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YJeeny

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工业智能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资本替代劳动①的一般性理论,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及其《经济学手稿(1857—1858年)》的相关论述中有过深入的阐述。“所有发达的机器都由三个本质上不同的部分组成:发动机,传动机构,工具机或工作机。”机器的前两部分“仅仅是把运动传给工具机,由此工具机才抓住劳动对象,并按照一定的目的来改变它。机器的这一部分———工具机,是18世纪工业革命的起点”。② 17世纪末发明的蒸汽机并没有引起工业革命,而是“工具机革命”对工业革命的诞生起了决定性作用。马克思把发动机与工具机二者的分离,追溯到手工工场工匠同时兼任的 “作为单纯动力的人和作为真正操作工人的人之间的区别”,如在纺车上脚起动力作用,手在纱锭上做引纱和捻纱的工作。③ 工匠作为操作工人,由于“人能够同时使用的工具的数量,受到人天生的生产工具的数量,即他自己身体的器官数量的限制,”所以,其功能“首先受到了工业革命的侵袭”,珍妮纺纱机发明的目的就是要克服人类操作活动所受器官的限制。① 而工具机的革命又使蒸汽机的革命成为必要。一旦发动机摆脱了人力的限制,成为“自动的原动机”,就能同时推动许多工作机,并带动传动装置的扩展,“只需要人从旁照料”,于是“就有了自动的机器体系”。马克思写道:“只有在劳动对象顺次通过一系列互相连结的不同的阶段过程,而这些过程是由一系列各不相同而又互为补充的工具机来完成的地方,真正的机器体系才代替了各个独立的机器”;“当工作机不需要人的帮助就能完成加工原料所必需的一切运动,而只需要人从旁照料时,我们就有了自动的机器体系”。② “通过传动机由一个中央自动机推动的工作机的有组织的体系,是机器生产的最发达的形态。”③ 马克思强调,“机器生产是在与它不相适应的物质基础上自然兴起的。机器生产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必定推翻这个最初是现成地遇到的、后来又在其旧形式中进一步发展了的基础本身,建立起与它自身的生产方式相适应的新基础”,“尤其使社会生产过程的一般条件即交通运输手段的革命成为必要”。④马克思分析了生产力内部不同生产要素及其结构之间在发生不同步的质变时,适应与不适应的矛盾运动,即生产力发展自身的内部矛盾运动。他还指出,“要解决这些任务到处都碰到人身的限制”,⑤ 这尤其关乎“知识和技能的积累,社会智力的一般生产力的积累”,⑥ “在这种情况下,发明就将成为一种职业”。⑦ 对于马克思来说,上述自动机器体系的建立绝不是生产力发展的历史终结,科技革命条件下生产力发展的内在结构性矛盾将继续推动其新的飞跃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深邃地预见到,随着“资本唤起科学和自然界的一切力量”,从而一般社会知识变成直接的生产力,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将在更大的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⑧ 工人不再是站在机器之旁用眼看管机器和用手纠正机器的差错,“不再像以前那样被包括在生产过中”,“不再是工人把改变了形态的自然物作为中间环节放在自己和对象之间”,“工人不再是生产过程的主要作用者”,“相反地,表现为人以生产过程的监督者和调节者的身份同生产过程本身发生关系”,“工人把由他改变为工业过程的自然过程作为中介放在自己和被他支配的无机自然界之间”,因而“是站在生产过程的旁边”,马克思还补充道,这些情况“同样适用于人们活动的结合和人们交往的发展”。① 马克思在这里指出,随着智力劳动特别是自然科学的发展,科学的社会智慧作为一般的社会生产力、知识形态最主要的精神生产力,其在未来将使整个生产过程都成为科学的应用,科学技术的发现和发明将引起生产力的变革,并进而改变生产关系和其他社会关系以及生活方式。在未来精神生产力控制和改造物质生产力的新科技革命中,社会智慧的智力劳动会不会如同自动的机器体系那般,通过其内部特有的“发动机、传动机构和工作机”三位一体相辅相成但先后错落的变革,实现马克思的科学预见呢?

马克思关于科技革命条件下生产力发展的基本理论,不仅为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找到了寓于其中的历史及理论定位的依据,而且为认识当代第三次工业革命提供了历久弥新的基本理论分析框架。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清楚地告诉我们,正是纺织机械这种工具机的革命而非蒸汽机的动力革命,才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起点和诞生的标志,纺织机械的发明是机器大工业与工场手工业相区别的根本性标志。罗斯托说,工业革命使“英国的发明者和革新者终于解决了用棉线作经线的问题,从而以机器同印度人的灵巧的双手展开了竞争”,② 打败了印度原先领先的棉纺织业。但马克思也没有忽视蒸汽机这一动力革命的重要性,尤其是它对建构自动机器体系的基础性作用。动力革命或者说自然能量替代人体能量,对资本主义制度和前两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性不可低估。正如马克思所强调的,“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③ 马克思指出,作为工业革命起点的工具机“还只是机器生产的简单要素”,工具机“要克服它本身的阻力,就必须有一种比人力强大的动力”。④ 这就使发动机的革命成为必要。马克思分析了人力、畜力和水力所提供的能量无法适应纺织机械高速、“划一运动”连续运转所需要的驱动力困境,认为正是这个原因才促使瓦特发明了第二种蒸汽机即双向蒸汽机。⑤ 蒸汽机成为工业城市兴起之母,利用自然能量驱动的资本对体力劳动的替代,最终导致了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历史性转变。在这个意义上,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恰当地刻画了自然能量替代人体能量在前两次工业革命中的核心地位。这也是当前数字技术时代处于前沿的思想家,再三强调提供自然能量的蒸汽机、电动机、内燃机在克服人类肌肉力量限制上之重要性的原因。

在马克思看来,从动力和工具操作两方面摆脱人类生理器官的限制,以物化劳动不断取代活劳动,是工业革命的基本推动力。他还提出了人类以精神生产力控制和改造物质生产力这样具有远见卓识的重大命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马克思分析的逻辑,摆脱人类生理器官的限制,既包括人类肢体的四肢和五官等生理器官,也包括人类大脑思维的生理器官。在计算机发明之前的第一、二次工业革命中,机器替代的只是工人的四肢和五官等器官,即替代工人的肌肉力量及其高强度的紧张。计算机的发明酝酿了以人工智能系统替代脑力劳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人类开始进入以科学的社会智慧替代个人大脑思维器官的时代。马克思提供了统一地分析科学在生产中的自觉应用,使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先后被逐步替代的基本理论框架。反观美国学派,虽然他们将机器等资本看作是一种自主的生产要素,认为它可以完成人力无法做到的工作 ,但却没有进一步深究“机器使人类摆脱所受器官限制”的问题,也就不可能像马克思那样做出“作为单纯动力的人和作为真正操作工人的人之间的区别”,更不可能提出以“社会智慧的一般生产力”替代脑力劳动的问题。美国学派只集中在与“作为单纯动力的人”有关的、替代人类“工作作用力”的“能量生产率”理论 ,是仅适于前两次工业革命特定范围的科技革命理论。

马克思的理论对于澄清广泛流传和根深蒂固的一些错误看法,提供了最重要的经典文献来源,为厘清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特征提供了基本思路。长期以来 ,人们将蒸汽机的广泛使用看作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标志,误以为第一次工业革命起源于发动机的改进。这种广泛流传的错误看法至今在关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论著中仍屡见不鲜。例如,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在其畅销书《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就认为,“通讯革命和能源革命的结合”是历次工业革命爆发的标志或原因。① 又如在另一本畅销书中,埃里克·布莱恩约尔弗森和安德鲁·麦卡菲也认为,“第一次机器革命时代开始于以蒸汽机为特征的18世纪末。紧接着,电动机、内燃机以及很多其他创新技术的出现,使人们克服了肌肉力量的限制”,而第二次机器革命② “这个时代不是以增强肌肉的机器为特征的,相反,它是以增强人类思维能力为特征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创新网络、高能机器人、3D打印机和基因技术已经在使工作岗位、公司和整个行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以上这些仅仅是第二次机器革命时代的最初产物,我们非常自信地认为,更多的新生事物将会纷纷到来。”③ 该书作者对于两次机器革命或者说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前两次工业革命之本质区别的看法是正确的,但他们将发动机看作是机器革命或工业革命标志的看法却是错误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为什么强调“工具机革命”在历次工业革命中的引领作用呢?原因就在于不同类型的“工具机革命”需要性质完全不同的动力类型。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 ,资本替代劳动的目标既不是“作为真正操作工人的人”的体力劳动器官,也不是替代“作为单纯动力的人”(由机器提供做工的能量)。马克思最初做出这种区分时针对的只是机器替代体力劳动,但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工具机革命”已表现为资本对人类脑力劳动器官的替代。与计算机、机器人和搜索引擎等替代人类脑力劳动器官的“工具机革命”相匹配的“动力革命”,只能是作为其驱动程序的软件和人工智能,而不可能是前两次工业革命中作为其动力源的自然能量。在当代生产力发展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的科技革命理论有待深化。

首先,马克思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条件下有关“自动机器体系”的理论需要创新。马克思的“自动机器体系”理论无疑是20世纪初流水线生产和20世纪中叶自动化生产的思想先驱,其清楚表达的系统论和控制体系的技术思想,又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才得以发展的系统论技术观的先驱,但这一思想现在需要根据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发展予以创新。20世纪70年代中期,由于计算机可编程逻辑控制器的使用,生产的自动化取得了巨大进步。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软件不再仅仅是为了控制仪器或者执行某步具体的工作程序而编写,也不再仅仅被嵌入产品和生产系统里。产品和服务借助于互联网和其他网络服务,通过软件、电子及环境的结合,生产出全新的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多的产品功能无需操作人员介入,也就是说它们可能是自主的”。① 例如,“智能手机或者汽车通过GPS ‘知道’自己在哪里。通过内置微型相机和传感器,一个系统可以‘辨认出’另一个系统。通过优秀的程序控制,一个系统能独立地对外界条件做出反应,也能做到‘自适应’———更准确地说,就是在一定程度上优化自己的行为。”② 在这种情况下,原来由人直接操纵的控制机器运作的机构,就变成了由智能机器自主操纵的自动机构。马克思解构的自动机器体系三大组成部分(发动机、传动机构和工具机),发展成为再加“智能控制装置 ”的四个组成部分,智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突现为机器体系的基本特征。“在‘智能工厂’中,员工已从‘服务者’转换成了操纵者、协调者。未来的生产需要员工作为决策者和优化过程中的执行者”,③ 马克思关于工人“站在生产过程的旁边”,通过精神生产力控制和改造物质生产力的实现线路图,已经开始呈现在当代人面前。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次,马克思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条件下有关社会生产过程的一般条件(或我们今天所说的基础设施)的分析框架需要创新。工业革命的不同类型对交通运输和信息通讯这两大基础设施革命提出的要求是不同的。马克思在出版《资本论》第一卷时,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未发生,与第一次工业革命机器大生产相匹配的基础设施变革,集中在交通运输的革命。“工农业生产方式的革命,尤其使社会生产过程的一般条件即交通运输手段的革命成为必要。”① 在当代,作为基础设施的信息通讯革命则尤为重要。工业革命史告诉我们,与前两次工业革命中资本替代体力劳动的工业化相适应,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革命占主导地位,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表现为运河、铁路和蒸汽船的开发,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表现为钢轨、钢制船舰、高速公路和机场的开发。在这两次工业革命中,信息通讯虽然经历了从电报、电话到无线电的革命性发展,但其相对于交通运输的革命来说都处于从属地位。② 然而,在以人工智能系统替代脑力劳动为特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信息通讯基础设施革命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以往交通运输基础设施革命的作用,信息和数据的社会化程度已经成为“社会生产过程的一般条件”,“云计算”和“大数据”等互联网革命的不断推陈出新,对于本文第三部分将讨论的“资本的智能生产率”和工业智能化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资本的智能生产率”理论和工业智能化理论

在对第三次工业革命及其发展趋势进行分析之前,对三次工业革命及其每次工业革命的阶段性划分,进行简要说明是必要的。根据经济史学家图泽尔曼和钱德勒将第一次和第二次康德拉季耶夫长波合称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传统,③ 笔者曾将第三次和第四次长波合称为“第二次工业革命”,将第五次和第六次长波合称为“第三次工业革命”。④ 演化经济学家佩蕾丝以每次诱发技术革命浪潮的重大技术突破(“大爆炸”)作为起点,划分出五次技术革命浪潮,作了与康德拉季耶夫五次长波相类似的说明。⑤ 据此,我们可以将每次工业革命划分为两个阶段,每个阶段都由一次技术革命浪潮构成,即每次工业革命含两次技术革命浪潮(见下图)。据此,笔者对第三次工业革命两阶段的讨论,将直接使用第五次和第六次技术革命浪潮的概念。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述讨论已阐明,第一次工业革命是人类生产力发展史无前例的突破和裂变,而第二次工业革命则与之存在着连续性,因为它们都是资本对体力劳动(包括人体四肢等操作活动和人类体能做动力)的替代。但第三次工业革命则发生了对第二次工业革命或前两次工业革命的新裂变,因为从机器替代体力劳动到人工智能系统替代脑力劳动是广义的机器性质的质变,是人类生产力发展的新飞跃,其意义只有第一次工业革命才能与之媲美。第三次工业革命在本质上是信息—智能密集的资本对脑力劳动的替代,这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前两次工业革命根本不同的特征。在前两次工业革命时期,人类通过操纵纸、笔和算盘等诸如此类的工具从事脑力劳动,智力工作仍具有手工劳动的特点。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作为智力劳动工具机的计算机,操纵着作为信息处理工具的软件,替代了人类对纸、笔和算盘等手工工具的操作。计算机的发明使人类摆脱了思维器官和手工劳动在计算速度、信息收集和信息存储等诸多方面不可逾越的生理局限性,不仅使人类从繁重的简单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而且也导致了智力劳动效率的极大提高。在前两次工业革命时期,机器是对人类体力劳动生理器官及其动力的替代;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期,凝聚了科学技术更大发展的新机器系统,则是对人类脑力劳动生理器官及其智能的替代。计算机、机器人、搜索引擎、手机、平板电脑和3D打印机等工具机制造业的发展,因而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具有基础性和先导性。这是信息技术硬件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上半段,即第五次技术革命浪潮中飞速发展的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6: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正如许多信息技术专家指出的,近年来,支配信息技术硬件发展的摩尔定律正在逐渐逼近其物理极限。其实这反而意味着,信息技术革命正在酝酿更大的突变:当信息技术硬件的发展出现报酬递减迹象之时,作为其动力系统即驱动程序的软件和互联网的推陈出新,就开始主导第三次工业革命下半段的发展,软件和互联网的进一步革命对“资本的信息—智能生产率”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具有决定性作用。不同类型的“工具机革命”需要性质完全不同的动力类型。替代人类体力劳动的工具机,其驱动力是自然能量;替代人类脑力劳动的计算机、机器人和搜索引擎等的驱动力,只能是作为其驱动程序的软件和人工智能。如果说前两次工业革命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是由“资本的能量生产率”决定的,那么,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下半段,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则是由软件的智能程度即“资本的智能生产率”所决定的。正如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工具机革命”最初只能在既有的旧物质基础或一般生产条件的缝隙中生长,而蒸汽机的改进和交通运输革命在那次工业革命的最终完成中起了决定性作用,软件和互联网的智能化革命将成为第六技术革命高潮的基本推动力量。

信息化是智能化的基础,智能化则是在信息化基础上涌现的生产力高级形态,它是随着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而到来的。对第三次工业革命史的考察发现 ,机器设备、软件等资本载体的智能化是一个在不断累积中产生突变的过程。例如,计算机未来发展的方向是智能计算机,但实际上,计算机一诞生就与一般的机器和计算装置不同,其人机对话的交互性就已具有初步的智能性,人们称它“电脑”。又如1959年,英格伯格和德沃尔联手制造的第一台工业机器人是没有感知能力的,更像一种精密的仪器。但第二代工业机器人已经具有一些对外部信息进行感知和反馈的能力,如触觉、视觉等,特别适合于完成矿井、海底、高温高压和高腐蚀环境下的勘探、操作和科学考察等任务,已经具备一定的智能性。目前,工业机器人的发展已经进入第三代,即“智能机器人 ”或称“仿人机器人”的发展阶段,这种机器人将具有类似人类的判断和处理能力。机器的智能化虽不能完全代替人类的大脑,但某些功能却已远远超过人的大脑,无人驾驶汽车或在智力竞赛及棋类比赛中打败世界冠军的机器人和计算机就是例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2 15:16 , Processed in 0.0478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