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5|回复: 10

技术决定论还是社会控制论———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研究的复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 11: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技术决定论认为等级制和权威对于保证物质上的繁荣是必要的。马格林对于资本主义劳动过程起源的研究,表明资本家为促进资本积累的社会控制是资本主义劳动过程产生和变革的根源。我们认为,资本积累下的社会控制和技术创新之间的动态辩证作用决定着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发生和演变。
关键词:劳动过程; 等级制度; 技术决定; 社会控制
作者:谢富胜,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周亚霆,湘潭大学商学院。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如格林在为《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撰写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辞条中所明确指出的,劳动过程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三大组成部分之一。[ 1 ]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分析了资本主义劳动过程如何在资本的控制下,从手工工场内部的协作和分工转变为以机器大工业为基础的工厂内部的机器劳动分工。在此基础上他阐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组织劳动过程的特定方式,参与生产活动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在既定的社会生产力水平下产生,劳动过程的发展是如何在特定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展开的。然而,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后的100 多年里,劳动过程问题并没有受到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视,没有再出现按照马克思所采用的方法来论述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后续著作。20 世纪60 年代以来,美国工业化资本主义的发展使得一些学者声称,无论社会和经济组织如何,等级制和权威对于保证物质上的繁荣都是必要的。进一步,随着自动化技术的发展,一些著名的社会科学家宣称,异化和工作中的不满即将消失。然而这种说辞与美国当时的社会现实发生了明显的矛盾。正是在探究这些矛盾的基础上,马格林研究了资本主义早期工厂通过引进劳动精细分工、发展等级制组织来增强监管压力提高生产率的过程,这些研究表明,资本家为促进资本积累的社会控制是资本主义劳动过程产生和变革的根源,从而拉开了欧美等国近40 年劳动过程研究的序幕。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美国工业中等级制权威组织的形成是由技术决定的

20 世纪60 年代以来,美国社会科学界对美国工业化社会中劳动过程的正统观点是,工业中的技术变迁是社会中性的,建立在技术分工基础上的等级制权威组织,是保证不断提高产出水平的必然结果。当时,对美国社会进行了卓越研究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克拉克·克尔、约翰·T. 邓洛普等学者。在他们合著的《工业主义和从事工业的人》一书中,他们对美国工业化社会进行了描述性分析后得出,“任何国家的工业化都表现出许多同样的特点。各个正在工业化的国家,与其说它们像商业经济,或是农业经济,或是渔猎经济,与其说它们之间是多么的互不相同,不如说它们彼此之间非常相似。……工业社会主要的特点之一是从事工业的人不可避免地、永恒地被分为管理者和被管理者。”[ 2 ] 15

另一位颇有影响的社会学家罗伯特·布劳纳,在其主要目的是驳斥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异化和自由: 工厂工人及其劳作》一书中指出,工业社会中技术变迁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 ( 1) 科学和机械化的发展水平; ( 2) 产品本身的特性; ( 3) 特定企业所特有的工程和经济资源。[ 3 ] 117 布劳纳对工作的分析与正统观点是一致的,都忽略或排除了影响技术变迁的阶级以及社会冲突等其它因素。布劳纳认为,伴随着20世纪早期流水线工业的发展,异化经历了一个倒V 型曲线的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实现了自动化,他认为异化在20 世纪70 年代达到其顶点后开始沿着倒V 型曲线的下降部分逐渐消失。他基于填写调查表的经验研究表明,大多数产业工人对他们的工作和劳动是满意的,因此,一般的工人是能够适应那种在知识分子看来是极为单调和沉闷的工作的。

法国社会学家米歇尔·克罗泽指出,没有厌倦的社会生活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个人必然总是受到他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的限制。[ 4 ] 27 - 28 克罗泽的观点表明,社会科学家确实承认工业化条件下的劳动过程是退化了,但是社会科学家和企业管理人员都认为这种劳动过程的组织是“必然的”或“不可避免的”。因此,问题似乎不在于工作的退化,而在于工人不满意情绪的明显迹象,重要的问题是工人对工作的反应,而不是工作本身。但是正是在这一问题上,正统的学术研究遇到了麻烦。因为在20世纪60—70年代,异化成为发达国家的社会热点问题。1973年,美国教育、卫生和福利部部长所选定的一个专门工作组,编写了一个题名为《美国的工作》的报告,认为“美国工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不满意他们的劳动生活”[5 ] 16 - 17,当时一位《纽约时报 》的美国记者评论说,“美国工业在某些场合过分地推行工艺技术,把工作中的技能完全抛弃了,以致达到了使人反感的地步。”他还引述一位工作设计顾问的话说:“我们也许设置了太多的哑巴工作,没有这么多哑巴来担当这些工作。”[ 6 ] 37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激进学者试图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揭示资本主义等级制度如何兴起,是否如大多数人所认为的是技术或市场这些自然力量自发选择的结果,从而复兴了对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资本主义生产中等级制的起源和功能是由社会关系决定的

究竟是技术塑造了社会和经济组织,还是社会和经济组织塑造了技术本身? 围绕这一问题,哈佛大学经济系的马格林试图通过详细的技术史和经济史分析,回答了“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为什么实际上的生产者却失去了对生产的控制权? 哪些事实导致了作为资本主义生产特点的老板—工人金字塔的兴起? 并且,资本主义等级制发挥了什么样的社会功能? ”等系列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资本主义等级制度与劳动分工的特殊性[ 7 ]

马格林指出,等级制度与劳动分工都不是资本家发明的。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中,手工业生产是按照严格的师傅-帮工-学徒的等级制度组织起来的。在资本主义的劳动分工中,工人的工作非常地专业化和细化了,以至于他没有用于销售的产品,不得不让资本家作为中间人来将他的劳动与他人的劳动结合起来,并将结合的整体转变为在市场上销售的产品。

马格林指出,一种新的生产方法能带来更多的产出并不意味着在技术上更优越,不一定是出于技术上的优越性而被采纳; 创新也依赖于经济和社会制度——依赖于谁控制生产,以及在何种约束条件下实行控制。新古典经济学将技术效率识别为经济效率,完全依赖于完全竞争模型的假设对资本主义发展的适用性。但是如萨缪尔逊所说,在规模报酬不变和完全竞争的市场中,劳动雇佣资本和资本雇佣劳动这两种生产方式是完全等价的,因此“谁雇佣谁实际上并不十分重要,所以,就让资本来雇佣劳动吧”。[8]894 然而资本主义的典型事实是资本雇佣并统治劳动,如果新古典经济学是正确的,现实的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需要排斥完全竞争假设,因而是无效率的; 如果资本雇佣劳动是必然的,那么就与新古典经济学拒绝承认等级制度的优越性相矛盾。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资本主义劳动分工与工厂制度的形成是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决定的[ 7 ]

马格林强烈反对斯密的技术上的优越性产生了资本主义劳动分工的观点。他详细地批评了斯密提出的分工提高效率的三个原因,指出包买商制度下的劳动分工既需要专业化,又需要任务分割的原因在于如果没有专业化,资本家在生产过程中就无法扮演必要的角色了。将分给每个工人的任务进行分割,是资本家在应用机器之前确保他自己在生产过程中的必要地位的唯一手段。因此资本主义劳动分工体现的原则就是分而治之,其目的在于维护资本家的角色。

资本主义劳动分工仅仅扫除了工人对产品的控制,对劳动过程的控制仍然属于工人,工人何时、怎样开展劳动过程,资本家是无法干预的。工厂制度的出现消除了工人对劳动过程的控制。马格林指出技术变革并不是工厂发展的唯一原因; 相反,技术变革呈现的具体形式是由工厂组织塑造和决定的。工人在工厂中的聚集是包买商制度的自然结果,工厂成功的关键是资本家替代了工人对生产过程的控制; 纪律和监督可以、而且确实降低了成本,而并非在技术上更加优越。监督和纪律在工厂中意味着工人不能根据他自己的标准自由地安排工作速度和私吞资本家的生产资料。

因此,剥夺工人对产品和过程的控制权的两个决定性步骤———精细劳动分工的发展(包买商制度的特征)、集中化了的组织的发展(工厂体系的特征),都不是主要因为技术上的优越性而发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资本主义生产中等级制的社会功能是为资本积累服务的[ 9 ]

那么,为什么工人愿意接受各种对于人类来说既具有破坏性而又具有高昂成本的资本主义生产组织呢? 回答这个问题必须研究等级制工作组织的功能。

马格林指出,资本主义并不是通过武力强制工人阶级以维持自身的再生产的。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个人意识的特点在于对物质消费的追求,物质消费的满足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不仅能够为持续增长的人口提供大量和持续增长的物质商品和服务,而且经济增长可以通过使其和过去以及将来的预期进行比较而不是和同时代的人的比较,来解决绝大多数人通过物质消费满足诸如声望、权力和其它类似的心理需要所带来的相对效用。因此,资本主义社会稳定的关键是是否能随着时间的进展实现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的关键是产业资本的积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出了一套制度,通过这些制度,集体行动决定了积累率。因此,如果资本主义组织可以控制资本积累的速度,那么,与个人相比,它们就可以将更多的钱积攒起来以用于扩张与改进工厂和设备。相反,如果由个人独立做出储蓄决策———无论是资本家还是工人,决定工人工资增长的产业资本积累会出现实质上的停滞,并将招致积累的结束和现存的资本主义可接受性的基础———物质财富和服务持续的增长的完结。

资本主义等级制的引入可以使资本主义企业在个体生产者或股东与企业产品的市场收益之间进行调节,将这些收益的一部分用于扩大生产。所以,等级制工作组织的功能不在于技术上的效率,而在于资本积累。资本主义工作组织创新的引入使得资本家以工人为代价为自己赢得了更大的财富份额,并且恰恰是继而发生的财富规模的增长使得阶级利益变得模糊了,而阶级利益正是这些创新的根本之所在。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知识的个人占有与资本主义生产组织的竞争优势[ 10 ]

如果劳动精细分工如马格林所言,是资本家为维护自己的中介地位而非技术效率而产生的,那么在与前资本主义形式的企业进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竞争中 ,究竟是什么使得资本主义生产组织能不断地再生产出来呢? 是什么阻碍了工人开办自己的工场直接为市场生产而不是为资本家生产呢? 资本家又是如何掌控工人的呢? 正如萨缪尔逊在分析斯密对早期原始状态中鹿和海狸的交换时所指出的,“资本家从工人那里能得到什么呢? ”[ 11 ] 406

马格林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资本家的“控制”是一种对生产的组织能力。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every man for himself,devil take the hindmost)的个人主义主流价值观的影响下,在个人向社会上层流动的过程中,知识从行会内部共享发展为个人占有知识。为了凭借这一知识获得回报,资本家必须在生产过程中建立起一种等级式的组织,以保证他在生产过程中始终处于重要地位,结果就是作为组织能力的知识本身成为一种社会生产关系。

那些依赖特殊知识而获得权力的人倾向于设置壁垒使得获取知识变得十分困难,这种劳动的精细分工促进了资本家控制。由于无法超越资本家个人所能控制的范围,劳动分工也严格限制了资本主义企业的发展,而资本家的利益通常依赖于企业的扩张。规模的扩张带来的监管和训练问题最终使得工作组织向工厂制度的变革成为避免这一问题的必要手段。在资本主义工厂中,劳动分工不仅仅是实现控制的充分手段,而且也是监管和训练雇佣劳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过专业化分工实施“分而治之”的有效前提是工人团结起来的力量无法超越专业化。19 世纪后半叶,工人阶级的团结及资本家放弃了对生产过程的直接的、经常的干预,使得熟练工人可以运用集体知识对生产实施相对大的控制。科学管理运动要求对生产过程进行大规模重组,管理部门占有工人的知识直接会导致工人失去对生产的控制。在现代资本主义企业中,对知识的垄断无疑使技术专家拥有巨大的权力,但认为这个新阶层在复杂的阶级斗争中取得了对生产的控制,不免为时过早。技术专家之于20 世纪的资本主义,也许就如同一个世纪前熟练工人之于资本主义,最终将失去权力。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在资本积累过程中探究资本主义劳动过程演变的逻辑

在技术决定论以一种拜物教的方式宣称等级制权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的时候,马格林通过详细的经济史考证,分析了在以机器为基础的工业组织产生以前的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作组织中监督和规训的发展,阐明了在以手工劳动为基础的条件下,资本家如何将精细的劳动分工强加给工人从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工作场所的发展过程; 指出技术并不是工作组织演变的根源,恰恰是资本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实施的社会控制是这种演变的关键原因。但是马格林过于强调社会关系的作用,他对于资本主义劳动过程起源的解释也存在一些问题: ( 1) 包买商制度的重要特征和标志并非技术上的劳动分工,而是对市场和农村廉价劳动力的控制,其获利的关键在于其对市场和廉价劳动力获取所实施的商业控制。例如,伯格指出,一方面,比起生产领域的创新(即劳动过程中细致的劳动分工),18 世纪的商人更关注于市场的革新。节约时间就等于节约资本的循环周期,因此,通过运输、沟通、零售及市场机构等方面的创新,资本得到了积累,利润不断增加。这类创新在促进知识集中的同时赋予资本家更大的控制权。另一方面,包买商制多在农村地区实施这一事实表明,包买商的利润是源于对农村劳动力的剥削,这部分劳动力更易获取,也更易辞退。[ 12 ] (2 ) 马格林忽视了资本主义条件的效率是资本家获取无酬劳动的效率,忽略了工人的反抗和劳动过程中持续不断的阶级斗争,割裂了技术与劳资关系之间的辩证作用,将资本主义劳动分工和工厂制度的产生归结为资本家主观意志的产物。仅仅从熟练的技术工人角度理解资本家控制知识阻碍技术工人对劳动过程的控制,但是这些技术工人仅仅是劳动力的一部分,对于女性和不熟练的工人而言,他们拥有他们特有形式的内聚力,就算是身处最底层的最受剥削的工人也并未完全沦为资本家的生产要素。兰德斯在《解除束缚的普罗米修斯》一书中用大段篇幅描述了西欧从1750 年到1945 年间的技术史,也不得不指出,“然而‘劳苦大众’,尤其是那些被机器工业替代和压榨了的群体,虽然很少说话,但毫无疑问怀有另一种心态。”[ 13 ] 121 特别是,劳动分工并非资本家凭空想象出来的,资本家对劳动者实施细致的分工的实施也必须考虑到劳动者在个人、家庭、习惯以及政治和社会方面的分化,他混淆了等级制分工促进效率提高和等级制分工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应用,忽视了它们产生的客观技术基础。( 3)马格林通过抽象计量分析证实了等级制的功能是为了积累和扩大再生产。但这种实证研究抽象掉了现实的资本主义条件下资本家之间的竞争和劳资之间的阶级斗争对于资本积累的内在动态机制,资本主义积累实际上是一种促进生产发展的特殊的社会形式,其根源在于资本本身。“只有资本才创造出资产阶级社会,并创造出社会成员对自然界和社会联系本身的普遍占有。由此产生了资本的伟大的文明作用; ……资本按照自己的这种趋势,既要克服民族界限和民族偏见,又要克服把自然神化的现象,克服流传下来的、在一定界限内闭关自守地满足于现有需要和重复旧生活方式的状况。资本破坏这一切并使之不断革命化,摧毁一切阻碍发展生产力、扩大需要、使生产多样化、利用和交换自然力量和精神力量的限制。”[14]90 - 91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1: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斯通对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美国最重要的行业———钢铁行业劳动过程变迁的研究表明,为了获得外部市场需求急剧扩张条件下的潜在利润,美国的“钢铁大王”利用暴力摧毁了熟练工人工会对生产过程的控制,从而为“美国的钢铁制造业的每个生产阶段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发展,其创新速度是以往所无法比拟的”。[ 15 ] 66 但是这种技术变革过程并不能解决潜在的阶级斗争问题,资本必须通过各种社会制度安排制造工人之间的分化来控制和稳定工人的生产劳动。“劳动的等级制分工使管理的控制权扩大到最大限度,通过工作分割和职责制使劳动者的责任心获得提高,并阻止劳动者建立稳固的联合组织 ”。[ 16 ] 125 资本为了积累而施加的各种“分而治之”( Divide and Conquer)措施,不仅最终导致了现代管理部门或科层制度的诞生,同时也是新的劳动体制和劳资关系的重新塑造过程。技术创新和社会控制在资本积累下的辩证作用,推动资本主义劳动过程从机器工厂向大规模生产体制转变,这点恰恰是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者在研究中常常忽视的。

我们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保持统治地位的必要条件是整个社会占主导的劳动过程能够再生产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不仅要求与资本的特定统治形式相适应的生产力的增长,更重要的是能再生产出资本控制劳动的生产关系。在马克思看来,技术并不是外在于或不受社会影响的力量,技术“揭示出人对自然的能动关系,人的生活的直接生产过程,从而人的社会生活关系和由此产生的精神观念的直接生产过程”。[ 14 ] 429 技术及其进步本身不仅是社会的组成部分而且必然揭示了社会关系的特性。必须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分析技术和组织创新过程,对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起源和演变不仅需要分析资本做了什么、资本为什么这样做,更重要是要研究工人的反抗和斗争行为是如何激发着技术创新和劳动过程的动态演变。

马格林研究资本主义工厂的起源相当于马克思对工场手工业的分析: 一定数量的工人在空间上集结在一起,在资本家的规训和控制下进行生产。工场手工业的技术条件仍然是手工劳动,马克思分析的起点表明,组织变革无论在历史上还是逻辑上都是大工业的基础———机器或技术创新的先声。因此,向工场手工业的转变是一个社会关系变革而不是技术变革的过程,集中化的劳动以及随后精细分工的发展,以雇佣劳动为代价使得资本家获得了集体劳动结合起来的生产力,理解它们的形成和发展我们必须注意新生的资本家的物质利益。资本家以精细劳动分工和工厂这种组织形式实行的社会控制和规训必然遇到工人的强烈反抗,在手工劳动的技术基础上,仅仅通过组织创新实施的控制并不足以确保资本家的价值增殖目的。资本家之间的竞争迫使资本家不断提高生产效率,而阶级斗争迫使资本家强化对劳动过程的控制。正是在这种斗争过程中,机器及机器体系的创新成为资本家巩固统治地位、控制劳动过程的关键武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获得了最适合其存在的物质基础。机器体系下的资本主义劳动分工的扩展使劳动概念和劳动执行职能日益分离 ,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专业化操作环节的日益增加和劳动过程的日益复杂,劳动越来越独立为一种专业化的职能。这些职能包括招募、指挥、控制、激励和记录等等,仅仅依靠技术本身无法规制和稳定劳动过程,必须进一步发展出科层式管理体系控制劳动过程的不确定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5 09:13 , Processed in 0.04524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