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63|回复: 0

重返布斯商学院的Raghuram Rajan有哪些计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1 12: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印度央行行长、布斯商学院教授Raghuram Rajan分享了他重返布斯执教的计划,并谈及政策制定过程的“不完美”和学术研究的幸福时刻。



在出任印度央行行长三年之后,布斯商学院Katherine Dusak Miller金融学杰出贡献教授Raghuram Rajan决定重返校园。

Rajan教授于1991年加入布斯商学院,并在2013年至2016年9月担任印度央行行长。在2003年至2006年间,他还曾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及研究中心主任。

近期,Rajan教授在他的办公室中接受了布斯商学院的访谈。以下是经过整理的访谈录。

布斯商学院 (以下简称CB):Rajan教授,欢迎回到芝加哥大学!重回芝加哥的感觉如何?

RAJAN:25多年来,这里一直都是我的家园。芝加哥是一座很棒的城市,我在这里也有许多优秀的同事。芝加哥大学是一所很棒的学校,每次回来我都能感受到它的变化发展。如果没有什么改变,那它肯定没有“恪尽职守”!

CB:重返学术圈,您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RAJAN: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做到排除一切干扰,集中精力进行思考。即使是在学术领域,如今人们也很容易受到各种干扰,思考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拿出四天时间,坐在房间里盯着眼前的白纸苦思冥想。也许就在四天即将结束时,你突然灵光一闪,大喊“我想到了”!在我看来,这就是学术研究中最幸福的时刻。

CB:您将把什么作为主要研究方向?

RAJAN:事实上,我从未停止研究,也一直都在思考问题。在实践中,我们在观察所面临的问题,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在印度央行工作期间,尽管我发表了一些论文,却没有时间去进行深入思考。

离开布斯前我感兴趣的问题,现在依然是我的关注点。但我同样也在关注当今世界面临的问题:民粹主义正在世界各地兴起;大家在怀疑自由市场是否真的适合我们现在的社会。

在广泛的民主下,体制不能仅适用于部分人,而不适用于另一些人。市场离不开政治支持,我们也需要深化对这些问题的研究与探讨。芝加哥大学在这种探讨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案,而这正是我想要研究的内容。

CB:2005年8月,在怀俄明州Jackson Hole的一次全球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决策者年度聚会上,您发表了一篇名为《金融业的发展是否加剧世界的风险》(Has Financial Development Made the World Riskier)的论文,对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提出预警。这一警告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广泛响应,但时间证明了您的先见之明。您怎么看待世界经济现状?金融风险和日益增长的债务依然很严峻吗?

RAJAN:事实上,经济学家并不能真的预测未来。我们能做的只是观察新的模式,指出其中的潜在风险。但是我们始终无法下断论。尽管我曾经分析过一些可能引发金融危机的因素,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仍然令我震惊。这场危机给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投资者信心,甚至对整个市场信任的破坏程度,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

这些问题解决了吗?我们继续向前发展了吗?金融脆弱性问题已经不再存在了吗?答案恐怕都是否定的。我们确实取得了一些进步。银行的资本要比过去更充足,他们也逐渐意识到激励措施有时会引发公共风险。然而,尽管我们针对金融市场的某些领域不断推出新的监管举措,仍有许多领域是缺乏监管的。在我看来,如同缺乏监管或过度监管,不均衡监管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它会导致监管套利,促使市场活动转移到不受监管的领域。而这正是令人担忧之处。我们从那次金融危机中吸取的一大教训就是,所有事情都是相关联的。因此即使你在某些方面安全,却没有消除其他方面的风险,最终依然是存在风险的。

CB:您之后是否会在这个领域进一步开展研究?

RAJAN:实际上,全球金融危机为我们今后30年的研究提供了课题。如果进行回顾的话,目前大约有10到15个不同的研究课题。其中,我认为最关键的课题之一就是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太高,从而助长了市场上的自满情绪。今年,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Doug Diamond教授和我共同发表了一篇相关主题的论文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工作论文,Pledgeability, Industry Liquidity, and Financing Cycles,2017年1月)。

流动性增强意味着高杠杆,而高杠杆则为金融体系带来高风险。经济低迷时,金融市场上的自满情绪可能会导致低迷期持续更长时间。因为出于自满情绪,我们没能在经济状况良好时,把握时机重建机制。此外,市场不平等现象加剧以及为了解决不平等问题而使用的杠杆,也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CB:您曾作为一名学者,也担任过政策制定者,前者向政策制定者提供建议,而后者是听取各种建议。在您看来,这两种角色有何区别?

RAJAN:作为政策制定者,你渴望获得更多数据来帮助决策。你期待有大量的研究结果来告诉你“这个有效,那个没效果。因此你应当这样做,而不是那样做”。但实际上,你无法获得这些。政策制定就像是开着车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雨点啪啪地打在挡风玻璃上,车窗也开始起雾。因为是高速公路,你没法停车,否则可能导致交通拥堵;可是你也完全不知道前方等待你的是什么。

因此,我总是选择回到原点。我发现,如果我返回到最初的原则并从头至尾再次思考问题,就往往能找到那些影响经济的因素,并分清哪些问题是我不了解的,哪些是我大致了解的。不过你很少有时间去做这样的思考。

CB:您曾担任过印度央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这些经历会对您在布斯商学院教授国际公司金融课程产生哪些影响?

RAJAN:此前我曾教过这门课程。我每年都会特意更换两到三个案例,因此到第五年结束的时候,原来的课程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今年的国际公司金融课程也会是这样安排。

该课程的主题是国际公司金融,但其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内容是关于在新兴市场进行大规模投资时,人们需要考虑的政治环境、战略/政治决策等。我希望这可以对学生们在其他国家进行投资时有所借鉴。显然,我们不可能分析每一个国家的独特之处。但我希望能够让他们意识到,并非每个国家的投资机制都和美国相同。许多学生有着国际投资经验,我的工作就是在课堂上通过案例启发他们去思考,了解在那些“陌生的”的国家应该如何了解情况、进行投资。

CB:您最初怎么会对经济学和金融产生兴趣的?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时刻或转折点?

RAJAN:我对数学很感兴趣,而一个朋友向我介绍了计量经济学。我读过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基地》(Foundation) 系列科幻小说(关于一位数学家开发出一个数学公式,用以预测人类未来的发展进程),里面的人物试图预测人们的行为,让我觉得很酷。那时,我还在阅读关于凯恩斯 (John Maynard Keynes) 的书,了解他所从事的工作。是凯恩斯让整个世界走出了经济萧条。尽管现在看来,他的观点并非完全正确,但在战后经济学中确实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论是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 (货币管理) ,还是凯恩斯的经济周期理论。在我看来,凯恩斯是一个运用自己的观点改变人们思维方式的人,这非常了不起。我希望能够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CB:回到了芝加哥后,您有什么其他计划?

RAJAN:芝加哥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尽管现在仍处于冬季,但这里依然风景宜人,令人心情愉悦。我喜欢沿着湖滨大道骑行,这是我生活中最美妙的体验之一。只要我还骑得动,就会一直坚持这么做。回到芝加哥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来源: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21 09:28 , Processed in 0.03852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