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基于资本循环框架的金融化与空间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资本循环的断裂与修复

从资本循环的内在机理来说,“ 只有在三个循环的统一中, 才能实现总过程的连续性, 而不致发生上述的中断。社会总资本始终具有这种连续性, 而它的过程始终是三个循环的统一”。但是由资本逻辑决定的资本主义循环运动的过程, 却是一个充满矛盾、冲突和不确定性的过程, 资本循环的扩展并不能消除资本主义本身所蕴含的矛盾与冲突。在资本循环过程中, 资本主义生产的各个组成部分所产生的紧张和矛盾, 会因矛盾达到一定程度的不可调和而显现出来, 并且得到自我强化和反复爆发, 从而产生资本循环的断裂以及由资本循环断裂而引发的危机。

资本循环的断裂主要表现为资本循环中剩余价值的实现, 而并非创造,“ 所有的危机都是实现的危机, 导致了资本的贬值。对于资本流通及其可能分解的检视, 指出了这种贬值可能采取不同的可触知形式: (1) 闲置的货币资本; (2) 未利用的生产能量; (3)失业或低度就业的劳动力;(4)商品的剩余( 超额存货)”。要想修复这种断裂, 必须要为剩余价值的实现找到出口。

其实, 在资本循环的扩展中, 金融化与空间化本身就是资本修复方式, 有利于资本循环的修复,能够从外部化解资本循环内部聚集起来的各种矛盾。当金融化与空间化能够为剩佘价值的实现提供出口时, 则资本循环的断裂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修复。因此, 在一定时期内, 资本循环的金融化与空间化, 是资本循环顺利进行的有利条件, 这样确实能够调节和限制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过程中的矛盾冲突, 保证资本的盈利能力, 是促进资本积累和经济增长的有效制度安排。因此, 金融化和空间化是资本增值的需要。

然而, 金融化和空间化作为一种资本循环修复方式, 毕竟只能起到一种短期调和的修复作用,它们并不可能根治资本循环的断裂, 在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的情况下, 没有任何一个社会空间的生产能力, 能够长期支撑以复利速度增长的金融资本。和资本增值的无限性比较起来, 金融化和空间化毕竟是有限的, 当金融化与空间化承载不了过剩产品时, 则资本循环的断裂就成为必然。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为严重地是, 作为资本增值需要的金融化和空间化, 发展到一定阶段, 不仅不能修复资本循环的断裂, 反而会加剧资本循环的断裂。在资本运行的总体性过程中, 各种矛盾因素在这个结构化总体的现实进程中存在着深层的二律背反, 当促进资本运行的因素积累到一定程度时, 就会极大地破坏这种运行, 资本的运行本身就是一个内在悖论。随着金融化和空间化的不断建构,金融资本侵人一切可以带来收益的空间领域, 金融资本在全球空间的膨胀,形成了新的金融化积累模式。然而这种积累模式却使镶嵌在资本循环中的各种矛盾因素不断激化, 促使循环系统本身不断被迫脱离有序均衡状态, 大大增加了资本循环修复的难度。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 金融资本垄断加剧。列宁指出:“ 金融资本特别机动灵活, 在国内和国际上都特别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它特别没有个性而且脱离直接生产,特别容易集中而且已经特别高度地集中,因此整个世界的命运简直就掌握在几百个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的手中。”当前在发达国家, 金融和保险、房地产形成了一种共生的、相互支持的约定, 其结果就是形成了的垄断部门, 通过“公司洗劫”、“ 垃圾债券”、“ 政府救助”以及“ 风险的社会化”等方式, 将任何非金融、保险和房地产部门的收人流—产业利润、税收以及超过基本需求的可供支配的个人收人等, 都看作其以利息、金融收费以及资本收益的形式来吮吸经济剩余的对象。

从表1可以看出, 金融部门在美国经济中的重要性不断增强。从1977年到2012年, 金融、保险、房地产部门的产值在GDP中的占比, 从14.1%上升到18.4 %, 总体处于上升趋势, 2008年有一个小幅下降, 从2007年的18.8%下降到17.9%, 但是2012年已经基本接近危机前的水平。

目前,“ 债权人这一特权集团已将其金融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 并集中到了华尔街及其国外的同行手中” ②。华尔街已经把自己的经济理论和竞选捐助转换为政治权力, 从而得以掌握对公共金融的监管权, 所以人们才会理解年金融危机发生以后, 美国政府牺牲纳税人的利益为金融部门的损失买单, 是多么地不可想像, 然而又是匪夷所思的真实现象。金融部门不仅在美国高度集中, 在全球空间中,“ 美国金融利益集团对今天的那些债务国家的做法极其相似 , 即他们以金融危机来威胁债务国家放弃对公共领域的金融控制权, 而转交给那些跨国银行”。金融资本垄断的加剧破坏了资本循环的内在机理。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9.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 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分离。金融资本获取利润的基本条件是资产价格的上涨, 为了获得预期收益, 金融部门必须不断发行新的贷款, 提供抵押贷款、个人贷款以及信用卡贷款, 使资产价格膨胀。金融资本通过对汇率、利息率、股票和债券价格、信用违约掉期(CDS) 以及各种相关衍生品的投机, 使房地产、股票和债券的价格膨胀起来, 债务人可以凭借他们作为抵押品而质押的财产的收益获得更高额度的贷款,一轮又一轮, 生生不息 , 完全是一种以债务为杠杆的资产价格膨胀。这种资本循环的结果就是, 负债者将靠借来的资金去偿还债务产生的以几何级数增长的利息,相当于是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商业资本和消费者的洗劫。这种资本的循环使得实体经济无力去创造经济剩余以投资于扩大再生产,“ 金融资本主义已经变成了由缠绕在生产性经济上的生息索取权所织成的网络, 它以几何级数的增长速度榨取着复利” ②。

从图4可以看到, 在金融部门的地位和赢利性一路攀升的形势下, 制造业和商业部门的产值比重则呈不断下降趋势, 制造业的产值占比从20世纪70年代初的22.7%下降到2012年的12.5%,由于制造业普遍不景气, 商业部门的产值占比也处于下降趋势, 从70年代初的14.5%下降到2012年的11.6%。

在金融资本全球膨胀的情况下, 金融资本逐渐脱离了产业资本的循环, 脱离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形成以未来价值索取权的占有为基础的独立状态, 资本循环已经纯粹发展为G-G'(etc.)的形式,直接与实物生产无涉, 通过“ 零和” 转移支付,由钱自己来生钱, 金融资本已经退化为靠生息贷款的高利贷资本, 资本增值的本性史无前例地表现得如此直白。这样一种资本循环, 完全挤压了社会资本的形成, 腐蚀了劳动生产率, 削弱了实体经济生产的能力, 进一步导致整个利润率的下降和资本循环的脆弱性。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1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 收入差距越来越大。近些年来, 通过具有“ 诱惑利率” 的抵押贷款和消费信贷等结构化金融业的零售信贷业务创新, 金融扩张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发放给低收人人群的利润极高的贷款, 然后用这些贷款补贴发放给投资主体的贷款。美国蓝领工人工资收人的大约40%用于住房, 15%用于支付其他债务, 如学生贷款、汽车贷款、信用卡债务等, 用于支付社会保障和医疗需要10%—15%,这样只剩下大约1/3的工资收人可用于食品、衣服、交通等最基本的开支。在用于支付社会保障的部分, 还形成了“ 养老基金资本主义”, 这是一种新的剥削工人的后工业模式, 即在授权的基础上对工人实行强制储蓄, 将这些钱转交给专业的货币经理去购买股票或者债券, 以最快和最有把握的赚钱方式——拆卖资产来剥削工人。在缩小公司规模和劳务外包的过程中, 工人自然成为最终受害者。同时这种“ 养老基金资本主义” 还严重破坏了不同收入人群的差距, 社会保障和医疗本来是可以由对最高收入群体的税收来提供的, 现在被强制储蓄, 被财政部拿去平衡预算, 从而使其可以对高收入群体减税。目前这种“ 养老基金资本主义”已经扩展到全世界, 全世界的经济体都把它们的养老金计划建基于金融资本的投机之上。这时,“ 资本的增殖不是用劳动力的被剥削来说明, 相反, 劳动力的生产性质却用劳动力本身是这样一种神秘的东西即生息资本来说明” ①。不仅工人的日常消费,工人的一生都被资本化了。通过金融化、空间化,工人已经成为“ 被围困的工人” , 工人日益受到全球化、小政府、弹性劳动力市场以及摈弃充分就业目标的四面围困。

另一方面, 最富的阶层的收人份额( 含资本收入) 从1970年的9.03%, 上升到危机之前2007年的23.5%; 危机发生时有所下降,2009年是18.12%, 然而这显然没有触动分配结构的整体格局。此后最富的阶层的收入份额一直上升, 年这一数据是已经逼近危机前的状态, 如图5。这样的数据与在危机发生几年后美国仍然面临着的经济波动和高失业率, 是严重不相匹配的。“ 这种‘ 虚拟式’ 的增长和积累除了改变利润分配、造成两极分化之外, 并没有构成真正的经济发展动力。” ③ 收人的巨大差距为资本循环的修复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1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 全球经济泡沫的蔓延与破灭。金融创新导致了金融衍生产品不断涌现, 强化了杠杆作用,催生了金融泡沫, 全球金融资本的持续扩张和嵌入在该体系中的结构性权力关系, 导致资本循环系统风险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由于金融部门进行的是一个零和博弈, 无论金融产品再怎么创新,一旦社会上的资金( 主要是实体经济部门的资金) 被吸纳殆尽, 则泡沫必然破裂, 中产阶级投资者和借款者会被留下来慢慢承担金融化扩张的后果。空间化是金融化的必然趋势, 金融化的空间拓展不是资本循环本质改变的结果, 而是与全球经济相联系的经济活动空间重组的结果。去金本位制后的美元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吸收、利用外围国家的经济空间, 并向外围国家输出金融脆弱性。

在全球化空间中,全球经济融合造成的经济周期同步化使危机易于扩散且难以控制。对发达国家积极推广的结构性的金融体系, 尽管很多发展中国家 “ 多次试图制定完美的政策框架, 以利用开放金融市场的好处, 控制开放金融市场的弊端, 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例如‘ 华盛顿共识’ 名誉扫地,‘ 新金融设计’ 已不复存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 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从图6可以看到, 近些年主要发达国家和主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都处于下降趋势, 尤其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2009年的增长率严重下滑, 除了中国和印度, 其他国家都是负增长, 俄罗斯的增长率甚至为-7.82%。中国和印度的突出表现也是对金融化全球空间拓展的一个反证, 正是中国和印度对金融化的审慎态度, 才没有深陷金融危机的泥潭。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2008年金融危机的治理主要是通过政府救助来实现的, 资本循环的断裂主要是通过新一波的债务杠杆在贷款的基础上重新激活房地产、股票和债券价格的膨胀来修复, 金融崩溃由于负债经济体“ 通过借款来摆脱债务” 而避免, 这种语言上的自相矛盾和逻辑的循环论证,正是当前发达国家“ 泡沫恢复” 政策的写照。金融化、空间化导致的资本循环断裂却还要用负债来修复, 催生资本循环的断裂与修复的举措之间的因果互置和倒挂的恶性关联, 这是资本的穷途末路,抑或又是“ 创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1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结论

资本主义长期的经济危机内生于资本循环过程及其内部结构的矛盾运动过程。资本循环框架让我们看到了资本运行的真貌:一种不断从自身内部转变自己的生产方式, 同时也不断逼迫维持它的社会和物理世界的能力, 这当然是个矛盾的过程。内存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 各种互相对抗的因素之间的冲突周期性地在危机中表现出来。危机永远只是现有矛盾的暂时的暴力的解决, 永远只是使已经破坏的平衡得到瞬间恢复的暴力的爆发”。危机甚至成为唯一对抗不均衡、恢复生产和消费的均衡的有效手段。资本一方面生产了需求及其手段的极其精致复杂, 另一方面又造成了野兽般的简单粗暴的完全未经修饰的解决方式。

无论资本循环系统发展到什么情况, 只要是资本的生产, 则“ 生产只是为资本而生产,而不是反过来生产资料只是生产者社会的生活过程不断扩大的手段 ”。当然, 资本主义经济这个矛盾着的总体在不断地结构化自身的同时, 也在经历着总体自身的解构, 这种解构来自于资本主义社会结构的内在本质规定 , 即生产的社会总体化与个人私有的内在矛盾, 这是资本循环总体性过程中各个部分能否顺利进行的最终内在尺度。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5: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年第10期。

基于资本循环框架的金融化与空间化_宋宪萍.pdf

1.7 M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5 04:05 , Processed in 0.04681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