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7|回复: 30

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工业智能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1 14: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在批判性地考察19世纪美国学派关于“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以及深入认识马克思关于机器大工业和科技革命理论的基础上,就第三次工业革命性质提出的“资本的信息—智能生产率”和工业智能化的理论认为,与前两次工业革命的核心以机器替代工人的体力劳动不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以人工智能系统替代人类的脑力劳动,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工业智能化是工业化的新类型及高级阶段,“资本的智能生产率”已经成为国际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关键词:美国学派 马克思 第三次工业革命 生产率 工业智能化
作   者:贾根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1993109 + 5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4: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技创新和科技革命是推动人类社会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是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激烈国际竞争中,大国立于不败之地最重要的物质基础。把科技革命作为引领发展的基础性动力,必须研究和把握近代以来科技革命的世界性发展规律。生产力的发展变化总是在一定生产关系的制约下活动和展开的,新生产力诞生后的大发展总是发生在与其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大变革之后,但生产力的自行发展有其内在的原因和发展规律。① 本文的分析视角主要限于后者。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至今仍复苏艰难,各国纷纷把摆脱困境的终极希望寄托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兴起,制造业正处于根本性的变革中。相关热点话题如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回流”和“再工业化”、“第三次工业革命”、“互联网+”、德国“工业4.0”(在德文语境中又称“第四次工业革命”)、“互联网时代”等众说纷纭,急需理论层次的梳理和深入研究。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从欠发达国家崛起和赶超的视角以及纵观工业革命史的方位,探讨科技革命的规律性发展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本特征,对认识我国面临的严峻挑战和历史机遇极为重要。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4: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通过批判性地考察19世纪美国学派的相关理论,特别是试图从马克思有关“工具机革命”在工业革命中的关键性作用,以及精神生产力未来将控制物质生产力的深刻洞察中获取灵感,提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资本的信息—智能生产率”理论和工业智能化理论,为相关讨论提供新的理论观点和历史视野。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不仅为美国和德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后来居上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也揭示了前两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性特征。本文第一部分将集中论述该理论的创新之处。但是,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只是适合前两次工业革命的特定工业化理论,它不能解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现象。马克思有关工业革命的理论,为克服美国学派的理论缺陷指明了方向。本文第二部分将集中讨论马克思的相关理论对于理解信息革命时代工业化的深远意义。在对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前两次工业革命进行比较的基础上,本文第三部分将遵循美国学派和马克思相关理论的研究传统,通过对信息革命、互联网和资本智能化等问题的讨论,提出“资本的信息—智能生产率”理论和工业智能化理论,为理解第三次工业革命提供理论洞察力,并对我国的工业化道路提出政策建议。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的工业化理论

从生产力发展质的飞跃看,人们一般将英国在18世纪下半叶开始的以机器生产替代手工劳动、以工厂取代手工工场和家庭作坊、以无机能源取代人力和畜力,进而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历史性转变称作“第一次工业革命”。机器(物化劳动或死劳动)对劳动(活劳动)的替代,在历次工业革命中都处于关键地位。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其表现形式是以机器生产替代手工劳动。正如马克思所概括的:“劳动资料取得机器这种物质存在方式,要求以自然力来代替人力,以自觉应用自然科学来代替从经验中得出的成规。”① “资本的已经发展的原则恰恰在于,使特殊技能成为多余的,并使手工劳动,即一般直接体力劳动,不管是熟练劳动还是筋肉紧张的劳动,都成为多余的;更确切些说,是把技能投入死的自然力。”②

在对古典经济学庸俗成分及庸俗经济学的批判中,马克思发现,商品生产中的劳动具有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的二重性,进而把古典经济学开创的劳动价值论奠定在科学的基础上。马克思坚持认为,经济范畴只是一定历史阶段生产关系的抽象,资本作为历史范畴,以劳动力商品的存在为决定性条件。资本乃是物化在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商品和货币中的生产关系,货币资本的自我增殖源于资本家在生产过程中剥削雇佣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在本文关于工业革命的文献中,流行着“资本”这一历史范畴非马克思主义的使用,其含义是指资本的“使用价值”或“物质存在”,① 即作为资本生产关系之基础的物质载体(生产资料或物化的具体劳动),包括除了投入的活劳动之外的其他生产要素。囿于叙述的便利,本文中“资本”概念的含义一般系指资本的物质存在,而非资本的社会形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的主要对象是社会再生产过程的社会形式即生产关系属性,通过它与社会再生产的物质内容即生产力的矛盾运动,揭示一定社会形态的经济运动规律。关于生产力自身发展的“各个因素及其内在关系和主要结构”,“马克思提出了一些基本观点和构想,但还来不及进行系统的论述”。② 例如,马克思认为,考察促进生产的条件,“就得研究在各个民族的发展过程中各个时期的生产率程度”;“一个工业民族,当它一般地达到它的历史高峰的时候,也就达到它的生产高峰。实际上,一个民族的工业高峰是在这个民族的主要任务还不是维护利润,而是谋取利润的时候达到的。就这一点来说,美国人胜过英国人。”③ 在始自18世纪末的一个世纪中,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处于“谋取利润”时期的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业革命成为它赶超英国的利器,其相关理论值得格外关注。

在美国学派看来,资本系以机器设备等实物形态存在的资本品(capital goods)。从19世纪的美国学派、④ 阿林·杨格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的经典发展经济学,其理论都是以这种资本概念为基础的。发展经济学的先驱之一拉格纳·讷克斯在其名著《不发达国家的资本形成问题》(1952)一书中所谓的“资本形成”,就是指各种各样能够大力增加生产力效果的资本品供给,而非金融意义上的货币资本供给。讷克斯批评了斯密定理(即“ 分工受市场范围的限制”)的缺陷,亚当·斯密“看到了分工同在生产过程使用资本一事有密切的联系。他实际上等于说使用资本的程度受到市场容量的限制,在这里他指出了一条十分重要的根本真理。但是这并不是全部真理。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面,那就是,市场的范围倒转过来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分工”,“他避开了这样的循环关系,而提出了一种直线式的因果关系”。①马克思对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之间相互作用的一般关系作了辩证分析,“它们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一个统一体内部的差别”,其中,生产起着支配作用,“交换的深度、广度和方式都是由生产的发展和结构决定的”,但交换对生产也有反作用,“当市场扩大,即交换范围扩大时,生产的规模也就增大,生产也就分得更细”。②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亚当·斯密是英国工场手工业时期古典经济学的主要代表,在生产对交换起支配作用问题上的认识不足,源于他对工业革命尤其是物化为机器体系的固定资本作用在认识上的极大历史局限性。马克思指出,“生产方式的变革,在工场手工业中以劳动力为起点,在大工业中以劳动资料为起点。”③ “与资本相适应的生产方式,只能有两种形式:工场手工业或大工业”,“在第一种情况下,工人(积累的工人)数量同资本的数量相比应该很大;在第二种情况下,固定资本同大量共同劳动的工人人数相比应该很大。”④ 因此,“关于分工,亚·斯密没有提出任何一个新原理。人们把他看做工场手工业时期集大成的政治经济学家,是因为他特别强调分工。他认为机器只起了从属作用,这种说法在大工业初期遭到罗德戴尔的反驳,在往后的发展时期又遭到尤尔的反驳。”⑤

许多学者对亚当·斯密忽视机器生产对于资本主义发展的重要性也提出了批评。阿林·杨格在其1928年的经典论文中,针对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指出 , “他忽略了主要之点,即分工使一组复杂的过程转化为相继完成的简单过程,其中某些过程终于导致机器的采用”,⑥ 结果必然是认识不到机器生产对工业革命的意义。亚当·斯密之所以忽视机器生产对于资本主义发展的重要性,原因之一就在于,“斯密未能预见到工业革命将会带来的变化”,因为亚当·斯密根本上“就没有意识到工业革命的存在”。⑦ 这样,亚当·斯密的资本概念仅指社会产品中不用于消费而用于投资的“预储资财”,实际的代表是货币资本。他说 ,一个人“他所有的资财,如足够维持他数月或数年的生活,他自然希望这笔资财中有一大部分可以提供收入;他将仅保留一适当部分,作为未曾取得收入以前的消费,以维持他的生活。他的全部资财于是分成两部分。他希望从以取得收入的部分,称为资本。另一部分,则供目前消费”。① 迈克尔·赫德森曾对此评论说,“亚当·斯密与李嘉图在对价值进行讨论时,关于资本所列举的事例并未说明资本可以产生能量并替代劳动(例如,他们并不认为蒸汽机是一种提供劳动的独立生产个体),而是认为资本仅仅是辅助劳动的简单工具。根据这种观点,手动织布机与蒸汽织布机、铅笔与蒸汽机都是同质的资本形式 。 ”②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经济思想史中,最早认识到机器生产对工业革命重要性的,是美国学派的先驱和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最早明确地将资本视为一种可以替代劳动乃至成为自主生产要素的,是19世纪20年代的美国学派经济学家丹尼尔·雷蒙德(Daniel Raymond)。早在1791年,汉密尔顿就写道,“机器的使用,在国家总产业中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它是一种用以支援人的自然力的人造力量,对劳动的一切目的来说,它是四肢的延伸,是力量的增强。”③ 美国著名政治家和美国学派的早期代表人物亨利·克莱(Henry Clay,1777—1852)继承和发展了汉密尔顿的思想。他以英国工业革命的事实说明,机器如何可以使劳动生产率提高200倍,并直接将机器的使用与科学技术的进步联系在一起。“科学使一个人像二百人甚至一千个人那样强有力,它不靠自然力,因此科学将胜过也必将胜过依靠劳动力的数量。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一个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培育实用的、机械的和制造工艺优势的国家必将在力量上是优异的,并能保持这种优势地位。”④ 基于对英国工业革命的观察,雷蒙德的《政治经济学原理》更明确地将资本看作是一种自主的或独立的生产要素,它可以完成人力无法做到的工作,如使产品标准化,因而可以进行互换零部件的大规模生产。⑤

以促进国家生产力发展为目标的美国学派,将其对资本研究的目光聚焦在激发自然生产力和开发大自然的作用上,将资本视作是构建人类可以更好地支配自然能量的生产体系。这一理论的重要发展就是由第二代美国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帕申·史密斯(Peshine Smith)提出的、用工业开发的自然能量所测度的资本生产率学说,①我们称其为“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如赫德森指出的,早在18世纪晚期,汉密尔顿及其追随者就已经将工业制成品在国际间竞争的性质,抽象为一种唯一的共同要素投入,即生产中施加和利用的工业能量。② 利用德国著名有机化学家李比希等人在农业化学中有关土壤肥力的研究,史密斯发现,可将能量这种对共同要素投入的抽象推广到农产品的国际间竞争。美国学派认为,这种唯一的共同要素投入就是资本、劳动和土地在生产力性质上拥有的共同特征,即在提供类似的生产服务时,其贡献都可被还原为某种“工作作用力”,也就是推动工具做功或促进生物成长的能量。正是在能量提供及其效率这种共同要素投入的基础上,资本 、劳动和土地之间存在着竞争。即资本可以创造本由体力劳动提供的能量产出,从而替代后者成为原始工作的提供者;以化学肥料和农业机械形式存在的资本可以增加土地生产率,从而部分地替代土地。以工业生产为例,蒸汽动力生产的每个人时“工作作用力”的成本,要比人类体力劳动提供同样能量所需要的成本低得多,因为给机器提供燃料和操作机器的成本,要比供养和维持人身体的成本低得多。资本的生产率在日益提高的程度上超过它的(劳动等)成本,这主要是由每个工人所能推动的能量日益增长所导致的。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蒸汽织布机比手动织布机的生产率之所以高十几倍,原因就在于人的肌肉作为动力来源,被动力程度高十几倍和单位成本更低的蒸汽动力所替代。

美国学派发现,19世纪一些拥有丰富体力劳动资源和肥沃土地的国家,其工农业产品却因价格过高,失去了世界市场的立足之地。原因就在于,工业化国家拥有的、由自然能量驱动的高质量资本,排挤了落后国家未经改良的土地和缺乏技能的劳动。正如史密斯指出的,工业革命使英国的机器生产力已经提高到相当于6亿人口的力量,对机器的使用是英国夺得世界经济霸权的关键,一国通过不断拓宽工业技术的使用边界,可以在商品贸易中击败那些过度依靠工人体力和土壤肥力来提供能量的过时生产方式。③ 因此,美国学派认为,各国商品的国际竞争,实质上都是自然能量这一根本性生产要素的投入和开发水平的竞争。发达国家的资本—技术密集型工业和资本—肥力密集型农业,与落后国家的简单劳动密集型工业和肥力耗竭式农业展开竞争 ,前者拥有的国际贸易优势取决于其生产要素开发自然能量的绝对优势。正是资本的高能量生产率,使率先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在国际贸易中拥有了绝对竞争优势。倡导自由贸易的比较优势理论及其派生出的要素禀赋理论,避而不谈发达国家丰富的资本供给最初都是通过工业保护形成的。它们非历史性地假定,资本稀缺的落后国家天生就被赋予了劳动或者土地的比较优势,因而当继续在低质量的经济活动中消耗其体力劳动或土壤肥力。美国学派的理论锋芒穿透了自由贸易理论设置的重重迷雾,揭示出工业资本在开发自然能量方面的巨大作用,探究了国际贸易中生产要素相互竞争的真实机制。以此为基础,美国学派为李斯特的工业保护主义学说,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论证,更为马克思的民族发展阶段“生产率程度”论提供了依据,对当时美国、德国等后发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和经济政策的制定产生了深远影响。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虽已被尘封了一个多世纪,但无法掩蔽其理论创新的强大生命力。首先,它清楚地揭示,前两次工业革命中生产力成功发展的根源在于,利用自然能量驱动的资本对体力劳动的替代,使人类根本摆脱了体力作为动力来源的限制,体力劳动再也无法与之相竞争。其次,它为理解后发国家在前两次工业革命时期成功的经济追赶提供了深刻的解释力。生产力理论是德国历史学派先驱李斯特经济学的基石,李斯特所谓的财富生产力是指创造财富的能力。他之所以使用“制造力”一词来表达制造业创造财富的能力远高于原材料生产和农业,原因就在于:在李斯特的时代,只有制造业才具有创新窗口大、规模经济效应和更高附加值的特征。简言之,它是高质量的经济活动:不同的经济活动在创造财富的能力上是不同的,只有高质量的经济活动才能富国裕民。但是,李斯特的生产力理论仍然保留在德国浪漫主义的传统之中,没有具体解释工业的“制造力”在提高生产力及其在国际竞争中如何起了决定性作用。美国学派突破性的贡献就是提出了“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将利用高等级能量驱动的资本(如机器设备和化肥等)视作生产力发展的根本。① 在19世纪上半叶,虽然一些经济学家已经注意到资本正在替代劳动甚至替代土地,但只有美国学派独树一帜地强调并解释了这种替代对国家竞争力的深刻影响。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时,美国和德国正是通过实施工业保护主义措施,从电力电气、内燃机和钢制品等新兴产业入手,率先开发了作为其核心生产力的“电力和石油密集型”资本,才一举跃迁至第一次工业革命拥有“煤炭密集型”资本绝对优势的英国之前列。按照美国学派的理论,正是日益扩大的、国家间自然能量密集型资本的生产率差距,成为富国愈富和穷国愈穷的物质基础;后发国家只有创造出本国资本自然能量生产率的绝对竞争优势,才能取得经济追赶的成功。这一理论已被世界经济发展的史实所证明。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5: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克思的机器大工业理论及其当代意义

但是,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存在两大缺陷,已不能解释生态经济文明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现象。首先,它假定自然资源尤其是可供人类利用的能量是无限潜在的,所以不能为我们应对当代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问题提理论指导,这与本文主题没有直接关系,暂且存而不论。其次,美国学派“资本的能量生产率”理论认为,经济增长的源泉在于人类开发自然能量以替代人类的肌肉力量,或替代人类体力劳动产生的能量,经济发展的关键在于开发出更高效利用自然能量的资本品。该理论只是一种资本替代体力劳动的工业化理论,无法解释作为第三次工业革命资本替代脑力劳动的新现象。由于这些严重缺陷,美国学派虽在关于前两次工业革命性质的理论方面,成为美、德、日、韩等后发国家经济追赶成功的重要推动力量,但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已不能为我国制定经济发展战略及其政策提供理论指导,需要创造新的工业化理论。本文第三部分提出“资本的信息—智能生产率”和工业智能化理论,旨在填补这一空白。但在补白之前还需高屋建瓴———回顾马克思关于工业化进程中生产力在科技革命条件下发展的基本理论,包括自动机器体系的建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1-30 00:23 , Processed in 0.05050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