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7|回复: 8

论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方向:见物更要见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2 15: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分析中国社会“富国”思想的历史演变过程, 探求中国社会由“富国”转向“民富”的原因及其对探索政治经济学的历史诉求;通过分析人本主义经济学的历史演变过程, 探察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方向;从经济效率与社会公正的角度, 展望中国政治经济学的未来构架。
关键词:“富国”  “民富”  “以人为本”  政治经济学
作者:刘方健,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5: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农耕时代, 农业生产活动的正常进行要求强有力的国家政权提供制度保障, 由此衍生的“富国” 思想始终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主流观念。1978 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以来, 中国社会发展的重点逐渐由“富国”转向“民富” 。2003 年党中央正式提出“ 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 自此以后, 社会公众的全面需求和全面发展逐渐成为社会经济体制改革的根本出发点和最高价值取向, 这就使得“富民”思想具有更为深刻的内涵。这种思想的历史变迁也呼吁中国政治经济学向“富民”的人本主义政治经济学转型。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5: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从“富国”到“民富” :历史视角下的中国社会转型

中国传统社会的核心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组织, 当氏族部落和部落联盟演化为国家之后,整体利益超越个体利益的集体主义意识逐渐演化为“以国为本”的意识形态, 进而构成中国传统社会“富国”思想的“ 内核” , 成为社会各阶层的共同价值观念。在此基础上产生的王权专制主义, 习惯于从国家利益的宏观角度考察社会经济制度体系, 而对个体的物质利益诉求持漠视态度。

国家意识强调以集体行动力量提供社会个体需要的安全和保障, 是以牺牲私人权利、自由和利益作为代价。因此, 当西方的“民主、科学、自由、平等”观念传入中国时, 部分学者一度将之视为引领社会公众摆脱封建专制主义束缚的思想武器。遗憾的是,日益严重的民族危机使中国社会迅速“回归”到“富国”的发展路径。

与近代中国社会始终面临民族危机相对应, 苏俄的“十月革命”形成了强烈的示范效应, 这就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本动因。以唯物史观作指导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强调经济基础和社会上层建筑的关系, 并以此为基础来解释各种观念体系、意识形态和风俗民情, 比中国传统的“天道观”和“道德本体论”具有更加强大的理性说服力(李泽厚, 2007)。

基于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抗衡的战略目标, 前苏联在工业化进程中所选择的“富国”路径是牺牲私人物质利益, 建立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准动员经济”体制(刘诗白, 2009)。根据这一时期的社会建设经验, 斯大林提出, “社会主义经济是单纯公有制经济, 社会主义经济是全面计划的产品经济, 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应该实行生产关系不断先行变革。”

马克思主义革命的终极目标是建设促使人类逐渐摆脱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的束缚, 实现社会公众全面、自由、健康地发展的社会主义。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和各种社会矛盾的凸显, 社会公众逐渐聚焦于“社会经济发展的根本目标是什么?如何构建可持续发展模式?社会经济发展的最终利益归属于谁?”“以人为本” 逐渐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 它的制度内涵在于:人不是发展的工具和手段,而是发展的根本目的。它要求制度、体制、政策的选择必须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作为根本目标。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5: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从“物本主义”到“人本主义” :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历史变迁与扩展

自古以来, 无论是传统中国社会为“富国强兵”而强调的“富国之学” , 还是近代中国为“救亡” 而出现的“发展之学” , 再到1978 年前为追求“赶超”而引入的苏式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基本都延续着“国家集体利益至高无上”的传统。建国初期, 在讨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时, 人们大多沿用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定义, 在生产关系的研究中加进生产力因素。这一研究对象的重要性和正确性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 从人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出发, 现有研究对象可能存在着问题。因为它强调经济与政治的关系, 忽视社会体系和文化建设;重视生产和积累, 忽视分配、交换与消费。把人的发展和个人的物质利益排斥在经济学领域之外, 尽可能回避现实生活中的个人与个人、个人与企业、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 没有深入分析这些冲突的微观原因和宏观解决措施, 可称之为“物本主义” 。

古典政治经济学在其上升时期, 以资产阶级的理论气质, 毫不掩饰地宣布政治经济学以“致富” 为目的, 开创了将国民财富作为研究对象的新方向。重农学派的杜尔哥将其主要著作称为《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 斯密将其巨著命名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均是如此。要说在他们的著作中根本不见人, 也言过其实。人在其字里行间还是时有出现的:诸如劳动者、工厂主、销售商、经纪人、“鲁宾逊”等等。然而, 这些人是没有感情、失去人性的 “ 经济动物” 。在这里, 经济学可谓“见物不见人” 。

马克思、恩格斯在从事经济学研究中, 破天荒地将人作为经济学主体纳入考察对象。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鸿篇巨著《资本论》, 以资本为对象, 就是研究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经济活动的内在关系。恩格斯也曾针对古典学派而写道:“‘政治经济学’ 所研究的不是物, 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归根到底是阶级和阶级的关系。”《资本论》通过由抽象到具体的考察,使我们看到了两类人———一类是“从头到脚, 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资本家, 一类是供资本家“剥削的人身材料”的雇佣工人。在这一关系的基础上, 生长着资本家阶级、地主阶级和劳动阶级。马克思还在更广的视野里, 以人为尺度, 按“人的依赖关系” 、“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 、“自由个性”划分了社会发展的三大形态。在这里, 经济学使我们“透过物看到了人” 。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5: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马克思之后, 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秉承古典学派宗旨, 但随着人类解放运动的发展和自我完善程度的提高, 他们也对人的问题在研究中有所涉及,诸如马歇尔、凯恩斯、熊彼特、维克塞尔、加尔布雷思、萨缪尔森。他们不仅给予了经济学界优秀的科学论著, 而且在其论著中不乏对人的问题的独到见解。马歇尔在其代表作《经济学》中开宗明义写道:“经济学是一门专门研究财富的学问, 同时也是一门研究人的学问。”人在他们的视角范围是与物质财富并存的二元目标之一。进一步看, 在他们的研究对象中, 物质财富是一条主体线, 而人则是一条辅线, 并没有居于中心地位。在这里, 经济学中的线条是“物主人辅” 。

如果从斯密的《国富论》算起, 经济学是一段以物质财富为中心内容展开理论研究的历史, 是“物本经济学”统治的历史。马克思尽管对其进行了批判,以《 资本论》为楷模建树了以人为主体的崭新的经济学体系, 凡是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看见物与物关系的地方, 他都揭示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然而, 出于种种原因, 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诸子百家, 给人的印象几乎都是千佛一面:见物不见人 各种版本的关于马克思经济学原理的论著几乎都是:商品—货币—剩余价值, 循环—周转—再生产, 生产价格—利润—各种资本形式—各种剩余价值的转化形式。在马克思经济体系中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经济角色,要么化为子虚乌有, 要么变得形同骷髅。

我们之所以长期受“苏联范式” 的影响, 还在于中国对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研究还是一片空白之时,苏联科学院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长驱直入, 很快地作为占统治地位的体系肯定下来。尽管我国经济学界对苏联教科书早就耿耿于怀, 并且时有经济学人进行分析批判, 然而迄今为止, 出版的多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著作中, 绝少有完全跳出旧体系的藩篱。长期以来, 苏联教科书几乎成了许多人编织新体系的主要思想材料, 将抽象法单纯地归为规范研究, 又将规范研究夸大化, 注重概念推演, 轻视对现实经济运动的考察、提炼。人在经济学中的主体地位, 不过是经济生活中人的主体作用的理论概括。缺乏实证研究, 自然难以觉察人的主体活动。

马克思强调人的全面发展当然包括人的种种才能的充分发展和充分的民主自由。以人为本作为经济活动的理念, 首先, 是对人在经济社会中主体地位的肯定。其次, 强调的是在经济活动中对人本身的尊重。作为主体, 人不是机器, 不是被奴役、被宰割、被控制的对象或工具, 人有自己的人格, 有自己的个性, 也有自己的尊严。人性不是物性, 人需要关心、需要爱护、需要理解、需要尊重。对人的尊重, 具有人性化的特点, 充满着人性的关爱和支持。在人的经济生活中和各个方面, 都需要对人的理解与尊重。再次, 关注的是对人的价值的肯定与实现。人作为人格主体的一个根本内涵, 就在于人是创造价值、生成意义的。人的价值和意义不是与生俱来的, 而是由人的有目的的活动创造的。劳动和创造是一切价值的源泉, 人只有在劳动创造中获得价值、实现价值 、确认价值。创造价值、生存意义是人的生存及其活动的目的, 最大限度地创造价值、生存意义是以人为本理念所追寻的目标。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5: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科学发展:人本主义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经济发展观

人本主义所要求的人的需求的充分满足与人的全面发展, 仍然要有充分的物质基础, 也仍然需要充分强调资源配置效率。因此, 经济增长从物本主义向人本主义的转变, 并不是从根本上否定市场配置资源的基本方式, 而是对市场配置资源方式的继承, 但这种继承摒弃了物本主义经济增长中的一些非人文因素, 注入了人文精神, 使这种经济增长更人道、更符合人类社会长期发展的需要。

我国的社会主义实践也证明, 改革开放前的强调平均主义的计划经济尽管顾及了社会公平问题,但却是以牺牲效率为代价, 这种公平是一种贫穷的公平, 它并没有充分满足人民的发展需求, 因而, 计划经济不能成为人本主义经济增长有效的路径。改革开放后, 通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 我们在提高生产生活水平、提高综合国力、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 取得了巨大成绩, 市场经济在促进资源配置效率的作用得到了充分体现, 但随着物质财富的增加,我国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可利用自然资源日益稀缺、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等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物本主义经济增长的后遗症问题日益显现, 这是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相违背的。因此, 要克服这一系列问题, 需要对经济增长的指导思想从物本主义向人本主义转变。但这种转变不是回到计划经济,而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就是极大地满足广大人民的发展需求, 充分保证社会公平, 维系社会和谐, 保持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因此, 社会主义是更高层次的人本主义, 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是人本主义经济增长的最佳路径。在这里, 经济增长从物本主义向人本主义的转变, 实际上是经济增长理念向社会主义的回归, 而这种回归的最终完成, 也将赋予这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中国特色。

所谓人本主义的经济增长, 即将人的全面发展作为终极目的的经济增长。其中, 人是经济增长的核心要素, 人的需要的充分满足是经济增长根本目的, 人的生命质量的不断优化是经济增长的衡量标准, 人的全面发展是经济增长的终极目标, 维系人与自然、人类社会的和谐关系是经济增长的准绳。在人本主义经济增长模式中, 人类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是第一位的, 人力资源价值应以人的基本价值为中心。因而对资源配置优化的认识, 应该是对自然资源的合理的、有节制的、可持续要求下的高效利用, 同时必须顾及这种利用所造成的社会成本及社会的承受能力, 因而对资源配置是否优化的评价, 首先应该看其是否在全社会范围内具有优化的特性,其次才是微观层面的效率特性。对人力资源的利用来讲, 人力资源配置的优化, 不仅在于这种配置会有多大产出, 更重要的是这种配置是否符合人的基本价值需求, 是否在最大程度上减轻了对人的基本价值需求的损害。总之, 从人本主义出发, 经济增长中资源配置优化必须从历史的、社会的、人文的角度加以评价, 而不是仅从效率的角度加以评价。

由于效率是实现经济增长及物质财富快速增长的必要保障, 因而, 在物本主义思想原则指导下的传统经济学, 实际上是强调效率优先。但在具体的社会实践中, 快速的经济增长并不能必然保证每个社会成员收入分配的公平合理性, 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激化问题, 迫使物本主义经济学不得不重视公平问题对效率的影响。但在物本主义视角下, 在其强调以物质财富为本的潜意识中, 公平问题被看作为通过收入的事后调节就能加以解决的简单问题, 是属于政府的宏观调节范畴。而实际情况是, 在初始的非公平制度下形成的收入分配结构必然具有不公平性, 即使对这种收入结构进行调节, 如果不涉及制度性的根本变革, 这种不公平性仍然存在, 这种调节有可能缓解不公平导致的社会矛盾激化, 但没有从源头上解决不公平的问题, 社会矛盾的激化只能是在时间上的推迟, 但并没有消除。社会经济实践的结果一再证明, 物本主义经济学原则下的效率与公平关系调和是困难的, 而对公平性问题在经济增长中地位的重新认识又可能对物本主义经济增长原则提出挑战, 这使传统经济学关于经济增长中效率与公平关系的认识陷于了困境之中, 而将经济增长中效率与公平关系置于人本主义视角下的认识转变也在悄悄进行, 尽管这种转变在很大程度上是非自觉的。从传统经济学关于经济增长中效率公平关系认识的演进历程, 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这个脉络。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6: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当 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出版, 标志着物本主义经济学的形成, 其核心思想认为, 通过市场调节能够实现个人福利与社会福利的同时增进, 效率的增进与公平的实现可以同时兼顾,因而公平与效率是统一的。但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 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 资本积累过程中无产阶级贫困处境的进一步恶化等问题表明, 自由市场经济中效率与公平统一只能是幻想。马克思站在人本主义立场, 在其鸿篇巨制《资本论》中, 从生产关系的角度, 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入手, 正确地证明了不公平制度下, 随着社会财富增加, 无产阶级贫困只会不断加剧的一般趋势及规律。在认识到自由市场经济存在缺陷的基础上, 庇古等一方面强调国民收入增长的效率原则, 另一方面也强调公平分配, 主张政府进行收入调节, 纠正市场失灵。但庇古在效率优先前提下关于收入均等化的主张在现实条件下只能是一种空想。卡尔多、希克斯、西托夫斯基等反对庇古的收入均等化主张, 提出了虚拟补偿原理, 即受益者在补偿受损后仍有剩余, 则这种补偿应该被认为是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 是公平性的体现。但这种所谓公平性的补偿要在多大程度上抚慰利益受损者, 才能消除他们的不公平感觉呢?萨缪尔森认为,补偿事前是无法预测的, 因而是不可行的。社会福利最大化需要以经济效率作为必要条件, 以合理的分配作为充分条件。在这里, 萨缪尔森实际上已经悄悄地将效率与公平的次序作了颠倒。而阿罗的阿罗不可能定理则证明, 个人利益与社会整体利益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不可能在满足所有个人利益的前提下, 逻辑地导出社会整体利益同时也被满足的结论。阿罗的不可能定理实际表现出了他对资本主义制度下物本主义经济增长模式中效率与公平无法统一的绝望。

从物本主义经济增长中效率与公平关系认识的演进过程中, 我们可以看出物本主义经济增长中效率与公平的不可调和性。而在人本主义经济增长模式中, 应该明确的是, 公平与效率的排序应该是公平在前, 因为人本主义经济增长的出发点和归宿都是全体人民利益的整体增进。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公平牺牲效率, 实际上没有效率也不可能实现全体人民利益的整体增进。在这点上, 萨缪尔森关于合理分配是经济增长的充分条件, 效率是经济增长必要条件的认识是深刻的。在人本主义经济增长模式中,公平与效率关系调和的关键, 在于从制度入手, 首先保证公平性的条件和机会, 以此为前提, 鼓励效率的提高, 而不是仅从收入分配结构上进行事后调整。公平性应该体现在经济增长的整个过程中, 而为个人在经济增长中充分发挥个人能力提供平等条件,对个人在经济增长中贡献给予正确评价和报偿, 也是公平性的重要体现, 这也有助于效率的提高。因此, 人本主义思想原则下的经济增长是可以实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6: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展望中国政治经济学的未来构架

政治经济学的最终目标是完善经济制度和促进人类社会进步, 它不仅要研究人们正在做什么, 而且要指出未来应该做什么, 更应该指出应该如何做。基于这种考虑, 中国政治经济学必须通过分析经济关系和经济活动的效应, 即:经济效率效应、社会公正效应、生态环境效应、社会福利效应、人的素质(包括思想道德)效应, 探求社会持续发展的实现途径。

至于中国政治经济学的核心内容, 根据科学发展观的核心理念, 首先, 在环境急剧恶化的当代, 生态问题已经关系到人们生存, 因此必须从环境生态效应方面来进行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其次, 劳动者素质也应当被纳入政治经济学研究范围, 市场经济不会自发地形成人类社会的先进思想与先进伦理, 特别是在缺乏健全社会抑制机制的条件下, 容易滋生利己主义和享乐主义观念。由此可见, 中国政治经济学必须坚持“发展”理念, 强调自然与社会的和谐,强调劳动者自身和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通过社会变革推动生产力的发展, 在物质产品极大丰富的基础上实现“人的解放” 。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6: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经济学动态》,2011年第8期。

论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方向_见物更要见人_刘方健.pdf

121.9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5 19:58 , Processed in 0.04992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