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YJeeny

全球化、新国际劳动分工与全球城市的崛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20 世纪80 年代以来, FDI 的构成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在服务业中的投资比例有了较大的提高。[ 19] (pp.89-94)从一定程度上讲, 服务业的国际化是紧跟工业国际化的。通过贸易和FDI 建立起来的工业生产的国际化, 引发了跨国公司在贸易、金融、会计和法律等领域提供相应配套服务的需求。因此, 工业跨国公司在一开始就建立了许多相关的服务机构。在70 年代早期, 跨国公司开始发展国际化的服务生产, 从那以后, 服务生产的国际化就比货物方面的发展迅速得多。当然, 跨国服务的增长并不是以牺牲跨国工业为代价, 两者实际上是紧密相连的。

值得注意的是, 随着FDI 投资于服务业比重的提高, 跨国公司在区位选择上也增强了面向全球市场的取向。很明显, 20 世纪80 年代以后, 服务业和金融业的重要性已经迅速增强。服务业和金融业的国际生产及其分布格局, 在许多方面都与采掘业或制造业大不相同。后者的主要生产地通常位于欠发达国家, 但这些国家不太可能在专业服务和金融的国际交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只有类似纽约、伦敦、东京等大城市, 才是这些专业服务与金融交易得以进行的主要地方。因此, 在全球产业的空间调整过程中, 就出现了这样一种趋势:一些大城市逐渐成为专业服务业和金融业的集聚地, 为跨国公司遍及全球的生产体系提供服务。在制造业生产区位全球分散的背景下, 这些城市引领并支配着世界经济的运行。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全球城市的崛起与世界城市网络

(一)生产者服务业的发展与全球城市的崛起

新国际劳动分工的出现和全球产业的空间调整, 使世界上一些主要城市在全球经济的运行中处于控制节点的地位。与此同时, 生产者服务业(Producer Services) 在跨国公司全球布局的背景下也获得极大的发展空间。与消费者服务业不同的是, 生产者服务业主要是为企业和政府提供服务,它的对象不是最终消费者, 而是主要针对部门和机构。对于跨国公司而言, 企业规模的日益扩大及其构成的多样性, 以及功能的分离和地理上的分散,使得公司总部整合管理的难度越来越高。虽然这些活动也可以被公司内部化, 但在管理职能日益复杂和服务需求愈发专业化的情况下, 公司内部生产某些高度专业化的服务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此, 更多的公司选择到市场上购买这些服务, 从而创造了对专业化的生产者服务业的需求。[ 20] [ 21]

在区位的选择上, 生产者服务业趋向于在主要城市集中, 特别是其中专业化程度较高的高级生产者服务业, 例如银行、金融、会计、法律、广告等行业, 由于具有全球服务导向, 因此在主要城市集聚的动机更强烈。生产者服务业不同于其他种类的服务行业, 几乎不能像消费者服务业那样依赖于其临近的购买者;只有在合适的区位实行其服务生产的集中, 然后输出到国内外去, 企业的发展才变得可行。与此同时, 生产者服务企业在空间上的接近, 能够使彼此受益, 因此它们在主要城市集聚成生产者服务联合体(Producer Service Complexes)。当生产者服务企业周围存在共同生产某些特定服务必需的合作企业时, 它们就能获得集聚经济效应。另一方面, 由于大城市的中心区域能够为从业于生产者服务部门的高收入人员提供便利优越的生活设施, 也促使其彼此集中。总之, 生产者服务业不依赖于其购买者的地理邻近性, 从而有可能在合适地区实行生产集中以及向国内外其他地区输出服务。所以, 生产者服务业总是集中在世界或区域城市的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融业和专业化的生产者服务业在全球主要城市的集中, 必然赋予这些城市管理和掌控全球经济运行的控制能力, 而全球城市(有些学者称之为“世界城市”) 就是集聚这种控制能力的中心。②在对纽约、伦敦和东京分析以后Sassen 认为:经济越是全球化, 中心功能在少数几个城市集聚的程度就越高。在上述三个城市, 金融业和专业服务业已经替代制造业成为城市的主导经济部门, 它们不仅重塑了城市自身的社会和经济秩序, 而且有能力对全球经济进行控制。全球城市实际上是“世界经济关键部门必须位于的城市” , 而且这些城市“既受到新国际劳动分工的影响, 又被整合到当代全球化的进程之中” 。全球城市除了具有作为国际贸易和银行业中心的悠久历史外, 在区位特征上还具有四个特点:(1)世界经济组织高度集中的控制中心;(2)金融机构和专业服务公司的主要集聚地;(3)高新技术产业的生产和研发基地;(4)作为产品和创新的市场。[ 22] (pp.1 -2)

全球城市的出现与经济活动的全球化以及金融业和高级生产者服务业的空间集聚密切相关。作为20 世纪80 年代以来全球经济空间重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球城市的崛起无疑是其中最显著的事件。全球城市的出现, 使得跨国公司等全球运作的主体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力, 同时世界经济的重心逐渐由国家层面转向城市层面。虽然在这一转化过程中民族国家的力量是否因全球化而受到削弱, 或者全球城市是否取代民族国家而成为世界经济的中心, 目前学界还有较大的争议, 但不容否认的是,这些基础设施优越、市场环境良好的城市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总部和专业化服务部门的集中。由于这些城市在掌控资本、服务与信息的能力方面越来越强, 因而对全球经济的正常运行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世界城市网络与民族国家的角色

随着金融业和高级生产者服务业在世界主要城市的集中, 全球城市脱颖而出并成为控制世界经济运行的主要节点。跨国公司是高级生产者服务业的主要客户, 由于其生产和服务遍及全球, 因此高级生产者服务企业要成为具有竞争力的全球公司, 就必须随同它们服务的跨国公司一起全球化。这就意味着这些企业除了要在纽约、伦敦和东京等全球顶级城市提供服务外, 还必须在其他一些重要城市开设办事机构或代表处, 以便为客户提供一如既往的服务。这些城市和顶级城市构成了全球城市网络,对全球经济的正常运行起着管理和控制作用。

在全球城市网络里, 居于网络不同节点的城市等级和彼此间的联系程度, 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全球化与世界城市(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ies , 简称GaWC)研究小组曾经分别对每个城市的会计业、广告业、银行业和法律服务业的全球重要性进行排序, 区分出其中的首要城市(Prime City)、主要城市(Major City) 和次要城市(Minor City), 然后在此基础上对每个城市上述四个高级生产者服务业的全球地位进行综合评定, 将世界55个城市划分为三个等级:10 个Alpha 级城市、10个Beta 级城市和35 个Gamma 级城市, 其中的伦敦、巴黎、纽约和东京成为全球城市网络中等级最高的城市。[ 23] 与此同时, GaWC 运用城市网络作用力(Power in the World City Network)的概念, 对城市之间的联系程度进行了考察, 认为世界城市作用力不仅与城市内部存在的全球公司所具有的服务价值有关, 也与公司在其他所有城市办公点的倍增价值有关系。[ 24]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全球化的背景条件下, 全球城市之间联系愈来愈紧密,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联系反而退居其次。国与国之间的信息流、资金流、贸易流、通讯流越来越多地集中在几个主要城市之间, 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紧密程度首度超越民族国家。20 世纪80 年代以来的这种变化, 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国家作为经济活动单元, 其重要性已日渐下降;而城市作为独立的经济单元, 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却日趋上升。这种变化的出现, 除了与全球化带来的空间重构有关以外, 也与民族国家政府管制国际经济活动角色的弱化不无关联。政府通过取消对外国直接投资的限制以及解除对金融市场的管制, 使这些城市成为跨国公司国内外运作的经济空间。

在对全球化研究的过程中, 民族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始终是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与活跃的跨国公司相比, 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活力和掌控力显著下降;而全球城市作为世界经济活动的主角,在经济基础、空间组织和社会结构方面却呈现趋同的发展态势。虽然一些学者的研究也表明, 国家制度因素在塑造全球城市的特征方面仍然起着重要作用, 特别是东亚发展型国家(Developmental States)的全球城市在社会结构和管制政策上与西方国家的全球城市截然不同。前者是国家导向的官僚政治型(State -centered Political Bureaucratic Model)城市,以东京为代表, 是日本跨国公司全球化运作的基点, 城市职业结构相对扁平而且对外来移民控制较强;后者是市场导向的商业资本型(Market -centered Bourgeois Model) 城市, 以纽约为代表, 表现为跨国公司和私人生产者服务业的联合体, 城市职业结构极化并且对外来移民管制较弱。[ 25] 但是, 学界对于民族国家和全球城市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正如对全球化的终极结果的认识一样, 至今仍然没有定论。[ 26] [ 27]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小 结

20 世纪下半叶以来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事件。国际贸易和金融的高度发展、各国社会和文化的深度融合、全球时间和空间的加速压缩, 都使得当代个人、民族和国家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新体验。从福特主义到“灵活积累” 的转变, 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全球化背景下出现的新动向。作为一种生产和组织方式的创新,“灵活积累” 既有适应日益复杂灵活多变的市场竞争的优点, 但也不乏组织松散、漠视劳动者权利的不足。虽然一种全新的后资本主义社会或后工业社会并未因此而出现, 但转变本身已经深刻影响着旧的生产体制和劳动力市场的参与者。

“时空压缩” 是在全球化时代对个人体验的一种集中概括。虽然空间范围因时间过程而消减, 但资本对空间区位反而更加敏感。劳动分工的转移和新国际劳动分工的出现, 既构成全球化过程的一部分, 也可被视作跨国公司对全球化的响应。通过重组企业内部的劳动分工, 跨国公司在生产布局、国际贸易和组织形式方面都发生了变化, 并形成了一种全球化发展的关系网络体系。与此同时, FDI 是跨国公司实现其全球战略和实施生产布局的主要方式。20 世纪80 年代以后, 外国直接投资主要流向服务业, 反映了跨国公司产业结构调整的新趋势。在制造业生产全球分散的背景下, 服务业和金融业的区位选择却集中在世界主要城市, 从而使这些城市逐渐成为引领全球经济的主导城市。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产者服务业的发展与全球城市的崛起密切相关。金融业和高级生产者服务业在全球主要城市的集中, 赋予了这些城市管理全球经济的掌控能力,从而促使全球城市(或称“世界城市”)的形成。作为世界经济运行的节点, 全球城市之间联系越来越紧密。不同等级的城市构成全球城市网络, 控制了世界经济运行的主要信息流、资金流、贸易流和通讯流, 而国家作为经济活动单元, 彼此间的联系反而受到了削弱。但对于民族国家和全球城市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学界至今仍没有明确的结论。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注 释:
①有关“ 灵活积累” 和福特主义之间的差异, Swyngedouw 在一篇“ The Socio-spatial Implications of Innovations in Industrial Organization”文献中给予详细比较。相关内容可见参考文献[ 7] 中的转引。

② “ 全球城市” (Global Cities)的概念是由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的Saskia Sassen 在1991 年提出, 与此相对的另一个概念“ 世界城市”(World Cities) 则由John Friedmann 曾在1986 年重新赋予了定义。由于两个概念的内涵大体一致, 近年来的国外文献基本上在相同意义上使用这两个概念。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6: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载于《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5期。

全球化_新国际劳动分工与全球城市的崛起_余佳.pdf

235.43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7

发表于 2017-6-9 22: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有用,感谢楼主,我在研究经济全球化呢,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6 00:13 , Processed in 0.05463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