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楼主: 午时已到
查看: 2417| 回复: 59
发表于 2017-8-11 00:57:58
 将再生产平衡关系加进来以后,就出现了利润率r是模型内生的,还是外生的问题。鲍特凯维兹强烈反对外生利润率。[26]斯蒂德曼经过所谓的证明后说:“除了偶然的巧合,利润率不等于。”[27]事实上,马克思关于价值转形理论的核心是一般利润率(也就是平均利润率)的形成。《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列举五部门数字的图表所演示出的平均利润率和生产价格的绝对数字,[28]目的在于说明市场价格到生产价格的平均化背后,利润率的平均化趋势。他在那里写道:“生产价格以一般利润率的存在为前提;而这个一般利润率,又以每个特殊生产部门的利润率已经分别化为同样多的平均率为前提。”[29]一般说来,价值转化为生产价格是伴随着一般利润率形成而实现的,同样,一般利润率也只能在价值转化为生产价格的过程中而实现。一般利润率形成了而生产价格还没有形成,或者反过来,生产价格形成了而平均利润率还没有形成,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可想象的。作为经济规律的平均利润率和生产价格的形成过程是完全一致的同一个过程。而鲍特凯维兹却把价值到生产价格的转化过程和一般利润率的形成过程,割裂并对立起来。他先入为主,首先认定含有再生产平衡条件、也含有利润率r的公式为价格体系。其次,当他发现马克思平均利润率公式与含有再生产平衡条件的价格体系的内生利润率r不一致时,他竟毫不犹豫地坚持前者,无理地批判后者。其实,不是马克思的平均利润公式与马克思的生产价格公式中的平均利润率发生了矛盾,而是被鲍特凯维兹硬拉进来的再生产平衡公式影响下的利润率与马克思的平均利润率公式发生了矛盾。进一步说,这是满足再生产平衡条件所要求的利润率,与资本竞争平等地占有剩余价值这种资本关系的平均利润率发生了矛盾。鲍特凯维兹用经过再生产平衡公式改造的、已经偏离马克思生产价格理论的内生变量利润率r,取代与马克思生产价格模型公式相一致的平均利润率r,这是十分错误的。萨缪尔森在明显意识到马克思转形分析不含有再生产平衡关系的情况下,仍未幸免于陷入这个误区,这与他思想方法的形而上学有关。
发表于 2017-8-11 00:58:05
 马克思的转形理论不包含他关于社会再生产平衡条件的理论,更不能将后者视为转形理论的一般前提。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阐述的社会再生产理论,研究的是社会总资本的运动规律,即所有个别(单个)资本循环交错运动的总和,包括与个别资本循环无关的个人消费过程及其一般商品流通。其中关于简单再生产的公式,正如马克思所概括,它的“全部基础”是“以不同生产体系之间保持完全的比例平衡为前提的规模不变的再生产”。[30]无论是简单再生产还是扩大再生产,只要满足马克思揭示的社会再生产的平衡条件,就意味着同时在实物补偿和价值补偿两个方面,不但社会总产品的供求关系按比例地保持均衡,而且所有个别资本循环的供求关系都按比例地保持均衡,这就是“完全的比例平衡”的涵义。但是,保持这样“完全的比例平衡”,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只能是“偶然现象”。正如马克思指出的,尽管“商品生产是资本主义生产的一般形式这个事实”,“会产生这种生产方式所特有的、使交换从而也使再生产(或者是简单再生产,或者是扩大再生产)得以正常进行的某些条件”,但这些条件会“转变为同样多的造成过程失常的条件,转变为同样多的危机的可能性;因为在这种生产的自发形式中,平衡本身就是一种偶然现象。”[31]资本主义生产的商品从按价值出售发展到按生产价格出售,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断扩张、支配一切生产部门的结果,期间马克思关于社会再生产的平衡条件,其涵盖范围不断扩大,其交错过程日益复杂和失衡,周期性地被全局或局部的经济危机所中断。资本和劳动力日益增强的自由流动(或竞争)是商品价值向生产价格转形的主要条件,并逐渐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殊性质和内在规律。[32]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定阶段出现的各个特殊部门利润率的平均化是竞争的直接产物,涉及个别资本经由生产过程和流通过程的循环及个别资本循环之间的相互关系,这不是社会总资本的运动问题,更与社会总资本的平衡条件无关。个别资本为赚取和争夺利润不断展开竞争,除了经济危机之外,这种起于比例失衡并加剧比例失衡的竞争是资本主义生产无政府状态在日常生活中的主要表现。马克思因而明确指出,“一般利润率只是不断地作为一种趋势,作为一种是各种特殊利润率平均化的运动而存在。在这里,资本家之间的竞争……本身就是这种平均化的运动”。[33]恰恰由于各种商品供求比例关系的不平衡,引起价格围绕其平均水平上下波动,才造成资本从利润长期低于平均水平的部门不断地向高于平均水平部门流动,自发的资本流动又造成新的供求不平衡,正向和逆向的个别资本运动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进而形成了部门特殊利润率平均化的长期趋势,商品价值因而转化为生产价格。马克思写道:这是利润“在不断的不平衡中不断实现的平均化”,“它不过表现为商品市场价格围绕生产价格的波动和商品市场价格到生产价格的平均化,而不是表现为平均利润的直接规定”,因而“一般利润率本身又不过表现为利润的最低界限,而不是表现为实际利润率的经验的直接可见的形态。”[34]
发表于 2017-8-11 00:58:14
三、萨缪尔森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价值方程和价格方程的错误表述
  
  如上所述,萨缪尔森在1971年的文章中,将全部劳动系数矩阵写成公式(1—3—1)即。在此基础上将生产价格矩阵写为(1—3—2)式即 。同样以全部劳动系数矩阵为基础,将价值矩阵写成 (1—3—3)式即  。
发表于 2017-8-11 00:58:17
 用(1—3—3)和(1—3—2)两个数学表达式,概括作为马克思价值转形理论之基本范畴的价值方程和生产价格方程,是不科学的。首先我们来分析价值范畴,按照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基本原理,如果认定公式(1—3—1)表示全部劳动量,那么,待转形的价值量在总量上就应该是与(1—3—1)式中值相等。萨缪尔森没有劳动力商品学说,他无法说明剩余价值的产生与价值规律的矛盾,因此,就使用在量值上不等的两个方程式(1—3—1)和(1—3—3)来表示价值范畴。实际上,(1—3—1)式中的既然是全部劳动系数矩阵,当然就已经包含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因此,作为价值转形出发点的价值范畴,只应是(1—3—1)式中值按照资本有机构成差别的重新表述,而不应该是在数量上与全部劳动系数矩阵值有区别的(1—3—3)式中的。萨缪尔森用“增值税”和“流转税”来解释价值增殖过程,把剩余价值看作是在劳动所创造的价值以上的一种“附加”。他用未掺水的劳动价值论解释值,而把(1—3—3)式中的值看作是“一级”“线性”的掺水,把(1—3—2)中的值看作是“n级”“非线性”的掺水,这表明萨缪尔森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一窍不通。
发表于 2017-8-11 00:58:21
 就生产价格范畴来看,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应该首先明确所费资本和平均利润。在萨缪尔森的(1—3—1)(1—3—2)(1—3—3)三个式子中,显然把所有的项目都看成是资本耗费了。马克思曾经明确指出:“商品使资本家耗费的东西和商品的生产本身所耗费的东西,无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量。”[35]马克思的生产价格范畴就是由以下两部分构成的:资本耗费为一部分;按照与所用资本量相适应的比例瓜分到的剩余价值部分。萨缪尔森混淆商品“使资本家耗费的东西”和“商品的生产本身所耗费的东西”,自然不可能理解生产价格范畴。马克思转形理论的全部基础,是在劳动价值论价值决定所确定的价值量的限度之内,说明平均利润和生产价格的形成。生产价格范畴怎么可能竟是商品生产耗费劳动量所规定的价值量的掺水?
发表于 2017-8-11 00:58:24
 最后,从纯粹数量关系看,既然表示全部劳动系数,那么,就等于增加了(1+s)倍。当然,不等于。而或者,就是增加(1+s)倍以后,再使物质投入也增加(1+s)倍以后的代数式的值。因此,也不等于。萨缪尔森将这样随意写出的数量关系式,无理地强行贴上这样的标签:“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的价值分析”以及“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的价格分析”等等。我们认为,他的这些“里昂惕夫和斯拉法时代的”数学公式,既没有科学地表示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也没有科学地表示马克思的生产价格范畴。实际上,萨缪尔森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特别是对转形问题的议论与马克思毫不相干。
发表于 2017-8-11 00:58:29
四、 萨缪尔森实物量关系分析的代数学错误

  用实物生产方程的求解来表示价值体系和生产价格体系,是萨缪尔森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批判劳动价值论文章的共同特点。在1971年的论文中,萨缪尔森举了一个实物量关系数字例证,用以代替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的价值转形分析。假设社会劳动单位是100,其中生产谷物的第Ⅰ部门投入80个单位,生产煤炭的第Ⅱ部门投入20个单位。在第Ⅰ部门中,投入80个单位劳动和10个单位谷物以及使用10个单位煤炭,生产了100个单位谷物。在第Ⅱ部门中,投入20个劳动单位和40个单位煤炭以及使用40个单位谷物,生产了100个单位煤炭。设最低生活工资需要为每个劳动单位消费品的搭配1/4个最终单位谷物和1/4个最终单位煤炭,这样,每100个单位的总产量中,有25个单位分配给工人。由于每100单位中的另外50个单位消耗于中间产品的生产,这样,每100个单位总产量中就留下25个单位为非工人的最后消费,或者说成为储蓄—投资。萨缪尔森认为,这一数字例证既符合《资本论》第一卷的价值叙述,又符合《资本论》第三卷的瓦尔拉斯均衡价格叙述。萨缪尔森将其概括为如下表:[36]
  
发表于 2017-8-11 00:58:34
 在表3中,萨缪尔森所用的字母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用字母基本相同。其中,罗马数字Ⅰ、Ⅱ分别表示生产资料的生产部类和消费资料的生产部类;C(包括)、V(包括)分别表示不变资本价值和可变资本价值,表示剩余价值,r表示平均利润率。
发表于 2017-8-11 00:58:37
由于萨缪尔森不接受马克思的成本价格和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的范畴界定,所以他无法说明自己表3中两个部类在剩余价值项目下的数字80V和20V的真实含义。因此造成的所列的数字与上面文字叙述的数字不相协调。事实上,萨缪尔森在这里一方面应该说明,80V和20V作为商品生产过程中的主观要素即劳动的实际耗费,是要有商品生产的客观要素谷物和煤炭的耗费与之相适应。但是,在萨缪尔森的这个表3中,他只关注了这一部分劳动耗费在生产过程的结果中体现为剩余价值这个规定性,而没有说明他们作为生产过程中投入的主观要素的规定性,因此给读者造成数字不一致的印象。这一点我们暂时将它放在一边,我们来具体分析萨缪尔森的中心思想。
发表于 2017-8-11 00:58:42
 萨缪尔森认为,表中的实物量关系式,既可以用《资本论》第一卷的价值分析范式加以说明,又可以用《资本论》第三卷的生产价格分析范式加以说明。表中由(1)、(2)、(3)组成的一组数字显示的是第一卷的价值关系,而由(1)、(4)、(5)组成的另一组数字显示的是第三卷的生产价格关系。事实上,萨缪尔森的这个分析与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价值分析毫无共同之处,也与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的生产价格分析毫无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9-18 18:56 , Processed in 0.41596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