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8|回复: 2

经济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9 00: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第一章     经济认识论
                                          第一节   认识论
“我已经六十七岁了,今天坐在这里,本来是要写点类似于自己的讣告那样的东西。我做这件事,不仅因为希尔普博士说服了我,而且我自己也确信,向那些与我一起奋斗的朋友回顾我们奋斗和探索的历程,应该是一件好事。稍作考虑之后,我觉得,这种尝试的结果不会完美无缺。因为一个人的工作生涯无论怎样短暂和有限,期间走过的弯路如何之多,要把那些值得讲的东西讲清楚,仍然是不容易的,现在这个六十七岁的人已经完全不同于他五十岁、三十岁或者二十岁的时候了。任何回忆都会染上当前的色彩,同时也会受到不可靠的观点的影响。这很容易使人气馁。然而,一个人还是可以从自己的经验里汲取许多别人所得不到的东西。
当我还是一个相当早熟的少年的时候,我就深切的领会到,那些驱使大部分人一辈子不停地追逐的愿望和奋斗,都是无价值的。而且,我不久就发现,与现在相比,当年的这种追逐的残酷被更加精心地掩饰在伪善和漂亮的字句之下。只因为有个胃,每个人都注定要参与这种追逐。而且,由于参与这种追逐,胃有可能得到满足。但是人不会,因为他还有思想、有感情存在。摆脱这种困境的一条路是宗教,它通过传统的教育机关灌输给每一个儿童。因此,尽管我的双亲完全没有宗教信仰,我还是深深地信仰宗教。但是,十二岁那年,我的这种信仰突然终止了。由于读了科普书籍,我很快就相信,《圣经》里有很多故事不可能是真实的。其结果是,在一场近乎疯狂的思考后我发现,国家总是故意用谎言来欺骗年轻人。这种印象令人目瞪口呆。这次经历让我对所有权为产生了怀疑态度,我始终坚持着这种态度,虽然在后来由于对因果关系的更好洞察使它失去了原有的尖锐性。
很显然,少年时代宗教天堂的失去是我的第一个尝试。他让我从纯粹个体的锁链中,从由愿望、期待和原始感情所统治的存在中解放出来。在我们之外,有一个独立于我们人类而存在的巨大的世界,对于人类而言,他就像一个伟大的永恒之迷,我们通过观察和思考只能部分地抵达它。对这个世界的沉思,就像是对自由的召唤,而且我很快注意到许多我所尊敬和仰慕的人,都在这种追求中,找到了内心的自由和安宁。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用思维去把握这个外在于人的世界,总是有意无意地成了我心中的目标。过去和现在都受到同样激励的人们,以及他们已经获得的真知灼见,都是我的不可失去的朋友。通往这个天堂的道路,并不像通往宗教天堂的道路那样舒适和迷人,但是,事实证明它是可以信赖的,我也从未后悔自己选择了它。
我所讲的这些,仅仅在一定意义上是正确的,正像一张寥寥几笔勾画的图画,只能在相当有限的意义上忠实于一个细节混乱的复杂对象一样。如果一个人喜欢有条理的思想,那么他的天性的这一方面很可能会以牺牲其他方面为代价而发展的更为突出,并且愈来愈明显地决定着他的精神面貌。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人在回忆中所看到的,很可能是一致的、系统的发展,然而,他的实际经验却产生于千变万化的具体处境中。外部情景的多变性,以及瞬间意识内容的有限性,使得每一个人的生活有了一种模糊性。像我这种类型的人,其成长的转折点在于,自己的主要兴趣逐渐从转瞬即逝的、纯粹个人的层面解放出来,转而向努力从思想上去把握事物。这是一次意义深远的转折。从这个角度来看,上面以这样简要文字表达的概论里,已包含着尽可能多的真理。
思维和惊奇
准确地说,思维是什么,当我们接受感觉印象,产生记忆图像时,这还不是思维。而且,当这些图像形成系列,每一个形象都产生另一个形象时,这也不是思维。可是当某一形象在许多这样的系列中反复出现,他就形成了这种系列的组织性要素,因为他把那些本身没有联系的系列连结了起来。这种要素便成了一种工具、一种概念。我认为,从自由联想或者梦想向思维过度的标志,是由概念在其中起支配作用的。概念绝不是必然要同某个感觉上可以识别的可以再现的符号联系在一起,但是,如果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思维就变得可以交流了。
人们会问,在没有努力给出任何证明之前,这个人有什么权利,在这样一个有问题的领域里,如此轻率而简单地运用观念,我的辩护时,我们的一切思维,在本性上都是概念的一种自由游戏,至于这种游戏的合理性在于,在它的帮助下,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的感觉。真理这个概念尚不能用于这样的结构,我认为,只有在这种游戏的要素和规则已经取得深刻的认同或约定的时候,这个概念才可以使用。
我毫不怀疑,我们的思维在大多数情况下不用符号也能进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在无意识中进行的。否则,为什么我们有时会情不自禁地对某一经验感到惊奇呢?当某个经验同我们的已经充分根植在我们内部的概念世界产生冲突时,他就会决定性地反作用于我们的思维世界。这个思维世界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从惊奇的不断飞跃。
当我还是四五岁的小孩时,父亲给我看了一个指南针,那时就体验过这种惊奇。这只指南针以如此确定的方式行动,与无意识的概念世界中可能发生的那些事件根本不符合。我还记得,或者至少我相信记得,这次经历给了我深刻而持久的印象。一定有什么东西深深地隐藏在事物后面。凡是人从小就看到的东西,不会引起这种反应,物体的下落,风和雨,月亮以及月亮不会掉下来这个事实,生物和非生物之间的区别,这一切他都不感到惊奇。在十二岁时,我经历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惊奇。这次惊奇来自一本关于欧几里德平面几何的小书,。书里有许多命题,比如,三角形的三条高交于一点。这些问题本身绝非自明,但是可以得到如此明确的证明,以至于对它们的任何怀疑都不可能。这种明晰性和确定性给我留下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印象。公理不用证明就得接受,这件事并没有使我不安。无论如何,只要能依据一些确信有效的命题来加以证明,我就完全心满意足了。比如,我记得,在这本神圣的几何学小书到我手中以前,有位叔叔就曾经告诉过我毕达哥拉斯定理。费尽周折后,我利用三角形的相似性成功地证明了这条定理。在证明的过程中,我是此为自明:直角三角形各个边的关系完全取决于它的一个锐角。在我看来,只有在类似方式中缺乏这种自明性的东西,才需要证明。此外几何学研究的对象,于感官知觉到的对象,看来是同一类型之物,都是能被看到和摸到的东西。这种朴素观念,显然立足于这个事实:几何概念同直接经验对象的关系,已经无意识地存在着。
我的认识论信条
因此,如果用纯粹思维看上去就可能得到关于经验对象的可靠知识,那么这种惊奇就立足于一个错误。但是,对于第一次经验到它的人来说,在纯粹思维中竟能达到如此可靠而又纯粹的程度,好像希腊人在几何学中第一次告诉我们的那样,就已经够了不起了。
既然我已经打断了刚开了个头的讣告,而且把话题扯得很远,因此,我索性在这里用几句话来陈述一下我的认识论信条,虽然有些话在前面已经顺便提过了。这个信条实际上是在很久以后才慢慢地发展起来的,而且同我年轻时所持的观点并不一致。
一方面,我看到感觉经验的总和,另一方面,我又看到书中记载的概念和命题的总和。概念和命题之间的关系是一种逻辑关系,而逻辑思维的任务则严格限定于按照一些既定的规则,来建立概念和命题之间的相互联系。概念和命题只有通过它们和感觉经验的联系,才获得意义和内容。后者同前者的联系是纯粹直观,本身不具有逻辑的本性。进行这种联系或直觉联结所必需的确定程度,不是别的,正是科学真理同空洞幻想的区别所在。概念体系联同那些构成概念体系结构的句法规则,都是人类的创造。虽然各种概念体系本身在逻辑上完全是任意的,他们却受到这样一个目标的限制,就是:需要同感觉经验的总和有尽可能确定的和完备的对应关系,其次,它们应当尽可能少地使用逻辑上独立的元素,即为定义的概念和非派生的假设命题。
在某一逻辑体系中,如果一个命题是按照可接受的逻辑规则推导出来的,他就是正确的。一个系统所具有的真理内容取决于他同经验总和对应之可能性的可靠性和完备性。正确的命题是从它所属系统的真理内容中取得其真理性的。
下面是对历史发展的一点意见,休谟清楚地意识到某些概念,如因果性概念,是不能从经验材料用逻辑方法推导出来的,康德完全确信某些概念的独立性,他把它们当成是任何思维的必要前提,并把它们同那些来自经验的概念相区别。但我相信这种区分是错误的,那就是说,它不是按自然的方式来恰当处理这个问题的。从逻辑观点看来,一切概念,即使那些最接近经验的概念,都是一些自由选择的假设,因果性概念就是这样:他首先是这些探索的出发点。”
以上摘录来自爱因斯坦论述,由于说明比较清晰,因而没有改动的必要,摘录的目的在于说明认识论,而并非在于鼓励社会个体都从事科学研究,但如能鼓励社会个体立志高远,也算额外有幸。
人类的认识是建立在人这个客观存在的主体之上的,如上面爱因斯坦所述,认识的大致过程是由经验到概念,再由概念到人的思维,人的思维如果要在现实世界中发挥作用,就要求与现实世界中的事物特性相符合,否则这种思维就不具有现实意义。将因果性排斥在人的认识过程之外,本质上意味着人的认识论是不统一的。人类对于外界事物的认识,客观来说,不仅限于外界的物体,还包括物体之间的关系,因而因果性这一概念在外界事物中也是有其来源的,对于这一点,最直接的证明就是,人在现实中对于因果性的运用,例如人用木棒撬动石头,人会知道,因为木棒的使用,所以石头才动,徒手移动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在这里木棒的使用,或木棒与石头在这里的特定关系就是因,石头最终移动就是果,可见因果性是有现实存在基础的。可能因果性是一种关于事物的较深层次的抽象,但在我看来,因果性提炼的大致过程,与对一般事物的认识并无不同,也是由经验到思维,然后回归到社会实践中发挥作用的。
人的思维所受的限制因素,不光只是来自于外界事物,很多时候也与自身有关。例如,人体本身的构造没有接收和发射电磁信号的装置,因而对于电磁信号的认识其实是比较茫然的,即便经过科学仪器将电磁信号转化为图像等信号,但与人直接对电磁信号的认识还是有本质上的差异的。可能很多人都听过小马过河的故事,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一匹小马想要过河,但不知道眼前河水的深浅,于是小马分别去问附近的老牛和小松鼠,老牛告诉小马河水很浅,小松鼠则告诉小马河水很深,小马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听谁的,最终决定自己试一下,试过之后的小马觉得河水既不像老牛说得一样浅,也不像松树说得那么深。这个故事其实反映了不同个体对同一事物的认识上的差异,这种差异是来源于不同个体自身的。可能对于人类这样的群体来说,个体之间的共同点更多,因而认识上的差异并不是很明显,但并不是不存在,这是此处想要补充的。   
人自出生以来就一直在不断认识世界,然后利用这些认识改造世界。人的认识最直接也最根本的来源是现实中的事物。人通过自身的各种知觉能力能够认识事物的一些特性,但由于人的知觉能力有限,因而人对事物的认识也就有限。例如人的视觉分辨能力是有限度的,动画的制作就是利用人类视觉的这一特性,将原本静止的图片按照一定的时间间隔逐张播放,从而体现为人眼看到的动画效果的。又比如人的视觉范围是有限的,即便人类发明了射电望远镜,这种限制在本质上也没有动摇。除此之外,不同个体的感知能力也有差异,这点已经说过。
人对现实事物的认识构成了人的经历或经验。人的经验一般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对于事物本身属性的认识,二是对事物之间相互作用的认识。人的认识可以通过直接经验,也可以通过书本学习来得到。通过书本了解的知识先天的存在经历或经验不足的认识缺陷。学习者一般是根据自己已有的经历或经验来认知书本的内容,因而很可能会出现认识不足的问题。人对书本的学习本身是一种思维对自身已有概念的重组,通过这种重组,人最终试图正确地了解真实的客观场景。但假如有人同时给出另一种完全不同,但似是而非的说法,很多人可能会不知所措。现实中,混淆视听,先入为主的一些观念常常将人的思维引导向错误,乃至引导个体抵触客观现实。
人对于自身经验过的事物,可能会仅停留在经验上。例如,并不是每个人在幼年时代都会问出为什么天上会有月亮这样的问题,可能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虽然不问这样的问题,对于个体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同样,人会对很多事物给出一些让自己信服的解释,这些解释,有些是基于个体对现实事物的残缺不全的认识,有些事不能正确地组织自身已有的经验认识。个体由于自身的种种问题,通常导致缺乏明辨事物的能力。例如,算命虽然被很多人迷信推崇,但很多时候提到算命总是一头雾水的神秘感。我国的算命本于周易,周易的用途除了算命外,还有军事,医学等方面,或者就理论上说,周易本身就是一种认识事物的方法论,周易的本质是对现实事物的分类,探讨事物各分类的特性以及相互联系,这是算命的本源。周易的方法对于科学研究也有指导意义,并且本质上两者是相容的,所谓的五行说,不过是对于周易分类的一种形象化,天人合一等说法,本质上是强调事物间的广泛联系。周易的认识并非建立于完整的事物以及事物之间联系的认识,而是建立于对部分事物以及事物之间联系的认识,进而推测与之类似的一些事物及事物可能的联系,这种方法有值得认可的地方,但本身也带有较大的片面性的缺陷。例如人从周易的认识论出发,提出相对于人的实体存在,还有精神的存在,也即鬼神的存在,这种说法从周易的认识论来说,是有依据的,但对于鬼神却是无法验证和稽考的,但人并不能否定鬼神一定存在。这种说法主要是利用了人类认识的有限性,而提出一些基于认识规律的无限的设想,这种设想有些是较为合理的,甚至推进认识的深入,有些则缺乏考证,只能沦为让人似信非信的说法。但这类说法又无法否定,或者也可以称之为迷信,因为鬼神的存在或不存在,对人来说就是一个谜。因而对周易的认识论应该较为客观的去认识和利用,当然,对于基于周易认识论得出的结论,本身没必要反对,就像鬼神说,或者外星人说,但我觉得这类想法应暂时归于对思维的发散。
有这样一个故事,孔子的学生颜回爱学习,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一天,宴会去街上办事,,见一家布店前挤满了人。他上前一问,才知道是买布的跟买布的发生了纠纷。只听买布的人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为啥要我二十四个钱颜回走到买布的跟前,施一个礼道: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么会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错了,不要吵啦。买布的仍不服气,指着颜回的鼻子说:谁请你出来评理的?要评理只有孔夫子,错与不错只有他说了算。宴会说:好,孔夫子若评你错了怎么办。买布的说:评我错了,输上我的头,你错了呢?颜回说:评我错了,输上我的冠。二人打着赌,找到孔子。孔子问明情况,对颜回笑笑说:三八是二十三,颜回,你输了,把冠取下来给人家把。颜回从来不跟老师斗嘴,听孔子评他错了,就老老实实摘下帽子,交给了买布的,那人接过帽子,得意地走了。对孔子的评判,颜回表面上服从,心里却想不通,他认为孔子已经老糊涂了,便不想跟孔子学习了。第二天,颜回就借故家中有事,要请假回去。孔子明白颜回的心事,点头准了他的假。颜回临行前,去跟孔子告别,孔子要他办完事就返回,并嘱咐他两句话:千年古树莫存身,杀人不明莫动手。颜回应声记住了,便动身往家走,路上突然风起云涌,雷鸣电闪,眼看要下大雨,颜回钻进路边一棵大树的空树干里,想避避雨。他猛然想起孔子的话,心想,师徒一场,再听他一次吧,他刚离开空树干不远,一个炸雷把那棵古树劈个粉碎。颜回吃了一惊,老师的第一句话应验了,难道我还会杀人吗?颜回回到家,已是深夜,他不想惊动家人,就用随身佩带的宝剑,拨开了妻子住室的门栓。颜回到床头一摸,南头睡个人,北头睡个人,他怒从心起,举剑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话,杀人不明勿动手。他点灯一看,床一头睡的是妻子,另一头睡的是妹妹。天明,颜回就返回去,见了孔子就跪下说:老师,您那两句话,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三个人哪,您是怎么知道要发生的呢?孔子把颜回扶起来说:昨天天气燥热,我估计会有雷雨,因而提醒你千年古树莫存身,你是带着气走的,身上还佩戴着宝剑,因而我告诫你,杀人不明莫动手。颜回打躬说:老师料事如神,学生十分敬佩。孔子又开导颜回说:我知道你请假回家是假的,实则以为我老糊涂了,不愿再跟我学习,我说三八二十三是对的,你输了不过输个冠,我若说三八二十四是对的,他输了,那可是一条命啊,你说冠重要还是人命重要。颜回恍然大悟,跪在老师面前说:老师重大义而轻小是小非,学生还以为老师因年高而欠清醒,万分惭愧。从此之后,孔子无论到那里,颜回再没有离开过他。这个故事虽然小,但足以说明很多问题。算命在很多情况下,因对事物信息的认识有限,因而本质上只能是一种模糊的类比推测,与具体的科学以及社会实践相比,缺乏精确性。另外人虽有七情六欲,但人还受自身思想认识的影响,好的思想认识对个体的作用,就在于使个体摆脱这类客观因素的影响。认识论是一种认识事物的方法,这种方法本身也是有商讨改进的必要的,这里就说明这些,作为看待后述部分的视角。
                          

发表于 2017-6-21 15: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6-21 16: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联系本人昵称 每天牛股和你分享!
-郑重声明-:不卖软件,不收任何的预付费和会员费,做不做没关系,可以先加下了解下 加了没有损失,给我们一份信任还你一份长期稳定的收益! 验证码5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1-13 16:28 , Processed in 0.04478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