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1|回复: 0

《世界金融史论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6 15: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语:
《世界金融史论纲》一书以论述西欧、北美与东亚若干重要国家的金融发展状况为主,兼及其他有关国家和地区的金融史实,按照世界金融发展历史的脉络将人类金融发展史分为四大阶段进行论述,第一阶段农业革命时期的金融发展,这是金融发展的先驱,阐述了金融在农业文明中诞生;第二阶段商业革命时期的金融发展,阐述了商业革命时期金融业的崛起;第三阶段工业化过程中的金融发展,阐述了工业革命中金融业的大迈进;第四阶段当代金融业的发展,阐述了金融自由化、金融全球化、科技进步与金融发展、金融危机与全球金融协调等。本书试图把金融的历史变迁、发展与当今国际经济、国际金融的现状联系在一起,是一部全球货币、全球金融机构和全球金融体系的史书。下文系该书前言内容。

为与读者分享好书,本平台特推出了赠书活动。按照文章底部【赠书活动介绍】规则进行回复,我们将从参与活动的订阅用户中抽取15名获得本次推荐书籍《世界金融史论纲》。具体参与方式请详见文章底部【赠书活动介绍】。

文/孔祥毅;祁敬宇
今天,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全球化视角——一部把中华文明和中国金融发展史融入全球的世界金融史。

以公元1500年为界,世界金融史融入了更多的全球化元素。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今天,公元1500年后的金融无疑是重要的。然而,新大陆发现之前的世界金融也同样是全球金融史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写史是一件非常庄重的事情,其原因在于,岁月的沧桑、历史的风雨常让我们唏嘘不已,感慨万千,无数史实拨动着我们的神经,触发着我们的思绪。同时,写史又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司马迁在他的著名散文《报任安书》中说,撰史是为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就是要通过历史的记述,探究天道与人事之间的关系,求索社会发展的兴衰成败之理,表达对社会、历史、政治的独到见解。

同时,司马迁在此文中还说,“修身者,智之府也;爱施者,仁之端也,取予者,义之符也;耻辱者,勇之决也;立名者,行之极也。士有此五者,然后可以托于世,列于君子之林矣”。这些都表达了司马迁对历史认识的深刻庄严。

翻阅古今中外之史书,以简洁明快的语言阐述历史实非易事。国内司马迁的《史记》开史家之先河,再从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到张居正的《帝鉴图说》、袁了凡的《纲鉴易知录》;国外从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安格斯·麦迪森的《世界经济千年史》到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的《西欧金融史》、《金融危机史》再到尼尔·弗格森的《货币崛起》等一系列金融史籍,都承载了史学家毕生的精力和心血。

世界金融史是一门包括众多研究内容的学科,也是一门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宗教、民族、考古等人文科学,汇聚了众多学科、综合研究多元文化的知识体系。

研究历史,各家各派有不同的观点和方法,如布罗代尔认为研究文明要涉及所有的社会科学领域;亨廷顿比较强调历史的精神内容,而有的学者则强调它的物质方面,认为物质生产、经济基础最终决定着历史的面貌和发展方向。金融史的研究亦当如此。

世界金融史研究源于对货币及其制度的研究,而世界货币大致可划分为两大体系:一个是以古代希腊—罗马为代表的西方货币体系,另一个是以古代中国为代表的东方货币体系。古代东西方两大金融体系,根植于不同的文明,产生于不同的地区,因而各有特色。推及全球金融发展史,中西方金融的发展脉络和金融制度有所不同,因而,整个金融发展也表现出了不同的特征。

但世界金融又是有着历史发展脉络和逻辑关联的。自16世纪以来,西方国家的东方探险掀起了一股新的热潮,各国的政府、大公司纷纷解囊支持航海家的探险活动,全球金融的发展开启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世界金融史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



世界金融史在更深的层次上提出的是金融如何起源、从何而来以及如何发展的大问题。

翻开世界金融史,人类金融发展的脉络犹如一幅由远及近的画卷,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这里有人类金融的起源,金融在人类文明嬗变中的作用,有帝国的更迭、朝代的兴衰,有文化的传播、宗教的扩散;有成千上万投资者追逐财富的“美梦”抑或破产的“噩梦”,也有官商相维、沆瀣一气的众生图谱。

一部世界金融史就是一幅有趣的画卷,它揭示了人性的善恶美丑。在金融领域里,有政治家对金融的影响和作用,也有金融家对政治的渗透和角逐,更有对阶层、区域、国家等愈加两极分化的焦虑,还有对世界金融史上诸多金融危机灾难的渊源的忧虑与警示。

一部世界金融史,还是一面大国兴衰交替、民族复兴崛起的镜子。在这面镜子中,可以看到金融对于一国经济政治的影响,一国全球地位的变迁兴衰深深地被打上了金融的烙印。

我们力求把世界金融史写成一部具有全球视野的金融通史,希望体现强烈的现代意识和学术视野。与此同时,虽立足全球,但又要把中国金融史融入其中。它虽然是一部关于世界金融史的教科书,但并不是一味地叙述金融的过去,而是要把金融的历史变迁、发展与当今国际经济、国际金融的现状联系在一起,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世界金融史是与全球政治经济制度紧密联系的,它是一部关于全球货币、全球金融机构和全球金融体系的史书。

这部世界金融史力求跨越时空的限制,在历史与现实的两个金融时空里驰骋遨游。让翻阅这部世界金融史成为一次快乐的旅行;在金融史的园林中漫步,让阅读成为一种乐趣,成为对历史和现实金融发展不断探询的过程。

在金融史领域,经典的著作当推美国人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所著的《西欧金融史》,但这部书提出了金融是以西方为中心的金融史观。从历史学的视角来看,巴勒克拉夫等人所倡导的“全球史观”,主要以突破西方学术界根深蒂固的“欧洲中心论”,或称“西欧中心论”、“欧美中心论”和“西方中心论”的限制为特征,主张历史研究者“将视线投射到所有的地区和时代”,建立“超越民族和地区的界限,理解整个世界的历史观”,“公正地评价各个时代和世界各地区一切民族的建树”。“在当前世界性事件的影响下,历史学家所要达到的理想是建立一种新的历史观。这种历史观认为,世界上每个地区的每个民族和各个文明都处在平等的地位上,都有权利要求对自己进行同等的思考和考察,不允许将任何民族和文明的经历只当作边缘的无意义的东西加以排斥。”

在这种学术思想的影响下,这本世界金融史是以全球视角来写的,并给予中国金融史以一定的历史地位。

世界金融史的写作不仅为金融史的研究增添了一抹彩霞,而且对于促进中外金融史的研究,特别是对中西经济金融文化交流史的研究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在经济、金融史上,许多学者特别推崇创新,原因在于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巨大的。理解创新的作用,还在于它对于处理现实经济和金融问题有更深远的意义。无论经济如何发展,制度如何转换,创新都将是永恒的主题。创新之于经济,创新之于金融,创新之于社会,业已升华到了一种精神的境界。



世界金融史的形成与发展,为我们揭示出东西方文明源远流长的金融史,描绘出一幅栩栩如生的人类金融的历史画卷。

纵观数千年灿烂的中华文明、阿拉伯文明、古埃及文明和古伊斯兰文明,都可以看到金融的身影,它不仅凝结了古代人民的勤劳、勇敢和智慧,而且彼此学习和汲取了各自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优秀的精神文化成果。可以说,一部世界金融史,就是一部人类高度发展的丰富多彩的古代文明的缩影。

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从春秋战国时期起,金融已经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并在全世界处于领先的地位。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甚至是商周时期),古代中国就与欧亚大陆其他国家存在着金融贸易活动。

公元前1世纪前后,在亚欧大陆的东西两端,同时出现了两位雄心勃勃的帝王,中国汉朝的汉武帝和罗马帝国的恺撒,他们都对开拓疆土的远征有着极大的兴趣。汉武帝派大军远征匈奴,遣张骞出使西域,为汉代著名的史学家司马迁提供了丰富的史学材料。同样地,恺撒把他的军事远征和发现都记载在他的《高卢战记》里。司马迁的著作生动地记述了匈奴人善骑射、好勇斗狠,而恺撒对于日耳曼人的描述也是大同小异。司马迁所在的汉朝和恺撒所在的罗马帝国都是强盛、富裕而文明的时代。

中国汉帝国打通了西域的丝绸之路,罗马的疆土也一度扩张到了欧洲的西北部。在此后一两百年间,汉帝国和罗马帝国在开辟疆域的斗争中都取得了重大发展。公元91年,汉朝大军直捣匈奴部落腹地,将大部分匈奴人赶出家园穿越大漠西迁,《汉书》的作者班固记载了这次大捷。

罗马帝国此时也因向欧洲中部步步推进而达到了帝国最大疆域,并使日耳曼人部落节节败退,罗马史学家塔西陀则对日耳曼人的生活与社会做了详细的记述。大部分匈奴人离开大漠戈壁西去,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之中,一小部分南迁,他们空出来的地方为鲜卑、柔然等东胡占据。然而,在汉帝国崩溃、三国鼎立之后,公元4世纪初,他们与南匈奴人一道入侵中原。

罗马帝国从3世纪起就已经陷入衰败,内战不已。同时期,汉帝国内部各阶层、社会力量处于分崩离析,在这种情况下,匈奴人在亚欧大陆北部草原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迁徙浪潮,他们首先进入西域和中亚,接着在公元4~5世纪时继续向西延伸,随后侵占了印度的部分地区。混合各种文化的大乘佛教在此时形成。

自汉唐之后,这种贸易活动逐步由官方主导甚至垄断,贸易规模和范围不断扩大,鼎盛时期遍及欧亚大陆,甚至包括北非和东非,如历史悠久的“南方茶路”(朱昌利, 1991)和北方草原贸易路线(刘迎胜, 1995),以及自宋、元开始的海上贸易路线(韩湖初等, 2004)。

中国古代从秦汉至唐宋这条贸易路线上交易的大宗商品是丝绸,故命名为“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的通道。此后,这个具有强烈的历史文化内涵的名词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拓展应用。中国古代以丝绸之路沿线进行了中外经济交往和金融活动,这在中外金融史上有无数重要的史料记载。而今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核心的“一带一路”也为21世纪的中外金融史开辟了新的篇章。因此,挖掘欧亚金融史,以资鉴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伴随商品贸易和人员交流,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文化相互借鉴,产生了灿烂的文明。史实已经表明,历史上“丝绸之路”主要存在于和平时期,而且商品贸易的往来促进了经济金融活动,也提升了文化的深层次交流,进而促进了共同繁荣,因而其中的内涵可以归结为和平、友谊、交往和繁荣。这也是我们叙写世界金融史的初衷和动机之一。

20世纪 80 年代以来,中国通过渐进式的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地参与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得益于经济全球化,但同时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也作出了巨大贡献,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份额只有5%左右,出口额占世界的比重不到1.5%。从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根据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截至2015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6767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9%,中国 GDP 占世界的份额已上升到20%左右。与此同时,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保持在30%左右。在世界各国经济联系愈来愈紧密的趋势下,这么大经济体的发展变化必然会对其他相关国家产生重大影响进而影响世界格局。在这个背景下,研究世界金融史,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在进一步探索和建立中国“元素”的全球地位和话语权。

从更长的历史时期来看,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的崛起是近100年以来世界经济格局的最大变化,也是300年来世界格局变化中屈指可数的重大事件。随着中国的崛起,东亚地区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比重已经超过美国。但是,中国在国际金融机构中所占份额还很低,例如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中仅分别占5.17%、3.81%和6.47%的投票权,无法在推动世界经济增长方面发挥与自身经济体量相适应的作用。因此,中国的崛起将成为世界金融史研究的新契机,为中国金融史、世界金融史的发展提供重大机遇,为经济金融史、经济金融思想史等学术研究提供更加深刻的内涵。

金融史是一块肥沃的土地,是一块等待着我们开垦、播种、耕耘的沃土。

作者丙申年仲春于北京(完)

文章来源:《世界金融史论纲》(中国金融出版社,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4 15:10 , Processed in 0.04121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