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YJeeny

美国金融危机与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 正是在20 世纪70 年代的“滞胀” 期间, 美国金融垄断资本的国际化步伐大大加快。在“滞胀” 期间, 由于美国国内经济长期萎缩低迷, 固定资产投资不振, 迫使金融寡头把闲置的、过剩的金融资本输往国外, 并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 致使美国跨国银行在海外的势力迅速增强。1954 年, 20 个资本主义国家的99 家银行控制的国外分行共1200 家, 美国占10 %;到1977 年, 世界最大的50 家银行共在海外设分支机构3000 家左右, 美国占37 %, 所占比重增长近两倍, 分支机构数由120 家左右增至1100 余家, 增长近10 倍;1979 年美国在海外投资新建和合并企业的资产总额中, 银行所占比重为43.3 %, 比制造业的资产额要高出两倍多。美国的许多大商业银行都是在70 年代的“滞胀” 期间发展成为庞大的跨国银行的, ① 也就是说, 美国的金融垄断资本在70 年代 “ 滞胀” 期间加速蜕变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

进入20 世纪80 年代后, 美国、英国等国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及其控制的跨国公司获得空前扩张, 至20 世纪末, 全球跨国母公司已多达6 万余家, 它们控制的海外分支机构有50 多万家;这些跨国公司控制着世界生产的40 %, 国际贸易的50 %—60 %, 国际技术贸易的70 %, 对外直接投资的90 %以上。由此可见,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本, 尤其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的深厚基础, 超级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已经具备足够的实力把全世界作为其运作的舞台。② 这表明, 从20 世纪70 年代开始, 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由国家垄断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转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历史进程的新阶段除了有其本身特定的指标特征之外, 还必然有某些重大事件作为其标志。

没有标志性事件就不会有历史分期。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阶段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转变也不例外。标志着资本主义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转变的重大事件, 先后发生在20 世纪70年代到21 世纪初的30 多年间, 这些标志性重大事件有:

(1) 以“滞胀” 为特点的1973 —1975 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 标志着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极致, “滞胀” 成为资本主义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大转弯的第一个历史拐点。“滞胀” 既是对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总结, 又是资本主义进入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的历史序幕。

(2) 新自由主义的勃兴适应了当代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发展的需要。1990 年“华盛顿共识”出笼后, 新自由主义更成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向全球扩张及其制度安排的理论依据。

(3) 跨国公司的崛起使全球市场同时又成为全球工厂, 从而为资本主义进入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奠定了最深厚的物质基础。

(4) 长期以来缺乏可贸易性的“服务” 实现了贸易国际化, 使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对全球经济实现了全产业控制, 从而把资本主义在产业层面上推向了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

(5) 因特网作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控制全球的技术和经济密网, 成为资本主义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标志性技术。

(6) 9 ·11 事件为全面建立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全球体系提供了历史借口, 使美国掀起了一场实现“政治全球化” 或“全球一体化” 的乌托邦浪潮。

(7) 2007 年爆发于美国并很快蔓延、祸害全球的近百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表明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寄生性、腐朽性已达于极点, 它可能标志着国际金融资本垄断既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 也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收官” 阶段。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必然导致全球性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加速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过渡, 不仅提高了生产社会化的程度, 同时在更大的范围内实现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 无疑进一步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基本矛盾及其他主要矛盾。从美国近二三十年的历史进程来看,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在运作过程中, 已逐步呈现出了同国家垄断资本既有某种联系、继承, 又有显著差别的若干基本特征:

其一, 经济加速金融化, 金融资本成为经济乃至政治的主宰。所谓经济金融化, 用美国著名左翼学者威廉·K .塔布的话说, 既是经济上的, 又是政治上的。① 集中表现在:社会资本创造的利润越来越多地被金融资本所占有, 因此推动金融资本(金融企业资本+虚拟资本) 相对于实体经济企业资本迅速膨胀。20 世纪六七十年代后, 由于实体经济企业的资本利润率趋于下降, 面对激烈竞争, 实体经济企业不得不通过并购等手段“做大” 自己。而实体经济企业要完成“并购” 行为, 必须向银行贷款融资。金融资本垄断寡头正是利用金融作为现代经济运行血液和命脉的特殊地位, 逐步实现了对实体经济企业的操控, 并越来越多地占有实体经济企业资本在生产过程中所攫取的剩余。据学者研究, 20 世纪70 年代, 美国金融部门所获得的利润仅仅是非金融部门所获利润的五分之一, 到了20 世纪末, 这一比例上升到了70 %左右。② 另据美国学者统计, 整个美国金融行业在2004 年所“创造” 的利润约为3000 亿美元左右, 而美国国内所有非金融行业所“创造” 的利润则为5340 亿美元, 就是说, 美国金融行业“创造” 了美国所有国内企业利润的40 %左右。而在40 年前, 也就是20 世纪六十年代, 金融行业所“创造” 的利润不到国内所有企业所“创造” 利润的2 %。③ 仅仅40 年, 这一比重就增长了19 倍!

在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 借贷职能的资本从社会资本中独立出来形成金融资本, 是为了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效率。其收入———利息, 来自生产资本所攫取的剩余价值, 也就是从实体企业的剩余价值中分割出来的一部分。当资本主义发展到20 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后,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再也不满足于对生产资本的“从属” 、“配角” 地位, 逐步与实体经济脱节, 完成了由服务于生产资本向主宰生产资本的异化, 完成了“协助” 生产资本“圈地” (办实体经济企业),并分割其部分剩余价值向直接“圈钱” 的演化。正如威廉·K .塔布所说, “金融体系似乎已产生了一种新的、魔术般的`货币—货币' 循环, 在此循环中, 仅用货币本身就能制造出货币来,而无需实际生产的介入。” ④ 所谓“货币—货币” (G —G′) 或者“货币<货币” (G <G′) 循环中的“魔术” , 除了金融寡头凭借其对实体经济企业的操控向实体经济分割尽可能多的“企业剩余” 外, 更主要的是以各种手段, 包括打着“金融创新” 的旗号, 推出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 并通过高杠杆, 或者相互间、甚或对广大中小投资者进行诈骗, 将全球股市、基金债券市场变成同实体经济完全不相关的大赌场, 不仅使经济关系越来越表现为债权股权等金融关系, 甚至使社会资产也因金融化而异化为金融资产。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二, 金融虚拟化、泡沫化。资本的本性就是要在循环中尽快增值。既然无需经过实体经济生产运作、仅仅货币自身循环就能生出更多的货币(G <G′), 加上美国自20 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实体经济领域资本利润率持续下降, 导致大量的社会资本涌入金融领域。据有关统计, 20世纪50 年代至70 年代, 美国金融资产流量对GDP 之比平均为257 倍, 1980 —2007 年这一比例迅速上升到418 倍;不仅如此, 近一二十年来, 即使是非金融公司, 其资产总额中金融资产也在迅速增长、所占比重越来越高。20 世纪70 年代, 非金融公司的金融资产与实体经济资产之比为40 %多, 到90 年代, 这一比例已接近90 %。①

金融资本本身并不创造剩余价值, 货币循环所以能生出更多货币, 全靠投机诈骗、高杠杆运作。正是这种在高杠杆运作中的投机诈骗能带来高额回报, 给极具冒险性的资本以强烈刺激,不惜举借高于自身资产数倍、数十倍、数百倍的银行贷款去购买美国的金融资产、股票债券及其他形形色色的金融衍生品 。在这种完全脱离实体经济的货币循环中, 出现一个十分奇特的现象:“债务” 成为重要的“发酵剂” :美国的各种所谓“金融创新产品” 或金融衍生品, 大都由美国政府债务、公司债务以至普通消费者的消费抵押债务等等包装而成;同时, 要高杠杆运作,购买这些金融衍生产品, 又需要举借新的债务。正是在这种 “ 举债” 购买由各类债券包装成的金融衍生产品的恶性循环中, 美国经济中由金融衍生产品(其中相当部分是“ 有毒” 的) 所形成的虚假财富如脱缰之马急剧膨胀。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的报告, 目前全球的金融衍生产品总值已达596 万亿美元, 是全球股市总值65 万亿美元的9 倍, 是全球GDP 总量54.5万亿美元的11 倍。② 其中美国的金融衍生产品总值占全球的50 %以上, 已高达300 多万亿美元, 是美国号称13 万亿美元GDP 的25 倍。③ 日本学者的上述估算应该说还是比较保守的, 据2008 年10 月7 日出版的《东方日报》所载之文称:美国市场金融衍生产品的总值高达455 万亿美元, 占全球金融衍生产品总值的76 %, 相当于美国号称的年GDP13 万亿美元的35 倍。文章援引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哀叹:“华尔街醉了, 什么时候不再搞这么多花巧得令人头昏脑涨的金融产品, 才算醉醒了!” 但布什哪里知道, 在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的主导之下, 华尔街是不可能“醉醒” 的! 因为, 美国的众多金融机构, 都是由这种虚拟的、泡沫化的有毒金融衍生产品撑起来的。以美国最大的房产抵押金融机构房利美、房地美为例, 其核心资产总共为750 亿美元,但它们所发出的衍生金融债券竟高达52000 亿美元, 是其核心资产的近70 倍, 泡沫之大令人瞠目结舌。④ 可见, 被某些人视为天堂的美国, 就是建筑在这种虚拟的、有毒的金融衍生产品泡沫之上的。如果把这些泡沫都挤掉, 美国还剩下什么? 然而, 不论是共和党的布什当政, 还是民主党的奥巴马当政, 都不可能在真正意义上去挤掉这些有毒的泡沫!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三, 金融资本流动、金融运作自由化。金融行业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非常特殊的行业。这首先是因为, 现代金融是现代经济的中心, 是一个国家整个经济体的血液和命脉。其次,还因为金融产品是一种特殊商品:作为商品一般, 金融产品的流动, 要求以市场为基础并自由流动;但作为一般等价物, 也即作为商品交换结算工具的货币市场工具, 以及作为资产储备或转移资金、安排资产风险结构等的资本市场工具, 它必须在国家计划的调控下, 在国家有关法律的框架内, 在国家有关部门的严密监控之下流动, 以确保金融体系健康运行。最后, 随着现代金融衍生产品的增多和金融产品的虚拟化, 其流动性进一步增强, 尤其是现代金融产品同当代高新技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结合之后, 其流动之迅速、流动量之大, 从而形成的对一个国家的金融系统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冲击力之大, 常常出乎人们的想象。正因为如此, 迄今为止, 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实行金融自由化的金融体制而未遭受金融货币危机打击的成功范例!

对此, 美国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及其守门人———美国执政当局心里十分清楚。也正因为如此, 为实现其尽快增值的目标, 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不满足于仅仅主宰美国经济, 而且要掌控整个世界经济体系, 实现“全球一体化” 即“美国化” , 其重要杠杆之一, 就是“金融自由化” 。关于这一点, 威廉·K .塔布在对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嬗变过程进行跟踪分析时指出:“因为金融部门已经取得了对(美国)其他经济部门的操控, 实际上也取得了指挥债务人、弱势公司和(美国)政府的权力。由于它的权力增长, 它可以要求在更大程度上不受管制, 从而使得它进一步膨胀, 并危及更大的经济系统的稳定性。” ①

美国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集团及其守门人美国当局推行的“金融自由化” , 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含义:其一是金融资本流动自由化。20 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 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加大在全球推行金融自由化的力度, 要求各国改变境内外金融市场的分离状态, 对外开放金融市场,实行外汇交易自由化等等;1990 年出笼的“华盛顿共识” 明确要求“放松对外资的限制” , 这一切的要害在于, 削弱他国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 为其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自由进出他国“圈钱” 、进而控制他国经济扫清道路。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应该指出的是, 在推行“金融资本流动自由化” 方面, 美国当局历来实行双重标准:他们鼓吹的“金融自由化” , 仅适用于美国的金融垄断资本进入其他国家的金融、资本市场, 如果其他国家的资本进入美国市场, 将会遇到法律甚至行政的种种壁垒, 受到严格的限制、审查甚至被拒之门外。近几十年来, 美国当局在维护其“国家安全” 的名义下, 通过立法或发布行政条例, 对其他国家的金融资本进入美国进行严格限制和严密金融监管, 其法律或行政法规的条款多达一千余条。②

美国当局推行“金融自由化” 的另一层含义, 就是主张金融运作自由化, 取消金融运作中必不可少的监管环节。监管环节的缺失, 使大大小小在货币循环中运用欺诈手段“圈钱” 的金融巨鳄获得空前“解放” , 近二三十年来, “金融创新” 被亵渎, 成了“金融诈骗” ;金融衍生产品大多被毒化, 成了美国产的另类“摇头丸” 。正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充满欺诈、剧毒的金融、资本市场上演的一幕幕“圈钱” 大比拼过程中, 孵化出了一批又一批麦道夫、斯坦福之流的超级欺诈骗子, 甚至连号称美国金融市场看门人的穆迪、标准普尔、惠誉等信用评级机构, 在美国充满尔虞我诈的金融大染缸里也被熏陶为专事出卖灵魂(穆迪高管:“我们为了赚钱, 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同金融巨鳄们沆瀣一气、将大批“有毒债券” 贴上“优质” 、“3A” 标记, 去坑蒙全球投资者的制度性毒瘤。③ 所有这一切, 都是对美国推行的“金融自由化” 的经典注释!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四, 实体经济逐步空心化。近二三十年来, 美国经济金融化、金融虚拟化、金融衍生产品泡沫化, 仅仅是美国经济畸形发展的一个方面。美国经济畸形发展的另一个方面, 是实体经济逐步萎缩、国民经济空心化。实体经济的主体制造业也就是第二产业在GDP 中的比重, 1990年仅为24 %, 2007 年进一步下降至18 %;制造业投资的增长率2006 年仅为2.7 %, 投资额仅相当于GDP 的2.1 %。④ 20 世纪的八九十年代, 美国的服务性行业(主要是金融行业), 已占GDP 的70 %左右, 在实体经济领域, 除军事工业仍为全球之冠外, 其余仅石油、IT 、房产、汽车、飞机制造以及农业等产业还能称雄于世界。但进入新世纪后, 先是IT 产业泡沫破灭, 继而因9 ·11 事件使飞机制造业遭重创;本世纪初为摆脱经济衰退, 实行30 年期购房贷款60 年来最低利率以刺激住宅销售, 营造了房地产业的巨大泡沫。2007 年房地产因泡沫破灭而一蹶不振;在由此引发的金融危机中, 美国所剩为数不多的实体支柱产业汽车行业又遭重创, 克莱斯勒、通用 、福特三大汽车巨头因汽车销量骤降、经营出现巨额亏损———仅2008 年第三季度这三家公司亏损共达240 多亿美元、债务负担过重、股价暴跌至垃圾股边缘而深陷困境, 克莱斯勒、通用两公司不得不先后申请破产保护, 福特公司亦在考虑出卖所持马自达的股份以维持运转。至此, 美国这个庞然大物稍有竞争力的实体经济产业已经仅剩军工、石油、农业而已!

顺便指出, 近几年来, 美国号称其年GDP 已达13 万亿美元左右。现在看来, 这也是一个为维持美元霸主地位而被注水稀释了的数字。进入新世纪后, 在美国经济中, 金融业占半壁江山。然而美国的金融业除美钞印制外, 毕竟是虚拟的、泡沫化的, 2009 年虚拟资产估值10 万亿美元, 2010 年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一旦动荡, 马上会缩水至6 万亿美元甚至更少。比如, 据私募基金百仕通集团执行长史瓦兹曼统计, 此次金融危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即毁掉45 %的世界财富 。另据美联储2009 年3 月12 日公布的资料, 美国家庭的财富(房产、银行存款、股票资产减去债务)2007 年第二季度为64.4 万亿美元, 至2008 年底剩下51 .5 万亿美元, 一年多缩水20 %, 仅2008 年第四季度即缩水9 %。① 到目前为止, 美国的金融危机和全面经济危机还在发展, 其金融系统近乎腐烂, 信誉也丧失殆尽, 金融企业大都亏损、缩水, 美国年GDP 到底剩下几何, 这可能是一个美国政府不愿正视的数字。关于这个问题, 头顶“商品大王” 桂冠的罗杰斯曾有一段精彩的点评:“我不会相信政府公布的任何数据, 美国政府无论通胀数据或经济增长都讲了十多年的大话……我不会在意政府公布的数据。” ②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五, 在所谓“效率优先” 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主导下, 美国劳动大众日益贫困化。以自由化特别是金融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或市场原教旨主义为灵魂的新自由主义, 是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榨取尽可能多劳动者血汗服务的。所谓“效率优先” 本质是“资本效率优先” 、“ 资本增值效率优先” 。私有化、市场化 、自由化之于“资本增值效率” , 犹如水之于鱼;只有在不受制约的市场里, 资本尽快增值的“效率” 才能得以彰显或实现。然而, 满足资本尽快增值的“效率” , 是以牺牲社会公平、以广大劳动者的日益贫困为代价的。对于这一点, 新自由主义者向来讳莫如深, 足见其虚伪性。但客观事实充分证明“效率优先” 是一种经典的“劫贫济富”政策:近二三十年来,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 工人素质的提高, 劳动生产率也大大提高, 工人在单位时间内创造的价值也在增加, 工人的工资本应相应提高, 而事实是美国工人的工资不仅没有上升, 反而不断下降。1971 年美国企业工人平均工资每小时17.6 美元, 至2007 年每小时工资下降到10 美元,降幅达43 %;③ 如果将通货膨胀因素考虑进去, 工人的实际工资降幅更大。

正是在所谓“效率优先” 政策的主导下, 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近二三十年来,美国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的工资差距, 从40 ∶1 扩大到了357 ∶1 。④ 20 世纪70 年代之后的30年中, 美国普通劳动者家庭的收入没有明显增加, 而占人口0.1 %的富有者的收入增长了四倍,占人口0.01 %的最富有者家庭的财富增加了七倍。① 从2000 年到2006 年, 美国1.5 万个高收入家庭的年收入从1500 万美元增加至3000 万美元, 6 年翻了一番;而占美国劳动力70 %的普通员工家庭的年收入从25800 美元增至26350 美元, 仅增长550 美元, 6 年仅增2 %。前者的家庭年收入为后者的1150 倍, 在这6 年中前者年收入的增加额为后者年收入增加额的近3 万倍。②

美国政客及一些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常常津津乐道:美国普通民众均持有股票, “人人都是资本家” 。其实, 这也是一个大骗局, 真相是, 占人口10 %的富人持有美国股票市值的89.3 %、全部债券的90 %, 而普通员工持股之和仅占全部股票市值的0.1 %。③ 贫者愈贫, 富者愈富, 且后者建筑在前者之上。这就是“效率优先” 所构建的当今美国的社会现实。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六, 美国经济乃至国家运行的基础债务化。有关统计资料显示, 2006 年前后, 美国居民消费已经占到美国GDP 的73 %。④ 根据这一统计口径, 如果再按美国声称的年GDP13 万亿美元计算, 2006 年美国居民人均消费3 万美元左右。而占劳动力70 %的普通员工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2.6 万美元, 一个家庭按4 口人计, 人年均可支配收入当不足万元, 远远不足以支付人年均3 万美元的消费支出。这里的可能解读只能有二:一是正如罗杰斯所言, 美国发布的数据有极大水分, 其年GDP 根本不足13 万亿美元。即使按人年均消费支出高出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 万元) 一倍进行框算, 美国的年GDP 也只能在8 万亿美元之下;二是即使按2006 年美国年GDP8万亿美元计算, 是年美国人均消费支出(8 万亿×0.73 ÷ 3 亿人) 2 万美元, 人均可支配收入1万美元, 消费资金缺口人均还达1 万美元。这笔巨大的消费资金缺口靠什么填补呢? 只能依靠借贷!

资本主义经济在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的支配下, 一方面是生产、物资供给具有无限制增长的趋势, 另一方面是因资本盘剥的加重广大劳动者的贫困加深, 有支付能力的社会购买力增长缓慢, 导致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周期性发生。当资本主义发展到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攫取主导地位之后, 仅仅从生产资本那里分割更大一块“企业剩余” 已无法满足其深不见底的壑欲, 在“金融创新” 的旗帜下, “G <G′” 的“圈钱” 魔术式“经营” 堂而皇之地登上了资本主义经济的最高殿堂:股票、股市以及各种基金逐步去集资之功能, 与经济基本面脱钩, 蜕变成了高杠杆运作以“圈钱” 的大赌场;债券, 对于国际金融寡头来说 , 成了资本市场上可以“一箭三雕” 的新宠:一是鼓动借贷消费可暂时缓解因劳动大众贫困加深、社会购买力不足导致的生产相对过剩危机;二是可从借贷消费的劳动大众身上进行再次榨取;三是通过将各种债券(包括坏账、死账债券) 包装成形形色色的金融衍生品可对美国乃至全球投资者进行坑蒙诈骗, 以转嫁损失。

正是在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的主导、推动之下, 近一二十年来, 在美国逐步形成了一种“负债经济模式” :普通民众靠借贷维持日常消费。有学者据此责难美国人是超前消费, 其实, 这是一种误读。美国民众靠借贷消费, 不过是为了维持一种较为体面的生活而已, 是不得已而为之。据有关资料(见图1 、图2), 美国家庭债务占其可支配收入的比重, 1983 年为75 %左右, 2000 年上升为125 %;美国家庭债务占其税后收入的比重, 1980 年为60 %, 2000 年为110 %。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1: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4.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6 16:14 , Processed in 0.04731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