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4|回复: 12

马克思分工理论: 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种范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4 10: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本文认为,应以马克思的分工理论为分析范式来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马克思的分工理论是包括分工不同形式、分工形成与发展以及不同分工形式间关系等内容的一个完整体系。在分工的形成和发展中包含了社会经济制度的演进逻辑,以及不同经济体制建立的根据,同时通过分工的发展和分工间的相互关系,还可以解析马克思的企业理论。
关键词:分工理论    马克思主义    经济学范式
作者:乔榛,黑龙江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与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中国经济学界长期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但实践的情况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方面,我们做的工作比较多,而在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方面显得较为被动,以致如何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依然是今天非常突出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过去较长的时期里没有在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一个关键的因素在于没有适应社会演进的不同阶段调整其分析范式。面对经济制度的复杂演进、经济体制改革的错综局面,如果仍然固守过去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生产关系的简单理解,是很难解释社会经济制度和体制的复杂变换。选择马克思的分工理论就是想改变一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分析范式,以期对当前复杂的经济制度和体制变化做出新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马克思分工理论的形成及主要研究线索

分工作为经济学范畴可以追溯到古希腊。这个时期的经济思想家色诺芬,最早论述了劳动分工的必要性。他认为一个人不可能精通一切技艺,而且专门从事一种技艺会使产品造得更好。他还最先论述了分工和市场的关系,认识到分工的规模取决于市场的大小,大城市的分工比小市镇发达。然而,在经济学说史上第一个系统地分析分工的经济学家应该是古典经济学的创始人亚当·斯密。马克思分工理论的直接来源正是亚当·斯密关于分工的学说。

亚当·斯密在他的那部奠基性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开宗明义地写道:“劳动生产力上最大的增进,以及运用劳动时所表现的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结果。”" 对此,斯密用扣针制造业的例子把分工的作用说明得非常透彻。在没有分工的情况下,一人一日恐怕都制造不出一枚针,而有了分工一人一日可以制造出四千八百枚针。分工能够促进生产力如此快的进步又取决于三个原因,“第一,劳动者的技巧因业专而日进;第二,由一种工作转到另一种工作,通常须损失不少时间,有了分工,就可以免除这种损失;第三,许多简化劳动和缩减劳动的机械的发明,使一个人能够做许多人的工作”。!为什么会发生分工?这个由生产力的巨大作用引发的问题,在斯密那里被归纳为“它是不以(人们追逐)广大效用为目标的一种人类倾向所缓慢而逐渐造成的结果,这种倾向就是互通有无,物物交换,互相交易”。"由于“分工起因于交换能力,分工的程度,因此总要受交换能力大小的限制,换言之,要受市场广狭的限制。市场要是过小,那就不能鼓励人们终生专务一业”。#斯密围绕分工的作用及发挥作用的原因、分工产生的根据、分工发展的基础这几个方面所做的分析,不仅把他以前经济思想史上的分工推进了一大步,而且开启了用分工解释经济现象的先河。遗憾的是,这一贡献并没有在奉他为鼻祖的西方经济学中开出“绚丽的花朵”。还是马克思在把斯密的思想作为自己的一个理论来源时对分工进行了更加全面的分析,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分工理论。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对分工的理论研究集中于他对分工形成和发展的分析中。

马克思把分工简单归结为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和社会内部的分工。但二者的形成有着不同的背景,“整个社会内的分工,不论是否以商品交换为媒介 ,是各种社会经济形态所共有的,而工场手工业分工却完全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独特创造”%。因此,社会分工是分工形成和发展的起点。在原始公社时期,不同的公社在各自的自然环境中,找到不同的生产资料和不同的生活资料。因此,它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产品,也就各不相同。这种自然的差别,在公社互相接触时引起了产品的互相交换,从而使这些产品逐渐变成商品。马克思因此而提出:“社会分工是由原来不同而又互不依赖的生产领域之间的交换产生的。”&而商品交换的进一步发展又导致以生理分工为基础的互相直接联系的整体发生分离,这使得公社内部曾作为直接互相联系的整体变成只有通过把产品当作商品来交换才能建立联系。当然,这后一种情况并不具有普遍的意义,因为在一些仍然保持公社性质的部落或地区,如古代的印度公社,建立在生理分工基础上的生产方式依然存在。不难看出,社会分工的形成和发展,都与商品交换的发生和发展有着直接的关联。当然,这里涉及的一个问题必须要讨论清楚,即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到底是什么关系?关于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的关系,我们长期坚持的一个观点是,社会分工是商品交换的一个条件,而商品交换发生除了有社会分工的条件之外,还需要生产资料和产品由私人占有的条件。因此,人们普遍相信,社会分工要先于商品交换存在,或者说,先有社会分工后有商品交换。而实际的情形是否就是如此?其实,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的关系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商品交换是发生在原始公社之间的,而且各公社所从事的生产活动和生活方式也不相同,但这是否就是社会分工。对此,笔者的看法是,在最先开始商品交换时,并没有社会分工这一前提,因为,处于封闭状态的各原始公社,如果没有相互之间的联系,尽管它们在生产和生活上有所不同,也还不能说已经发生了社会分工。即使说在它们之间存在着分工,那也只能是一种自然分工,在它们之间还没有建立任何联系的情况下,并不属于社会分工。因此,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的历史关系应该是,在原始公社相互接触时,最初仅仅是偶然的交换,把各个原始公社联系起来,但随着这种交换的频繁和扩大,原始公社之间存在的自然分工转变成社会分工,因此,社会分工应该是各原始公社之间发生交换的结果。这样,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线索就是,以自然分工为起点,通过偶然的交换把各原始公社联系起来,并在进一步扩大的商品交换的基础上,曾经是自然的分工发展为社会分工。而且,商品交换在引起原始公社之间的自然分工转变为社会分工之后,还使得原始公社内部的自然分工也发展为社会分工。商品交换除了使自然分工转变为社会分工之外,它还是推动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产生的重要力量。社会分工产生于原始社会的末期,而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却完全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殊创造。为什么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相对于社会分工产生得比较晚?这只能从商品交换不发达的角度加以解释。在原始社会末期产生商品交换之后,一直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这个历史阶段的商品经济发展非常缓慢,这一方面使社会分工的发展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对生产力的进步也没有提出更高的要求。这后一个结果直接影响了这个历史时期的生产力发展。从而使可能发生在独立生产单位内部的劳动分工因缺乏动力而并没有得到发展。一直到封建社会末期,随着世界市场的开辟,商品交换或商品经济得到巨大的发展机会,这不仅进一步推动了社会分工的发展,而且也为独立生产单位内部的分工提供了动力,从而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最初发展时出现的工场手工业开始了分工的历史性演进。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在概括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的演进时,指出了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的二重起源,“一方面,它以不同种独立的手工业的结合为出发点,这些手工业非独立化和片面化到了这种程度,以致它们在同一个商品的生产过程中成为只是互相补充的局部操作。另一方面,工场手工业以同种手工业者的协作为出发点,它把这种个人手工业分成各种不同的特殊操作,使之孤立,并且独立化到这种程度,以致每一种操作成为特殊工人的专门职能。因此,一方面工场手工业在生产过程中引进了分工,或者进一步发展了分工,另一方面它又把过去分开的手工业结合在一起。”!工场手工业或独立生产单位内部的分工是分工演进的一个重要开端。它不仅使分工在社会分工和生产单位分工两个轨道上演进,而且开启了分工决定社会制度、体制甚至企业发展的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克思分工理论范式下的制度和体制演进

马克思主义理论关于社会制度变迁原因的解释一向被归结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这是因为人类以社会形式存在离不开两个方面的关系,一方面是人类与自然界进行物质变换,以获得满足自己需要的财富;另一方面是人与人之间建立联系,以达到整合人类力量的目的。而且,这两方面之间又是以生产力为首要的因素。正如列宁指出的那样,“只有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水平,才能有可靠的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

然而,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原理并不是一个简单公式,可以简单的套用就能够解释社会制度的变迁。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一般原理来解释社会制度的变迁必须要找到更深层次的决定机制。否则,我们很容易为一些更高的生产力与相对落后的生产关系相结合,或相对落后的生产力与先进的生产关系相联系的现象所困扰。究竟什么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内在机制?长期以来,这个问题得到的关注并不多。有人已注意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统一是以劳动方式为中介而实现的,并且用分工来表示劳动方式的发展。进而指出,分工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历史唯物主义和政治经济学理论的一个基本范畴,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一个关键环节。!这个发现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过去我们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原理的简单化理解。当然,分工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方面具有的重要意义,还不只是分工具有的中介地位,而更有意义的是分工的演进包含着社会制度变迁的根据。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把分工分为两种形式,即社会内部的分工和个别生产单位内部的分工。而这两种形式是按照社会分工到生产单位内部分工的顺序演进的。在原始公社末期,那些相互接触的氏族之间开始了最原始的交换,这不仅把各个氏族联系起来,而且也标志着社会分工的诞生。当社会分工形成之后,发生在各氏族之间的商品交换就要求对交换的产品具有私有权,哪怕这仅仅是氏族意义上的私有权。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商品监护人必须作为有自己的意志体现在这些物中的人彼此发生关系,因此,一方只有在符合另一方的意志,就是说每一方只有通过双方共同一致的意志行为,才能让渡自己的商品,占有别人的商品,可见,他们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这种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的最初形式,决定了经济关系具有一定的私有性质,但这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私有制,因为,在氏族或原始公社内部还依然保持着原始的公有制形式。人类社会真正进入私有制社会,是建立在社会分工进一步发展的基础之上的。随着氏族之间商品交换的发展,氏族内部相互直接联系的整体也开始分化,并独立起来,以致不同的劳动只有通过把产品当作商品交换才能建立联系。这表明氏族内部的经济关系也具有了私有性质。当这种私有性质扩大到生产资料,进而使生产资料为一部分人占有时,人类便进入了以私有制为主要特征的社会形态。因此,可以说,社会分工的最初发展把人类社会由原始公有制社会引到最初的私有制社会。但是,这种私有制社会由于社会分工发展停滞而长期没有发生本质上的变化。而到了封建社会末期,或者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诞生时期,由于分工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私有制社会也因此有了重大改变。首先,社会分工在这个时期的迅速扩大,推动了商品交换的发展,这不仅形成了一种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互动的发展机制,而且因为对生产力发展提出的更高要求,使生产方式的创新变得非常迫切。资本主义协作和工场手工业的诞生实际上就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而这种生产方式的前提是该生产必须“在同一个资本同时雇用较多的工人”,“较多的工人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或者说同一劳动场所),为了生产同种商品,在同一资本家的指挥下工作”#。也就是说,当分工演进到独立生产单位内部发生分工时,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就成为适应这种生产方式的产物。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分工是按照社会内部分工与独立生产单位内部分工相互促进的方式演进的。对此,马克思把它们之间的关系概括为:“因为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前提,所以工场手工业的分工要求社会内部的分工已经达到一定的发展程度。相反地,工场手工业分工又会发生反作用,发展并增加社会分工。”社会分工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不断发展,一方面推动了商品经济的扩大和深化,另一方面提出对商品交换中如何实现均衡的更高要求。对此,社会必须要做出的选择,是继续在过去的经济制度寻求完善的方式,还是通过改变旧的经济制度来建立一种新的经济运行方式。这事实上为人类社会在一定历史阶段探索经济制度演进方式提供不同的模式。当然,人类社会最终还是要走向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但也不能因此而否定在这个过程中人类社会在两条道路上的探索。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分工的演进过程决定了人类社会经济制度在不同分工水平上的性质。而分工的结构又决定着人类社会经济体制的形式。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分工以社会分工和工场手工业分工这两种形式取得了一种结构状态。正是这种分工的结构使得社会经济体制有了不同的选择。社会内部的分工和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在构成分工的结构时有着许多相似点和联系,但二者不仅有着程度上的差别,而且有本质的区别。工场手工业分工以生产资料积聚在一个资本家手中为前提,而社会分工则以生产资料分散在许多互不依赖的商品生产者中间为前提。基于这样的区别,马克思归纳了二者运行的不同要求,“在工场手工业中,保持比例数或比例的铁的规律使一定数量工人从事一定职能;而在商品生产者及其生产资料在社会不同劳动部门中的分配上,偶然性和任意性发挥着自己的杂乱无章的作用”,“在工场内部的分工中预先地、有计划地起作用的规则,在社会内部的分工中只是在事后作为一种内在的、无声的自然必然性起着作用,这种自然必然性可以在市场价格的晴雨表的变动中觉察出来,并克服着商品生产者的无规则的任意行动”。!即是说,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要求生产活动必须有计划地进行,而社会分工状态下的生产活动则表现出一定的偶然性和任意性,只有通过市场价格才能克服这种无规则的任意行动。另外,工场手工业分工以资本家对人的绝对权威为前提,人只是资本家所占有的总机构的部分;社会分工则使独立的商品生产者互相对立,他们不承认任何别的权威,只承认竞争的权威,只承认他们互相利益的压力加在他们身上的强制。马克思把这种关系归结为这样一个不变的规则,“社会内部的分工越不受权威的支配,工场内部的分工就越发展,就越从属于一人的权威。因此,在分工方面,工场里的权威和社会上的权威是互成反比的”。"也就是说,工场内部分工的发展要求树立权威性的管理,而且要实现工场内部分工的发展又必须使社会内部的分工不受权威的支配。马克思对分工结构中社会分工和工场手工业分工关系的分析给我们的最大启示是,对社会分工不宜进行权威性控制,而应该反映其偶然性的特点,通过市场价格进行调节;对工场手工业分工则要加强控制,树立权威,并通过有计划的方式进行管理。如果能够真正地理解马克思对分工结构内部的这种关系的考察,那么就应该形成这样一种认识,在选择经济体制时,计划和市场都有其存在的根据,分工的不同形式分别对计划和市场提出各自的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讲,计划与市场确实不能表明社会制度的性质,它们都是生产力发展,生产社会化进步,或者说,是分工发展的要求。只要分工保持这种结构,并且无论是生产单位内部的分工,还是社会内部的分工,都继续发展的话,计划和市场就将并存,而且都要适应各自的分工基础发挥自己的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马克思分工理论范式下的企业理论

在西方的主流经济学中,企业理论被认为是由科斯开创的。但是,国内的一些学者在关注企业理论时,从马克思的《资本论》中也发现了关于企业的起源、本质、规模和治理结构等一整套较为系统的企业理论。西方的企业理论是一门解释企业为什么会出现以及企业内部组织的经济意义的学问。对于企业为什么会出现的问题,科斯之前有一种说法,认为由于有劳动分工,所以需要企业。科斯在提出自己的企业理论时,对这种说法予以否定。他针对性提出一个问题,市场的功能就是组织劳动分工,既然市场可以组织分工,为什么我们还要企业?以这个问题为出发点,科斯进一步分析,市场和企业是两种不同的组织劳动分工的方法,企业的出现一定是企业的交易费用低于市场的交易费用,所以交易费用的差别就是企业出现的原因。科斯引入交易费用的概念来说明企业的出现,无疑是把研究企业的理论引向一个新的角度。但对于科斯提出的问题,即既然市场可以组织分工,为什么还要企业?这实际上只涉及了市场与分工关系的一个方面,因为从一方面来看,市场可以用来组织分工,而另一方面分工又是发展的基础。不仅如此,科斯进一步提出的,市场和企业是两种不同的组织劳动分工的方法,又没有区分劳动分工所包含的社会分工和企业分工这两种形式。而考虑到分工具有的这两种形式,所谓劳动分工与市场和企业的关系,就有了另外的一种讨论了,即在劳动分工的形式和发展中既可以说明市场与企业的系,也可以说明企业的产生。

劳动分工有社会内部分工与企业内部分工的区分,而这两种分工并不是同时出现的,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最早出现的是社会分工,企业分工只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之后才产生的。社会分工是由原来不同而又互不依赖的生产领域之间的交换产生的。这表明社会分工是通过交换来联结相互区别的生产领域而形成的,当社会分工形成后,这种分工就成为交换发展的条件。因此,社会分工与交换从一开始就表现为相互促进的关系,换句话说,社会分工与市场之间是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因而不单单是市场组织劳动分工的问题。至于企业的出现则是以工场手工业内部出现分工为前提的。西方企业理论认为企业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企业是替代市场的一种产物,但是,作为一种生产单位则从人类的一开始就有了,而企业理论并不把这作为企业,当然是赋予了企业以特殊的内涵。如果以马克思的分工理论来说明这种现象,那么企业的产生也是具有特殊条件的。除了劳动分工发展到工场手工业内部也出现分工的条件之外,资本在组织劳动分工方面也是不可或缺的,“较多的工人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为了生产同一种商品,在同一个资本家的指挥下工作,这在历史上和逻辑上都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起点”。这就是说,企业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但企业的产生也不是像西方企业理论所说的,是替代市场的一种选择,而是劳动分工发展到工场手工业内部出现分工时,由资本组织生产的一种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0: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市场与企业之间的关系,用马克思的分工理论也可以做出另外的解释。在马克思的分工理论中,社会内部的分工与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是有着本质性区别的。工场手工业分工以资本家对人的绝对权威为前提的,社会分工则使独立的商品生产者互相独立,他们不承认任何别的权威,只承认市场竞争的权威。这就表明,社会分工决定了市场存在的合理性,而工场手工业分工决定了企业存在的合理性。因为社会分工与工场手工业分工是互相联系,又互相并存的两种生产方式,因此市场与企业就不是一种简单的替代关系,而是并存的两种形式。另外,社会分工与工场手工业分工之间还表现出权威的相互对立,即社会内部的分工越不受权威的支配,工场内部的分工就越发展,就越从属于一人的权威。因此在分工方面,工场里的权威和社会上的权威是互成反比的。这又表明,当加在社会分工上的权威越强,工场手工业分工的权威就会受到限制,或者企业就不会发达;而加在工场手工业上的权威越强,则社会分工的权威就会受到限制,或者市场的发展就受到影响。但是二者不应该是相互替代。如果出现人为操作市场与企业间的替代。那么必然会扭曲市场与企业应有的功能。特别是当出现加在社会分工上的权威取代了企业内部分工,则社会生产受到的破坏会很大。因此,在处理社会分工与企业分工之间的权威关系时,一定要注意不能发生二者替代的情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1 23:27 , Processed in 0.04725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