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机器与资本逻辑的结构化———基于《资本论》的哲学探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2: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笔者看来,马克思强调的上述区分,可以说是一种逻辑上的区分,在历史进程中,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完成,特别是科学、技术在生产中的应用,这就将机器生产机器、科学的进步、技术的更新等过程直接与剩余价值的生产过程合为一体,这正如马克思在谈到科学时指出的: “只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第一次使自然科学为直接的生产过程服务,同时,生产的发展反过来又为从理论上征服自然提供了手段。科学获得的使命是: 成为生产财富的手段,成为致富的手段。”[8]570 在这个过程中,科学与直接劳动相分离,成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并进而使科学研究成为一种独立的职业,但科学的这种独立性同样没有摆脱资本主义的制约。“自然科学本身( 自然科学是一切知识的基础) 的发展,也像与生产过程有关的一切知识的发展一样,它本身仍然是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上进行的,这种资本主义生产第一次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为自然科学创造了进行研究、观察、实验的物质手段。由于自然科学被资本用作致富手段,从而科学本身也成为那些发展科学的人的致富手段,所以,搞科学的人为了探索科学的实际应用而互相竞争。”[8]572科学的独立性只是外在的表象,机器也同样如此。按照这一思路,上述关于机器、科学以及机器、科学的应用之间的区分,在现实的生产过程中是很难做到的。在资本逻辑统摄生产逻辑的地方,机器及其发展与应用、科学与技术及其发展进步与应用,两者很难区分开来。

更为重要的是,当机器、科学越来越在生产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时,这不只是生产中的技术操作问题,也不简单地表现为生产过程中机器、科学与技术对工人的奴役问题,而是工人的整个生活方式的重建问题,这种重建会直接影响到工人的心理结构及其思想观念,并逐渐沉淀为其行为习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曾以曼彻斯特市为例,来讨论大工业生产对工人生活方式的影响。他从城市空间的重新布局,即工业区、工人生活区、商业区、资本家的住宅区的区域区分开始,以精细的文字描绘了工人生活区在街道上的布局,工人居住空间的现状,工人衣着和生活资料的获得方式和质量水平,家庭生活的空间等方面,全面展现了以机器大工业生产为特征的都市无产阶级从日常生活、到日常行为以及伦理观念的变化[9]。因此,一台机器的发明与应用,如珍妮纺纱机的发明与应用,不仅意味着技术操作上的进步和生产出更多的产品,而且会通过一系列的机器发明与应用、科学与技术的应用等,推动着生产方式以及社会关系的全面转型,正如马克思在评论尤尔的《工厂哲学》时所转述的: “‘并且归根到底’引起‘工人的生活方式上’的改变。”[8]501 当这种生活方式随着资本主义的再生产而不断地再生产自身时,以资本主义生产为基础的科学、技术,也随着资本的再生产而生产出自身,或者说,正是科学与技术的再生产,才真正地推动着资本的再生产。可以说,是科学与技术的发展驱动着资本主义的再生产,而资本的再生产又进一步推动着科学与技术的创造,并通过机器的发明与使用直接成为生产剩余价值的重要基础。

在马克思关于机器与机器的应用、科学与科学的应用这一区分中,他将生产逻辑与资本逻辑同样区分开来,但在面对资本主义社会时,马克思强调的是资本逻辑对生产逻辑的统摄,这时生产逻辑并不是作为独立的逻辑发生作用,而是在资本逻辑的框架下发生作用,或者说被整合到资本逻辑之中并通过资本逻辑来表现自己,这也意味着科学、技术等在资本逻辑的支配下,丧失了自身的独立性,成为资本逻辑结构化的有力中介,正是因为自动化机器体系的形成、科学与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才从根本上改变了资本逻辑结构化的方式。机器、技术与科学的自身存在方式已经与资本逻辑的存在方式合为一体,无法简单地分割开来。资本逻辑运行中所出现的问题,首先呈现为科学革命与技术革新上的问题,而每一次技术的革新,就会形成相应的行为规则、思想观念、管理准则,带来社会关系和日常交往形式的变化,因此,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推动资本逻辑迈向新的运行空间。在这个过程中,科学、技术相应地改变了其中性的存在,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存在合法性的重要基础。

这种转变在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时代还不是特别明显。马克思虽然看到了从工场手工业到机器大工业的转变中带来的后果,但他还确信能够将机器与机器的应用、科学与科学的应用区分开来。但随着社会再生产的不断扩展,分工的日益精细化,科学与技术的再生产成为工人能够进入现代生产体系的一个重要前提条件。由于科学、技术已经依附于资本逻辑,对科学与技术的认同,也就意味着对资本逻辑的认同,科学、技术的逻辑将会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的主导逻辑。因此,马克思的上述区分在今天变得越来越模糊,能够控制技术的规则日益被技术本身的规则所改变,这时就会产生韦伯所说的工具理性的合理性进程,也才会有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关于技术的批判。哈贝马斯对马尔库塞批判的再反思,虽然将生产力与交往活动以及相应的政治原则进行了平行化的理解,而不是将后者看作是前者的副产品,但从根本上来说,他同样看到了科学、技术的资本主义操控特性,看到了它们对资本主义社会合法性的意义( 参阅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张峰等译,重庆出版社1988 年版; 哈贝马斯《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李黎等译,学林出版社1999 年版) 。这也表明,我们需要走出科学、技术、机器的中性观念,要从资本逻辑结构化的视角对它们的存在方式及其历史作用进行
新的探索。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2: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简要的结语: 机器与资本逻辑的结构化

在马克思看来,机器具有两个重要的功能: 一是作为生产工具的功能。机器的发展体现了生产发展的水平,机器的应用推动了物质生产的发展,为人类的解放提供了重要的物质条件。作为工具,需要将机器与机器的资本主义使用区别开来,在资本主义的应用中,科学、技术与机器才成为剥削和奴役工人的工具,并成为压制工人的重要手段,机器本身带来的生产力的解放,变成了资本家获取剩余价值的重要手段。当社会关系发生变革时,才能改变当下机器在资本主义社会应用所带来的问题。二是对社会生活的全面建构性作用,主要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建构性作用。当马克思强调手工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主的社会、蒸汽机产生的是资本家为主的社会时,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在这里,科学、技术与机器就不仅仅是生产过程中的工具与中介,它们直接建构了人们的社会生活与交往关系。从这一维度出发,科学与技术的发展、机器的变革就成为社会生活合法性的重要前提,在这个意义上,很难将科学、技术与其特定的社会存在形式剥离开来,对科学、技术与机器体系的考察,必须结合具体的社会结构来进行,从这里出发,可以推导出科学、技术与意识形态批判问题。

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生产过程同时是扩大再生产过程,也是资本逻辑不断结构化的过程,资本逻辑对生产逻辑的统摄,推动着科学、技术、机器的工具职能与社会存在的建构职能的统一,科学、技术、机器等成为资本逻辑结构化的重要环节,成为资本权力建构的重要环节,也是将工人日益吸纳到这个结构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2: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学习与探索》,2016年第8期。

弹性生产与资本的全球空间规划——从马克思到哈维_仰海峰.pdf

2.29 M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6 05:04 , Processed in 0.04011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