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新经济”与当代资本主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这些公司中最强大的公司作为跨国公司来运作。它们反映了世界市场中价值流动的日益国际化,而这是“新经济”的主要特征。② 例如,外商直接投资在世界范围内已经达到数万亿美元。生产性资本的这种出口反映了生产的国际化以新的投资和接管现存公司的方式将劳动过程与工作联系起来。随着公司内贸易因国际生产网络而扩大以及投入来源于低工资区域,这些投资推动了商品资本的不断循环。产出贸易额比战后时期增加了一倍还要多,达到了历史上的新高。

生产以及日益增长的贸易的国际化,尤其是与目前不同贸易区之间收支的不平衡一道,促进了国际货币和信贷市场的发展。战后对资本流动性以及汇率的控制的结束导致了全球货币市场的扩大,在这些货币市场中,债务工具、股票和像衍生品一样的投机基金都可以进行买卖。的确,国际金融市场增长得很迅速,金融日交易额现在超过了全球年贸易额。新的国际经济机构,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或者世界贸易组织,加强了在他们的政治框架内的资本国际化进程以及工作场所必须遵循的竞争性市场规则。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对“新经济”非常重要的新自由主义的政策机制常常被描述为是反对国家和拥护市场的。但是这种描述混淆了相对于市场和社会阶级而言对国家进行改变的方式。③ 国家仍然将注意力放在合法地施行权力以及资本主义市场存在所必需的超越市场的制度上。这里的中心问题是新自由主义重新安排国家权力和重组国家制度的方式。在经济政策框架内,比如,这意味着重新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以便加强劳动纪律,并通过提高消费税和其他税,从而将税收负担从资本和高收入阶层转嫁给工人。不断改变针对解除管制、私有化和国际化的产业政策,同时仍然保持对商业投资的补贴结构和税收刺激。同样,贸易协定偏袒的不仅仅是比较自由的贸易,还包括“合法地”保护私有财产和外资的进入。

这些政策措施中没有任何一项意味着国家权力减弱了,相反倒是意味着它以新的方式进行动员。它们表明国家日益垄断权力实施的方式,这种权力的实施相对于民主的行使者如工会、市民社会组织和普通公民而言更有利于商业利益。承担着工人作为公民追求再分配政策以减少对市场的依赖的手段的国家被削弱了。但是,一个“强大的”加强新自由主义政策机制的国家是资本主义的这个阶段所必需的。的确,国家在试图解决因金融市场的混乱而导致的经济危机方面变得更强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挑战新经济

上述分析已经说明,过去20 年来,资本主义经历了巨大的经济调整过程。工作场所发生了剧烈的改变,给工会和工资造成了强大的压力。世界贸易体系和金融全球化方面的不对称也加强了竞争规则; 新自由主义政策拥护去工会化和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对集体谈判而言,新经济常常以极大的努力来检查工会的协定以便给管理层更大的特权来决定就业、工作规则和工资。在“新经济”内,占支配地位的调整方向常常是针对工作强度、外包、温和地提高或不提高工资、长期合同和双重工资制度的。

因此,勾勒出相对于新自由主义的新经济的替代性经济政策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个时期的资本主义有两个内在的、关键的矛盾: 一方面 ,由于采用新技术而导致生产能力的极大提高,另一方面,工资和就业却变得日益不安全和依赖市场; 一方面,随着世界市场的扩大和加强,民族经济在贸易和资本流动性上越来越开放,另一方面,经济不稳定性和竞争规则却都在加强。

一种经济替代性选择将不得不确定总的原则来解决这些矛盾。① 当今占支配地位的思想是,就工资和就业而言,工作必须比以前更加依赖市场和不安全 。这种观念需要加以摒弃。这将工人分成了两类: 一类是在核心工作岗位上从事着有薪水的工作的人,一类是被排除在工作或稳定就业之外的人。一种经济替代性选择必须提出这样的原则,即民主的公民身份开始于有工作、休闲和生活收入的权利。另一个原则是,国际层面上的政治妥协必须要围绕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集体民主地选择可替代性发展道路( 社会主义的或资本主义的) 的能力最大化的原则来达成,如果不遭受来自世界经济的孤立和强制制裁,就不能将外在性( 例如环境破坏) 强加给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两个总的原则表明,在控制市场规模的同时,有必要扩大民主控制的规模和范围。可以根据已经强调过的以“协调和超越”新经济的一些特征在起作用的“结构性改革”对它们详加阐述。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新技术和生产体系以一种加强和分散大多数人工作条件的方式不断被引进劳动过程。这对那些旨在解决重新取得就业资格的必要性和改变整个增长模式的结构的替代性选择提出了挑战。这将取决于改变为了免受竞争的要求所驱使而在生产区和社会中形成的阶级关系的平衡。这将意味着利用新技术的能力使工人专注于生产以及有计划地消除单调、重复的工作。重新取得就业资格还将意味着培养长期的、宽泛的技能而不是短期的、特定的技能,培养可转让的而不是某公司专有的技能,培养理论知识和实践知识,以及培养扩大工人对劳动过程的自治能力。

重新培养工人的技能还为工人和社团提供了基础,使他们可以追求可替代的生产计划、由集体控制的技术网络以及对社会有用的产品和服务。比如,在交通部门就有可能设想,公共交通工人与乘客、生态团体和建造交通设备的工人一道,来开展旨在扩大公共交通的替代性运动。这是一种可供选择的劳动过程的憧憬,这一劳动过程会扩大工人的技能和能力,会采用保护生态的和持久的生产技术,还会生产自由时间、集体服务和质量产品。

第二,新经济给工会和就业造成严重压力。必须探索许多新战略。劳工关系的改革要以促成服务部门组织起来以提高工会比重或者包括部门谈判的变革为中心。比如,部门谈判要使得以小工作场所( 如零售店或咖啡店) 为特征的部门的工人能够一起与雇主进行协商,给他们提供针对竞争压力的更大的保护。社区范围的工会组织和劳动中心也可以加以发展。

根据集体谈判,扩大改善工资和增加就业之外的协商范围的新方式需要力图解决生态问题和分配问题。那些通过减少工作时间、规定加班时间最长限制、带薪年假和产假能够从根本上重新分配工作的休戚相关的工作政策必须积极予以追求。为了分配生产率收益,集体谈判需要将年工作时间减少因素以及年工资改善因素一起考虑进去。这样一种方法曾在汽车部门作为集体谈判的一部分被不时加以讨论,并且战后集体谈判制度实际上既包括了年实际工资的增加,也包括了工作小时的稳定减少。减少工作时间还可以用于提高工作中的自我管理能力和社团中的领导能力的教育和技能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已经落到跨国公司的国际网络手里的对就业、资源和生产的控制对替代性选择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障碍。这些组织形式无限制地扩大生产规模 ,同时减少企业所有部门中单个工人的控制。因此,替代性选择将不得不既解决生产规模问题,又解决对企业的民主控制问题。坚持这样一点是可能的 ,即如果以新的方式对新技术加以有效利用的话,那么,新技术能够提供比较适当地解决社会需要和生态需要的能力。改变生产战略是必要的,这样才能够将农业生产从单一种植模式转向生物多样化模式,减少地理规模贸易的能源利用和碳排放后果,并且当资本密集型技术,如皆伐区造林或工厂拖网渔船,对环境有非常巨大的影响时,采用劳动密集型技术。就当前的可能性而言,也容易通过知情权法、控制工厂关闭和资本流动、扩大工会化权利以及工作和社区委员会来扩大民主的自我管理能力。

第四,资本主义的这个时期见证了生产和金融方面的高度国际化。随着这些出口导向型进程及其所导致的竞争严峻性的继续,很难设想有稳定的宏观经济状况或替代性发展道路。它们将不得不被比较内向型的经济战略所取代。内向型战略并不意味着将经济与贸易割裂开来,相反是有计划地扩大国内服务和生产,以便增加就业和满足社会需求。这也将包括确立对资本流动的控制。统治着国际经济的机构需要发展政策能力来加强稳定的和多元化的国家宏观经济状况,而不是强制推行单一的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例如,设想这样的国际金融机构很有可能:它们的职责是加强基于国家的资本控制,它们还履行迫使技术能力转让以作为强加给跨国公司的外国投资的绩效要求的一部分。金融机构的偿付能力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的剧烈收缩,表明银行体系的国家化已经成为非常必要的事情,不仅仅是为了阻止危机越陷越深,还为了重新思考什么样的生产和服务最能满足社会需要。

最后,新自由主义政策支配着资本主义的这一阶段并力图扩大市场进程。一种替代性选择将不得不使再分配成为主要的社会和经济政策。一种替代性选择模式将不得不包括一种根据权力、资源和新的制度结构而进行的根本的再分配转变: 从交易商品部门到地区的和国家的经济;从高收入阶层到低收入阶层; 从工作小时太多的人到工作小时太少的人; 从管理阶层控制的劳动过程到工人控制的劳动过程; 从私有的以消费为主导的生产到有利于生态的、可持续的经济 。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类型的经济战略是随着政治能力而定的,这些政治能力可能会使工人及其社团控制和远离市场规则,并且强加民主的和集体的优先权。这些思想———或者类似于它们的思想———产生于世界许多地方的工会和工人的政治斗争。但是,新自由主义的“新经济”中工人和工会运动的削弱状态使得他们融进新的社会和工作场所的实践令人担忧。

寻求替代性选择被左翼政党的政治困境进一步复杂化。① 这意味着,即使当社会民主党已经上台执政,他们仍然没能成功扭转新自由主义政治权力的政府的政策,或者改变“新经济”导致的社会后果。的确,社会民主党自身已经转向了这种政治权力并且开始接受新自由主义的许多政策。他们放弃了在社会运动和工会运动中形成的比较激进的政治选择。投社会民主党的票以便产生新的政策选择这种传统的选举选择的失败对于进步政治产生了一些后果。它使得许多人选择了单一问题运动,选择了偶尔尝试社区范围的组织和在松散的社会正义网络( 如世界社会论坛———来自全世界的工会、生态和反全球化行动分子的年国际社会正义会议) 中表达较广泛的不同意见。

但是,在经过许多年的这些努力之后,现在非常明显的是,当今的政治和经济替代性选择即将取决于打破这些约束性的政治选择。经济衰退使得更为激进的政治选择再次被加以考虑。工会的复兴就是一个关键的组成部分; 单一问题运动也是如此,它们构成所有运动中反新自由主义联盟的深度联系。现在显而易见的是,这两种发展将转而取决于与一种新型党派相联系的各种运动中民主组织实验的新时期。这样一种替代性计划将必然解决经济活动和民主的规模和空间。总之,任务就是通过扩大民主规模同时减少对市场活动的依赖程度,从而颠覆资本主义这个阶段的“新经济”的占支配地位的逻辑。这样一种替代性选择不仅仅会产生一种“新经济”,还会产生一种新的社会秩序。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20: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3年第6期。

_新经济_与当代资本主义_格雷戈里_阿尔博.pdf

320.08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0 20:26 , Processed in 0.04249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