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9|回复: 9

大卫·哈维: 全球空间生产的资本逻辑再认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2 08: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 大卫·哈维认为,《资本论》所阐述的资本积累和经济危机等理论都是高度抽象的概念,每一卷中对相关问题的论述都缺乏连贯性,不能形成完整的统一体,这削弱了《资本论》中资本积累和经济危机理论的说服力。哈维强调对于资本逻辑的研究应该置于全球空间生产的背景和资本主义的动态发展系统中。他从资本积累的动力入手,发现资本主义已经跨入了“弹性积累”时代,利润率下降和“过度积累”的趋势迫使资本主义国家改变资本循环的模式,但是经济危机仍然不可避免。
[关键词] 大卫·哈维; 资本积累; 资本循环; 经济危机
[作者]赫曦滢,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赵海月,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8: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大卫·哈维多年来一直从事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和经济学的相关研究,发表了大量研究成果,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中享誉盛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英刊《社会主义评论》在美国金融危机后多次采访大卫·哈维,并发表了题为《探索资本的逻辑》的访谈录。哈维在访谈中,联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资本积累、资本循环和经济危机等问题做了重新思考,认为目前经济危机根源于“过度积累”,而不是简单的实体或金融经济存在问题。他还谈到他组织的《资本论》在线阅读小组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兴趣和广泛参与,这也促使他发现了《资本论》在资本循环和经济危机理论上的不完整性,进而提出“三种资本循环方式”的观点,为剖析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角。大卫·哈维的观点对掌握当前资本主义的动态系统和正视经济危机问题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对全球空间生产的时空条件下社会主义的革命指明了方向。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资本积累动力的再认识

大卫哈维强调资本主义有着强大的动力,并在不断扩张。随着资本积累和对劳动力的剥削愈演愈烈,资本主义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永恒的革命力量不断改造着我们的世界。马克思曾经通过大量分析资本生产和循环过程中的“抽象表现”( abstract representation)提出了如何理解和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复杂动力问题。他将这些表现称为“理论的客体”( theoretical object) 并系统分析了它们的属性,建立了解释积累动力的多种模型( model) ,每个模型成为一个看待资本积累复杂过程的窗口和优势点。

哈维认为在《资本论》中,就资本积累的动力马克思提出了三个主要模型。每个模型分别反映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三卷中每卷中的理论观点和态度。第一卷中的主要研究对象是资本的生产过程,马克思揭示了在资本和劳动相结合的社会关系中,利润如何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由此剩余价值理论被构建和详细阐述,技术和组织创新成为论述的重点。马克思分析了个别资本家用技术创新控制生产过程,把这作为积累的“杠杆”,一方面以相对剩余价值战胜其他资本家,另一方面防止工人阶级获得更多的工资。这样做的结果使阶级斗争不断尖锐,也使马克思捕捉到了资本有机构成的概念,从而自由地建立起他积累的第一个模型,研究决定剥削率的社会和技术条件。这个模型明确地固定在资本主义生产理论的基础上,用以处理资本家和劳动者间价值的分配问题。

《资本论》的第二卷聚焦于资本循环问题。M—C—( LP /MP) …C'…M'( etc) 。马克思主要阐述了单个资本和社会总资本的运动,指出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基本矛盾必然导致社会再生产实现条件不断被破坏,引起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他捕捉到了可行性技术( viable technology) 概念。可行性技术在阶级关系成功再生产的同时,在物质、金钱和价值方面“平衡积累”。这告诉我们技术和组织创新的动力对资本主义的稳定十分重要。在分析的过程中,生产和购买劳动力被视为相对简单的过程,问题的焦点在资本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以及交换关系上。技术改进很少被提及,阶级斗争的雄伟战线也几乎销声匿迹。这就促使马克思重新构建一个全新的积累模式,通过资本循环扩大再生产。这个模型以资本循环和交换为主要理论基础,并且通过消费的方式变卖资本,但是这个模型充满着幻想和尝试,而缺乏严谨的态度。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论》的第三卷目的在于综合前两卷的发现,进而构建一个模型使生产—分配关系和供给—需求关系相结合。模型是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写照,并且描述了世界的面貌,进而解释危机的起源、功能和社会结果。这个看似简单的模型被当做一种揭露资本主义制度下多种力量发展不平衡的传播媒介,提供了理解经济危机形成和解决方法的基础。不幸的是,这个模型几乎没有提及第二卷中的发现,因此就缺少了包含生产和循环的明确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使自己的观点依赖于现代政治经济学最重要的法则———利润率有下降的趋势。但是他并非这一法则的创始人,史密斯( Smith) 里卡多( Ricardo) 和约翰·斯图亚特·穆勒( John Stuart Mill) 都不约而同地描述了资本主义利润率将一直下降到零积累率的稳定状态。为了使《资本论》转向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说明资本主义运动规律,马克思希望建立一个模型在解释利润率下降的同时可以识别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传统政治经济学家在解释利润率下降趋势通常分析资本主义的外在因素,而马克思却另辟蹊径在资本主义的内在逻辑中寻找问题的答案。因此,他的结论既睿智而又简单。

哈维敏锐的指出,马克思关于资本基本积累的一般理论都是建立在某些关键模型以及初步假设上面,而这些模型和假设的缺点在于它将建立在劫掠、欺骗和暴力基础上的积累归类为“原始阶段”,而这一阶段已被认为与现在不再相干。[1]因此,对资本积累漫长的历史地理学中的原始的和初级的积累过程中的掠夺行为所持续发挥的作用和影响力的重新评估,急需得以有序进行。[2]因此,哈维构建了资本积累的新理论。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资本积累的再认识

哈维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出发,提出了从“福特—凯恩斯体制”到“更灵活( 弹性) 的资本积累体制”的转变是资本主义后现代的重要特征。哈维认为资本主义长期的经济繁荣一直依赖着“福特—凯恩斯体制”,即现代条件下的大规模生产模式和相对固定的资本积累体制。[3]从20 世纪60 年代末开始,福特主义和凯恩斯主义没有遏制资本主义固有的各种矛盾,因此从20 世纪70 年代以后,“弹性积累”逐渐成为公司资本主义和金融市场的新方式。“弹性积累 ”依靠与劳动过程、劳动力市场、产品和消费模式有关的灵活性。作为其特征是出现了全新的生产部门、提供金融服务的各种新方式、新的市场,首要是商业、技术和组织创新得到了极大强化的比率。[4]这导致了原来不平衡的发展模式发生了重大改变,各个部门与地理区域之间发生着迅速的变化。如产生了“服务部门”和全新的工业集群,人们普遍放弃了以需求为导向的增长策略,而注重以供应导向的生产组织。但是,哈维也注意到,各种灵活的技术与组织形式并没有在每个地方都成为统治性的,而是以某些部门和地区高效率的福特主义生产与更加传统的、以“手工艺人”、父权制或家长制的劳动关系为基础的生产体制的混合为特征,体现了完全不同的劳动力控制机制。“符号资本”的生产和消费成为这个时期的一个特点。[5]哈维总结到:“这是一种日常生活中的替代,产生于积累形式的变化—离开战后相对稳定的凯恩斯和福特模式而转向由高度竞争、企业主义和新保守主义而推动的一种更具弹性的体制”。[6]

资本主义积累的根本逻辑及其危机趋势虽然没有改变,但是灵活积累预示着一种新的积累体制的诞生,还是仅仅是资本主义危机的一个暂时补救,成为哈维灵活性积累争论的焦点。一种观点主要是由皮奥里( Piore) 和萨贝尔( Sabel) ( 1984) 所维护,他们认为在完全不同的社会、经济和地理条件之上,各种新技术可能重建各种劳动关系和生产体系。第二种观点则把灵活性的观念看成是一个“极其有力的词语,它使一系列政治文化实践合法化”。[7]持这种观点的理论家主要有波勒特( Pollert) ( 1988) ,他向劳动力市场和劳动组织方面的灵活性观念发起挑战,并得出结论说: 灵活性是一种意识形态攻势的一部分,它称赞能适应性和非正式化,并使它们显得不可避免。戈登( Gordon) ( 1988) 相似地向资本跨地区流动的观念进行挑战,认为它远远超出了国际贸易的各种事实的支持。这两个人都论证了在资本主义追求增加灵活性或地方优势方面毫无新东西,资本主义产生作用的方式的根本变化的真实证据或是无力的,或是错误的。尽管面对诸多争议,但是哈维仍然坚持着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灵活性积累的证据无处不在,进而再次强调了马克思的观点: 过度积累的事实在资本主义之下绝不可能被消除。纵使资本主义不断变换着积累的方式,资本主义的发展动力仍然潜伏着危机,危机趋势还是会产生过度积累的周期性阶段,这是一种普遍化的状态,由闲置的生产能力、商品供给过剩、各种存货过剩、剩余货币资本和高失业率来显示。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维在某种程度上既保留了马克思的原始积累的一般理论,又对其进行了批判和完善。他认为马克思关于资本积累的初步假设基本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假设相一致。即自由竞争的市场及私有财产的制度安排、法理个体主义、契约自由、以及由“促进型”国家所保证的合适的法律和统治结构及它所确保的货币作为价值储存手段和循环媒介的完整性。[8]但是,这些假设的基础都是掠夺、欺骗和暴力,而这一基础在全球化时代虽然仍然存在,但是已经不能代表资本积累的全貌,需要进行漏洞的修复。因此,哈维把原始积累的概念发展为了“剥夺性积累”,这一概念与全球空间生产紧密相关,主要表现为在全球化进程中对且全球原材料、资金和劳动力等进行重新的分配和组织。哈维认为缺乏赢利性投资的机会是造成危机的根本原因,这就意味着资本主义想要逃避经济危机的“魔咒”,就应该迫使非资本主义区域保持开放的姿态,而且应该准许资本主义国家随意使用他国廉价的原材料、劳动力和土地等 ,以降低生产的成本和高额的利润。全球空间的生产实质就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半边缘和边缘国家资源和劳动力的剥削和掠夺。这一观点与沃勒斯坦世界体系理论得出的结论有异曲同工之妙。

哈维认为资本主义所有的生产方式都有三个共同的基本特点,这三个特点是不一致的和相互矛盾的,这不可避免地造成过度积累的危机。首先,资本主义是以增长为方向的,稳定的增长对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维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高速增长中,利润和积累才得以维持,增长的缺乏是资本主义致命的打击。其次,实际价值的增长依赖于对生产中活的劳动的剥削。资本主义奠定在资本和劳动之间的阶级关系上,生产和市场两方面的劳动力控制对资本主义存在非常重要,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针对劳动力控制和市场工资的斗争就不会停止。最后,资本主义必须在技术上和组织上具有能动性。由于竞争的存在,资本家在追求利润的过程中竞相创新就不可避免。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调节系统中的技术和组织创新对资本主义的永存起到决定性作用。正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着固有的矛盾和缺陷,过度积累的趋势就必将一直困扰着资本主义的成长。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资本循环与经济危机的再认识

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最早揭示资本循环的学者是列费弗尔。他对资本第一循环和第二循环进行了重要区分。第一循环指资本在生产领域的流通,涉及商品生产的投资; 而第二循环指资本对土地、道路和建筑物的资本投入,涉及剩余价值从各种财产所有权投入中的产出,即从固定资本投资中的回报 。[9]第二循环的投资提供了在第一循环中过度积累危机的一种暂时的解决方案。

列费弗尔对资本循环的再揭示直接影响了哈维的资本循环理论。《资本的限度》阐释了哈维对于资本主义时间和空间的最连贯的经济分析,哈维根据资本周转的时间和投资区域,区分了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三种资本循环形式: 他以传统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开始,通过对时间和空间的关注使危机理论复杂化,他的“第一资本循环”围绕着利润率下降趋势,强调过度积累和贬值的循环动力是资本主义难以摆脱的,揭示了危机产生的根源。在这个叙述里,资本家通过付给工人少于实际劳动价值的工资获取利润。另外,当代资本主义积累的核心是科学技术革命和大规模的组织变迁。资本家利用公司内部的技术变迁作为积累的“杠杆”,从减少他们的劳动力使用,进而取得相对剩余价值。这种加速的积累方式把更多产品带入了市场,但是工人家庭却没有那么多钱去买这些消费品。久而久之,这种趋势导致了过度积累的结果。( 产品没有被卖掉,意味着投资没有变成利润。) 像马克思说的,价值的运行规律有着利润率下降趋势,公司倒闭,机器和设备都废弃。这样固定资本的贬值最终损失掉先前生产带来的过度积累从而开始了新循环的兴盛与衰败。

哈维的“第二资本循环”考察了如何用时间补救的方法缓和共时性经济危机。为了解决第一资本循环造成的过度积累问题,就要在危机出现前,将投资通过金融机构向固定资产和消费基金领域投资。金融市场使资本流从低利润地区转向高利润地区,缓和过度积累和贬值。虚拟资本提高了投资者的选择性和灵活性。通过这些方式,金融贷款体系预示了资本主义危机的时间补救方法。但是,哈维认为这是个错误的预示,通过改善资本的流动,金融市场加速积累和技术创新,提高了旧机器更新换代的频率,旧的楼房和机器变成了积累的障碍。虚拟资本资本的价值只源于投资者的信心,受制于人们对经济形势利好还是利空的思考。繁荣和衰退的循环只是暂时变换,时间的补救方法只是放缓了价值规律的运行,而不能根治经济危机的顽疾。

哈维“第三资本循环”理论的主题是经济危机可以通过“空间安置”得到缓解。他分析了四种空间的安置方式。第一,土地市场帮助重新配置人工环境使它变得更加灵活,通过直接投资使土地得到最高和最好的利用( 差异地租最大化) ; 第二,“第一资本循环”获得利润的地理再分割,这样的空间障碍可以通过交通和通讯技术的发展得到缓解从而加速商品和资本的运转实现利润; 第三,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传播通过创造国外投资的新市场减轻了本土积累的问题; 第四,向其他地区投资。哈维再一次表明任何类型的空间安置至多是临时的改善,对不发达地区或国家进行投资不但没有解决过度积累的基本危机,反而在更大规模上加剧或在生产了过度积累的危机。在新地区投资,也无异于加剧了原地区的竞争。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对三种资本循环形式的分析,哈维认为特定地域系统( territorial system) 的过度积累意味着劳动盈余和资本盈余在该地区同时出现,虽然可以通过资本循环的方式使过度积累得到暂时缓解,但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哈维认为在对经济危机的认识上,马克思是一个矛盾的人,在他的著作中也表现出了有分歧的理解。比如,马克思认为“国家过度生产不会引起持续的利润下降,但是周期性的过度生产会引起”[10],“当亚当·斯密用过量资本解释利润率下降时,他的话语虽然是错误的,但是仍然有着持久的影响力……短暂的资本过量、过度生产和经济危机三者间是有区别的。持久的经济危机是不存在的”[11]。但是,长期的利润下降仍然可能,通过扩大周期性经济的范围和加深危机的强度,甚至会造成马克思预言的经济灾难,资本主义始终面临着经济危机的命运也不能自拔。

通过以上分析,哈维认为目前美国金融危机的解决方法在根本上取决于阶级力量的对比。唯有对资本主义体系进行根本的改造,彻底改变阶级力量格局 ,才能从根本上摆脱经济危机的梦魇。通过政治运动达成共识,进行像拉美地区那样的政治运动才能走上真正的民主道路。但遗憾的是,目前在英美国家仍然没有一致的反政府危机解决方案的抗议活动。因此,哈维高声疾呼,需要创建全球化时代的解放政治学,正是因为资本主义世界已经控制的全球的空间生产,在全球范围内埋下了经济危机的“导火索”,这也使得全球化的社会主义革命成为可能。解放政治学是在空间生产和阶级斗争双向运动中产生的,全球空间的生产使劳动力在全球规模上高度流动,也使得中心国家与半边缘和边缘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实力相差悬殊,造成地理区域的不平衡发展,进而加剧了富裕和贫困的两极分化,造成阶级矛盾尖锐,这就使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对抗全球资本积累成为可能。因此,哈维建议要在不同时空规模上建立起有广泛基础的联合政治学,以应对资本的地理策略和地缘政治策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简要评价

恩格斯曾用一句名言高度概括了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理论的本质特征,“我们的理论时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 。 ” [12]大卫·哈维的研究淋漓尽致地体现个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他始终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命题为研究对象,通过对《资本论》反复不断的研读,哈维发现其中的不完整和缺漏,并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本命题与经济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发展的特征相结合,进而对资本逻辑进行了符合时代特征的批判。

毋庸置疑,大卫·哈维是当代《资本论》研究者中的佼佼者,也是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强调学习《资本论》单看第一卷是远远不够的,要将三卷看成是完整的一体。同时,要结合《剩余价值学术史》《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和《共产党宣言》等著作同时学习。马克思主义其实是对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近似于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动态分析,因此在研究的宽度和广度上远远不够。如处理利息问题、国家与财政问题等都被马克思一笔带过,而没有当做重要问题加以强调。为了获得对经济危机根本过程的认识,他的理论去除了对表面现象的分析,而在更高层次上进行抽象 ,有效的解释了不断增长的全球不平等现象的成因,并认为抽象理论研究是当下经济学研究中重要的手段。但是这个研究方法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哈维把经济危机作为一种平衡过程来理解,而不是作为社会变革的方式,在论述中缺乏数字和模型上的精确研究,从而导致得出松散和不确定的结论。

另外,哈维一直热衷于讨论空间概念,认为地理空间的扩展可以延缓经济危机的发生,但是在论述中却回避了空间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的基本角色定位 。哈维强调在经济危机中三种资本循环方式是顺序进行的,而事实上我们需要时间和空间的同时“修复”。另外,一些学者还认为哈维的劳动价值理全部由经济因素决定,而不决定于社会政治斗争和国家制度框架的思想是不全面的。三种资本循环方式应该扩展为四种,理由在于国家在替代资本的地方性危机趋势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经济危机不能仅仅降低为经济层面的认识,经济危机也有可能是由政治的、制度的和社会的矛盾所激发。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9: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兰州学刊》,2011年第12期。

大卫_哈维_全球空间生产的资本逻辑再认识_赫曦滢.pdf

194.07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5 19:52 , Processed in 0.03462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