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机器中的劳动与资本 ———马克思主义传统中的机器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09: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实质吸纳Ⅱ: 自动机器体系中的大众智能

1. 从实质吸纳Ⅰ到实质吸纳Ⅱ

关于布雷弗曼的劳动过程理论的缺点,斯威齐( Paul Sweezy) 在《劳动与垄断资本》的序言中早已指出,它“没有尝试去分析垄断资本主义条件下可以称之为工人阶级发展过程中的主体性维度”③。随后,布雷弗曼正是因此遭到了布若威的激烈批评。布若威力陈布雷弗曼的劳动过程理论已经过时,并认为 ,现代工厂体制已经由专制型发展为( 葛兰西意义上的) 霸权型,资本对剩余价值的抽取已不单是强制的结果,而是强制与甘愿的巧妙结合。

在此,我们可以看到实质吸纳的一个新的转变,如果说马克思和布雷弗曼视域中的实质吸纳还只限于对劳动者的肉体进行规训的话,那么布若威视域中的实质吸纳则倾向于对劳动者的灵魂进行管控。实质吸纳的这种转变,体现了劳动与资本的关系一种新的变迁,我们由此可以把实质吸纳分为两个前后相继的阶段: 首先是资本对劳动的肉体的吸纳,我们称之为实质吸纳I,这也正是马克思的实质吸纳概念; 其次是资本对劳动的灵魂的吸纳,可称其为实质吸纳Ⅱ。

对于实质吸纳Ⅱ阶段中主体的转变,布若威持有一种功能主义式的理解,他的分析仍然和布雷弗曼一样停留在资本策略层面,很少触及工人对资本的反抗。这方面更具冲击力的探讨是由意大利自主主义者做出的。意大利自主主义袭自特龙蒂的工人主义,代表人物众多,如奈格里( Antonio Negri) ,拉扎拉托( Maurizio Lazzarato) 和维尔诺( Paolo Virno) 等,其运动自20 世纪60 年代一直延续至今。在对实质吸纳这个概念的探讨上,奈格里最为重要。

虽然奈格里和马克思一样也没有区分两种实质吸纳,但他的实质吸纳概念实际与马克思存在很大区别,客观上属于我们所说的实质吸纳II的范畴。马克思对形式吸纳和实质吸纳的区分标志是生产中的劳动过程有无改变,而奈格里的区分却主要依据资本所吸纳的生命时间的多少在奈格里看来,资本对劳动的形式吸纳限于工人的劳动时间之内( 实际上马克思的实质吸纳亦是在劳动时间之内的) ,但到了实质吸纳阶段,资本就开始把工人的生命时间全部变为劳动时间,工作时间和闲暇时间的区分于是被打破了。

奈格里把马克思的实质吸纳I 误认为形式吸纳,进而认为,从形式吸纳( 实则是实质吸纳I) 到实质吸纳( 实则是实质吸纳II) 的过渡,伴随着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从福特制到后福特制的转变。为了描述伴随这个过程的社会形态的变迁,奈格里极大地扩展了实质吸纳的外延,它不仅是资本对劳动的吸纳,而且还意味着国家和资本对社会的吸纳。在基于实质吸纳的后现代社会和后福特制条件下,工人的工作场所已经不限于实体工厂,而是延伸到了社会的各领域。人的再生产过程也直接成为生产过程,生命与劳动混沌不分,一切生命时间都要成为劳动时间,一切生命活动或社会活动都要成为劳动。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09: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2. 自动机器体系与普遍智能

在从实质吸纳Ⅰ到实质吸纳Ⅱ,也即从福特制到后福特制的转变中,必然伴随着劳动过程和技术体系的变迁。马克思的运思虽然远在福特制成熟之前,但他的一些文本不仅穿越了福特制的生产状况,而且对后现代非物质生产做出了颇具预见性的阐述。这些文本以《机器论片段》最为有名。马克思在此提出了自动机器体系的概念,认为自动机器体系“是最完善、最适当的机器体系形式,只有它才使机器成为体系”①。但马克思并不准备明确区分自动机器体系和机器体系,这让该文本具有某种暧昧性: 对福特制生产的客观描述与对后福特生产中的信息化和自动化的预见混杂在一起,可以引出不同的解释。

在我们看来,机器体系和自动机器体系的区分奠基于实质吸纳I 和实质吸纳Ⅱ的区分之上。在实质吸纳Ⅰ阶段,固定资本也即机器体系把工人的身体吸纳进它的内部,从而让工人成为机器的“有意识的构件”,这时的机器形式只能是福特制条件下的机器体系。但在实质吸纳Ⅱ阶段,一方面各种知识和技能的积累被吸纳到机器内部,这时机器“本身就是能工巧匠,它通过在自身中发生作用的力学规律而具有自己的灵魂”②,工人的操作完全被取代了,另一方面资本所吸纳的不再是劳动者的肉体,而是其灵魂———包括知识、情感、信息和话语,工人越来越从生产性劳动转向非物质生产领域的非生产性劳动。这时的机器形式便发展为自动机器体系,在后现代语境下,就是信息化和自动化的技术体系。

在自动机器体系之内,现实财富的创造越来越依赖于自然力和科学的应用,而不再取决于工人耗费的劳动时间。马克思认为,资本必然会因此违背自己的意志,创造出更多的闲暇时间,从而为社会全体成员的全面发展创造条件,这将会让劳动者越来越摆脱资本的逻辑,从而炸毁资本主义苦心建造的资本牢笼。但由于马克思未能预见到实质吸纳Ⅱ,同时也未能区分机器体系和自动机器体系,这样他便把实质吸纳I 的原理误置到了自动机器体系之中,于是,马克思没有料到,所谓越来越充裕的自由支配的时间非但不必然成为激进解放的起点,反而有可能被资本在更深层面所吸纳。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09: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大利自主主义者正是因为考虑到了人的全部生命时间终会被资本所吸纳,所以他们对解放政治的思考是循着另一条路径前进的———他们把希望寄于主体即工人阶级的转变之上。他们认为,随着生产方式的转变,原本作为客体的劳动力可以取得自主,脱离资本、政党和国家而进行自我组织和管理。这是如何成为可能的?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他们把马克思的《机器论片段》视为一个预言式的文本,拈出了普遍智能这个概念,加以特别的发挥,将其合法地引入后福特主义社会的语境之中,阐述了一种新的主体性的解放潜能。

马克思在《机器论片段》中认为,随着机器体系转变为自动机器体系,直接劳动在财富生产中的作用被弱化了。机器成了对象化的知识力量,一般的社会知识变成了直接生产力,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便受到“一般智力的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③。这里的“一般智力”在德文原著中以英文general intellect 出现,通常翻译为普遍智能。自主主义者由此认定,这乃是马克思对它的着重强调,此概念的意义非同一般。

自主主义由此便把普遍智能这一概念引入到直接劳动日益被边缘化的后福特主义社会中去。但与自主主义者对马克思很多概念的挪用一样,普遍智能这一概念的所指也发生了滑移。在马克思那里,普遍智能就是物化的科学知识,是自动机器体系,但维尔诺认为: “在今天,普遍智能首先是活生生的主体的交往、抽象活动和自我反思。……普遍智能就是交往,就是劳动力的协同行动以及个体间的交往能力。”①于是原本自动机器体系的客体性就被普遍智能的主体性所取代———在后福特主义生产条件下,普遍智能成了大众智能( mass intellectuality) 。这时,普遍智能便不再是被吸纳到机器体系之内的社会智力,而是成了“取代固定资本的活劳动”②。于是,原来合二为一的资本( 活劳动被死劳动所吸纳) 又一分为二了: 一边是信息化和自动化的技术,另一边是大众智能。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0: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3. 非物质劳动的主体潜能

信息化和自动化技术极为深刻地改变了公司和工厂内部的劳动形式和劳动过程。这时劳动形式不再是工人的物质性劳动,而是所谓的“非物质劳动”( imm aterial labor) ———对这一概念的探讨直接关系着自主主义者们召唤工人阶级新的主体性的努力。拉扎拉托、奈格里和维尔诺对这一概念都有论述。拉扎拉托将其定义为“生产商品的信息和文化内容的劳动”③。奈格里和哈特在此基础上,继续指出了非物质劳动的两个面向: 一是基于计算机技术的智能和通讯模式,它把一切异质的具体劳动抽象为代码和信息操作;二是人类交往中的有效劳动( effective labor) ,它生产的是社会网络、共同体的各种形态和生命力量。④

关于非物质劳动过程的性质,维尔诺有着较为深入的论述。在他看来,非物质劳动即是后福特主义社会中的劳动,他将这种劳动又称为手艺( virtuosity) 。它的实现需要某种表演行为,需要相互之间的交流沟通,于是生产的过程同时也就是语言交流和知识共享的过程。作为表演者的一般劳动者的劳动对象乃是“作为公共智能( 思想) 的智能( 思想) ,普遍智能,普遍的社会知识,共同的语言能力”⑤。其终端产品不再以可见实体的形式表现出来,而是以信息、文化、知识、情感以及服务等形式表现出来。因此,在非物质劳动过程中,劳动者既进行精神生活又进行交往活动,这时工作、智能( 亚里士多德的思辨) 和政治行动便可以统一起来,亚里士多德对技艺—创制( poiesis) 的工作、政治—伦理的实践( praxis) 和哲人的理论思辨( theoria) 的区分由此被彻底打破。与此同时,通过语言沟通和知识分享,一个政治性的公共领域就在劳动领域内直接实现了。

非物质劳动不仅意味着劳动对象和劳动过程的深刻变革,还让劳动者主体性发生了革命性的转变。无论是信息操作还是劳动,在此之前都是资产阶级的领地,而现在却成了大众智能的领域。大众智能意味着“成为积极主体”成了绝对命令,每个人都要发挥自己的潜能和创造力。这样一来,劳动者在更深程度上被吸纳入资本的同时,也大大丰富了自身的主体性。现在劳动者不再是彼此隔离、内心空洞的机器部件,也不再是机器的看管者,他们摆脱了机器,并在生产空间走到一起,每个人通过大众智能,最大限度地发展其语言机能、学习能力、建立关系和自我反思的能力。在此,我们看到,与实质吸纳I 阶段资本对劳动的去技能化不同,实质吸纳II 阶段的非物质劳动经历了一个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再技能化”( reskilling) 的过程。只是工人这时的技能不再意味着“劳力性”的直接活动,而是“劳心性”的需要通过与他人进行合作与交流的间接活动。这种活动既是劳动,也是生命过程; 既是资本的增殖,也是劳动者的自我增殖。⑥

另一方面,由于劳动过程中工作、智能和政治行动的统一,劳动者既是( 葛兰西意义上的) 知识分子———因为他们在劳动过程中习得了普遍智能,从而具备了思考能力,破除了少数精英对社会知识和科学技术的垄断权; 又成了政治的主体———因为在劳动过程中,大众智能让劳动者可以真正发声,成为语言动物,从而成为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政治动物,于是每个人都具有对劳动过程进行民主决策的能力和权力。这就为劳动者颠覆等级制的管理,摆脱技术设计的微观政治,进行自我组织和管理提供了客观条件。正如奈格里所断言的: “非物质劳动在其创造性能量的展现中,似乎为一种自发的和初级的共产主义提供了潜能。”①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0: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理论与实践: 机器中的共产主义革命

对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的批判,要求我们让机器回归到“机器本身”。我们也许会产生疑问:是否存在清白无辜的“机器本身”,马克思是否对技术持本质主义的看法呢?

结合前面所阐述的机器的四因说,这种革命包含了三个方面。( 1) 目的因的革命。也即让机器的目的因从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转化为对劳动的解放,这涉及到对技术的产品批判,其实质上是所有制的转变。( 2) 动力因的革命。即如何从被规训或被管控的劳动,过渡到自我管理的技能化的劳动,这个革命与技术的过程批判相关,它所变革的乃是劳动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包含了对劳动过程中所涉及的生产管理等诸要素重新设计。( 3) 形式因的革命。即重组机器体系的技术要素,赋予它民主化和生态化的形式。

然而,要走向机器的共产主义应用,必然会要求一种“主体革命”,或者说,需要一种新的技术主体的诞生。对技术的批判也需要补充对技术操作者的批判,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技术的“主体批判”( subject critique) 。虽然芬伯格并没有探究过这个主体的产生条件,但意大利自主主义者对信息化时代的非物质劳动的思考,已经为我们充分展现了信息社会中的劳动主体通往自由的潜能。于是,结合这四种批判形式,我们如何在掌握大众智能的生产过程中,对机器体系本身进行设计,并重组我们的劳动过程,为撼动资本主义所有制积蓄力量,便成为了问题的关键。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0: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把目光从理论领域转向现实的数字世界。在非物质劳动时代,随着机器体系转变为自动机器体系即数字技术体系,数字世界将是技术民主化的最重要的开展领域。我们将看到,这里已经预示着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的序幕。②

在拉扎拉托和奈格里所揭示的非物质劳动的两个维度中,自由软件( free software) 和维基百科可能分别是其最具革命性的产品。这两种基于各种共享、交往和协作的技术模式,标志着精英式的技术路线和权威式的印刷时代的危机,一种集体的和民主的数字网络新时代已经降临。然而,资产阶级也在加紧使用版权制度和建立网络管控中心等再辖域化( reterritorialize) 和中心化的手段,来达到他们垄断权力和牟取超额利润的目的。

于是我们看到,数字世界早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充满斗争的领域”。芬伯格认为计算机技术异常鲜明地体现了技术的两可性,这种两可性可归结为两条规则: “维护等级制度的规则”与“民主的理性化规则”,前者支持新技术对传统等级制度的维护,后者则意味着新技术可以被用来打破社会等级制,并激起民众参与技术设计的期望。③ 而奈格里和哈特在《帝国》中也指出,全球信息设施可以理解为民主机制与寡头机制的混合。④ 因此,数字世界并不会自动地走向民主化,它的解放潜能的展现,只能取决于劳动与资本的斗争,取决于民主力量和寡头力量的斗争,取决于作为全世界的99% 的我们能否运用我们自身的生命力量,参与到每时每刻的技术设计和知识生产中。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0: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2年第4期。

机器中的劳动与资本_马克思主义传统中的机器论_夏永红.pdf

324.15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发表于 2017-8-1 14: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批发百香果 网狼农特 百香果 百香果种植 百香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8 11:02 , Processed in 0.04455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