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午时已到

丁堡俊:评萨缪尔森对劳动价值论的批判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1970年萨缪尔森在《马克思的“价值”向竞争“价格”的“转化”——放弃和替换的过程》一文开宗明义地讲,马克思关于价值向竞争价格转化的过程用逻辑形式表现如下:“任何事物”等于“任何别的事物”乘以“任何事物/任何别的事物”。[10]在具体论证中,萨缪尔森假定是获取生产部门n的产品的劳动直接投入的行向量;是里昂惕夫矩阵,矩阵中的要素表示生产部门j产出的产品所需的i投入;表示为满足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成本的最低生存产品需求列向量。萨缪尔森认为,卡尔·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假设每个部门都会对劳动力和原材料等成本费用上增加一个工资的固定百分比s,即所谓的“剩余价值率或劳动剥削率”。如果W表示实际工资率,马克思“价值”的行向量可以定义为: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中,,萨缪尔森认为,有这样一个与(1—2—1)式不相容的备选方案。它是由资产阶级经济(瓦尔拉斯均衡)和马克思去世后出版的《资本论》第三卷中提出的竞争价格界定的。这里价格的行向量是由所有成本(包括工资和原材料)加上一个固定的利润或利息的百分比r所决定,即:
      
    (1—2—2)
  一般地,式(1—2—2)的解包括n级多项式的正根解r﹡,而式(1—2—1)包括s﹡的线性等式解。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常情况下,当遇到的总和不能拆成它的组成成分的价值表时,就不可能“识别”潜在的技术系数a,而准确推导出式(1—2—2)的均衡价格。由此萨缪尔森得出结论:由价值到价格的“转化”可以用下面的程序表述出来:“(1)写下价值关系;(2)用橡皮将他们擦掉;(3)最后写下价格关系,然后,完成转化过程。”[11]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1971年,萨缪尔森发表了《理解马克思的剥削概念:马克思的价值与竞争价格间所谓转化问题的概述》一文。这是一篇更详细、更具体地分析批判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和转形理论的长篇文章,也是一篇因为措辞激烈而有广泛影响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基本理论观点没有变,重复了1970年他的观点。萨缪尔森在这里首先更详细地阐述了全部劳动系数矩阵公式,然后以此为前提又重新表述了价值体系和生产价格体系,并据此得出了与1970年文章相同的观点。在这篇文章中,萨缪尔森还以他的实物量关系体系为依据,更具体地批判了马克思的价值转形图表。下面我们先分析全部劳动系数矩阵以及与之相关的价值和转形观点。关于萨缪尔森的实物量关系体系以及由此出发对马克思的价值转形图表的批判,我们将在本文的后续部分陆续加以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萨缪尔森试图写出全部劳动系数矩阵。假设劳动力用鹿作为诱饵捕捉鹿。如果需要a=3/4头鹿来生产一头鹿, 并且劳动力,显而易见,在正常的生产状态下,要留下一头鹿给劳动者进行消费就必须生产出四头鹿。一头鹿的全部劳动时间为:。要得到I单位的净鹿,必须生产头鹿,或用一个一般公式表示。因此,全部劳动系数矩阵可以写成:
        (1—3—1)
  其次,求出价格体系。萨缪尔森以流转税对应《资本论》第三卷中的利润价格模型,以增值税对应《资本论》第一卷的剩余价值模型。首先以流转税r对公式   (1—3—1)进行修正。它将生产过程中的直接的活劳动系数和物化劳动系数都同时以相同增值率r进行增值,得到以下公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1—3—2)
  再次,求出价值体系。萨缪尔森又以增值税来概括价值体系。这种税并不是累进的,在每个阶段都只对直接劳动支付一次。如果税率是s,(1—3—1)现在修改为:
         (1—3—3)
  萨缪尔森认为,式  (1—3—3)和式  (1—3—2)的两种征税体制会出现“转化”问题或“对比和比较”问题。对于所有的r会有一种结果分布,对于所有的s会有另外一种结果分布。如果最低生存需求为m,可以分别用W/P=m替换r*和s*进行计算,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1—3—4)
  或            (1—3—5)
  萨缪尔森同样认为,式(1—3—4)即涉及的是解包括n级多项式的正根解r﹡,而(1—3—5)即的线性等式解。
  在这一基本认识的指引下,萨缪尔森又一次重谈擦橡皮的旧调,不过言辞更加肆无忌惮。萨缪尔森说:“如果你解开了代数的迷网并开始明白实情,你就发现,‘转化算式’恰恰是这样的形式:‘熟视两个互换而又不相协调的系统。写下其中的一个。用擦子将它抹去,以进行转化。然后填入另一个。瞧!你已经完成了你的转化算式。’用这样一种方法,人们可以从燃素‘转化’为熵;从托勒密‘转化’为哥白尼;从牛顿‘转化’为爱因斯坦;从创世纪‘转化’为达尔文——并且从熵又‘转化’为燃素……”[1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萨缪尔森批判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三篇文章总体脉路大致如下。他首先用实物量关系的生产方程式,以劳动单独生产要素的剩余价值增值率,写出价值方程。同时,他又用实物量关系的生产方程式,以市场利息率为增值率写出价格方程。他不肯也不愿对价格方程和价值方程的内在逻辑做深入分析,形而上学地肯定后者而否定前者。最后,他得出结论: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关于价值的研究,是“不必要的迂回”,而且是错误和糊涂的观念。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观点,应该将价值理论用“奥卡姆剃刀”予以剔除。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有一段不朽的文字:“生产价格包含着平均利润。我们把它叫做生产价格,——实际上这就是亚·斯密所说的‘自然价格’,李嘉图所说的‘生产价格’、‘生产费用’,重农学派所说的‘必要价格’,不过他们中间谁也没有说明生产价格同价值的区别,——因为从长期来看生产价格是供给的条件,是每个特殊生产部门商品再生产的条件。我们也理解了,为什么那些反对商品价值由劳动时间,由商品中包含的劳动量来决定的经济学家,总是把生产价格说成是市场价格围绕着发生波动的中心。他们所以会这样做,因为生产价格是商品价值的一个已经完全表面化的、而且乍看起来是没有概念的形式,是在竞争中表现的形式,因而是存在于庸俗资本家的意识中,因而也是存在于庸俗经济学家的意识中的形式。”[1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马克思一方面讲到,在经济思想史上像斯密、李嘉图这样杰出的古典经济学家,他们能够看到和接受生产价格概念,而不能区别价值和生产价格,不能说明生产价格和价值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马克思又揭露了庸俗经济学家的浅薄:他们不能揭示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内在联系和本质。“庸俗经济学所做的事情,实际上不过是对于局限在资产阶级生产关系中的生产当事人的观念,当作教义来加以解释、系统化和辩护。”[14]因此,庸俗经济学家必然一方面将生产价格这个商品价值的表面化的、似乎是没有概念的形式予以系统化和公式化,另一方面必然强烈地否定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价值规律,否认它对生产价格形成及波动的基础与调节作用。可以说,马克思早已预见到,庸俗经济学家一定会用橡皮擦掉经济体系中的价值范畴,转而写上完全表面化的、没有概念的生产价格范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9-23 20:05 , Processed in 0.02858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