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狭义地解释资本雇佣劳动的经济学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Jeeny 于 2017-7-4 11:08 编辑

汉斯曼(Hansmann,1996)援引西班牙蒙特拉贡合作社依靠委托巨大权威给经理的代表制而不是直接民主来取得成功的例子,证明了劳动者管理的企业中的集体选择问题会引致一些特殊作法。道对后来回应说,由此得出的教训应当是,只要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治理结构是适当的,集体选择问题就不是致命的(Dow,2003,p.205)。

道和普特曼还援引了一些认为那些由劳动者管理但又保留了可交易的个人股权的企业具有潜在的不稳定性的著作。他们转述说,昂哥奈达尔(Ognedal,1993)研究了劳动者与投资者都行使某些投票权的所谓“混合式分享所有制”(mixed patterns of share ownership),认为这种样式似乎是不稳定的。他关键的想法是,这种企业中的多数投票权可能会被用来将利润从占少数的股东那里再分配出去。斯凯尔曼和道(Skillman & Dow,2000)则认为,因为一个竞争性的资本市场可以满足每个企业对资本的需要,投资者们倾向于支持利润最大化;但是因为劳动市场是不完全竞争的,劳动者们对企业的政策具有分歧偏好,其结果是劳动者管理的企业一般都是不稳定的:投资者通过报出51%的劳动者———所有者会接受的条件而买下这样的企业。

道和普特曼说,他们没有获得对有关劳动者所有的企业的所有制结构不稳定的系统证据,而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上都有引人注目的案例: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联合航空公司被其两个主要的雇员集团买断,但是也有本来由劳动者管理的被卖给了传统企业的例子(美国西北部胶合板合作社)。对于上述这些从集体选择的角度说明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假说,道和普特曼的一般观点是,它们似乎在逻辑上是前后一致的,而在经验验证上也是可信的。而他们无法确定的是,相对于其他那些使资本供给者的控制占据优势的因素,特别是投资和融资方面的因素来说,集体选择上的这些问题非常重要(Dow &Putterman,2000,p.332)。

鲍尔斯概括了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的集体选择造成的另一方面问题。他指出:企业剩余索取权和控制权应当分配给资本投入者的原因在于,雇员控制企业的资本成本将高于相同条件下资本供给者控制企业的资本成本。鲍尔斯引证了美国西北部的胶合板生产合作社的例子,并援引金替斯(Gintis,1989)的论述说,银行在贷款给胶合板合作社时,经常觉得必须与合作社的所有成员直接达成协议,而不能仅仅与他们的经理达成协议,这是因为合作社成员可以很轻易地终止经理的工作合同。这样的安排当然提高了贷款的成本。鲍尔斯补充说,尽管传统企业的经理也有可能被所有者辞退 ,但是劳动供给者之间利益的异质性(从而决策不一致性的范围)远大于资本供给者。之所以这样,部分是因为后者与项目之间有着“保持距离”型的关系,很容易在最大化资产回报率的目标上达成一致,而劳动供给者的资产都集中于企业所从事的项目上,他们只能留在企业中提供劳动。劳动供给者偏好的异质性可能使得行使控制权的成本更高或者导致决策过程的不一致性,鲍尔斯认为这为控制权分配给资本供给者提供了另一个理由(Bowles,2004,pp.342-343)。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以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来解释资本雇佣劳动,并不能对资本雇佣劳动做出根本性的解释。

首先,如果企业可以全债务筹资,上述集体选择的困难就根本无法解释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的统治地位。即使道和普特曼综述的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那些困难都确实存在,即使这些困难大到使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无法生存下去,只要能够普遍地兴办和经营全债务筹资的企业,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仍然有可能不占统治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由一位企业家以全债务筹资的方式兴办和经营企业并将企业的全部决策权都集中在自己手中,这样的企业当然不会是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也不会有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的集体选择的那些困难。但是这种企业也不是资本雇佣劳动的。如果这样的企业普遍存在,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在整个经济中就不占统治地位。这样,只有在企业不能全债务筹资的前提下,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才能够成为对资本雇佣劳动的一种解释。

上文所援引的鲍尔斯和金替斯的论述甚至指出了,在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与企业通过债务筹资的困难之间有某种必然的联系。这意味着,企业要实行全债务筹资,它就不能是劳动者集体管理的,就不能在其内部实行劳动者集体管理企业中的那种集体选择。而这样的全债务筹资的企业才是真正的非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并不能解释这样的企业为什么不能在整个经济中普遍存在。

这样,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肯定无法解释广义资本雇佣劳动企业的统治地位,它也不是对资本雇佣劳动的一种广义的解释。

其次,在企业不能全债务筹资的前提下,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意味着企业无法由其劳动者集体管理。既不能让企业中的全体劳动者都成为企业的最高领导者,也不能让企业中的全体劳动者都通过向企业出资而成为企业的所有者和最终控制者,由此使企业成为劳动与资本合一的那种“广义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而只能让企业成为由出资人控制和领导没有出资的劳动者的“狭义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这样,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就成了对资本雇佣劳动的一种狭义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成员资格的市场

道和普特曼认为,在说明为什么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大部分由资本供给者控制这一点上,以下假说使得其具有逻辑上的一致性并且至少有某种程度的经验可信性的主要观念:监督和激励,劳动者的财产和信贷约束,劳动者们资产组合的多样性,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的运行,以及企业中的集体决策(Dow & Putterman,2000,p.333)。这样,在他们看来,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就与劳动者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一样,都成了造成资本雇佣劳动的原因之一。

这样,道和普特曼在说明了使劳动者管理的企业难以融资的种种原因以后,提出了他们自己长期关注的那个吸引人且可供选择的办法:允许劳动者们通过可交易的成员资格权将他们在劳动者所有的企业中的成员资格的价值资本化。他们引证泽特尔(Sertel,1982)、道(Dow,1986 )和费尔(Fehr,1993)等人的论证,认为这种可交易的索取权在理论上既解决了富录博顿等人讨论的投资眼界问题,又解决了在瓦德(Ward,1958)、多马(Domar,1966)和瓦内克(Vanek,1970)等人有关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文献中讨论的劳动跨企业配置问题。他们因此集中讨论了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市场的运行问题(Dow &Putterman,2000,p.328),说明了为什么缺乏这种市场。

道和普特曼承认,尽管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在理论上有吸引力,它们却是稀有的。事实上,记录得很好的这种市场的唯一案例是美国西北部的胶合板生产合作社的案例。1980年,退休者合作社份额的询价曾达9万美元,据说有份额卖到10万美元;而1990年合作社的份额价格则回落到5.5万美元。这个事实激发了对资本控制的企业的统治地位的另一种与融资有关的主要的解释:如果因为成员资格市场的功能发挥不好而导致劳动者管理的企业运行得不好,那么,解释了这种市场的稀有性以及这种市场产生时显示出来的困难,就可能有助于解释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本身的稀有性(Dow & Putterman,2000,p.328;Dow,2003,pp.192-193)。

道和普特曼认为,解释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成员资格的市场稀有性候选要素有两个:流动性约束和风险规避。如果潜在感兴趣的劳动者们缺乏适当的财富或信贷的价值,或者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受非多样化所附加的风险,就可能难以找到成员资格权的购买者(Dow & Putterman,2000,p.328)。如果缺乏成员资格市场仅仅是由于这两个原因,我们就可以把缺乏成员资格市场这个对资本雇佣劳动的解释,归结为劳动者不向自己集体管理的企业投资的一个更为根本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和普特曼还详细讨论了一个概念上截然不同的解释:成员资格市场交易量不高是因为只有那些实际上将在这个企业中工作的人才能够购买这样的成员资格。这种类型的市场可能会退化为企业与新的申请者之间的不经常的双边讨价还价,而没有股票市场的那种持续的监管和信息上的效率。监管机制不太可能平稳地发挥作用,有必要事先组织一个巨大的竞争性的劳动者团队,这又是因为实施控制的只能是企业的51%的劳动供给者们。这里也有一个逆向选择(adverse selection)问题:潜在的成员可能难以评估企业的前景,而能够提供有用的信息的在职者们则可能有动力歪曲误报这些前景。这样的逆向选择问题还会变得更为严重,因为一个离开的成员可能因为要在财务上受益而把他的职位卖给一个不合适的代替者,对那些留在企业的人造成不利影响。这样的外部性与股票市场中的匿名的交易相抵触。任何一个或所有这些要素都使成员资格市场成为不可行。道和普特曼援引了克莱格和彭卡沃(Craig &Pencavel,1992)对成员资格市场(美国西北部的胶合板生产合作社案例)所做的一个估算:胶合板合作社成员资格份额的出售价格典型地低于贴现后的租金,二者差额占租金流的50%以上,这表现了由于风险规避和逆向选择的某种结合而造成的份额打折。道和普特曼承认,这种系统性的价值低估可能意味着成员资格市场没有完全校正由富录博顿和帕耶维奇指出的劳动者管理的企业中有缺陷的投资激励问题(Dow & Putterman,2000,p.329)。

道和普特曼总结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所面临的投资和融资问题时指出:要求企业做某些资产的所有者以减少潜在的资产滥用的代理成本、避免与资产专用性相联系的各种问题,可以排除劳动者靠单纯租用物质资产而控制企业的假设的可能性。信贷市场上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可能会排除企业的全债务筹资,而类似的理由也可以证明无法通过没有投票权的股票进行外部股票融资。在每个工人使用大量的企业专用资产的企业中,劳动者的财务负担更高。如果劳动者缺乏财产向他们的企业融资,或者如果他们太回避风险,以至于他们不将财富托付给他们托付了劳动的同一个冒险企业,那么上文的那些财务负担就会导致劳动者不愿出资。从理论上说,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能够消除围绕着集体所有制、投资激励和跨企业的劳动配置所发生的问题。但是除了流动性约束和风险规避之外,其他问题也可能破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其中主要的是成员资格的市场的稀薄性,匿名交易的无法实践性和逆向选择的问题(Dow&Putterman,2000,p.329)。

道和普特曼把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这一问题,视为该类企业所面临的投资和融资问题的一部分。他们总结说,有关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所面临的投资和融资问题的学说没有引起多少理论上的批评。这些学说也与下文风格化的事实大略一致:很少存在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该类企业的外部股票融资几乎不存在,劳动者的合作社在投资上严重地依赖留存收益,合作社在资本劳动比低或中等的产业中更为普遍,合作社中每单位劳动者似乎比相同产业中的传统企业每单位劳动者使用更少的资本(Dow & Putterman,2000,p.330)。道和普特曼所总结的劳动者管理的企业面临的这些投资和融资问题,分别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得到了转述和评论。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用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来解释资本雇佣劳动,可以做出下述的评论:首先必须强调的是,一旦一个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可以通过市场交易而获得,这个企业的最高领导者们———劳动者管理集体的成员们,就取得了出资人的身份。当然,这种出资人的身份不一定来自于对企业经营使用的资金出资,而是由于对企业的最高领导者身份本身出资。对那些直接通过出资购买而获得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人 ,这是直接对企业的最高领导者身份本身出资;即使是那些不是通过出资购买而成为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的成员的人,也由于他的成员资格被资本化而取得了被视同于出资人的身份。

这样,一旦一个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可以通过市场交易而获得,这个企业同时也就变成了一个由广义的出资人做最高领导的企业,即使这些出资人不一定是对企业经营使用的资金出资,他们仍然是对企业中的最高领导地位做了广义的出资。不能将这样的企业视为完全摆脱了资本雇佣劳动性质的企业,它仍然应当被视为更广义上的具有资本雇佣劳动性质的企业。任何愿意购买这种企业中的劳动者管理集体成员资格的人,也能够有同样的动力对这种企业的经营使用的资金做同样金额的出资,由此而将这种企业至少变为真正广义的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因此,即便有一个有效率地运行的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依靠它而建立和有效运行的劳动者管理的企业也不可能完全摆脱资本雇佣劳动的性质。而没有高效地运行的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反倒妨碍了形成这种更广义的具有资本雇佣劳动性质的企业。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至多只能是造成狭义的资本雇佣劳动的原因之一,它不可能是造成广义的资本雇佣劳动的原因。

道和普特曼之所以将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看成是造成资本雇佣劳动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将造成资本雇佣劳动的直接原因归结为难以建立和有效地经营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正如在上一部分中所指出的,他们将企业的类型看成是一种非此即彼的两极化世界———企业如果不是劳动者集体管理的,就是资本雇佣劳动的。由这种分类出发,就必定导致在解释资本雇佣劳动上的一种特殊推理:以说明劳动者集体管理的困难来解释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理由是,如果不能由劳动者集体管理企业,就只能实行资本雇佣劳动。

也是基于这种理由,道和普特曼把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看成是对资本雇佣劳动的一种重要解释,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有效运行的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可以克服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的许多弊病,因此,如果缺乏这样的成员资格市场,就难以建立和有效率地经营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照搬上一部分中的批评和评价,来判断和评论以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成员资格的市场而对资本雇佣劳动所做的解释。在上一部分末,我们说明了,以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集体选择的困难来解释资本雇佣劳动,并不能对资本雇佣劳动做出根本性的解释。这里我们则应当说明,以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成员资格的市场来解释资本雇佣劳动,也不能对资本雇佣劳动做出根本性的解释。这是因为,如果企业可以全债务筹资,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成员资格的市场就根本无法解释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的统治地位。即使没有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即使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真的因此而无法生存下去,只要能够兴办和经营全债务筹资的企业,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仍然有可能不占统治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由一位企业家以全债务筹资的方式兴办和经营企业并将企业的全部决策权都集中在自己手中,这样的企业当然不会是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也不会有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的所有那些问题,也就根本用不到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来克服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中的任何问题。但是这种由企业家控制的全债务筹资企业也不是资本雇佣劳动的。如果这样的企业普遍存在,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在整个经济中就不占统治地位。这样,只有在企业不能全债务筹资的前提下,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才能够成为对资本雇佣劳动的一种解释。

因此,只有在企业不能全债务筹资的前提下,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成员资格的市场使得劳动者集体管理的企业无法克服其在融资等资源配置方面的低效率,这可能使得绝大多数企业无法由其劳动者集体管理。既不能让企业中的全体劳动者都成为企业的最高领导者,也不能让企业中的全体劳动者都通过向企业出资而成为企业的所有者和最终控制者,让企业成为劳动与资本合一的那种“广义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而只能让企业成为由出资人控制和领导没有出资的劳动者的“狭义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这样,缺乏劳动者管理的企业的成员资格的市场,也可以算作是对资本雇佣劳动的一种狭义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1: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经济学动态》。2016年第10期。

狭义地解释资本雇佣劳动的经济学说_左大培.pdf

394.33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4 17:13 , Processed in 0.04114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