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演化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1 8 6 1 一18 6 3 年手稿》里, 他做了这样的设问: “ 为什么那种通过商品交换互相补充成整个社会生产、并通过竞争和供求规律对这种社会生产的各个代表发生作用的社会内部的分工, 会同那种标志资本主义生产特征、完全消灭工人的独立性并使工人变成在资本指挥下的社会机构的部件的工厂内部的分工 , 并行不悖地一起向前发展。” ③

他进一步暗示: 两类分工相互促进、相互产生的关系, 可以使“ 自由的、似乎是偶然的、不能控制的和听凭商品生产者的任意行动的” 局面不至陷于完全崩溃 , 并达成某种平衡或秩序。对于保持平衡和破坏平衡这两方面趋势的关系, 《资本论》第一卷提供了以下重要的论述:

“ 在( 资本主义) 工场手工业中, 保持比例数或比例的铁的规律使一定数量的工人从事一定的职能; 而在商品生产者及其生产资料在社会不同劳动部门中的分配上, 偶然性和任意性发挥着自己的杂乱无章的作用。诚然, 不同的生产领域经常力求保持平衡, 一方面因为, 每一个商品生产者都必须生产一种使用价值,即满足一种特殊的社会需要, 而这种需要的范围在量上是不同的, 一种内在联系把各种不同的需要量连接成一个自然的体系; 另一方面因为, 商品的价值规律决定社会在它所支配的全部劳动时间中能够用多少时间去生产每一种特殊商品。但是不同生产领域的这种保持平衡的经常趋势, 只不过是对这种平衡经常遭到破坏的一种反作用。” ①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明显, 这种“ 保持平衡的经常趋势” 和“ 平衡经常遭到破坏的” 反趋势, 在这里被看作是一对具有互补性的矛盾, 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就是这两种趋势的不断相互转化。应该指出, 马克思的这些思想和一些现代演化经济学家的思想是惊人地一致的, 让我们从先前的文章里摘引一段:

“ 纳尔迅和温特是上个世纪8 0 年代以来出现的、方兴未艾的` 演化经济学’ 的代表人物, 他们曾正确地指出: 自亚当· 斯密以来, 经济学所关注的首要问题是, 由各种分散决策所产生的经济活动, 如何形成了整个经济中的秩序。对于演化经济学来说, 秩序并不等于均衡, 秩序毋宁说存在于均衡和非均衡的互补性之中。以研究技术创新和长波理论而知名的弗里曼和卢桑, 也在方法论上论述了与此相关的问题, 他们使用了` 协调’( co or d i n at io )n 这一概念, 指出: ` 协调概念解释了, 为什么存在着非均衡过程, 以及非均衡过程为什么会受到约束; … … 为什么结构性的不稳定性持续地存在着, 但又不会驱使整个系统朝向爆炸性毁灭。’ 另一方面: ` 存在着协调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就存在着和谐或均衡, 不管均衡在意识形态的意义上指的是资本主义经济的一般特征, 或者在其精确意义上指的是市场体系所具有的持久的动态稳定性特征。’ 两位作者还写道: ` 马克思已经预见到` 资本主义作为整体’ 的协调过程的重要性 , 并把协调解释为各种基本趋势和反趋势— 也就是冲突— 的结果。’ ” ②

弗里曼和卢桑对马克思的理解是非常正确的。必须强调指出的是, 马克思的关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存在着“ 协调” 机制的思想, 传统马克思主义对市场经济的评价之间是有矛盾的。在《反杜林论》里, 恩格斯曾经提出: “ 个别工厂中的生产组织性和整个社会中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对立” , 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① 按照恩格斯的观点,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事实上不可能内生地形成“ 协调” 机制, 无法达成任何秩序, 只能导致“ 整个社会中生产的无政府状态” , 带来混乱和危机。这个观点日后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并且不断被强化。到了第二国际某些理论家和后来的斯大林那里, 问题成为了资本主义经济将以何种方式不可避免地走向崩溃或总危机。还要指出的是, 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思想, 都是建立在把两类分工的对立绝对化的基础上的。以列宁为例, 为了解决恩格斯所概括的矛盾, 他提出了社会主义将把整个经济变成一个大工厂的思想, 这样一来,工厂内部分工和劳动的社会分工的区别、以及由这种差别所带来的矛盾就将消失。显然, 如果今天我们还坚持这类传统观点不变的话, 那就等于默认,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无法提供一个合理的理论, 以解释发展市场经济的必要性。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强调马克思的思想和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之间的差异, 并不是在故弄玄虚。马克思在强调两类分工的相互作用和协同演进的时候, 的确没有像恩格斯等人那样, 仅仅从对立的角度来考察两类分工, 也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市场经济在协调两类分工的关系、从而达成某种秩序上所起的作用。在经典作家的文本中, 这样的思想是弥足珍贵的, 它为我们在今天发展一种科学的市场经济理论提供了出发点。

图1 形象地概括了市场经济中分散的经济决策所可能产生的三种理论结果。由于传统马克思主义没有提出一个关于市场经济的正面解释, 结果就给新古典经济学的传播大开了方便之门。与传统马克思主义彻底否定市场经济具有协调两类分工并达成某种经济秩序的思想相反, 新古典经济学通过市场均衡的概念在意识形态上制造了对市场经济的非批判的物神崇拜。相对于这两种截然对立的范式, 演化经济学所主张的协调论, 在我们看来是解决问题的更可行的出路。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要指出的,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并不是没有取得一点成就。迄今为止, 国内外学者已经在两个方向上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协调论。首先应该提到的, 是以阿格列塔(M A gl i et t a)、利佩茨( A.iL p iet )z 为代表的法国马克思主义“ 调节学派” ( r e g u l a t io n s e h o o l ) , 他们通过积累体制 、调节方式和结构形式等理论概念, 力图阐明在特定的资本积累体制下( 如福特主义积累体制) 达成协调的条件和过程。

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历的“ 黄金年代” , 曾经迫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回答资本主义为何“ 垂而不死” 的问题。标准教科书的解决方法是, 把这个阶段命名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 把资本主义能够获得发展的原因归于国家的外部干预。但是, 这个解释给人以这样的印象, 协调是通过纯粹外在的手段而实现的, 和经济自身的运动规律缺乏有机的联系。“ 调节学派” 在某种程度上克服了这个缺点, 他们把分析的焦点重新放在资本主义劳动过程上, 并指出, 随着福特主义劳动过程的产生和发展, 以及建立在这一劳动过程转变基础上的阶级斗争的发展, 实现了工人阶级消费方式的转变、以及工人阶级消费标准的确立。作为阶级斗争的产物, 出现了像集体谈判等一系列制度化了的复杂的社会关系, 阿格列塔把这些制度称作“ 结构形式’,( s tr cu ut ar l of mr s ) , 并指出, 这些“ 结构形式” 是从资本主义的墓本社会关系即雇佣关系中发展出来的, 是帮助私人劳动向社会劳动转变、确保整个社会经济达成协调的中介。一种积累体制便是这些结构形式的总体。诸如集体谈判、年金制度等是在福特主义积累体制下产生的结构形式, 它有助于确立工人阶级的稳定增长的消费标准 , 进而有利于实现在大规模生产方式下生产出来的产品。阿格列塔还认为, 关于结构形式的理论为资本主义国家的理论莫定了墓础。①

调节学派没有把分析的重点放在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可能性上,而是考察了在特定的资本积累体制下( 如福特主义积累体制) 达成协调的条件和过程,这是它区别于正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地方。大概由于调节学派对福特主义积累体制下的社会协调机制的分析, 它还被某些学者看作是演化经济学的一个流派。②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资本主义给人以深刻影响的是, 它是名副其实的推动技术创新的发动机。技术创新及其引致的投资, 是帮助资本积累克服其内在矛盾, 推动经济增长和结构性变迁的重要力量。在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 更德尔曾对技术革命与资本积累的关系多有讨论, 但在我们看来, 他还是没有充分把握到产品创新对于资本积累的积极作用。其他的马克思主义者, 如巴兰和斯威齐,甚至否认技术创新是影响资本积累的内生因素。① 在这个问题上, 我们乐意向读者介绍笔者本人和高峰教授力图把产品创新纳入资本积累理论的研究。② 在这一研究中, 笔者曾得出了不同于传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如下结论:

“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只有在一个不断扩容的分工体系中才能繁盛起来。产品创新及新兴产业部门的建立, 在质上扩大了劳动的社会分工体系, 使得` 劳动( 从而剩余劳动) 的质的差别的范围不断扩大, 越来越多样化, 本身越来越分化’ , 由此扩大了既有的交换价值体系, 为资本创造了对等价值的新的源泉。卢森堡在强调资本积累的地域空间的重要性的时候, 忽略了分工和交换价值体系的内生性扩张。资本可以通过这种内生空间的创造, 周期性地克服它在运动中、在时间中遇到的界限。” ③

那么,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那些内在矛盾还在起作用吗? 我们的结论并不排斥马克思所揭示的种种矛盾, 而是指出, 存在着这些矛盾被协调的可能性。此外, 矛盾也不仅存在于马克思所指认的领域, 还存在着詹姆斯· 奥康纳所谈到的资本主义的“ 第二重矛盾” , 即资本积累和生产的诸条件( 尤其是生态条件) 之间的矛盾。④

和日新月异的现实相比,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解释力还巫待于发展。在十月革命时代, 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显然认为, 他们对“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动规律 ” 已有了足够深刻的理解。如果我们在认识上并没有足够深刻而全面地把握资本主义这个变动不居的对象, 就无法过多地预测它在现实中被扬弃的条件。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2. 资本主义制度多样性的问题

在《资本论》里, 马克思力图通过对“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动规律” 的分析, 把握资本主义发展的动态的、历史的特征。在《资本论》德文第一版序中,马克思对他的研究对象和方法, 做了这样的说明:

“ 我要在本书中研究的, 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到现在为止, 这种生产方式的典型地点是英国。因此, 我在理论阐述上主要用英国作为例证。但是, 如果德国读者看到英国工农业工人所处的境况而伪善地耸耸肩膀, 或者以德国的情况远不是那样坏而乐观地自我安慰, 那我就要大声地对他说: 这正是说的阁下的事情!

“ 问题本身并不在于资本主义生产的自然规律所引起的社会对抗的发展程度的高低。问题在于这些规律本身, 在于这些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 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 ①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1: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学者拉左尼克曾经是著名经济史家钱德勒的同事, 他也深受马克思的影响, 在《车间的竞争优势》这本书里, 他从方法论上批评了体现在《资本论》德文第一版序里的观点。② 他认为, 第一, 马克思力图在英国经验的基础上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运动规律, 没有提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可能存在多样性的问题。他写道: “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发展的理论是以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国度的经验为基础的, 所以马克思无法预见和比较19 世纪后期及其后不同国度的资本主义经济崛起的状况, 并从中提升出更深刻的理论。即使生产力都一样, 当政治和文化背景不同的时候, 生产关系也会不同。因此, 资本主义企业的成败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域有不同的表现, 因为不同的政治文化背景会产生不同的社会权力结构, 而这又会产生不同的劳动与报酬分配关系。”“ 马克思把自己的理论看成是资本主义的决定性模型, 适用于任何存在私有财产和雇佣劳动的地方和时代。”

第二, 在马克思看来, 英国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动规律发展得最为典型的地方, 但拉左尼克指出, 马克思对英国历史经验的理解存在着片面性, 原因是, 他受到了恩格斯和尤尔对19 世纪40 年代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描述的影响, 后两人强调了这个时期激烈的阶级矛盾。拉左尼克认为, 在19 世纪后半期, 英国工人在车间内部分工和技术的采用上拥有可观的权力, 车间管理中存在着所谓技术工人控制的情况。资本家也普遍倾向于和组织良好的工人团体相和解 。当时英国工业所占据的世界工厂地位, 也有助于这一和解的实现。

诚然, 在上述问题上也可以为马克思做些辩护: 他所处的时代尚属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 还来不及看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不同的文化及政治背景相结合而产生的复杂性。在给俄国民粹派的回信中, 马克思开始意识到, 不能把他根据西欧经验而得出的规律无条件地应用于地球上的其他国度。③ 但不管怎样 , 下述问题是存在的—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关于资本主义制度多样性的理论还有待于发展。马克思主义分析传统一直强调对资本主义历史演变的纵向分析, 对于制度多样性的分析则显得薄弱。而资本主义的演化不仅是纵向的发展变化, 也包括横向的制度多样性的创生, 这一点和生物界的进化过程是类似的。就发达资本主义经济而言, 就存在着盎格鲁一萨克逊模式、日本模式、莱茵模式等。① 以日本模式为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以终身雇佣制为典型特征的企业制度, 便与马克思所分析的雇佣劳动关系有着重大的不同。这种“ 集体资本主义” 企业( 拉左尼克语) 在以下几点上与经典的剩余价值论是相矛盾的: 第一, 以解雇工人为最终惩戒手段的雇佣关系不存在了, 劳动对资本的隶属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转变为双方的合作。第二, 企业投资于工人技能的培训 , 而不是把消灭工人的技能作为控制劳动的手段。第三, 工人和管理者在价值创造中不是零和博弈的关系, 彼此有可能分享价值创造的收益。如何在理论上解释这种“ 集体资本主义” 企业制度, 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尚未妥善解决的难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1: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3. 简短的结论

演化经济学的崛起, 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创造性转化、以及中国经济学的自主发展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笔者相信, 未来的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演化经济学的某种创造性的综合。

刚刚进入21 世纪的中国, 在经济学意识形态领域展开了激烈的角逐。在一些姑且算是天真的头脑看来, 在制度上和美国“ 接轨” 就会自动使中国变成美国那样的国家, 而所有这类“ 接轨” 的前提, 是在观念上先和新古典主流经济学“ 接轨” 。为此, 必须在中国的经济学教育中进行“ 洗脑” , 甚至研究生教育也是不必要的, 大可把经济学博士生们全都派遣到美国去学习。在这种议论中,具有半殖民地色彩的、依附性的思维方式是清晰可辨的。② 就像坚持自主创新和发展自主技术标准是中国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绝对前提一样, 在经济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 也需要有一大批摒弃了奴颜和媚骨, 勇于为创立具有中国气派和中国特色的经济学而努力的经济学家。为此, 笔者深为赞同陈平教授最近发表的意见, 让我们引述于后, 权作本文的结尾:

“ 中国人民在经济改革的过程中, 创造了新的发展模式, 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效法的对象。但是中国不少经济学家的眼光还停留在推广西方经济学而非创新中国经济学的阶段。… … 希望在新的经济学革命中, 中国经济学人能对人类做出应有的贡献。” ③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1: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海派经济学》,2006年第15辑。

演化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_孟捷.pdf

852.72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5 00:55 , Processed in 0.04772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