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9|回复: 30

工业革命中生产组织方式变革的历史考察与展望———基于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的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1 18: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 对当前新一轮产业变革可以按照技术经济范式核心组件协同演化的框架加以剖析。新一轮产业变革可能是第六次技术经济范式(也即第六次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的导入期,将在如下方面发生“革命”:数据要素将成为新型核心投入,以新一代互联网技术为支撑的通信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超过交通基础设施,以数据和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驱动的制造业智能化将引领国民体系的智能化;最终,大规模生产也将受到严峻挑战,大规模定制化和社会化制造等新的生产组织方式将兴起。为此,我们必须从技术经济范式的视角认识新一轮产业变革的进程。在此背景下,我国深入推进工业化不仅要如《中国制造2025》那样重视装备工业的高端化,更需要重视制造业各环节数据要素的利用和新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配套升级,增强各类政策之间的协调联动。
[关键词] 工业革命;技术经济范式;长波;生产组织方式
[作者] 黄阳华: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爆发出的巨大能量使得经济首次实现了持续增长,人类社会发展轨迹也得以改弦易辙。机器、能源和材料的推陈出新及广泛应用使劳动生产率得到史无前例的增长,与人均收入、人口总量、知识、投资及技术创新形成了正反馈机制,助力人类跳出了“马尔萨斯陷阱”[1](P259-260)。诚然,一系列重大发明的产业化是促成这一切的必要条件,但是如果没有与之相适应的生产组织方式变革,技术进步就只能是一种“潜力”,伴随技术创新扩散过程而渐次出现的经济社会巨变也仅是一种可能性。本文试图在微观层面上从工业发展史中归纳出历次重大技术变革中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规律,并以这种“理性化的历史”为启发式,展望新一轮产业变革中生产组织方式的演变特点与趋势。

本文将在演化经济学经典的技术经济范式分析框架下,剖析新一轮产业变革中初现端倪的新的技术经济范式的核心构件的演进,力图在如下三个方面拓展既有研究:一是在演化经济学家已有工业革命史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补充当代现实变化,并根据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最新进展对他们过去做出的预测加以必要的校正。二是推动现有关于新一轮产业变革的研究从现象描述向结构化、系统化和理论化研究转变,以更好地把握这场变革的核心节点,为制定和优化产业政策提供扎实的理论指导。三是重视微观层面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推动当前以宏观战略和产业分析为主的新工业革命研究深入至微观层面,为更好地认识和推动新一轮产业变革奠定坚实的微观基础。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的分析结构如下:第一节对生产组织方式与技术浪潮进行历史考察,重申演化经济学家对“工业革命”、“技术浪潮”、“康德拉季耶夫长波”和“技术经济范式”等概念的界定,并主张以创新及其扩散作为工业革命分析框架的核心,指导后文对技术经济范式演进的研究。第二节对历次康德拉季耶夫长波中的生产组织方式变革进行细致梳理,说明历史上典型生产组织方式的演进并不是自发的,而是与要素结构、产业结构和基础设施形态所构成的特定情境相匹配,其基本功能是有效提升生产管理效率,降低企业组织的制度成本。基于上述理论与历史的研究,第三节展望新一轮工业革命中技术经济范式各核心构件的演进,特别关注演进过程更漫长、更复杂的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以增进我们对新一轮产业变革的理解。第四部分以一些政策性评论对全文进行总结。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产组织方式与技术浪潮的历史考察

相比于历史学家常用“工业革命”概念,深受熊彼特创新理论影响的演化经济学家更青睐“技术浪潮”这一概念。在传统工业革命史研究中,技术虽然居于重要地位,但是技术在工业革命中的作用却常被视为是外生的和线性的。在演化经济学家看来,工业革命史更为复杂。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重大技术演进本身就是一项重要的研究课题。如果仅仅将技术作为外生冲击,那么对工业革命的解释就不可避免地存在局限性,这也是以新政治经济学家为代表的制度主义在解释工业革命时面对的主要批评。例如,图洛克(G.Tullock)认为,英国大刀阔斧地削减特许专营数量、废除限制性制度,从而提高了寻租成本,引导人们从寻租活动转向生产活动,这是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的主要原因。[2]阿西莫格鲁(D.Acemoglu)等指出,1500—1850年大西洋贸易孕育了对私有产权保护怀有强烈诉求的新兴商业阶层,它们以多种方式限制了王室权力侵犯私有财产 ,为工业革命的爆发奠定了制度基础。[3]我们认为,这些研究过于强调制度是英国工业革命的充分条件,以至于忽视了技术创新是工业革命的必要条件,故不能充分解释为什么其他私有产权得到有效保护的时代(或国家)没有发生工业革命。

第二,技术创新对产业的影响不是简单的“冲击—反应”模式。如果机械地认为技术突破将自发地导致工业革命,那就容易陷入技术决定论。演化经济学家坚持认为,发明必须经成功的商业化才能成为创新,才能引发产业、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变化。这个过程极为漫长、复杂且不确定,应成为工业革命史研究的重点。创新可分为非连续的激进创新和既定技术路线上的渐进创新,对产业结构的影响也存在明显差异,那么,引爆“工业革命”的是激进创新还是渐进式改进呢?对此,弗里曼(C.Freeman)和卢桑(S.Louc a)认为,激进创新带来了通用技术的更替,导致全要素生产率出现跨越式增长。[ 4 ](P140)因此,在工业化历史长河中发现里程碑式的激进创新,成为研究工业革命的切入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研究创新及其扩散的历史甚至比技术史更为重要。激进创新通常是在某些先导产业率先出现后向其他产业扩散,对其他产业的带动效应是多种形式的,如提供关键原材料和通用装备,或者改善交通和通信基础设施。因此,聚焦先导产业的成长有助于深入揭示工业革命的发展过程。在给定技术机会的前提下,先导产业的发展受制于三个因素,即核心要素的可得、基础设施的支撑和经济组织的支撑。先导产业与这三个因素共同构成了技术经济范式的核心构件。可见,管理与组织变革贯穿于历次长波当中[5],以至于钱德勒(A.Chandler)以“组织能力”所处的制度环境、组织能力的构建和扩散分析历次工业革命中典型国家产业竞争力的形成,提出“组织能力即为核心能力”这一著名命题[6](P594)。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综上,在注重过程分析的演化经济学家看来,工业革命的发展过程可用图1表示。首先,从技术突破到非均衡产业结构变化是一个漫长、复杂但层次清晰的历史过程。在此过程中,创新的发生及其扩散居于核心地位,先导产业是激进创新的载体。其次,激进创新的扩散需要与核心投入、基础设施和生产组织协同演化,促进先导产业部门的成长。再次,先导产业通过直接或间接的产业关联和示范效应,带动产业体系发生显著变化。整个过程也被称为技术经济范式的转变。
捕获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演化经济学家借助该分析框架,运用翔实的史料,不仅全景式地分析了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的产业演化史,而且还精巧地将历次激进创新浪潮与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相匹配(见表1),赋予创新浪潮更丰富的经济学意义。[7]在技术层面看似跳跃的工业革命在经济层面却是连续展开的,“革命”一词虽然突显了工业革命对经济社会的巨大影响,但模糊了技术创新及其扩散过程的连续性。因此,弗里曼和卢桑主张使用“连续发生的工业革命”来反映波澜壮阔的产业演进过程。相应地,他们提出18世纪中期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实现的工业机械化,实质是第一、第二次创新浪潮的演进过程,19世纪第三、第四次
创新浪潮则实现了以工业自动化为特征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依照上述理论分析框架和历史过程研究,有学者推断,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很可能是第五、第六次创新浪潮的涌现与拓展过程。[8]当前被热切关注的新一轮产业变革极可能是第六次创新浪潮,应该按照成熟的技术经济范式加以系统化的深入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捕获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8: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前五次长波中的生产组织方式变革

(一)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的生产组织变革

第一次工业革命也被称为“制造业的机械化革命”,由第一次和第二次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组成。在这两次长波中形成的典型生产组织方式是工厂制和技工承包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0 17:13 , Processed in 0.05116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