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YJeeny

网络与全球资本主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0: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网络与全球资本主义矛盾

网络的不断深化和扩大, 在社会结构和日常生活方式两个层次改变着人类的生活, 而这种改变并非只具有福音的性质, 与早期其他重大技术突破一样, 它对人类生产也具有潜在的威胁。从积极的意义上讲, 它是造福全人类的一次深刻的技术革新。但是, 在现实之中, 在高速计算机技术和核技术被并列地写进美国国家利益所需要保护的技术备忘录之时, 我们仍然能够看到现实的矛盾, 像当年单纯的科学家研究核技术时是为了造福人类一样, 信息与通信技术也被政府说成是全人类的利益, 但它最后却成为少数资本所有者发财的工具, 造成社会不公正和分裂的工具。正因为如此, 在信息技术发展史中, 人所共知的自动控制科学之父维纳在1974 年便决定不再提供任何用于军事目标的研究和信息, 拒绝参加早已答应由美国军方发起的“哈佛高速计算机大会” , 并呼吁知识分子的良心。特别是随着全球资本主义的兴起, 网络在改变旧有矛盾的同时也带来新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0: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经济上, 网络作为经济运作的低成本高效率的工具, 它不仅带来新的商业形式(如电子商务等)、推动了新的产业空间的形成、极大地改善了生产手段等等, 而且在某种意义上, 似乎它实际承载了当代经济变化的基础, 这就决定了它的影响不是局部的而是全球性的。流行的“ 数字经济” 、“知识经济” 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这方面大量事实和理论分析工具。但是, 我们对此可能采取了过分乐观的态度。从2000 年3 月始, 不仅纳斯达克的高科股遭遇厄运, 而且标准普尔500 种股也急剧下降, 美国“ 新经济” 神话开始快速冷却。《商业周刊》(中文版)2001 年第5 期刊出主题文章“反思因特网” , 国际专家对当前的局势进行诊断。文章说:“放眼望去, 因特网曾经许下的无所不能的诺言似乎都已烟消云散。……和其他任何新技术一样, 因特网出现的最初几年是一个交学费的过程———我们现在认识到这一点。起初, 人们曾认为因特网可能改变一切。这真是大错特错。事实上, 单凭一项技术是不可能实现这么大许诺的。” 16网络神话破灭之后, 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在自由主义经济条件下它也隐藏着很深的矛盾。事实上, 网络泡沫只不过是资本主义历史之中与“郁金香事件” 、20 年代末金融危机以及近期波及全球的亚洲金融危机类似的案例, 它们都是在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中衍化出来的一种社会问题。正是这个原因, 在国际社会中,大量的学者(包括那位名字响彻全球的金融投机家索罗斯在内)都要求对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进行积极的纠正, 而质疑自由市场经济的呼声也越来越大。

在政治上, 网络也引起了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 一方面是自由主义经济引起的, 例如, 资本主义的数字化、网络化的剧变增强了跨国公司的实力, 同时也加剧了现有的社会不平等现象。这种由经济引发的权力关系变化将直接引起新的政治问题, 它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充分注意。从70 年代欧美日三边委员会开始讨论“ 民主的危机”以来, 不同立场的学者一直都要求解决资本主义新发展带来的“民主赤字” , 虽然这个问题并非全部都是由网络引发的, 但它确实也直接引起了诸如此类的问题。另一方面是网络社会的新的问题, 这方面问题更为复杂。从米切尔强调“在频谱的分配中处于劣势的人们是新的无产者”这一基础性的社会平等问题, 17到由新媒体带来的控制问题, 这些问题已经引发了洋洋大观的批判思潮。例如新路德主义者通过对媒介的分析强调, 在信息技术的一切领域, 创新的潮流追随无情的商品化。新卫星、光纤和计算机网络被用来制造媒体的爆炸, 其媒体表面的多元主义已被淹没, 少数巨型媒体联合体几乎完全吸纳了数以千计的报刊、广播电台、电视频道和电缆系统, 所有权导致了更为直接的意识形态控制。这种批判直接深化了30 年代以来人们对资本主义条件下科学技术的批判。在一些学者看来, 资本主义已经变成了“控制论资本主义” , 信息技术把资本主义对知识和信息的控制扩大到工厂之外的整个社会。虽然这种批判可能带有某种理论的局限性, 但是它确实也受到现实的直接支持。例如约翰·帕克通过一手调查写成的《全面监控》以大量的资料说明了我们这个世界正在成为被电子监控的牢笼。随着互联网的发展, 它非但没有受到社会的控制, 在某种意义上反而成为控制的工具, 另一种全面监控的象征。因此他强调,“事实上, 在为个人隐私而战的斗争中, 社会已经输了” 。 18也即是说, 今天的世界确实已经接受奥威尔《1984 年》的描绘, 而全新的科幻小说家如威廉·吉布森则直接为我们讲述了电子计算机控制的景观。如果说这种景观只是遥远的未来的一种可能前景, 由于人们自觉的防范它也可能不出现, 但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国家的敌人》这一电影讲述的却不难想像, 电子化的社会将是这样的令人无处藏身的铁笼吗? 在“数字时代的民主” 这个专题中, 按照威尔海姆的归纳, 在当前, 存在着三种立场:新未来主义、乌托邦主义和技术现实主义。技术乌托邦主义者如上述吉布森, 他们对技术持批判态度, 新未来主义者则如奈斯比特、托夫勒等未来学家, 他们过于乐观地认为技术进步必然带来民主, 而技术现实主义者如夏皮罗(Andrew Shapiro)、迪森(Esther Dyson)和维纳等人则采取了在“技术乌托邦者” 和“ 新路德主义者”之间的中间立场, 他们对技术持批判态度, 但也不完全否定技术, 但就是这样, 他们也通过自己的研究直接指证了电子技术和传播媒介在当代毫无疑问地形成最深刻和隐蔽的资本主义权力。例如夏皮罗认为, 在地球村时代, 沉默的、无所选择的大众已经沦陷在一对多的广播中, 随后又被囚禁在一对一的网络中。 19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0: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由于上述问题的存在, 也由于在这些问题上的争论, 不同立场的专家和学者也逐步扩大了讨论的范围, 而深入到文化等诸方面。所有这些都直接和作为新型交流和传播工具的网络有关, 而这必然涉及对当代全球化的评价以及对其中跨国实践的评价, 因为在全球化的市场中, 如丹·希勒指出的那样, 跨国公司不断积聚设定社会制度的力量。有两三千家大公司———它们既是网络化生产者的雇佣者, 又是广告客户, 而且正在逐步成为教育者———今天不仅把握着经济发展的方向, 而且也控制着一个由社会再生产所涉及的各种制度组成的大的网络。正是这些跨国公司代表着资本主义发展的方向和未来。这才是资本主义的最基本的东西。正是这一原因,丹·希勒等人才强调, 与过去的复合型制度形式相比, 数字资本主义代表了一种“ 更纯” 、更为普遍的形式。 20

从上述讨论看, 由于资本主义与网络的复杂联系, 网络的发展也带有深刻的资本主义特征,这决定了网络不是一项纯粹的技术, 它必定会在多方面产生复杂的后果。客观地说, 我们既应该充分地揭示网络在当代社会转型过程中对于更加公正和美好世界形成的促进作用, 同时更要清醒地认识到在资本主义制度背景下它可能引起新的社会问题, 对于未来构成某种挑战。正是在这一意义上, 在全球网络社会崛起过程中, 我们必须关注网络与全球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 使之成为当代社会研究的一个重大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0: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年第2期。

网络与全球资本主义_胡大平.pdf

255.13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0: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另附该作者一篇《网络·界面·思想———网络世代思想生产的本体论张力》,载于《社会科学战线》,2006年第6期。

网络_界面_思想_网络世代思想生产的本体论张力_胡大平.pdf

171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4 17:16 , Processed in 0.04488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