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午时已到

丁堡俊:评萨缪尔森对劳动价值论的批判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资本论》第一卷的价值分析范式来看,萨缪尔森的所谓实物量关系分析在代数学上是存在严重错误的。在第Ⅰ部门中,萨缪尔森企图说明,200个单位谷物的价值,是由20个单位谷物的价值和20个单位煤炭的价值(C),加80个单位劳动的价值(V),以及80个劳动单位的剩余劳动的价值(m)构成的。这是马克思的价值分析中的价值生产方程吗?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马克思价值生产方程的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形成新产品价值的各个组成要素,都必须放弃自己的使用价值形式而以价值形式加入新产品价值。就是说,在200个单位谷物的价值的生产中,20个单位谷物和20个单位煤炭都必须是已经放弃了其使用价值的自然形式来加盟的。在新产品价值中作为旧价值转移的不变资本C中,固定资本价值转移部分同流动资本价值转移部分相比,一般来说,量值不是很大。在精确度要求不是太高的一般价值分析中,固定资本价值的转移部分往往可以忽略不计,或者干脆不妨假设不变资本价值在一个生产周期中一次转移到新产品中去。即使固定资本转移的价值部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量,那么固定资本也不是以使用价值的形式加入到新产品价值形成过程。固定资本只是以其磨损的部分,通过折旧的价值形式参加新产品的价值形成,而不是以原来的或经磨损后剩余的使用价值形式和使用价值量参加新产品的价值形成。在萨缪尔森的例子中,在新产品价值200个单位的谷物价值生产过程中,作为谷物价值形成要素的20个单位谷物和20个单位煤炭,都必须要首先放弃自己的自然形式,而以价值形式加入。因此,在价值计算时,就不存在将等式两边的单位谷物和单位煤炭的价值量看作是一种互相相等的量,以致能用解方程的方法来求解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作为新产品价值形成要素的不变资本的各个量,必须放弃自己使用价值的单位形式,而以劳动的单位形式加入新产品价值,这是经济学的要求,也是代数学的要求。就代数学来说,不变资本各个要素不仅要放弃其使用价值形式,而且还必须放弃其使用价值的单位,而以统一的价值单位来进行计算。萨缪尔森不顾代数学的基本要求,不问煤炭是以千克还是以吨作为重量单位,还是以炭氧作为质量单位,也不追问谷物是以重量单位、质量单位,还是空间单位作为计算单位,况且萨缪尔森根本就不知道劳动和劳动力的区别,更谈不上如何将劳动的单位和劳动力的单位区别开来,于是,他糊里糊涂地使这些没有统一当量的量相加、相减、相乘或相除。换言之,80单位必要劳动+80单位剩余劳动+20单位谷物+20单位煤炭=200单位谷物,20单位必要劳动+20单位剩余劳动+80单位谷物+80单位煤炭=200单位煤炭,这组方程式根本没有成立的代数学基础,因此,也是根本不能成立的。由此萨缪尔森所推演出的两个价格计算方程式,即和,也是不能成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资本论》第三卷的生产价格分析范式来看,萨缪尔森的上述列表也根本没有解决转形问题。
  第一,萨缪尔森宣称,表中的“(4)栏和(5)栏在(2)栏和(3)栏中的任何项目的计算之前,是可以明明白白地计算出来的”,[37]这一判断毫无根据。(4)栏和(5)栏各项数字的来源都依赖于公式,而r值的确定显然离不开(2)栏剩余价值的量值,以及剩余价值作为组成部分而构成整体的(3)栏价值。这是最浅显的道理,无须多言。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萨缪尔森的列表根本没有弄清转形问题的实质所在。萨缪尔森对文中此前的另一列表(表3—1)进行分析时,有一个说明:“每100单位的谷物和煤炭的价格和价值分别为=(1.6,2.4)和=(2.0,2.0)。这项评价适用于用作中间产品的谷物和煤炭的实物量;工资=1。当价格应用于(1)栏时,我们以(16+24)C + 80V和(64+96)C + 20V以取代那里所表示的数字,但总额不变。”[38]这里,萨缪尔森似乎要说明要素投入发生价格和价值的偏离时,对价值转形的总量关系没有影响。其实,萨缪尔森根本就没有触及到马克思价值转性问题的本质。关于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的转形问题马克思已经给出了无可挑剔的解答。关于要素投入按生产价格计算的转形问题,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及其手稿中也已给出了若干重要的提示。笔者按照马克思的这些提示,曾经在《转形问题研究》一文中尝试性地给予解答,将其概括为“扩大的马克思价值转化模型”。[39]在扩大的马克思价值转化模型中,不变资本投入总量的生产价格和价值彼此互相抵消的情形,只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一般情况则是二者未必相等。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萨缪尔森的实物量关系分析,不过是斯拉法实物量关系分析的理论翻版。萨缪尔森的所谓实物量关系分析,不过是狂想不要还原方程,就能使马克思的劳动价值分析与斯拉法的实物量关系分析相连接的空想理论。从这方面来看,可以说,萨缪尔森是一个极端的斯拉法主义者。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一个值得认真回答的问题:重申扩大的马克思价值转化模型

     萨缪尔森首先谨慎地将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第九章不考虑固定资本折旧问题的转形表,整理如下:[40]

     表4:马克思自己的转化程序


  紧接着萨缪尔森议论道:“批评者和辩护者一样,毫无例外地都承认马克思在所有这些方面是前后不一致的。因为他错误地把同一个不变资本,既计算在价格之中,也同样地计算在价值之中。但是,这些‘C’是什么呢?它们是在较早阶段已经生产出来的项目,而且使价值变成价格的同一逻辑要求他们的价值也必须转化成价格。这样,据论证,马克思只走了这条路的一段,并在通向他的价格时错误地保留了价值计算的某些因素。”萨缪尔森表示,“我必须同意这一点”。在这方面,萨缪尔森表示自己与前人,他要努力指出这一事实:“在一个唯一的例子中,马克思的算术式碰巧是十分精确的”。萨缪尔森将这种特殊性概括为“(不变)资本相等内部构成”。[41] “(不变)资本相等内部构成”,表现在不变资本上,就是“这些部门中的每一个部门碰巧都使用的是社会生产出来的同一比例的各种原料和机器设备。”换句话说,“如果部门Ⅰ中C项80恰好是(5)栏中的价格加权组成的,其平均数相同于(3)栏中的价值,只有是这种情况,我们才可以肯定,80仍然是价格计算与价值计算两者的正确的量值”[42];“(不变)资本相等内部构成”,表现在可变资本上就是,“我们也必须假设最低生活预算是一种市场的商品篮子,当商品被用作生产中的投入物时,这种篮子是按同样的相对的比例组成的。”[4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萨缪尔森所概括的情形,我们可以用表3他所展示的马克思的价值转化程序予以说明。在这个转化程序中,马克思采用的是横断面分析方法,或者用现在通行的说法,是静态分析法。该表的部门Ⅰ中,C项80为马克思假定的按价值计算的不变资本。但如果将马克思的静态转化程序动态化,就有一个如萨缪尔森所说的问题:80是否恰好为(5)栏中的价格加权所组成,其平均数是否恰好为(3)栏中的价值?不仅如此,可变资本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对部门Ⅰ中V项的20,也可提出这样的问题:劳动力的价值和劳动力的生产价格是否恰好一致?这些问题触及马克思之后的转形问题的争执所在。但萨缪尔森就此对马克思的批判,也不过重复了庞巴维克、鲍特凯维茲等经济学家的老论点而已。只是萨缪尔森的批判看来更符合学术规范。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对这种批判所作出的回答,也过于简单化,以至有武断的嫌疑。许多不深入研究问题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以这个批判是“老掉牙”的论点为借口,对这个问题予以回避。有的学者甚至由此断言转形问题是“伪问题”。我们认为,对于这一批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还是应该予以认真的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理说,萨缪尔森既然已经发现马克思的转化程序只是在特殊条件(即不变资本相等内部构成)下成立,那么,他就应该进一步探讨:如果放松这个约束条件,马克思的转化程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也许他还能够发现放松这个约束条件以后,更为普遍的马克思的价值转化程序,而不会那么轻率地把他所发现的马克思的“相等内部构成”的转化程序也否定掉。然而,萨缪尔森却止步不前了。作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萨缪尔森,由其阶级利益决定了他不可能进一步探索并揭示生产价格体系与价值体系之间的内在联系。因为归根到底,二者的内在联系就是已经模糊化了的剥削关系——平均利润率,与赤裸裸的剥削关系——剩余价值率之间的转化关系。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特别是代表腐朽没落的当代资产阶级利益的庸俗经济学家,出于其阶级本能,也只能如此。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形问题是经济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在马克思之前,转形之谜主要表现在如何解决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与价值规律的表面矛盾。马克思在批判地继承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科学成就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并论证了劳动二重性学说、资本有机构成学说和资本周转学说,从抽象上升到具体,进而阐明剩余价值率到利润率、利润率到平均利润率的转化,揭示了价值到生产价格转化的基本原理,科学地揭示了转形之谜底。当然,马克思的分析也是有条件的:以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为其分析价值转形问题的条件。萨缪尔森认为,对于他所谓的‘同等内部构成’的例子,“马克思已被保护起来,不致跌进任何陷阱之中”。事实是,一方面,马克思的要素投入按价值计算的转形理论并不需要保护;另一方面,马克思本人也并没有回避要素投入价值的生产价格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9-23 18:27 , Processed in 0.04315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