剑桥学派著名经济学家斯拉法的共同错误。当然,萨缪尔森作为一代杰出的经济学家代表,他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批判也不是没有积极借鉴意义。本文第五部分分析他对马克思的所谓“相等内部构成”的转化程序的批判——在客观上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提出了如下的问题:如何依照要素投入按生产价格计算的思路来完善马克思的转形理论。

1,价值转形问题的基础、核心是什么?


2,所谓价值,是劳动时间(至于是什么劳动时间,这里省略)。所谓价格,是货币数量(通常表达为货币数量,这里省略物物交换)。

一个是劳动时间,另一个是货币数量,看上去是两码事,似乎不搭界。


另,把价值定义为劳动时间,这是定义出来的,是命名出来的。这不需要论证。这符合人类的有关常规。
------其实,不妨舍弃价值一词,而直接使用概念劳动时间。
--------当舍弃了价值一词,直接使用“劳动时间”这个概念,丝毫不影响有关的理论体系、理论观点,且更直观、更简单。


3,所谓价值,是产品(用来交换的产品)的价值。所谓价格,是产品的价格。


另外来说,价值是产品与劳动时间的关系,价格是产品与货币数量的关系。


4,劳动时间与产品,是逻辑意义上的等价关系(不是等值关系,不是等于关系)。货币数量与产品,也是逻辑上的等价关系。

为什么说它们分别是等价关系?这里就省略不谈了。总之,它们分别是等价关系。

那么,因此说,作为产品之价值的劳动时间,与作为产品之价格的货币数量,2者也是等价关系。

那么,进而说,价值、产品、价格这三者之间,分别是等价关系。其实,它们总是等价关系。亦即三者总是一比一比一的对应关系。

其实,实质上来看,马克思说商品、价值、使用价值等等,就是构建了它们之间的等价关系。


5,进一步说,劳动量与产品量之间,不但是等价关系,而且是等于关系、等值关系。

劳动,是产品的量具和数量。产品,是劳动的量具和数量。

为什么说劳动与产品是等于关系呢?这里就省略不谈了。



6,所谓劳动时间,有个别劳动时间,有行业劳动时间,有社会劳动时间。各各不同,不能混为一谈。

生产先于交换。不考虑交换,就劳动谈劳动,那么,个别劳动、行业劳动、社会劳动三者之间,是存在差异的。


当考虑交换,引入交换,引入货币,引入价格,则价格所对应的哪个劳动时间,是指什么劳动时间呢?这需要分清,需要先做出明确。


7、平均利润率,不是现实,不是现象,是进程,是内在趋势,是整体的平均,是事后的平均。

也就是说,例如说,任意2个企业的利润率,那并不等同,仅仅有趋近的倾向而已。如果等同,是偶然的。




8,价值转形问题的基础、核心,到底是什么呢?

价值是劳动时间,价格是货币数量。价值转形问题的基础,价值转形问题的核心,是劳动时间与货币数量的转化。

换言之,价值转形问题,关系到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它是不是成立。如果成立,它是不是多余。

再换言之,平均利润率问题,社会再生产的比例问题,生产价格问题,等量资本获取等量利润问题,等等等,都不是基础,也不是核心。


打比方来说,现在的问题是有没有媳妇,能不能成家立业,而不是优生优育且传宗接代。

如果连媳妇儿都没有,奢谈什么优生优育、传宗接代呢?



9,平均利润率,不但在统计学上存在,而且在市场竞争当中存在,但,是作为趋势而存在。



10,价值转形问题,并不成问题。价值转形是天然成立的,不言而喻的。换言之,劳动价值论合理且必须。

因为,价值、产品、价格,这三者之间总是等价关系,即一比一比一的对应关系。

在这里,所谓的劳动时间,首先是指个别劳动时间。


再换句话说,萨缪尔森对马克思理论的批判,可以不了了之。不需要反批判。

因为,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以及其中的价值转形,总是成立,天然成立。



发表于 2017-8-11 16:00:37
11,价格=成本+利润。

当多个的企业等等,进行加总的时候,进行整体平均的时候,会出现数值上的不一致,出现整体与部分之间的不一致,结构上的不一致。

例如说,一个班级有平均身高,也有平均腿长,进而,客观的潜在的,有一个标准化的学生,“他”具备平均身高,且具备平均腿长。

那么,班级的任一学生,他的身高与平均身高有差异,他的腿长与平均腿长也有差异,且2个差异之间也有差异。

换言之,很难有一个学生,他的身高等于平均身高,丝毫的不差。

也很难很难有一个学生,他的身高与平均身高丝毫不差,且他的腿长与平均腿长也丝毫不差。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通常的价值转形问题的方程组的构建与解答当中,必须考虑上述情形。这种情形,会造成有关的数值上的不一致。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理由
曹新 + 50 赞一个!

总评分: 威望 + 50   查看全部评分

曹新 发表于 2017-8-13 12:13
精辟的质疑,马克思理论只有先解决自身的理论缺陷才能谈得上重新用马克思武装穷人。
发表于 2017-8-11 16:11:39
发表于 2017-8-13 12:53:09
曹新 发表于 2017-8-11 14:44
言无新意的泛泛而谈。劳动价值论,虽然有许多人进行了批驳,但是也广泛受到理论界的认同。劳动价值论没有错 ...







谢曹哥~~
发表于 2018-9-9 17:47:13
先标记下,日后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9-16 17:18 , Processed in 0.0469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