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YJeeny

法国调节学派评析:李其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1:3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当代资本主义积累体制和调节方式的分析

1. 金融资产积累体制产生的背景

20 世纪资本主义使雇佣劳动社会得以巩固和发展,而被称为福特主义的积累体制,则通过大众消费把雇佣劳动纳入社会财富再生产的循环之中。但20 世纪70 年代中期,在石油危机的冲击下,通货膨胀加剧,国际货币秩序动荡,福特主义变得不稳定,陷入危机。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说明,资本主义的运动不是自动调节的。资本主义经济以相对稳定的增长阶段进行发展,但它一再被危机所打断。福特主义衰落引起资本主义多方面的变化,新的积累体制—金融
资产积累体制应运而生。

金融资产积累体制的产生与全球化和新技术革命,特别是信息革命有着紧密联系。因为这两个进程都来源于分工。国际交换将分工扩大,技术发展使其深化。这两种现象的相互依赖性主要表现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国际贸易的发展。分工引起的这两种变化的动力是资本主义逻辑发展的结果,即到国际上追求利润的结果。承载这种变化的行为体是正在实现全球化的企业。由于商品、可支配的和借贷的资金、技术和管理人才的流动性,企业把所有与全球化利润形成有关的流量都包括进去。它们对各种资源的整合,扩大和加剧了各类市场上的竞争。技术发展方向发生了深刻变化。这些不同力矩之间积极的相互作用,产生了新的增长方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1: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全球化引发了企业间的全面的竞争。在产品市场上,企业丧失了影响价格构成的能力,而这一影响在过去可使它们控制产品成本与售价的差额率。在金融市场上,它们感受到资本成本的日趋国际化。在所有权市场上,企业发生了治理上的变化以实现自有资金赢利的目标。产品市场的竞争压力增加了产品需求的价格弹性。在大众化产品领域,降低生产成本是强制性的。企业不可能在继续使用过去技术的同时强行降低成本。它们通过取消许多非熟练劳动职位、外化各类服务( 会计、维修、司法救助⋯⋯ ) 、减少中间层次,改变企业结构来降低生产成本。这些变化在劳动力市场引起了反应。生产结构中非熟练劳动的普遍节省使企业雇员数量趋于下降。此外,对非熟练劳动的需求随着工资的变化而更具弹性。非熟练劳动与熟练劳动之间报酬差距扩大。特别是由于在国际上流动、其报酬由国际市场决定的专业人才市场的出现,国内或国外的劳动力市场的二元论受到质疑。这些动荡意味着,流动因素使不流动因素处于竞争状态。集体协议中所包括的许多社会福利条款受到质疑。在过去的国内劳动力市场中,支付的报酬中有几乎是固定的、不受经济波动影响的因素,而新的劳动力市场则重新使雇员在经济上丧失安全性,同时使依据利润来计算的或大或小部分的工资指数化。竞争的另一方面是产品的创新。因为把费用昂贵的技术以较高价格售出的惟一方法是,创造消费品需求的多样化,以刺激价格之外的竞争。但在过去批量生产技术中,产品多样化的成本很高,因为它不符合标准化生产的规模效益。相反,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新原则,则能够以标准化生产方式生产出多样化产品。这是通过产品设计中的标准系统获得的,它既可进行成批部件的生产,也可使产品生产最后阶段具有差异。把这一生产工艺与同时进入多功能统一体的有关产品需求的信息结合起来,就能实现定货的充分多样化选择和最大限度减少库存。它同时也能解决质量问题。在等级结构中,对质量的监督费用很大,因为需要许多监督员。而每一个人都将对他为产品所做的一切负责的机制,则鼓励进行自我监督。多样化得到最大发展的领域是服务领域。这是信息技术得以充分展示其效力的领域,是美国发展最快的领域。信息技术密集使用的部门是那些创造了最多就业岗位( 如:企业服务、社会服务、私人服务、商业、修缮服务、保安服务) 的部门。信息技术将有利于对所有有助于资本增殖的活动进行调节。这样,它就会减少不必要的资本存量和生产过程中因停工造成的损失。在福特主义时期,机械投资使工业生产中体力劳动发生巨大变革,提高了资本密集度和劳动生产率。信息投资即是对结构的投资,它通过增加就业和提高资本生产率,使服务业中的脑力劳动发生巨大变革。这一产生于新的技术发展方向的资本经济,就是金融资产的积累体制。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2. 金融资产积累体制的特征

我们把资产积累体制同福特主义积累体制进行比较,就可以看到近20 年来资本主义经济结构的变化。

在这一新的积累体制中,企业行为变化的中心是股利。机构股东的治理将促使企业最大限度地促进股利的最大化。这一效益标准又反过来对企业的战略选择、决策结构的组织、利润的分配和使用产生影响。由此,在股东的股息分配和管理人员占有的利润( 它决定了管理人员为股东利益而使企业资产增值的能力) 之间就产生了矛盾。治理的作用就是调解这一矛盾。在全球化企业中,治理的效率在于确认股份制的价值高于可能与其对立的国家干预。

企业应在股息分配和对于未来将使股利增长的各种创新的融资间套利。这就是企业对于改变了技术发展方向的回答。企业寻求使它们的生产结构向资本经济方向转变的投资,而转向服务性生产的信息技术投资则最符合这一目标。

在这一新的积累体制中,股票市场成为使企业投资产生社会效力的场所。对于股市行情的判断直接或间接地通过合同储蓄,比通常收入更快地使股民家庭的纯财产数额增加。家庭致富和产品价格的竞争压力相互配合以促进消费多样化。这一需求将维护产品创新并使企业的不断变化的人员从创新中获利。同时创新利润也能实现机构股东使自有资金赢利的愿望。由此可以说,这一积累体制是结构紧密的。但它也存在一些问题,即对雇佣关系和金融不稳定性进行调节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捕获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3. 金融资产积累体制的调节方式

与金融资产积累体制相适应的调节方式面对两个主要问题,其一是如何对雇佣劳动制度进行调节,因为在全球化条件下,技术变化和企业系统地寻求降低成本对雇佣劳动制度产生了重要影响。其后果是生产章程分散化和重新使雇员在经济上丧失安全性,为了消除这一后果,必须对雇佣劳动制度进行调节;其二是所有制关系的调节,其途径是企业通过机构投资为中介的股份制,扩大社会投资。这种合同储蓄是对企业资本所有权的补偿。这一储蓄使企业资本所有权具有了社会性质。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l)雇佣劳动制度的调节

雇佣劳动制度的调节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劳动制度弹性与就业安全的矛盾。

基于降低工资成本的迫切需要,新的技术发展方向打破了福特主义的就业模式。以男劳动力为核心的长期固定工制度虽然没有消失,但已被侵蚀。各种各样的就业形式随着弹性工作( 如半日制合同、临时工、在家工作、自谋职业、兼职、两方情愿的人际关系服务) 的增多而发展。

福特主义就业模式源于一种制度上的妥协,通过这一妥协,国内劳动力市场的雇员以等级服从换取了经济上的安全。他们同意增加工业生产强度,但要分享生产力的收益,增加实际工资。而现代企业则通过促使就业形式的弹性化,重新使雇员在经济上无安全性。就业形式的碎化使集体协议谈判内容或部门协议中的一般规定减少,最终使集体协议谈判分散化或工资个体化。对于雇员来说,工作的弹性意味着工资差异和经济上的不安全性加大。

生产结构中的变化导致对雇佣关系的重新定义。就业形式的碎化使原先受劳动法保护的雇员,依据商业合同,成为服务提供者。而劳动力的使用者则使劳动贬值,因为他们不支付社会成本,而只支付失去劳动保护的劳动力的直接成本。这样不稳定的就业形式比比皆是。劳动自由单方面有利于雇主。尽管这些就业形式明显降低劳动成本并非常有益于企业调整,但它们仍对积累体制的持续发展提出质疑。如果生产者不仅在临时工作中,而且在经济景气上受到威胁,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支持企业目标。这一现象表明了具有现代劳动特征的雇佣关系。这一雇佣关系是以社会从属为表现形式的经济依附关系。劳动法应成为这种经济依附关系合法地位的社会保障。这一体现分工新特征的劳动法的演变,是使工作弹性与经济安全协调一致所必需的。它也是使集体协议谈判适应新的积累体制,从而恢复活力的基础。确认有利于雇员的劳动自由就是建立一种职业安全,以防止劳动自由受到弹性劳动制度的损害。这实际意味着,个人在其职业生涯中,应能连续从事多种职业,从而保证他们享有应得的社会权利。劳动法应提供一个共同准则以指导分散的集体协议谈判。这是一种集体价值,正是在它的基础上,把社会宪章改变为具有法律效力的共同的最高原则。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2)所有制关系的调节

金融资产的积累体制主要依赖于储蓄的增长趋势。这种趋势在西方各国主要受人口老化的影响。一部分日益增多的储蓄,集体存放于公共基金、人寿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这些机构投资者增加了它们的组合证券中的股份,因而间接增加了家庭金融财产中的股份。由于人口老龄化,积累体制将受到人口冲击的影响。根本的问题是要在未来10 或15 年,实现经济的巨大增长,以使购买力重点向非就业人口方面转移。建立退休养老储蓄是实现财富真正转移的调节方式的重要因素。集体投资者作为机构股东拥有战略性货币和左右企业长期决策的能力。因为机构股东持有企业的多种组合证券,它们不介入治理,但关注对企业创造价值的组织能力的评价。

合同储蓄构成退休权。这是个人所获得的社会权利,以作为对其职业生涯中所提供的服务的补偿。这些在退休期间实现的权利是退休权享有者参与市民社会的条件,这是使他们享有公民资格的经济联系。因而退休权是对一种社会债务的补偿,是总体上对于其成员的集体债务。这样,这一债务以负债形式落在其身上的机构投资者,即使拥有私人实体的法律地位,也不是私人的财务代理人,因为它们的资产所有,作为一种对社会债务的补偿,应被看作是社会所有。因而未实现这一资本所有制所带来的权利的风险是集体的风险。正如以负债形式管理着货币而受到特殊规定限制的银行一样,作为退休养老储蓄基金托管者的机构,也应受到公正与集体安全的制约。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当代雇佣社会的金融体系就发生了根本变化,因为个人所有权在这里将作为一种对社会债务的补偿的权利。由此导致金融调节向两个方向发展。第一个涉及公共调节,即国家应规定风险共担、权利转让和对就业者的职业管理中的谨慎行为的一般条件。第二个涉及雇员—储户的利益体现问题。因为集体基金管理者和个人储户间的主要联系受信息不对称的影响。储户没有任何可能对执行长期合同的管理者的素质作出估价。在这种情况下,管理者有可能违背储户的意志,通过收取高昂的管理费,从事与其受托管理的储蓄不符的冒险,或在极端情况下,干脆窃取了储户对其委托,来谋取他们自己的利益。

为了使委托者的利益受到保护,应由工会填补在金融方面监管的空白。它们的责任就是使独立于金融市场投机行为的效益标准得到承认,这是调节方式的决定性领域。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法国调节学派的政策主张

(一)国家与市场关系的调节

调节学派在国家与市场关系问题上持后凯恩斯主义观点。布瓦耶在《制度经济学的复兴—90 年代的调节理论》一文中指出,事实证明,新自由主义从80 年代开始的对凯恩斯主义国家干预主义政策的攻击以及向市场的复归无助于解决西方普遍存在的经济衰退和失业。他认为,现代社会的复杂性、社会- 技术发展范式的内在要求以及各国经济发展依赖性的加强更加突出了国家干预的作用。他主张在加强国家干预的同时,通过制度建设规范政府行为,最大限度减少寻租活动,充分发挥中介组织和机构的作用,使国家与市场相得益彰。

米歇尔·阿格利埃塔特别强调了国家在积累体制中代表社会集体价值并对个人的意志和利益进行调节的观点。他指出,在资本积累作用下的各个空间,增长方式的发展形式不尽相同。因为各种冲突隐蔽性地扩大,将社会凝聚力置于危险境地。而正是调节方式———作为规则、惯例和制度的总体———对各类行为产生影响,以使私人利益符合社会生存的共同条件。这一调节方式既不是私人协议的结果,也不是社会契约的体现,它扎根于市民社会。任何市民社会都是每一代人作为社会资产接受的关系体系。基于每一个市民社会的历史深度,相同的增长方式会与一些调节方式、即与一国不同于另一国的一些调解系统相互作用。在这些调节中,政治是突出的。它实际上是以一个社会的所有成员作为属于整个社会的原则所接受的集体价值( 信条、共同信仰、法律准则) 的形式,体现了构成市民社会的关系网。一旦国家成为这些集体价值的承载者,它便具有了一种权威,使它的权力合法地高于其他权力。这样,调节方式便有了国家的身份。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15: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政府与企业关系的调节

法国调节学派代表人物米歇尔·阿格利埃塔认为,当代资本主义国家调节方式的转变始自20 世纪80 年代。其背景是,发达国家遭遇20 世纪70 年代初二次能源危机冲击、战后“黄金30 年" 结束、主要发达国家经济进入“滞胀" 时期、凯恩斯主义破产、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陷入危机。国家调节方式转变的目标和任务是改变战后经济增长方式,使之适应新技术发展和国际竞争日益加剧的需要。

阿格利埃塔称战后的经济增长方式为福特主义增长方式。它以凯恩斯的扩大财政预算、增加消费需求的理论为基础。其特点是,在生产和技术方面,强调对资本的集约投资,重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在企业治理方面强调内部监督机制;在企业效益评估标准方面注重企业规模的扩大;在劳资关系方面采用集体谈判方式决定国民工资标准;在市场竞争方面,强调产品价格由生产成本加边际成本来决定。从20 世纪80 年代起,在发达国家,首先是在美国,在国家干预下形成了一种新的增长方式,即金融资产增长方式,它以增加供给、扩大投资的理论为基础。其特点是:在生产和技术方面,强调对劳动的集约投资和信息投资,重视资本生产率的提高;在企业治理方面推行雇员股东制和机构投资;在企业效益评估标准方面,强调股市盈利水平;在劳资关系方面,强调在价格的制约下,尽量降低工资成本,采用个别谈判方式决定工资标准;在市场竞争方面,强调产品价格由国际价格加汇率决定。金融资产增长方式是内生增长方式。从福特主义增长方式向金融资产增长方式的转变是国家宏观调控的结果,这一转变在微观层次的反映是:企业股权分散化,企业管理者把部分权力转让给股东,投资者把投资风险转让给企业,企业到资本市场寻求风险资本以分散风险,从而获得新的投资和发展动力。有学者把这种国家调节方式的转变称为从财政赤字政府向企业投资政府的转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1 12:21 , Processed in 0.04521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