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新马克思主义批判视阈下的空间命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1: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资本霸权下的空间重构

伴随着资本全球流动和资本重组,权力的再分配过程所扮演的角色,或许要比“全球化”这一总括性词语所暗指的东西重要得多,因此,资产阶级的历史必然是霸权主义不断扩张和膨胀的历史①。尽管霸权主义的逻辑基础分为领土逻辑和资本逻辑,同时领土控制被视为资本积累的必要手段,但使资本主义的帝国主义同其他帝国构想相区别的却恰恰是资本逻辑居于支配地位②。尤其是随着资本流动下的空间交互不断增强,全球化空间体系下的霸权主义的领土逻辑已经逐步清晰、固化,更是呈现出向资本霸权方向强化的特征,因此衍生出一些值得关注的关键性问题:资本逻辑是如何支撑霸权的?资本霸权会给空间结构带来怎样的现实影响?它又是如何关乎空间命运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维系资本霸权的核心要素已然变化。哈维认为,强制、仿效和通过深化认同而行使领导权是获取霸权的一般性手段,金钱、生产力和军事力量则可能是霸权得以长期维持的物质支柱③,然而,这些要素总是不稳定的,不同时期的霸权主义的构成与表现形式都有明显差异。以美国这个发达的、中心性的强势空间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推动美国成为霸主的力量主要是隐性的、非公开的、政治上的,而非资本主义所驱动④;1945 年至1970 年代,美国逐渐被认为是资本积累的主要发动机,将其他国家纳入自己轨道的资本霸权已经初露峥嵘,但政治权力的领土特征对于维持美国霸权而言仍然至关重要,这是因为资本外流仍然受到严格限制,美国霸权的首要武器只能延续二战前的特权贸易、经济援助、庇护主义以及隐蔽的强制手段,在这一时期,由于美国在生产领域的主导地位受到挑战,其他国家在制造业领域不再仿效美国,美国失去了维持霸权的一个关键支柱⑤;20世纪70 年代能源危机之后,随着其全球制造业主导地位逐渐削弱,美国开始将金融力量的触角伸向整个世界,由此而获得了巨大利益,这得益于“新自由主义”政策推动了的外部资本市场缓慢开放,以及便于剥削的廉价劳动力与产品日益增强的地理流动性相结合,为剩余资本进行赢利性投资提供了新的机遇。20 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美国的金融垄断资本逐步与实体经济脱节,完成了由服务于生产资本向主宰生产资本的异化,也完成了“协助”生产资本“圈地”并分割其部分剩余价值向直接“圈地”的演化⑥。这种新自由主义霸权的资本化的具体表现已由生产和制造业霸权转为金融霸权,“金融资本在这一时期进入了美国霸权的核心舞台,并已经拥有足够的力量对工人阶级运动和国家行为施加决定性的影响,尤其是在那些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国家里”⑦。

其次,资本霸权的新秩序侵占了外部空间的主权。利用无可比拟的力量和影响的优势,强制推行有利于资本流动的开放的国际新秩序,建立和保护不对称的空间交换关系,是美国资本霸权的一项核心规则。在新自由主义化的空间体系中,美国垄断资本在普世主义价值观的名义下,隐藏其明确的资本扩张意图,暗中操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经济组织获得了全球资本市场的进入权和适当的安全条件,强迫发展中国家借由将以前抵制资本逻辑的领域私有化、商品化和市场化来解决自身的资本过度积累的危机,从而在全球以金融手段摧毁发展中国家自主发展的能力,并以金融手段接管这些国家,在全球重建以美国为中心的食利经济。这就意味着外部空间在有关自由竞争的强制性合作和协作的虚假框架下,被迫向资本积累的全球势力开放,这种资本势力有时会是竞争性的,但垄断性的情况则更为常见⑧,从而促使“美国金融机构从中获得特定优势”⑨。外部空间被资本流动拉拢进入发达空间的资本循环体系,成为剩余资本的接收器——附属空间,这些丧失管理决策自主权的空间“必须采纳与美国一致的制度安排,由此而被迫将自己置于垄断资本所拥有的超级力量的摆布之下”①,导致并加深原有空间体系的制度失序和关系失调。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1: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资本霸权的掠夺性行为引发一轮轮空间危机。哈维认为,剥夺性积累从20世纪70年代之前的幕后状态走上前台,成为资本主义霸权的主要特征。197 3年以后所形成的强大的金融化浪潮已经完全展现出了投机性和掠夺性的特征②,全球流动的投机资本通过资产贬值进行世界资源的掠夺和高额利润的攫取 ,即通过时空分子化过程实现“剥夺性积累”的目的。霸权主义是空间冲突的症结,为了使资本霸权的剥夺性积累体系合理化,有限危机会在精心安排、操纵和控制之下进行③,并被强加于某一个空间领域,不止一次地引发全球范围的“偶发”危机事件。如20世纪80年代金融资本侵入拉丁美洲整个经济并重新获取了它们的资产,使其陷入20多年经济发展徘徊的泥沼;1997年,对冲基金对泰国和印度尼西亚货币的攻击,加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它们实行严格的通货紧缩政策,导致整个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陷入金融危机;2007年,由美国虚拟经济的脆弱性和金融资本的贪婪性引爆的次贷危机造成全球性蔓延,并产生持久性经济衰退,等等。由此可见,“空间”在这里发挥着转嫁危机和深化资本积累的双重作用,剥夺性积累/贬值作为一个基本力量被并入了空间④。资本霸权作为多维的制度性霸权,尽管不同时空背景下的实现方式和表征具有随意性和偶然性,但欺诈、掠夺和危险始终是其固有的法则,势必不断招致遍及世界各地的更为强烈的不满、排斥与抵制。

最后,空间重构是反对资本霸权的必经之路。空间是制度、秩序、文化实现自身,外化、维持自身存在的重要场域⑤,资本流动不仅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谋取盈利,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生产要素的重新布局建构其空间权力体系。为了瓦解空间壁垒,掠取垄断利润,资本霸权不断地制造空间关系的异化、扭曲 ,而我们经常耳闻目睹的空间矛盾、空间冲突以及空间危机也正是将独立空间支离、碎片化并采取粗暴试验的霸权意图的现实表象。这些来自霸权主义的强势冲击直接威胁到外部空间的资本权力和领土权力的安全,不断干扰和破坏空间网络体系,使空间关系从有序勾连变为混乱扭结,因此,走向抑制和消除霸权主义的空间重构是空间命运的必然归宿。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1: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空间重构必然受到具有相对永久性特征的空间结构(包括既有物质和制度上)的约束,当今世界处于资本主义的市场、利益、权力和价值强势支配的状况下,即便空间重构的途径和程度似乎有多种方案,但关键还是寻求资本逻辑下的“空间调控”,真正着手从资本家和他们错误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中拯救资本主义,着力解决空间权力和空间政策两大问题。只有掌握资本循环的各个要素和阶段的空间动态,扭转把计划性权力转交给金融机构、债权国和投资者的趋势(垄断组织也已成为超国家资本主义的力量),由国家干预或国际机构控制资源和垄断租金,进行适度的资本管制,才能通过周期性实践的工具化的“空间规划”⑥,有效阻断资本剥削的空间渠道。

哈维认为,在全球资本主义动态发展中,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利用其手中的权力最好地架构和保证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与规则,操纵资本积累的分子化力量⑦,实现资本积累所必需的基本制度方面的改革。因此,在抵抗资本霸权,重构空间的过程中,应该依赖最初生产然后控制剩余资本分配的核心国家政府,对当前调节世界范围内资本流动的制度安排复合体进行调整,以支撑和维持扩大再生产,避开任何通向危机的道路①,如实行某种形式的“新政” , “将资本循环和资本积累的逻辑从新自由主义的锁链中解放出来,沿着更具干涉主义和重新分配的路线重新部署国家权力,限制金融资本的投机力量,对寡头和垄断集团所掌握的压倒性力量进行分散化和民主化管理”②。当然,在全球化语境下,国家并非唯一重要的空间行为体,超国家空间联盟(既可能是像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那样非正式地联合起来的地区性权力集团,也可能是像欧盟那样比较正式地联合起来的地区性权力集团)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资本积累的分子化过程溢出了政治国家的边界,确实存在一些引人注目的区域经济体横跨国家间的边界,这些势力的空间范围是彼此重叠和相互渗透而非相互排斥的,资本从这种空间变动性和多变的领土逻辑中获益良多③。可以预知的是,美国霸权地位的削弱及随之产生的不平衡将导致全球空间体系分裂为区域霸权结构,这种结构将使各个空间之间既激烈竞争,又彼此合作④。

空间重构是向着最终固定的空间状态持续斗争的过程,而乌托邦正是一种理想空间规划的目标样态,但这里不是以某种幻想的乌托邦模式(永恒空间的乌托邦带有极权主义的特征)来构建,也不是重蹈能解决所有灾难的自由市场的乌托邦之路,因为“嵌入在市场过程的乌托邦理想中的循环和积累关系使得财富和权力在地理差异上越来越大,而并不是朝着同质性和平等性逐步发展”⑤,而是在激进的批判意识基础上,构建一个更强大的辩证乌托邦理想形式。这种希望的空间所能揭示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履行显著提高物质福利和民主形式的诺言而不依赖于自我本位的算计、野蛮的消费主义和资本积累,如何在市场力量和货币权力之外发展自我实现所必需的集体机制和文化形式,如何把社会秩序带入环境和生态更加良好的工作条件之中”⑥,以实现对资本全球化和资本霸权的替代性批判。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1: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马克思主义研究》,2012年第1期。

新马克思主义批判视阈下的空间命运_张凤超.pdf

1.15 M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1 07:04 , Processed in 0.04354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